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闹笑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翌,便是七夕乞巧节!

    依旧是艳阳高照,这个夏天,京中少有雨水。

    虽说沁水城本属北方,雨天本来就少,然而,这个夏季却有些反常。细细数来,下雨的子,都不过一手。

    幸而,今还有些风,不若昨那般闷

    堂屋中的八扇大窗洞开,一旁又隔了冰盆,使暖风也自带了股凉意。此时,徐青绫斜倚在窗下的美人榻上看书,由着芮茹轻柔地用牛角梳子将她刚洗的秀发捋顺。

    按着习俗,徐青绫今向徐老夫人与卫氏请安后,丫鬟们用柏叶、桃枝等煎汤,为她沐发,她也难得享受这进宫前最后半的闲逸。

    而绿柳则带着锦素及一众小丫鬟将徐青绫全部衣裳与那不多的几本书在院子中晒了,晒书的地方相对来说偏些,就怕那毒辣的头将这些珍贵的书籍给毁了。

    衣裳则按着不同的料子,用不同的法子晾晒着。徐青绫虽说进徐府不到一年,平穿着倒也素淡,然而,统统晾晒出来时,才发现也占了大半个院子。

    这些晾晒过的衣裳大部分是得收进箱笼的,进宫是不许多带的,每人不过只能带三外裳,三小衣,其他饰品之类的,也不能多带,当然更不能太过华贵,所以,之前,徐青萝所赠予的那品相一般的珍珠翡翠耳挖簪子倒是合适的。

    徐青绫安安静静地看了半书,一头如瀑般的乌黑秀发也差不多晾干了,起让琉璃梳了个随云髻,并斜插入一支鎏金翡翠玉步摇。

    琉璃左右看了半晌,突地蹦出一句话来,“奴婢的手艺,还是比不过孙妈妈。”

    徐青绫轻笑,指着妆奁上的小锦盒,道,“将这对耳饰给我戴上吧!母亲差不多也该派人来催了。”

    琉璃有些犹豫,“小姐,那院子……”

    “这小盒子里装的是翡翠耳饰,与那步摇却是极配的。”徐青绫亲手将小锦盒从妆奁中取了出来,递给一旁被打断话的琉璃,“帮我戴上吧!”

    此时,小丫鬟打起帘子,绿柳从外头进来,笑道,“小姐,衣裳与书籍,奴婢已经让人翻过一遍了,奴婢看着这天,估计再过两个时辰便可都收起来了。”

    小姐进宫之前,这也是一桩大事。

    徐青绫笑着应道,“你办事稳妥,我一向放心。”

    “谢小姐夸赞!”绿柳向着徐青绫福了福,抬眼见琉璃站在一旁,脸色有些不好,上前道,“琉璃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琉璃讪讪然一笑,“没什么,只是刚刚想起了孙妈妈,我们与她已是多不见,倒有些想念。”

    绿柳心中一凛,已是明白过来,多半是琉璃想起孙妈妈,顺带也念起了小姐自己的院子,不小心给说漏了嘴,引得小姐有些不豫,她自己也不自在。

    毕竟,那院子,这徐府的人,几乎是不知道的。当然,不排除那些势力大的,已经查到了的,但终究这点事儿,谁也没有拿到台面上说,他们都有各自的顾虑。

    绿柳不着声色地遣了其他丫鬟出去,又亲自开了窗子,才到两人旁,道,“也是!难怪琉璃姐姐会挂念,就是我也有些想念孙妈妈呢。”

    听到绿柳的宽慰,琉璃心中稍稍好受了些,“小姐,奴婢下次一定当心!”

    “行了,帮我戴上吧!”

    琉璃为徐青绫戴上耳饰后,又将衣饰理了理,三人这才出了里屋。不一会儿,便见卫氏边的丫鬟来请,“五小姐,宴席即将开始,夫人让奴婢来请您,还请您移步花厅。”

    徐青绫颔首,带着琉璃与绿柳出了院门,往花厅而去。

    因着昨,徐氏族人到的极多,所以,今花厅里摆了三张席面。一张是徐正宏领着徐氏族长徐正攀等族里德高望重的人坐在上席,而徐青云则带着徐青浩、徐青山以及其他赶考的族人坐了一桌。女眷另开一桌,徐老夫人坐在首位,而徐青霆,一是,年岁小,二是,男子的席面上,已坐不开,所以,跟着卫氏坐在女眷这一席上。

    男女席面中间只隔了一架薄纱双开屏风,也只是依礼隔开罢了,但显然,因都是族人,又多多少少有着血缘关系,倒也不是分得太清。否则,也不会用一架完全能看清对面的薄纱屏风隔开。

    徐青绫到时,也还算早,统共三张席面,两张上依稀已经坐着几个男女,至于,上席还是空无一人,毕竟,多是自持份的人,来的也不会太早。

    方在女眷席面上坐妥,陆陆续续地又来了一部分人,除了几个“大人物”,徐青绫估摸着,人差不多都到齐了。

    也不过顷刻功夫,卫氏搀扶着徐老夫人,同徐正宏和徐正攀,在一众丫鬟奴仆的簇拥下,到了花厅。

    厅中众人起行礼,礼罢后,卫氏依旧不假他人之手,亲自将徐老夫人搀扶到上首坐下。而徐正宏与徐正攀也各自谦让一番,在上席坐下。

    须臾,徐青霆的娘带着他来了花厅,向徐正宏行过礼后,带往女眷这一席,挨着卫氏坐了。

    开席之前,徐正宏说了几句鼓励的话,无非是让他们在府中安心备考,争取在明年的闱上一举中的,为徐氏家族争得荣耀等等。

    说完,便宣布开席。

    席间,女眷这边除了徐青烟偶尔说个笑话,哄得徐老夫人与卫氏开怀以外,其余人都极为安静,低头吃饭,偶尔,抬首应和一声。

    而另一头,因着徐正宏方才说过,读书之人还是少碰酒,安心做学问为好,所以,除了上席,倒也没有相互敬酒碰杯的。

    整个宴席,只听各个席面窃窃攀谈声,银箸碰触瓷碗的叮咚声,偶尔,传出来银铃般的笑声,一切都在安静地进行着。

    众人都觉得极为惬意,除了一直感觉有视线向她扫来的徐青绫,有些不舒服。她是背着屏风坐着的,所以,无法看到是谁在时不时地注意着她。

    宴席进行到一半,徐老夫人借着人老,无法多待,让林妈妈回了徐正宏,在众人的目光下,先一步出了花厅。

    徐老夫人一走,又因着诸多原因,宴席结束得也极快。那些备考学子都散去,大多都回院落复习功课去了。而徐府的少爷们,也被徐正宏给撵了出去。只余一些女眷与徐正宏以及徐氏族长徐正攀等一众人还在厅里。

    随着厅中人逐渐减少,那让人不适的目光,似乎也消失了,徐青绫有些纳闷,难道她的猜测是错误的?

    “婶婶,烟儿时常听母亲说起,婶婶这多有好茶,所以,烟儿今儿个就大胆地向婶婶讨杯茶吃。”徐青烟笑着说道,声量不小,自然,让只隔了架屏风的徐正攀他们给听了个正着。

    徐正攀面有羞色,向徐正宏拱手道,“我这幺儿,因家中只有这么个女儿,又是个小的,家里人一直宠着她,将她给惯坏了,说话没大没小的,让五弟看笑话了!”

    “哪里,哪里!”徐正宏笑着回应,随着他的称呼,道,“三哥,客气了!都不是外人,哪有看不看笑话的道理,我就喜欢烟儿这爽朗的子,不像我那些女儿子过于沉闷。”

    “五弟,你自谦了!谁不知道你家的女儿,个个都相貌才干出众,否则,你家大姐儿怎能当上三皇子妃?要真是如此,皇上怎又会特意颁下圣旨,让你从女儿中挑两个进宫待选?”徐正攀摆手道,“我临出门前,你三嫂还让我特意捎带上礼物,说是给内侄女的,晚点,我就派人送过去。”

    这厢徐正宏与徐正攀相互“吹嘘”,那厢,卫氏已经答应了下来,故而,带着女眷绕过屏风,向着徐正宏走来,朝着两人行了礼,道,“老爷,刚才青烟提及想吃茶,妾想着今是乞巧节,恰好人又都到齐了,就想带着她们去我那院子吃茶去。”

    “嗯,你们过去吧!”徐正宏淡淡应下,对卫氏依旧不冷不,“我陪着三哥再吃会儿酒。”

    徐正攀也在一旁叮咛,道,“烟儿,你可得懂事些,莫给你婶娘添麻烦。”说着,起,向卫氏道,“三弟妹,叨扰了!”

    “族长,您也太见外了,烟儿小时候,我就极喜欢,难得她在京畿,我欢喜还来不及,只是吃个差而已,怎么会麻烦呢!”

    两人又客气一番,卫氏带着一众人方才离开。

    在退出花厅之前,那视线又回来了!让徐青绫的背后如针扎般,而这时的席面上,只剩下了徐正宏与徐正攀两人。显然,方才他只不过是在避人耳目罢了,她果然没有猜错!

    且说一众人进了卫氏的院子,分坐在厅堂中。

    卫氏命了丫鬟将最好的茶烹煮来,又令丫鬟送上几样时令水果,并几样精致的糕点呈了上来。

    时令水果一端上来,当中就有一样水果引起了徐青烟的注意,她指着那葡萄道,“婶婶,这是什么果子,怎么还透着紫光?烟儿在江南从没有见过。”

    卫氏一笑,让绿梅解释,“这是今年京畿之中新起的水果,样子好看,味道也极好,不过,就是价钱有些不菲。”

    卫氏笑道,“你同她说这些干什么!”

    “奴婢错了!”绿梅连忙笑着认错,“这果子叫做葡萄,听说是从西域传进来的,京中也只有一家铺子有卖,且量不多。这些,还是夫人因着烟儿小姐在,才特意着人,大早上排队去买的。”

    听绿梅这么一说,徐青烟越发好奇了,她捻起一颗葡萄,左看看,右看看,都看不出名堂来,索将整颗葡萄,连皮带核地吞了下去。

    即刻,便听到徐青烟的咳嗽声传来,葡萄刚好卡在了她的喉咙里,下下不去,上上不来。

    卫氏忙让丫鬟过去帮忙,紧张道,“作甚么这般着急,没人跟你争这些葡萄,慢着吃!绿梅,你快给她顺顺!”

    (朋友回国,今天打了电话,一时给聊过头了,所以,更得晚了,抱歉!另外,明天依旧两更,但是第一更,可能得在下午了。关于8655的亲,提到的思路是否偏离的问题,妍冰会一并在明天下午的那一更中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