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坦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第二百五十一章 坦诚

    右手扶着腿,徐青绫看起来极为艰难地从小径走到了小道上,依旧是缓慢行走,而金玲也偶尔回过头来查看一二。

    两人又走了一小段路程,徐青绫听着似乎离外院摆宴席的地方更近了,她是能完全听见宴会上杯盏相碰的声响以及豪爽的笑谈声,一副觥筹交错的景象浮现于眼前,她估摸着金玲现下应该也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些。

    金玲向前走了两步,便顿住了,侧耳聆听片刻,立马回转头来,催促道,“徐小姐,还请您加快些步子,时辰已是不早了。”神色焦急显得有些焦急。

    什么路不好选,偏偏就选了这条小道从花园至芜院本就会有一段路,与外院离得较近,方才的小径则离得远一些,而这条小道却是更近了,她怎么就疏忽了这点?徐家五小姐可别在这会儿给她生事

    金玲心中恼怒,匆匆走到徐青绫边,“奴婢扶着您,您也好走一些。”

    徐青绫乖顺地点了点头,对这样的决定并未有丝毫的异议,将子一半的重量倚靠在金玲上,“那就有劳金玲姑娘了。”

    金玲点了点头,“走吧”,心中却是泛起了嘀咕,看着瘦瘦弱弱的,怎么会这般重。不过,她如今无暇顾及,只想着尽快走过这段路程吧。

    遂,搀扶着徐青绫艰难地走在小道上,速度虽是快了,不过,就是走得不太稳当。

    ……

    韩逸举起杯盏,饮尽了里头的烈酒,将空了的杯盏向众人一示,妖娆一笑。

    顿时,宴席上赞叹声起,这让韩逸的笑意越发浓了,环视众人,却对上了一双冷峻锐利的眼睛,立马收了脸上的笑容,让旁的小厮将杯盏重新满上,站起道,“三皇子下,表弟敬您一杯。”

    轩辕熠示意在旁服侍的小林子将酒满上,与韩逸饮尽了这一杯。

    这桌酒席上又开始了原先的闹。

    宴席进行一半,韩方至主子跟前回话。

    “可是真的?”韩逸压低声音反问道。

    “千真万确,主子”

    韩逸点头,找了尿遁的借口,离了席面,而此时,轩辕熠招了招手,让小林子过来,附耳道,“跟着韩逸。”

    小林子狐疑地望了一眼主子,在主子向他看来时,忙点头应诺,匆匆离了席面,让影卫去跟着韩逸,他可没有那本事能在不让韩公子察觉的况下,跟踪他。

    ……

    临近午间,初夏的阳光极为炽,灼得人难受。

    驸马府的小道上,有两条蹒跚的影在烈阳下吃力的行走,她们看起来走得很急,不过,速度却是不快,东倒西歪的。

    离着外院越发近了,徐青绫走得更是吃力,连带着扶着她的金玲也是满的汗水,那灼的阳光似要将她们烤焦了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突然,徐青绫被路边的石子绊了一跤,由于她一手抓着金玲的肩膀,连带着将她拉了下来,“砰”地一声,两人摔倒在地。

    “哎哟”金玲一阵痛呼,想要责骂徐青绫,却是发现她闭眼倒在地上,脑袋直接就枕在了小道上。她心中一惊,将颤着的手放到徐青绫的鼻息上,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有气

    不过,立马想起,自己哪背得动她,“完了,这可该怎么办好?难道再去寻人?”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方法可行,遂,站起,左右张望了一下,并未见其他人,安了心,匆匆跑了开去。

    闭着眼的徐青绫躺在小道上,待完全听不到脚步声时,正打算睁开眼,却是又传来脚步声,一惊,难道是谁在这附近?

    她故意择了这条道,只是想乱了金玲的心思,可并不是想引来外院的男子,毕竟,若是让人瞧见了,她可就有理说不清了。

    幸好,她倒下的地方,草木繁盛,来人应该不会注意到她

    却是突觉手臂一紧,叫人给扶了起来,心中顿时惊慌,不敢睁开眼来。

    “我知道你没晕过去”韩逸笑得明媚,方才那一幕,他看得一清二楚,分明是这丫头将人攥倒,又将人当了垫背,随后,待驸马府的宫女查看的前一刻,方才脑袋着了地,让她以为她晕了过去。

    以往看到的她,一向是清冷淡泊,总是让他看着心痛,没料到,还有这调皮的一面。

    韩逸的话,让徐青绫更是不敢睁开眼,何况,还是熟人,竟然叫人看到了这一幕,听他话中的意思,他知道她是故意为之的,虽然他不知道起因,但这种事毕竟发生了,足以让韩逸抓着笑话她一阵子,难道她一世的英名就这么给毁了?

    徐青绫心中无限悲凉,更是闭紧眼睛,打定主意,绝不睁开眼。

    “好了,我就当没看见就是了,何必遭罪自己。”韩逸无奈道。

    这含着笑意的话语听在徐青绫耳中,更是越发刺耳,猛地睁开眼,危险道,“往后别想从我院中拿吃食走”

    “啊”韩逸立马收了笑容,委屈道,“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徐青绫蹙眉,问道,“你什么时候给了我恩惠?”

    韩逸一笑,妖娆万分,喊了声,“韩方”

    须臾,便见韩方带着显然是晕了过去的金玲,向她行礼。

    “你也不想,她去喊了人过来吧”韩逸笑问道,遣了韩方下去。

    徐青绫极为不愿地点了点头,她不知道长公主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她决不能着了她的道,她直觉,要是她被带到了金玲所谓的客院,那她的一生,便毁了。

    “最近,你跑哪去了?我去了你那院子,桃说你出远门了,怎么现下出现在长公主的牡丹花宴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逸的问话,打断了徐青绫冥想的思绪。

    她沉吟片刻,道,“我回了徐府”她虽然从未提过,但是她知晓韩逸必定已经得知了她的份,只不过方才的问话仍未提及,是不想让她知道他已经调查过了,或是,他是想等着她亲自告诉他。

    韩逸被徐青绫的话说得一愣,半晌后,才道,“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且尽管开口,再怎么说我也是煊国公世子,多少能帮上你一些。”

    两人都说得极为坦诚,这是双方自相识以来的头一次,不过,多少有些不习惯。她习惯了他在她面前孩子气的一面,旁人前妖孽的一面,对于这么认真的他,她突然有些不习惯了。

    而韩逸也没想到,徐青绫会这么轻轻易易地对她提及她的份,原来她并不是想隐瞒,只是不想说而已。

    因此,双方都有些沉寂。

    最后,是韩逸开得口,“别一人扛着”

    徐青绫一怔,半晌,才微微颔首,她说不出伤人的话来,就呈了韩逸这次

    “……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韩逸伤感道。

    两人都清楚,徐青绫是养在深闺的小姐,如此与他私下相见,已是不妥,若是让人知晓了,那不仅对她的名声有碍,更是对她会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韩逸喃喃自语,“不过,待我说服了母亲……”说到这,立马顿住了,凝望着徐青绫,眼神坚定而深远。

    徐青绫慌忙避了过去,“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韩逸点点头,“我先让人带着你出去,长公主那边,我会安排。你那两个丫鬟,我也会叫人带出来的,放心”

    徐青绫颔首,“谢谢”

    幸好,因为牡丹花宴,所以,两人一路行来,碰到的下人不多,而碰到的两队侍卫,韩逸带着她也险险地避了过去。

    片刻后,两人来到了一辆青帷小油车前,旁边站了个低垂着头的丫鬟与跟车的小厮。

    “我就不便送你出去,云水,常年伺候我的,是可信的。”韩逸嘱咐道。

    徐青绫微微颔首,由那丫鬟扶着上了青帷小油车,小油车正要启动,却是被韩逸的一声,“等等”给叫停了。

    闻言,徐青绫撩起纱帘,探出头去,“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韩逸望着她,久久,久久,到头来只是一句话,“路上注意安全,我已经安排了马车等在府外,他们会送你回徐尚书府。”

    徐青绫点头,一声“保重”后,便放下了纱帘。

    小油车动了起来,看着它越行越远,韩逸方才掉转头,对迎上来的韩方道,“走吧还得善后”

    花园中,女眷的宴席也开始了。

    众人推杯浊酒,纷纷敬向长公主,长公主满面红光,饮了这杯酒,惬意万分,碍眼的人不在,她心舒畅极了,想起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更是笑容满面。

    她决不能让这桩婚事成了

    众家女眷都极为欢快,吃酒,吃菜,当然,不会注意到园中少了两个无关紧要的丫鬟。

    绿柳问着前面带路的丫鬟,“这位姐姐,您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她们正担心着小姐,却突然见她过来,告知她们小姐找她们,便匆匆跟了出来。可是,出来后,疑点重重。

    她带着她们往偏僻的地方走,就是人来了,也远远地避开去。

    “你们跟着便是,哪那么多废话”云山冷声道。

    绿柳面色一僵,她好声问她,竟然对她这般不客气,思量着,越过云山,伸臂挡在她面前,“若是你不说清,休想让我们跟你走”

    云山望着曲径尽头过来的宫女,沉声道,“是我家主子韩逸让我过来带你们走的。”

    绿柳对韩逸也有些了解,不过,都是听说的,她很早前就避开了人,院子里的人都差不多以为她生病不治而死了,除了小姐与琉璃。

    不久后,她又去了徐府,就连听琉璃提起的机会,也没了。于是,她抬首望向琉璃,琉璃点点头,“就是这位姐姐面生的紧”

    “世子外出,一向不带丫鬟,除了这种的宴会。”云山已是不耐,“你们还走不走?”

    绿柳与琉璃相视一眼,“还请姐姐在前头带路。”

    片刻后,两人便被带至青帷小油车前,云山示意她们上车。

    琉璃摇头,“这青帷小油车一向是主子们坐的,奴婢怎么能坐”

    “放心,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是煊国公府的丫鬟云山,云水,守门的便不会问你们甚么”云山自是知晓她们担心的是什么。

    琉璃望着绿柳一笑,两人道谢,“那就麻烦姐姐了。”

    云山点点头,“徐小姐在府门外的马车上等着你们。”说完,便转离去。

    而这厢花园内,众人正酣,好不闹。

    徐青萝只是抿着茶水,远远地将目光投在园子的入口处。

    “三皇子妃下,臣妇敬您一杯”旁边的夫人向徐青萝敬酒。

    徐青萝淡淡一笑,客气道,“吴夫人,我子有些不适,以茶代酒,还请您见谅”

    那吴夫人推说哪里哪里,便饮干了手中的酒,“三皇子妃下,您随意就是”

    徐青萝莞尔一笑,看着手中的茶盏,“那就多谢吴夫人了”只是抿了一口,一杯茶足以让她涨肚,况且,她今子确实是有些不适。

    也传了御医看过,只说无事,只要宽心就好

    “素闻三皇子妃下向来贤惠、温顺,无怪乎三皇子下对您始终如一。”吴夫人笑着,无话找话道。

    徐青萝只是回以一笑,微微垂首,眼带晦涩。

    另一个席面上,少了一个女儿的卫氏,仍是与众夫人应酬着,丝毫未受影响,众人纳罕,这徐夫人是放心自家女儿,还是对这个女儿可有可无?

    与旁人相视一笑后,便吃了卫氏敬她们的茶。

    在座的,估计就徐青语对徐青绫仍是有些担忧,频频地望向园子入口。

    “四妹妹,你这是怎么了?难道那入口处有吸引你的地方?”尹紫玉嗤笑道。

    徐青语低垂下头,“没,没有”

    尹紫玉笑得更欢了,夹了一个水晶虾饺在她的碗里,“赶紧趁吃了,凉了,就变味了。”

    徐青语讷讷地道了声,“谢谢”

    而此时,园子入口进来一个穿宫装的宫女,只见她匆匆向着长公主那一席走去。。.。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阅读,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