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好一出离间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话一说完,徐青绫就出了西次间。

    绿柳瞥了一眼挂着笑脸,依旧坐在地上的艳容,弯腰拾起食盒,默不作声地出了房门,返将锁头落下。这才紧走几步,跟上自家小姐。

    徐青绫见绿柳跟上来,停下了手中用作驱赶气的帕子,道,“现下正是小厨房清闲的时候,你先将食盒送回去吧。”

    这院子,她并不打算久留,故而,也没将那些塞进来的都给清出去,现在看来,倒是有些不便,不过,好在这些留下来的人,也还算老实。而艳容的事,也就只有绿柳与琉璃知晓。

    绿柳心中明了,应诺后,提步离去。

    一炷香的功夫,徐青绫梳洗一番后,绿柳就折了回来,让她下去歇了。又想着明那些长老会来,她与徐青韵免不了会被招去问话,还是趁着这会儿去探探她,所以,便点了锦素与芮茹两人随同,又嘱咐琉璃看家。

    徐青绫到徐青韵的院子时,满院寂静,连在院子里洒扫的粗使丫鬟每动一下,都格外得小心翼翼,就怕触了主子的逆鳞。

    往前看去,堂屋里也有丫鬟进出,一切看上去却比以往来得井然有序。

    刚刚收回视线,就有一个眼生的丫鬟迎上来,笑着跟徐青绫行礼请安,“奴婢是三小姐边的香,给五小姐请安了!五小姐来得正巧,三小姐刚刚醒来。”说着就引徐青绫到了堂屋,高声道,“三小姐,五小姐来看您了!”

    须臾,从屋中传出声音,“香,三小姐让你请五小姐进来!”

    “是,甘泉姐姐。”香清脆地应了一声,引徐青绫进了屋子。

    入室清凉,空气中飘散着安定人心的淡雅香气,若不是徐青韵恹恹地斜躺在榻上,使得屋子有些沉闷,倒是一处舒适的起居休憩之所。

    心神一晃,徐青绫进来已有片刻,却并未见徐青韵抬首看她一眼,反而,是她边那叫做甘泉的丫鬟迎上来向她请安,又命香去端了把锦杌放置在榻旁,引徐青绫坐了。

    “三小姐,五小姐来看您了!”甘泉柔声道。

    徐青韵这次倒是听到了,掀起眼皮,望了眼徐青绫,就又望向窗外,不理。

    甘泉尴尬地朝徐青绫笑笑,“小姐刚刚醒来,精神还不大好,还请五小姐多担担些。”

    “三姐姐大病初愈,没精神也是正常。”徐青绫点头,又道,“我陪着三姐姐说说话。”

    甘泉乖觉,不动声色地将屋中的丫鬟支了开去,又亲地拉上锦素二人,“小厨房的王妈妈刚做了一笼点心,小姐近吃不进油腻的,就赏了我们,倒是全了我们的口福。两位妹妹,同我一道去吃茶吃点心,可好?”

    锦素自然应下了,与甘泉相携一道出了堂屋。

    听到屋门应声关了,徐青绫开口道,“三姐姐的病,可是好全了?”见徐青韵还是不语,她也不急,只不紧不慢道,“今看来,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我也安心了。眼看着离进宫的子一步一步进,妹妹可真是怕姐姐不能与我一道进宫。”

    一句话下来,徐青绫将“进宫”两字咬得极重。

    果不其然,听到这两字,徐青韵反应极大,一跃起,冲着徐青绫喊道,“要你多事!别以为你假惺惺示好,我就会念着你的好,我告诉你,你这算盘是打错了!”

    一时间,唾沫星子横飞,在喷到徐青绫面上前,已经安然地落在了帕子上。

    “三姐姐怕是想岔了,我是怕你进宫后混混沌沌连累了我,毕竟,我们都是徐府出来的小姐,礼部尚书徐大人的千金。”徐青绫拿下挡在眼前的帕子,笑道。

    闻言,徐青韵一口气堵在喉咙上,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脸色憋得有些发青,双目怒睁,指着徐青绫,“你,你,你!”

    “现下清醒了?可能好好听妹妹说话?”看着徐青韵迟疑地拿下了手指,徐青绫继而道,“三姐姐可打听过这次皇上择选秀女意在为何?另外,还有那七夕发生的事儿,跟七姐姐原先帮你谋划设想的可有出入?”

    仗着卫氏的宠溺,徐青韵一下骄纵惯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是个笨的,更何况徐青绫已经提点到这份上了,她哪能不再仔细思量一番七夕当所发生之事的前因后果。

    而徐青韵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思考之中后,倒是将徐青绫如何知晓徐青烟帮她谋划出逃的事给忽略了过去。若是她注意到这点,往后定然不敢小瞧了徐青绫去。

    “那我就不打扰三姐姐想事了,三姐姐好生歇着。希望明再见之时,三姐姐能够想透彻,可千万别又着了他人的道,到时,可不是只你自已一人受罪!”

    徐青绫只将话说得三分白,余下的七分,就得靠徐青韵自己去想明白。若是明还不能想明白,怕是在宫中只会拖她的后腿,那她就得离她远远的。

    徐青韵浑浑噩噩地应了,徐青绫倒也不想深究徐青韵能听进去多少,亲自打开了门。而刚刚走出堂屋,甘泉与锦素等人就笑说着向她而来。

    这分寸掌握得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让她丝毫不觉得唐突!再想起院子里的一切比当初湖波在时更井然有条,徐青绫不扬起了唇角浅笑,是个聪明会算计的!

    有这甘泉在边,倒是能为徐青韵添把助力,不过,前提只能寄希望于她的主子不是那扶不起的阿斗……

    心思一转,几个丫鬟已经到了她的跟前,福行礼,甘泉显得有些意外,“五小姐这是要回去了?”

    徐青绫笑看着她点头,“我就不多打扰三姐姐休息了,好好照顾三姐姐,若是三姐姐有什么让你去办的,你可得尽心尽力去办。”说罢,不顾杵在当场不动的甘泉,就转过去。

    甘泉正思量着为什么五小姐在临走之前会加上这么一句话时,却见她转过来,“我听说,母亲已经将你给了三姐姐,那就别忘了,你应该为谁着想,如谁的愿!”

    徐青绫冷不丁的又冒出这么一句话,着实引得甘泉想反复咀嚼几遍,只是现在还不是细想的时候!

    甘泉向着徐青绫福了福子后,才开口,“五小姐的话,奴婢定会好好思量一番的。”说完,低垂下头,做恭谨状,然而,余光却是扫向徐青绫。

    不期然的,那明亮如佛光般的笑容,融进了她的心底,激起千帆波涛后,在平静的温暖下却透着彻骨的凉意。

    “姐姐,甘泉姐姐!”香在一旁推了推她,她才回过神来,向院门望去,此刻,哪里还能看到徐家五小姐纤弱的影。

    木讷了几息,甘泉望着比她矮了半个头的香,问道,“什么事?”

    “姐姐,你可算是回过神来了?”香满目焦急,“小姐喊姐姐进去,说是有事吩咐!”

    甘泉一顿,“那还不赶紧进去!”说着,面容祥和地步入堂屋,然而,心中却是不如面上那般平静。

    难道真叫五小姐给说动了,三小姐才会着急喊她进去?那事,怕是真如刚才五小姐所说,得让她在夫人与三小姐之间做一个选择?

    “可是听明白了?”徐青韵的一声斥,拉回了甘泉的心神。

    “小姐,可是让奴婢去打听,这次宫中择选秀女的目的何在?”甘泉怕是自己走神听错了,又复述了一遍。

    看着三小姐缓慢却坚定地颔首,甘泉心里咯噔一下,虽然她前阵子在庄子里,但并不代表她就会耳鼻闭塞。她与老子娘这么多年经营下来,区区一个消息,难不倒她们。回府又有意打听了一下,而夫人也并不瞒着她。

    并且,将她调至三小姐跟前时,就曾私下里同她说起过,要打消三小姐存着那不该有的念想。至于是什么念想,因为三小姐极喜欢在三皇子下跟前出现,同为女子,甘泉是多多少少知道的。这次,又听说,韩贵妃已经求了皇上的恩准,要为子嗣单薄的三皇子再择几位侧妃。

    要是让三小姐知道这个消息,以她的子,少不得要在宫中做出一番事来,来谋求这几个位子,怕是会闯出大祸。更何况,夫人并不希望出现二女同嫁一夫的事

    甘泉只含含糊糊地应了,这让徐青韵有些不满,“别以为我病着,你就可以阳奉违,敷衍了事了?此事不查清楚,休想让我如了你的意,让你当我的陪嫁,跟着我去夫家!你也知道湖波的下场!”说至后来,话中已经透露着狠。

    仔细琢磨了徐青韵的这番话,甘泉明白三小姐已经多半知道了此次择选的目的,否则也不会提起夫家,但却不是尽如五小姐的意思。

    心念一转,看向三小姐对她满是狐疑的眼神,当下子被惊得冰凉,五小姐的目的是想让她的迟疑在三小姐的心中落下怀疑。

    好一出离间计!

    (晚点还有更!)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