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小恶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一张肥硕的圆盘脸涨得通红,黄敏口中嘟嘟囔囔,不知道在咒骂什么,但是出口的只一字,“你……你,你,你……”

    徐青韵挑了挑眉,嗤笑道,“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明白,还想着替别人出头?你也太可笑了吧!我好心奉劝你一句,下次替人出头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

    “青韵,黄姐姐也是担心我,想帮我,她并不是有意如此的,请不要再指责她了。”一个林妹妹似的影从壮硕的黄敏背后缓步走出,柔柔弱弱地对着徐青韵请求道。

    徐青绫拧眉不语,而一旁的徐青韵显然没有这么好的耐,抡起一巴掌就想往她上甩去,“青韵也是你这个婢该叫的吗?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我家姨娘的妹妹,不过就是个奴才而已。”

    徐青韵一时气急,不管不顾地骂了出来,而奇怪的是,王婉清并不争辩。而是见她打来,忙闭上了眼,立在原地,闪都不闪。

    然而,预料中的巴掌声并没有传来,王婉清豁然睁开眼,见徐青韵的手腕被徐青绫紧紧抓着,硬是生生被阻挠在半空,眼中不觉流露出遗憾的神色。

    这一挡,使得徐青韵愈加恼火,瞪眼瞅着徐青绫,发火道,“别以为给了你三分颜色,你就能开染坊了,你也不过是姨娘的女儿,凭什么阻挠我!”

    徐青绫睇了王婉清一眼,低声道,“她肤色白,你这一巴掌下去,岂不全红了?卯正也快到了,今,是头一次学规矩,可别叫人抓了错处!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想必徐青韵是听得进去的,她是为嫁得“好儿郎”,而她怀揣着目的,不好过早将自己暴露,否则,岂不是躺在砧板上,任人斩杀!

    徐青韵沉默半晌,狠狠瞪了王婉清一眼,“这次就饶了你!下次,我们再好好算算这笔账!看你还能不能把这笔清清楚楚的账目算成糊涂账!”

    说罢,扫过王婉清的脸,又挣脱徐青绫的手,带着怒气离去。

    “谢谢你,绫姐儿!姐姐曾跟我提到过,你是个好姑娘。”王婉清温婉地笑着。

    徐青绫揉了揉被徐青韵指甲刮到的手心,只漫不经心地落下一句,“不必谢我!”就径自离去,再不回头看两人一眼。

    因站着不动太久而僵硬着的黄敏,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下滚圆的子,担忧道,“王姐姐,你看这如何是好?怎么她们都翻了脸,你不是说,你的姐姐与她们一向亲近,求一求必定会照看我们,怎么如今会发展成这个样子?那我们下一步又该怎么做?”

    王婉清微眯了眼,没料到这两人都不好糊弄!甚至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惹恼了两人,至于下一步该怎么走,她得好好想想,“且走一步看一步吧,记住,我没让你动,你可千万不要有任何多余的作为!”

    黄敏笨重地点点头,“我一切都听王姐姐的。”

    “那走吧!穆姑姑的怒气,可不是我们俩能承受的!”对于徐青绫的及时叫停,她不悦之余还是有些庆幸的。虽然,父亲同那人提起过,但是她还是觉得不保险,毕竟,那人多年未曾与父亲通过消息,且对多年不见的父亲,态度不咸不淡的,丝毫不见络。

    而当两人一前一后进正时,没想到两位姑姑早已到了,正将徐青绫二人介绍给众秀女认识,她们只差了一步。

    王婉清暗自悔恨,瞪了后的黄敏一眼,都是她拖累的!没事吃这么胖,作甚!

    正对着门的徐青韵自然看到了,幸灾乐祸地一笑,对穆姑姑道,“姑姑,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只是不知道那位姑娘是谁?”

    此句话一出,众人纷纷循着徐青韵的视线望去,恰好看到想在不惊动两位教引姑姑偷偷混进人群中去的王、黄二人。

    穆姑姑的两条吊梢眉高高拧起,沉声道,“黄姑娘,王姑娘,请上前来。”

    黄敏看了一眼王婉清,见她点头,才攥着她的手,慢吞吞地踱到两位姑姑前。

    “你们是因何故才晚到的?”穆姑姑面无神色道。

    黄敏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而王婉清向来子绵柔,轻易不表述一句,也低头不语。

    内一时没了声音,万籁俱寂!

    而站在一旁的钟姑姑也难得摆上了脸色,显然是对两人的作为不能苟同,“我前不是说过,有两位姑娘要加进来同你们一道学规矩,今让你们早些。而且,今早我也派人一一知会过你们,让你们卯正到正!怎么明知故犯?难道两位小姐是将我们这当奴才的,不放在眼里吗?”

    进了云秀宫,不管是什么份,都被统称为姑娘,从不以小姐称道。而此刻,钟姑姑这么叫唤,怕是真生气了。要知道,两位教引姑姑中,钟姑姑向来是唱红脸的,从来不生气,也从来未跟人脸红过。

    甚至还会帮着劝解穆姑姑,这次却是反常!

    徐青绫静静地在一旁看着,看着内各人的表与反应。

    “不管你们原先是什么份,一旦进了这正,那就是跟着我们学规矩的学生,我们一视同仁,你们必当尊师重道,这是根本,礼不可废!”穆姑姑扫过垂着头的两人,看下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众人,义正言辞道。

    说得众人纷纷低垂下脑袋,钟姑姑才叹气道,“念两位姑娘初犯,我们也不追究了,过去吧!”

    穆、钟两位姑姑演得这场戏分明是杀鸡给猴看的,正好王婉清两人是撞到了刀口上,若是她们不进宫,估计这一幕就不会发生,最多不过是私下里斥责几句,用不着当面下两人的面子。

    徐青绫约莫着这类似的一幕,在前段子里也同样发生过。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从外传来,伴随而来的是嚣张的话语,“两位姑姑教导得不错,无规矩不成方圆,对于这种不恰当的行为,应该在宫中杜绝,决不许再次发生!”

    一抹鲜亮展现在众人眼前,是穿红衣的文华郡主宋文华。

    后还紧紧尾随着一人,她自然是于烟曾提到过的若华郡主。

    两位姑姑上前行礼,那两位皇家宗亲可不是她们的学生,自然是规规矩矩地行了礼。而趁着此时,站在徐青绫一旁的于烟附耳过来,“那就是若华郡主,是皇上的胞弟安亲王的女儿,生来孱弱,很少出来。每每出来,总是跟在文华郡主背后,安安静静地当个小尾巴!”

    徐青绫微微颔首,对于烟回眸一笑。

    于烟松了口气,又低声道,“昨是我不对,我也不是有意瞒你,只是心不好,恰好又碰见了你,我又不好意思开这口,所以,才欺了你,说是专程去看你的,又胡乱拿了点事由搪塞你。你可千万别恼了我,我边的知己不多,也就只有瑾萱与你,连傅蓉都算不上。”

    徐青绫也只浅笑道,“我没有放在心上,你也不必挂怀!”至于她所说的知己一说,她这个异世灵魂同这世上的所有的人,都称不上知己。

    于烟还正待说上几句,哪里会料到正在前头跟两位姑姑客的宋文华会注意到她们两人,并斥责出声,“本郡主正跟教导你们的姑姑说话呢,你们在底下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还有没有规矩了?嗯?”

    怕是这宋文华的公主病又犯了,所有人都应当以她马首是瞻!

    于烟努了努嘴,正了子。

    徐青绫则是笑容未收,直视前方,这宋文华绝对不会这么轻轻易易就放过她们,特别是她与徐青韵。

    果然,那句话刚落,宋文华就开始指名道姓了,“你们不是礼部尚书徐家的小姐吗?我听说你们昨才进的宫,怎么一进宫就犯了错?你们还想不想继续在这宫中待着了?长姐如母,子不孝母之过,难道是你们的大姐,我的表嫂,没有好好教导你们吗?”说着,捂着嘴大笑起来。

    说是捂着嘴,那笑声可是半点不减,听得人分外不舒服!

    即使是骄纵如徐青韵,在此时此地,也不敢在她面前反驳一句,打断她的话语,谁叫此刻形势没人强呢!

    人家可是正正经经的皇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是有血缘关系的!

    倒是一旁的若华郡主似乎看不过去了,也或许是觉得丢人,认为宋文华没有皇家风范,忙扯了扯她的笼着金边的大红宽袖。

    被若华郡主这么一打断,宋文华也歇了大笑,讥诮道,“我不是听说徐青萝特意为你们向韩贵妃求了两个教引嬷嬷教导你们,怎么没有丝毫成效?难道你们真是蠢笨如斯,朽木不可雕也?”

    左边的徐青韵已经气得上下两排牙齿直打颤,双手更是紧紧握着,早前伤了她的指甲正在自残,徐青绫看不过去,忙一把抓住徐青韵的手,小幅度地蠕动双唇,极小声道,“文华郡主是在激我们呢?若是你反击了,反而着了她的道,她可以随意编个理由,告到皇太后那,将我们给逐出去!”

    听了徐青绫的分析,徐青韵慢慢松开了双手,但依旧不确定地问道,“宋文华可真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打着这样恶毒的主意?”

    这个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若是徐青韵被逐了出去,就剩下她一人了,这是她目前最不乐意看到的。

    所以,她含糊地道了一个事实,“你想想,文华郡主心仪的是谁?”

    徐青韵睁大了双眼,诧异之间,不觉大声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早已等回话等得不耐的宋文华,总算是找到了她们的错处,“我问你们话呢,你们这是什么态度!还有徐青韵,是吧?你没想到什么?”

    徐青韵一愣,正不知该如何反应,右手被轻轻地捏了一下,便习惯地往右看去,见站在她左边的徐青绫双唇翕动,似乎在对她说些什么,忙凝神细看。

    徐青绫又将法子无声快速地说了一遍,见徐青韵点头表示懂了,才退后一步,隐在人群之中。

    徐青韵上前一步,向宋文华行了礼,道,“经郡主提点,臣女想到了一个法子,用来证明大姐的苦心,她是用心教导我们的,我们也不负所望,略有所成,并不如郡主所言的那般无用!”

    宋文华已经变了脸色,“难道说,是我污蔑了你们?”上前几步,指着徐青韵的鼻子骂道,“你可知亵渎皇家宗亲会受什么样的惩罚?”

    徐青韵被吓得脸色发白,转头望向徐青绫求救。

    徐青绫拧了秀眉,这宋文华还真是得理不饶人,何况,她在此时并未占上个“理”字!思绪千回,她将视线转调至宋文华边的若华郡主,却见她正笑望着自己,竟是察看她许久。

    这笑容中并没带有恶意,只是单纯地审视,至少目前在她看来,是这样的!

    故而,徐青绫微微曲了曲子,回她一笑。

    若华郡主也笑得更欢了,眼前的姐姐,不若徐家这个妹妹有意思,她好久没有遇到好玩的事儿了,怎么能放过呢?为了讨新玩具的欢心,这次帮她求个,又何如?反正不会少一根寒毛。况且,文华姐姐,一向就是纸老虎一个,成不了大气候!

    若是徐青绫知晓此刻轩辕若兰的想法,绝对会悔恨当初为什么就这么轻易又毫无防范地给了她一个笑容。

    可惜,落子无悔!

    “文华姐姐!”方才沉默无声的内,突然响起了甜糯糯的声音。

    本以为正在气头上的宋文华,会不管不顾,不论谁出声都会轻则讨得她一声骂,重者直接报了皇太后娘娘给撵出去。

    然而,出乎意料地是,宋文华略弯下腰,配合比她低了一头的若华郡主轩辕若兰,无比温柔地问道,“怎么了?”

    这温柔小意,徐青绫见过,是在宋文华面对轩辕熠的时候见过!即使在长公主面前,她也从没有过这样的表

    徐青绫挑了挑眉,她方才是低估了这自小子孱弱,养在深闺的若华小郡主,这条宋文华后的小尾巴!暗责自己方才的草率,怎么就信了她单纯的笑容呢?

    “文华姐姐,何不听听徐小姐到底想说什么?我也好奇徐小姐说的法子!反正我们有的是闲工夫,不急在这一时。”后一句,她放低了声音。

    随后,又踮起脚尖,对宋文华耳语一番。

    在此期间,宋文华的表几经变化,到最后,显然是满意的,且极高兴的!

    而徐青绫的脑后不觉起了凉意,她微微眯起眼,这小郡主指不定对宋文华出了什么针对她们的坏主意。

    “既然若兰妹妹想听,我这做姐姐的也不好不答应!这个法子可得说好了,说不好,你们可得小心了!”宋文华站直子,含着诡秘的笑容望着两块待斩的白花花的肥

    而一直留心着若华郡主的徐青绫,见她对后的宫婢招了招手,耳语吩咐一番,那宫婢看了徐青绫一眼,点点头,便无声地退了出去。

    就在此时,若华郡主抬眼望来,徐青绫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直直对了上去,见她甜甜地对她一笑,徐青绫直觉这是个小恶魔,专干戏弄人的把戏的小恶魔。

    有时候,女人敏感的神经使得女人的直觉奇准无比!

    徐青绫心中已经翻腾过几回,不过,面上依旧平淡,回了小恶魔淡然一笑,将视线转向正说着她方才告诉她法子的徐青韵。

    徐青韵话音一落,宋文华沉吟一番,又弯腰与若华郡主商量几句,方才答应了,“就按着你们的法子做吧!若是有差错,你们可讨不了好!”

    徐青绫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时候成了“你们”,不是“你”吗?徐青韵什么时候把她也给捎带上了,她方才可是特意嘱咐过她的!

    这才是进宫的第二,徐青绫的秀眉就被摧残过许多次,她暗自嘀咕了句,看来她是跟这大周皇宫犯怵呢,看来得赶紧查清楚一切,尽快出宫去过她的逍遥子。

    如此思量着,就对上了徐青韵略显愧疚的眼睛,徐青绫叹了口气,只得上前,只要她将做得平平就好,也不会招了谁的眼!

    一直在一旁静看着,并未插话的穆、钟二位姑姑,见事态发生地并不糟糕,也随她们去了。而钟姑姑心似乎已经转好,也毛遂自荐,想当这次的考官,由文华郡主与若华郡主来最后评审。

    这钟姑姑不是在火上浇油吗?

    这明白着是让她们去送死,徐青绫的嘴角几不可见地抽了抽,眼神又好死不死地对上了依旧挂着甜美笑容迷惑人的若华郡主,谁叫她恰好是站在她对面呢!

    “可都准备好了?”钟姑姑问道。

    徐青绫与徐青韵点点头,而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了尖锐的声音,“钟姑姑可在?韩贵妃娘娘有旨!速速出来迎接!”

    众人均是一愣,连若华郡主也愣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