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存得又是什么心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文昌伯家的二少爷?”徐正宏应声反问道,文昌伯府的三少爷年岁还小,未到适婚年龄,自然不会是他。【叶*子】【悠*悠】

    文昌伯府的二少爷,是文昌伯的嫡子,迟早是要继承他父亲的爵位的。而且这年轻人,他也见过,面目俊朗,做事稳重,若不是有这道圣旨,倒真是门好亲事。

    徐正宏突然起意,道,“也不知文昌伯府愿不愿意等选秀结束,倘若绫姐儿被撂下了牌子,再成就这门亲事倒真是一桩喜事”

    毕竟是为人父者,总是向着自家女儿的。自家女儿百般好,总是希望男方没准能缓上几个月。可是,他不知,卫氏说的并不是他。

    闻言,卫氏脸色愈加苍白,摇头道,“说的是宋呰”

    “什么?宋呰?”徐正宏怒瞪了眼问道。

    卫氏低垂下头,小声道,“是文昌伯府的长子,宋呰,他未娶,二少爷怎么能越过他先娶妻,这与礼不合”

    “你还知道与礼不合了?”徐正宏气得头上冒烟,“宋呰是什么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他这些年不娶妻,不是因为他年纪不够,而是因为他都是一脚踏入棺材的人了,谁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去守活寡拿自己的女儿去糟蹋的,我看,只有你这恶毒的妇人”

    徐正宏起,向卫氏走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你卖了庶女冲喜,无非是为着你自己的嫡子嫡女”

    老夫人也看不过去,开了口,“你可真真是糊涂,怎么就为绫姐儿谋了这么一桩婚事。且不说,绫姐儿嫁过去就有可能守活寡,万一,那庶长子没了,又该如何?”

    “我听闻那宋呰自小聪慧,深得文昌伯爷的喜。如若伯爷将庶长子的死,怪罪到绫姐儿头上,你可是捞不到半点好处,反之,对你,对徐府都有莫大的伤害”老夫人循循教导着卫氏。【叶*子】【悠*悠】

    可卫氏哪里听得,抬首反驳道,“文昌伯夫人承诺过,不会因为庶长子的死怪罪绫姐儿头上,更不会怪到府里,母亲,您放心吧”

    “你这不是明摆着让绫姐儿去守寡吗?”徐正宏近卫氏,“你这恶毒的嫡母”一巴掌便甩在卫氏上。

    “老爷,你打我”卫氏捂脸哭诉道,“我二十多年来,为着徐府忙上忙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就落了个这么下场不就是一个庶女的婚事吗?值得您这般生气吗?你是不是还想着白姨娘,还忘不了白宛如?啊,你说啊”卫氏改为揪住徐正宏的衣衫撒泼。

    “她都已经入土几年了,你还想着个死人作甚”

    卫氏继续哭诉着,却久久不见徐正宏吱声,抬头望去,却见他脸色得吓人,手下一抖,松了他的衣衫。

    “你果然是知道的”徐正宏脸色沉,短短几个字,便吓得卫氏脸色苍白,今,他们总算是将事挑明了,“五年前的事,你是不是也插手了?”

    “还有十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宛如为何会无缘无故晕倒在花园内?”徐正宏步步问,使得卫氏一退再退,直到无法再退为止。

    卫氏将手支在椅背上,好不容易忍住子直想瘫坐下去的.望,使劲摇头,“老爷,老爷,我真的没有,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老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做真的没做那伤天害理的事。”

    “我真的没做,我真的没做我真的没做呀……”卫氏反复强调着,似是魔怔了般,临到最后更是大声喊道,“不是我做的”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徐正宏,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叶*子】【悠*悠】

    ……

    “姨娘”翠玉匆匆进了屋子,侧耳轻声道,“您让查的事,奴婢已经查到了。”

    “哦”陈姨娘忙放下手中的绣活,抬首望着翠玉,“圣旨上讲些什么?戚公公有没有说些什么?快将所有的一切统统告诉我”

    “宫中近要甄选秀女,皇上也不知从哪听说了我们徐府的小姐品貌端庄,温良醇厚,所以特意下旨让老爷从三位小姐中挑选两个女儿入宫备选”翠玉一刻都不敢耽搁地回道,生怕说慢了,惹姨娘生气,“至于,戚公公说些什么,奴婢实在是打听不出来……”

    翠玉说完,小心地打量着陈姨娘的神色,而陈姨娘此时早已被她之前说的话,勾住了心魂,至于后面的话,她是半点也没映入脑子里去。

    “是从三位小姐中选择两位小姐,是吗?”陈姨娘见翠玉点头,“那三位小姐是哪三位?三小姐、四小姐与表小姐吗?”她自动将徐青绫给排除在外了,毕竟,听说今早夫人就将她的庚帖交给了林夫人。

    “姨娘,当然不是了”翠玉摇头,“况且,圣旨上都说了是选出两个女儿来,而表小姐只不过是外甥女罢了,再怎么也轮不到她。”

    陈姨娘觉得翠玉说得有理,“也是我听人说,秀女甄选时,在年纪上也是有限制的,表小姐如今已满十七岁了吧,刚刚好不够格。表小姐可真可怜,摊着这么个狠心的姨母,也不知道今生还嫁不嫁得出去”

    她又喃喃自语片刻,突然眼神一亮,想起了,“那徐青绫,夫人已经为她谋了桩婚事……这么说来,老爷只能从三小姐与四小姐两人中选出两个来,那么,我们家四小姐进宫岂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一旦入宫,封为嫔妃,我这个姨娘也是母凭子贵,到时,也叫她给我挣个诰命来,岂不是美事一桩?”

    陈姨娘嘴角的笑容越裂越大,那股得意劲儿真是无法单单用言语来形容。就这么待了片刻,才想起,“我得赶紧为四小姐准备,衣裳、绣鞋等等,都得压过别人去才行”说着,拿起搁置在一旁的绣活,重新做了起来。

    翠玉立在一旁不接话,暗自斟酌一番,才道,“姨娘,那您嘱咐陈管事的事……”

    “对,差点就将这事儿给忘了,你快快去知会陈管事一声,那事就此罢手吧文昌伯府的庶长子怎能与当今皇上相比?”陈姨娘嗤笑一声,转而道,“不过,倒是白白便宜了那.胚子生的女儿。”

    翠玉应诺,退了下去。

    ……

    徐青绫从外院回来就有些失神,连派出去打听的绿柳敲门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绿柳近前喊了几声,“小姐小姐小姐”才将徐青绫从冥想中唤醒过来,“怎么样了?”声音有气无力,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绿柳有些担忧,“小姐,您要不先歇一歇?至于那事,由奴婢与琉璃盯着呢,您可以放心而且,现在府中也没什么大事儿发生。”

    徐青绫心中清明,圣旨下达的此刻,府中各人都在消化听到的消息,并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不过,“不了,我并不累,只是……还是说说你打听来的况吧”她强打起精神,吩咐道。

    绿柳稍作犹豫,便将打听来的况一一说来,“……表小姐进了院子,就没再出来过,不过连院外经过的下人,也能听到里头传出来的噼里啪啦声,持续了一刻有余,奴婢猜测,她院中完好的物事怕是不多了。”

    徐青绫点头,“也难怪表姐会如此,虽说母亲似乎答应了她什么,可是这久久不兑现,足以将人给拖疯了。不过,表姐的年纪已经列不上秀女的条件;她的父母若是在世,也只是个从六品的县令;更何况,皇上在圣旨中已经明确指明了,他要的是父亲的女儿,徐府的正经小姐。”

    “可不是吗?表小姐又何必置气,再怎样,伤的最深的还是自己。”绿柳也不觉哀叹,虽然她并不喜欢表小姐,但在此时,也不得不为她的命运凄凄艾艾

    徐青绫勉强一笑,“你这丫头,表小姐是个要强的,会自己寻求出路的,你我不必担心还是说说其他的吧”

    “奴婢是最后出得外院,在路上,还碰到了钿翠与翠玉。”

    钿翠是王姨娘边的,翠玉则是陈姨娘的丫鬟。戚公公宣读圣旨,姨娘们是没有份在场的,自然要使唤丫鬟来打听。不过,她要的是她们听了自家丫鬟禀报后的反应。

    “翠玉进去后,半晌,便又出来了,去寻了陈管事。”绿柳继续说着,“要说府中最安静的便是四小姐与王姨娘的院落。四小姐进了院落后,便叫婆子关了院门,也没听到里头有什么动静。而最最反常的就是王姨娘的院落,竟然也是毫无动静,也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

    陈姨娘对付她的动作是停了,就是不知道王姨娘在谋划什么。自打那次来了她的院落,就很少出现在她面前,凭直觉,她是个无风都能起浪的人,绝不会什么事也不做。

    徐青绫的思绪千回百转后,问道,“怎么独独没有三小姐院中的况?”

    “不是”绿柳摇头,“只是奴婢猜不透,三小姐究竟是存着怎样的心思?”

    (妍冰以后将更新改在九十点钟^_^)。.。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阅读,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