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护不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在夜幕降临之时,长工们告退离去。

    丫鬟们服侍着徐青绫换了衣裳,是一素色薄纱轻衫罗裙,头上只斜插着一支珍珠翡翠耳挖簪子,看着极为素净。

    一旁的香荟用画笔沾了些桃红色的口脂,想为徐青绫抹上,却是被她一把推开了,“我不用这些”

    香荟神色暗了暗,耷拉下拿着画笔的手,垂首立着。

    徐青绫望了绿柳一眼,绿柳上前,轻轻拍打着她的肩,“小姐,一向不用这些,你也不用太在意。”

    香荟抬头,望向带着浅浅笑意的绿柳,顿时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小姐还为着昨的事生气呢?

    绿柳似是猜到了她的想法,宽慰她道,“小姐是个赏罚分明的主子,也从不会苛待下人。”稍顿,随后,笑意满满地道,“只要我们尽心服侍着。”

    香荟的神色闪了闪,用略带诧异的眼望向绿柳,张口**言。

    徐青绫撇了她们一眼,嘴角轻轻扬起,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该过去了”

    屋中的丫鬟们连忙应诺,香荟自是将未问出口的话,又咽回了肚子。

    徐青绫站起了,下了命令,“绿柳留在屋中,让琉璃与香荟陪着我过去吧”说着,便举步向屋外走去,琉璃忙跟了上去,香荟却还愣在当场。

    还是绿柳推了她一把,抬了抬下巴道,“愣着作甚?还不快追上去。”方才醒了神,向绿柳道了谢,快走几步,追向已经步出了屋子的徐青绫主仆。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徐青绫三人到了饭厅,来得并不算早。徐青语、尹紫玉已是坐在了桌旁。

    两人见她进来,均是一笑,徐青语不再是带着羞涩望着她,而是向她招了招手,让她在她边坐了。

    “五妹妹,那倘大的院子,你可是住得惯?”尹紫玉不待徐青语开口,倒是先问了起来。

    徐青绫嫣然而笑,道,“多谢表姐关怀,昨母亲赏了一些丫鬟婆子,倒是都住了开来,院子也不会显得太过空旷。”

    尹紫玉神色稍稍暗了一下,便转了头。

    此时,正好徐青云同长嫂姚氏进来了,三人起,给他们行了礼。

    徐青云温和一笑,“都是自家人,无须多礼,坐吧”

    而姚氏对此,只是矜持一笑,依旧透着三分傲气。众人也是见惯不惯,径自坐了。毕竟是长乐侯的嫡小姐,难为会自视甚高。

    徐青云轻声问了众位妹妹的境况,方才闲聊几句,徐青浩、徐青韵、徐青霆便相继来了饭厅,饭厅一时间闹起来。

    徐青韵倒是不再与徐青绫正面冲突,只是偶尔给她下个绊子罢了。而对于徐青霆来说,抢了他的院子的徐青绫再怎么看也是不顺眼的。所以,自进了饭厅后,就一直拿眼瞪着她。

    一个八岁大的孩子,摆出大人般的神色,令徐青绫心中暗自发笑。

    毕竟,还只是个孩子没有存着多少的恶意。

    正思量间,徐正宏与卫氏进了饭厅,两人在首位坐了,刚刚落座,卫氏就问起在她院中开外门的事儿,“怎么样了?”

    “已经完成了一半,说是明便能完工”徐青绫恭敬地回了。

    卫氏满意地笑了,拿眼望向徐正宏,却是对着徐青绫说话,“那我就放心了”

    俨然是一副慈母样,不过,究竟是做给谁看的,那就有待商榷了。

    徐青绫一笑,“母亲,费心了不过,女儿还有一事,想向母亲请罪”稍稍顿了下,道,“母亲好心赏赐了丫鬟婆子给我,我却将他们罚了,还请母亲莫怪”

    卫氏眼神一闪,面色稍僵,“傻孩子,我怎么会怪你呢?既然是给你的人,赏罚自然由你。下人们做了错事,自是要罚的,哪里需要你向我赔不是”

    “母亲这般说,女儿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一位面容严肃的夫人由林妈妈扶着进来了,淡漠地问道。

    在座的众人皆是起了,徐正宏与卫氏更是迎了上去,卫氏想从林妈妈那接过徐老夫人,却是被徐老夫人拦住了。

    卫氏僵在半空的手,极为尴尬,面色忽青忽白。

    “我有林媛扶着就行了,你不必跟着一个下人抢活干,只要把徐家持好了,就够了。”徐老夫人越过卫氏,由徐正宏与林妈妈各扶了一边,在首位坐了。

    抬抬手,道,“都坐吧”

    众人应诺,忙坐了下来。

    徐正宏倾问道,“母亲,是立即用饭吗?”

    徐老夫人点了点头,淡淡道,“开饭吧”

    徐正宏应是,向卫氏使了个眼色,卫氏则是看了绿梅一眼,绿梅会意,拍了拍掌,便有端着食盘的媳妇子与丫鬟们鱼贯而入。

    趁着丫鬟们摆膳食的当口,徐老夫人将眼扫下了在座的孙子孙女们,基本上不多作停留,只在看向徐青绫时,停了好大会儿,上上下下打量了半晌。

    徐青绫笑着回望了徐老夫人,而旁的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似是料定徐老夫人一定会斥责她,又过了一会儿,便听徐老夫人开口了,开口便是一句,“绫丫头你这一太素了,记住你是我们徐府的五小姐,又正值好年华,哪能这般装扮。”说着,转看了眼随伺在旁的林妈妈,“将我那簪子拿出来,给绫丫头”

    林妈妈笑着应诺,从衣襟中取出用锦帕包着的簪子,展了开来,方才将簪子递给了琉璃。

    众人的视线都凝着那簪子,各人神色不一。

    徐青绫当然知晓那簪子的贵重,想推了,“老夫人,这太贵重了孙女当受不起”让琉璃将簪子递回给林妈妈。

    徐老夫人神色一沉,不豫道,“长者赐不敢辞,这点你该是懂的。还是赶紧让丫鬟将那簪子收起来吧”瞥了一眼卫氏,“这可是我当年的嫁妆,也是值些银子的。”

    徐青绫无法,只好让琉璃收了,向徐老夫人道了谢。

    徐老夫人笑得极为慈祥,“这些年你在府外受苦了就当是祖母补偿给你的,你就心安理得地受了吧”

    闻言,徐青绫浅浅一笑,而卫氏抓着锦帕的手一紧,台面上,仍是笑望着祖孙两人极为温馨的场面。

    此时,晚膳已经摆在了桌上,菜色极为丰富,不过,倒是多了些素食,且这些素食多数是放在老夫人面前的。

    “母亲,……”还未待卫氏将话说完整,老夫人便打断了她,“绫丫头,你屋里的丫鬟婆子可是齐全了?”

    徐青绫会心笑了,果然,口上却是道了卫氏给她了些丫鬟,“……孙女儿边现今有两个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八个小丫鬟,还有四个粗使婆子……”

    徐老夫人应了一声,道,“看来媳妇儿还是个细心的,不过,还是差了一些。”思忖间,望向徐青绫带来的两个丫鬟,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我昨听说,有丫鬟婆子闹事,莫不是你院里的?”

    虽是问句,但徐老夫人说得极为笃定,而徐青绫也乐意陪着她演下去。她稍显怯意地望了卫氏一眼,才支支吾吾地道了昨的事儿。

    老夫人中气十足地重重拍打桌面,“这些个丫鬟婆子是越发大胆了,竟然趁着主子不在,开始闹事。那闹事的丫鬟可在?”

    香荟听老夫人的意思想追究,素闻老夫人为人极为严肃,最是看不过去她那样的丫鬟,子不由得发颤。

    一旁的琉璃发觉了,关切地低声问道,“香荟,你是怎么了?怎么子不停的发抖?”

    香荟刚想回没事,却是被徐老夫人的厉声一喝,“是不是这丫鬟?”给吓住了,子一颤,便跪在了地上,“求老夫人明鉴昨,小姐便罚了奴婢,奴婢是再也不敢了老夫人饶命。”

    “如此以下犯上的奴才,饶她不得,若是留着她,难免会带坏其他下人。绫丫头,这时你可千万不能心软”徐老夫人教导着徐青绫,“林媛,还不让人将她叉出去,打上二十大板,然后,再找个人牙子,将她卖了。”

    香荟面色煞白,挨了二十板子可是去了半条命,若是在府中养伤,还能恢复过来。而让人牙子将她卖了,不说,其他府邸还会要不要她这犯了事的丫鬟,这上的伤,可不是那么容易好的,哪个府邸会养一个吃闲饭的丫鬟而且,她早已在府外没了家人,不行

    这绝对不行,她不能让老夫人叫人给拖下去

    “老夫人饶命,昨的事,不是奴婢本心所为,实在是听令而为这不是奴婢的本意啊,求老夫人饶了奴婢这次吧”香荟不停地求饶,不停地磕头。

    卫氏握着的双手一紧,眼中厉色已起,“还不将这胡言乱语的丫鬟给我带下去”

    “是,夫人”桂妈妈应诺,上前,便想将香荟拖下去

    “等等”徐老夫人突然让桂妈妈止了手。

    “母亲,这样的丫鬟,还是让媳妇儿来处置吧”卫氏勉强笑道,“媳妇儿怕气着您,届时,您若是犯病了,可是不值得啊”

    随即,厉声道,“桂妈妈,你还愣着作甚,还不给我将那满嘴胡言的欺主丫鬟给拖下去”

    徐老夫人眉头紧锁,给林妈妈使了个眼色,林妈妈忙上前,一手搭在桂妈妈肩膀上,温和道,“老姐姐,还是等等吧老夫人似还有话说”

    桂妈妈脸色发青,松了抓住香荟的手。

    留心着徐老夫人与卫氏对峙的徐青绫余光一滞,看来老夫人边的林妈妈可是个能人,竟然是个会功夫的

    徐老夫人面色稍霁,对卫氏道,“媳妇儿,我知道这些年你当家也当得极为辛苦,难免会有疏漏的时候,这才使得将丫鬟们给绫丫头的第一,那些丫鬟便犯了事儿。这并不是你的错,我也不会老糊涂到将这差错怪到你头上而责难你,你且安心”

    说着,拍了拍卫氏犹紧握着的双手,随后,转质问香荟,道,“难道还是谁指使了你这般做不成?你是听了谁的命令,大胆说出来,若是你没罪的话,老夫人我也不是不近人的人,自然会饶了你”

    在徐老夫人的循循善下,香荟抬起了挂满泪痕的脸,望向卫氏,却是突然一惊,忙垂下头去,不语。

    “若是你不为着自己申辩,那……”徐老夫人稍稍停顿了下,“来人,将她给我叉出去给我重重地打”

    香荟一听,忙抬起了头,吓得脸色更是发青,大声喊道,“老夫人,奴婢说奴婢说奴婢说就是了,还请老夫人饶了奴婢”

    徐老夫人大手一挥,让准备着将香荟叉下去的婆子退至了一旁,斜睨了吓傻了的香荟一眼,淡然道,“说吧”忽而,又道,“记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了,若是没说出什么,处罚可不是如今这点儿”

    香荟连连磕头,“奴婢如实说,奴婢如实说。”磕了五个响头,悄悄抬起气头,打量了卫氏一眼,那神色仍是有些狠,香荟心下一悚,余光却是扫见卫氏将眼扫向了她前的桂妈妈,她立即会意。

    又磕了个响头,“回老夫人的话,昨之事,是,是……”抬起手指,指向眼前仍目露痛苦之色的桂妈妈,“是桂妈妈指使奴婢所为的。”话落,便低下头。

    “死丫头,你说得是什么话,我何时让你在五小姐的院子中撒野了”桂妈妈抬手就给香荟一巴掌。

    香荟捂住左脸,一脸委屈,道,“是桂妈妈您跟我说的。”看了眼严肃的老夫人,忙又心虚地垂下头来,道,“昨,奴婢们听了夫人的话后,准备去五小姐的院落,桂妈妈却是将奴婢拦了下来。待其余的丫鬟都走了,便对我说,要叫,要叫,要叫,五小姐吃点苦头,还有就是要趁机下了她的面子。”

    “奴婢不敢做出大逆不道的事,又不敢不听桂妈**话,所以,便有了昨的事”香荟含泪抬首,“还请老夫人饶了奴婢”

    “你说得可是实话?”徐老夫人扫了眼松了口气的卫氏,沉声问道。

    “奴婢,奴婢所说句句属实,绝不敢撒谎”香荟的头垂得更低了。

    徐老夫人又问了数次,得到的还是同样的回复,“那好既然你说得是实话,那我就轻饶了你,不过,你终究还是有罪的,就罚你十板子,遣出府去。”

    香荟一惊,她以为会免了板子,最多不过是遣出府去。心慌之下,向只当了一天主子的徐青绫求助。

    徐青绫抬眼望了她一眼,转向徐老夫人,“老太太,我看这丫鬟罪不至此,要不还是将板子免了,将她遣出去就是了”毕竟,是她拿她来试探老夫人的,否则,也不会让她替了绿柳的位子,陪着她过来。

    徐老夫人极不赞同地望了徐青绫一眼,“你这孩子太过心善了”叹了口气,“那就依你,林媛,让人将她带出去。”

    须臾,婆子们将香荟带了下去,徐老夫人将视线对准了还瘫在地上的桂妈妈,随即,将眼望向卫氏,“她是你边的老人了,怎么罚,还是由你做主的好”

    卫氏眼神一暗,而桂妈妈似乎是听到了希望,转了个子跪在地上,“夫人,真不是老奴所为,是那小蹄子污蔑我的”

    目光一凛,卫氏为难道,“母亲,她是媳妇儿边的老人,还是由您来罚更合适些。”

    徐老夫人沉吟道,“念她是你边的老人,又是一大把年纪,那就打个十板子,罚半年的例钱”说着,抬抬手,“将她带下去吧”

    林妈妈忙应诺,让婆子们捂住桂妈妈喊冤的嘴,将不断挣扎着的她带了下去。

    饭厅一时间一静,众人都被方才的事儿一惊,不敢再言语。

    “行了,都愣着作甚?”徐老夫人好笑地望了众人一眼,“这些年确实是苦了媳妇儿,我一向礼佛,不问府中之事。而如今,你边又没个得力的人帮着你,我看我让林媛暂时帮衬帮衬你。”

    卫氏神色一紧,诧异地望向徐老夫人,徐青绫心中也是一惊,看来,老夫人是要出来理事了。

    果然,又听徐老夫人道,“年纪越发大了,就越想跟小辈们在一处我看呀,往后,厨房也不用特意给我单做饭食了,我就在饭厅,同你们一起用食即可了。”

    卫氏又是一怔,随即,应了是。

    “好了,好了,别让一个不懂事的丫鬟,败了兴”徐老夫人笑道,“桌上的菜都凉了,林媛”

    林妈妈上前,“老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将这些菜撤下去,让厨房的人上一,再送上来”徐老夫人开口道,便见林妈妈指挥着众媳妇子与丫鬟们将菜撤了下去,没有半点用到卫氏的人。

    “绫丫头啊,那丫鬟被遣了出去,您边就少了个二等丫鬟。我还听说,昨有个吃酒的婆子让你给重罚了,你边也没个妈妈”徐老夫人说着,顿了顿,“我边还有个丫鬟不错,就让她到你边去吧”

    说着,喊了声,“锦素”便有一个丫鬟从徐老夫人后走了出来,向徐青绫盈盈一礼。

    徐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是林媛教导出来的,应是不差的。”

    那叫锦素的丫鬟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眼珠儿滴溜儿转,却又是恰当好处,并不会让人觉得轻浮,只觉得是个灵巧的丫鬟。

    徐青绫忙起道了谢,“让老太太心了”

    “说的是哪里话,我是你的祖母,不关心你们,还能关心谁去往后,你多来祖母的院子里走动走动。”徐老夫人目光慈祥,“别念着祖母平礼佛,祖母可不是死板的人,所以啊,还是多走动走动”

    徐青绫连声应是了,徐青韵却是面色不善。

    “至于,你边的婆子与妈妈,改我再让林媛给你送过去你就安心在家住着一年,祖母定会为你寻门好亲事”说着,目光抚触着徐青绫,“不能再让你受苦了”

    又说了会儿话,丫鬟们将了的菜肴送了上来。

    一众人心思各异地用了晚膳,徐正宏亲自送了老夫人回了她的院子,卫氏边则是只剩下杨妈妈与绿梅,她交代徐青韵与徐青霆几句,就让他们的丫鬟带着他们离开了。又拉了姚氏,“有空去母亲的院子坐坐。”

    姚氏欠了欠,应了是,与徐青云一道离开了饭厅。

    卫氏微眯了眼,望向平静着脸的徐青绫,冷淡道,“你们也都下去吧”

    徐青绫、徐青语与尹紫玉行了礼,而徐青浩抱拳,四人退了出去。

    直至再也看不见四人的影,卫氏才软了子,倚着杨妈妈歇了会儿,叹气道,“不是我不维护娘,实在是形势所,那人实在是……”

    “桂妈妈定是能体谅夫人的难处的……”杨妈妈又宽慰了几句。

    “哎”卫氏又是叹气,随即,紧张地问道,“可是有遣人去看看娘的伤势?”

    绿梅上前回话,“已经让丫鬟们将桂妈妈送回了院子,桂妈妈看着伤势严重,但是受罚时,奴婢已让那些婆子缓了力道,伤处应是不严重的,养个半个月,应该能大好的夫人,您请放心”

    卫氏点了点头,“你办事,我一向是放心的只不过,”卫氏狠狠地抓住桌沿,“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插手府中之事,真真是活……”

    “夫人”杨妈妈忙阻止道。

    卫氏拍拍她的手,道,“我懂的”停顿了片刻,半晌又道,“不过,她活了那么一把年纪,该是活糊涂了,没看见那丫头头上插得是珍珠翡翠耳挖簪子,那可也是值点银子的。哪里会是太素了,竟然将她的嫁妆镏金镶宝团形簪子给了那丫头。即使当年,大姐儿成婚的那年,也没看她拿出来……”

    ……………………………………………………

    琉璃与锦素陪着徐青绫回了院子,绿柳迎了出来。

    不见香荟,却是多了个新面孔,绿柳也没询问,只是问了锦素叫什么名字,又让她同芮茹住一屋子。

    锦素天生带着喜色的圆脸盘,一笑便眯成了缝,向绿柳道谢,“谢谢姐姐”

    说着,一行人便进了屋子,服侍着徐青绫进了净房。

    须臾,徐青绫换了常服出来,吩咐道,“将老夫人给的簪子收起来吧”

    琉璃应诺,小心地将那依旧闪着光芒的簪子收进了首饰盒中,知道老夫人给的这个簪子必定不凡。

    徐青绫让绿柳将灯芯调亮了些。

    “小姐,您还看书吗?”绿柳手上的动作不停,诧异地问道。

    “再看一会儿吧”徐青绫淡淡道,“让锦素伺候着吧,你们忙了一天,也该是累了”

    琉璃与绿柳相视一眼,躬退下了。

    屋中只余她与锦素两人,而锦素也不觉不自在,笑着询问道,“小姐,您要看哪本书?奴婢帮您找出来”打量着那垒成一摞的书籍。

    “你会识字?”徐青绫笑问道。

    锦素一笑,道,“林妈妈有教导过奴婢,奴婢识得一些。”

    “林妈妈倒是个有能力的”徐青绫颇有深意地道,既会功夫,又能识字,是个不简单的。

    锦素却是不识徐青绫话中的深意,只是眼带崇敬道,“奴婢以后也要成为像陈妈妈一样的人,服侍在小姐左右”

    徐青绫闻言,可有可无地笑了,指着其中一本书道,“将那本书给我取出来吧”

    锦素忙应诺,将书取出,递给徐青绫,便静静地站立在她旁,不再作声。

    ……………………………………..

    “将我送到了,你也可以走了”徐老夫人有些不耐地遣徐正宏离去。

    徐正宏沮丧道,“母亲,您还在怨我吗?”

    徐老夫人摇摇头,“我怨你作甚?”

    “我以为母亲肯出来用晚膳,是原谅儿子了?”徐正宏极为失落。

    徐老夫人闻言,蹙了蹙眉,“我又何曾怨过你当初,是我亲口应下了让宛如给你做妾室,才会让她如今与我阳两隔,这又岂能怪你都是我这老婆子害了她”说着,不潸然泪下。

    徐正宏面色尴尬,母亲还是在怨他的,是他不对,不仅辜负了母亲,更是愧对宛如。

    屋中的气氛顿时一滞,林妈妈见此,忙上前,用锦帕擦拭着徐老夫人脸上的泪珠,宽慰道,“若是宛如小姐知晓您为她落泪了,她若是在地下有知,肯定会难安的。”

    “对,对,对”老夫人连说了三声对,从林妈妈手中接过锦帕,自己擦拭着脸上的泪珠,擦完后,对徐正宏道,“不是做娘的怨恨你,实在是你太不该了如今,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又将宛如的孩子也牺牲了”

    “不会的,母亲”徐正宏道,“我定会护得她周全的,您放心”

    徐老夫人眼神一亮,怒斥道,“你如何能护得她周全,那人在暗中所做的事儿,你是半点不知”徐老夫人冷哼一声,“你拿什么护住绫丫头”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