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心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将青梅改成了绿梅)

    此刻,正是鹣鲽深、琴瑟和鸣之时,哪能料到徐正宏突然问出这么一句,卫氏瞬间就僵硬了神色,半天才唤了一声,“老爷”

    她方才还沉浸在柔之中,以为她与老爷又能回到新婚初始的恩,根本没有防范到,他竟然会有如此一问。真真叫她猝不及防,竟是一不小心露出了破绽

    二十多年的夫妻,真是要到了用心机才能猜透的地步了?徐正宏的脸色已不复方才歉意中带着柔了,而是完完全全冷了下来。她已不是他当年所认识的温和贤良的她了,终究是变了是岁月催变,还是他当初的做法当真是错了?

    不过,今这些已不是要点,他已给过她一次机会,而今又给了一次,也算是全了多年夫妻的分。

    徐正宏缓缓站起,眸光深邃地望了卫氏一眼,徐徐道,“帮着绫姐儿在她那院落中开一道向外的门吧”无奈中透着一抹连他自己都未曾意料到的失落,“如若你想对你当年所做之事弥补的话,就这么做吧”

    话音方落,徐正宏一紧衣袖,便转离去了,全然不顾此刻面色惨淡的卫氏

    直至徐正宏出了院门,屋外候着的桂妈妈方敢进屋子。

    一把搀扶起跌坐在地的卫氏,桂妈妈心疼道,“夫人,您怎么坐在了地上。”语带梗咽,半晌,复又道,“您这又是何必呢?”

    而卫氏的眼神依旧迷茫,似是未回过神来,嘴角翕翕,只说了,“许是滑落了吧”随即,将脑袋轻轻地倚靠在桂妈妈前,如幼时般。

    桂妈妈轻轻抚触卫氏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夫人,您可别多想老爷还是向着您的,那些个妾哪能越得过您去。连那白人,如今不也得到了她该有的下场吗?”

    说着,向屋外望了一眼,见婢女们都是各做各事,无一人偷听。这才,靠近卫氏耳际,压低声音道,“即使老爷有多疼人的女儿,他又怎会料到她已命不久矣中了那毒的,没有一人是能活得下来的连生她的白人也不能幸免,三年前终于熬不住了,不是抑郁自尽了吗?所以,夫人……”

    突然,桂妈妈“啊”的惊叫一声,止了话语。

    卫氏缓慢地松了捏住桂妈妈腰际软的手,“不是说,几年前出现了一位贵人吗?治好了徐青绫的病”

    神色淡淡,不过,总算是眼中有了一抹光亮。

    桂妈妈绷着嘴,忍痛道,“夫人,您可是亲眼见到了?”稍顿后,继而道,“那只是陈姨娘传出来的消息,其余旁的人可是一概不知?陈姨娘是怎样的人,您也是知道的,惯说大话的,又会夸大其词她说的话又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卫氏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却透着几分狠厉。

    方才是她奢望了,本不该再妄想老爷还能将心思放回到她上往后,她只需将全部心思放在四个儿女上,只要是为了她们,不择手段也无妨

    而桂妈妈仍在卫氏的耳边絮叨,“……况且,前些年,别院只是传出:有贵人将那五小姐的病给治好了。您说,一个连毒与病都分辨不出的贵人,怎会解得了五小姐的毒呢?您就安心吧”

    卫氏听言,有些狠地望向桂妈妈,斥了句,“她毕竟是我的女儿,虽说只是个姨娘生的,但是我也希望她活得长长久久”说罢,嘴角却反而起了笑意。

    桂妈妈被卫氏忽来的那一眼望得一愣,不过,也没忽视了她唇角的笑意,忙附和道,“是,夫人您自然是希望五小姐好的,这不,近,您不也是在为她劳心劳力,挑选合适的夫婿吗”

    听桂妈妈这么一说,卫氏笑得越发灿烂了,然而,笑意却不达眼角。

    桂妈妈估摸着卫氏的心恢复得差不多了,遂,询问道,“夫人,那方才老爷的意思,您这边是……”

    卫氏厉眼扫向桂妈妈,此次,眼中带着警告,“莫让我再知道你偷听的事儿”

    桂妈妈心中一紧,却听卫氏又道,“既然老爷这般说了,我这个做嫡母的,自然要为四年前所做的事,做些补偿了”

    “是,夫人”桂妈妈笑着应诺,不管怎样,她还是夫人边的桂妈妈

    而徐府的另一处,徐青绫刚停了竹箸,便见琉璃匆匆进来,找了个理由支开陈妈妈与绿柳,却是被徐青绫用另一个理由将绿柳留了下来。

    待陈妈妈将膳食收拾下去,绿柳又为徐青绫烹了壶茶,徐青绫方才捧着茶盏道,“说吧”

    琉璃犹豫地望了一眼绿柳,虽然要说的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毕竟之前见绿柳的脸色不对,她也不敢当着她的面将一切说了。何况,她还将相处几年的陈妈妈支了开来,更不用说是只接触过几月的绿柳了。

    绿柳自然懂琉璃那一眼的意思,忙向徐青绫欠了欠,道,“小姐,我下去帮帮陈妈妈”

    “不用了”徐青绫阻止道,“都是自己人说吧”

    绿柳的目光一滞,而琉璃则是支吾了一阵,索说开了,“……老爷方才从夫人的院中出来了,但此次好像没听出有什么异常,老爷出来时的神色也很平静。要说有什么不对……”琉璃轻提起尾音,思量片刻方道,“奴婢只觉得老爷有些失落,还有,还有,就是……”却是怎么也描述不出来了。

    徐青绫嘴角含笑,轻点了头,问道,“老爷,从夫人院中出来,可是去了书房?”

    “是的”

    如此看来,徐正宏与卫氏终究是隔了一层膜,看来是没法再解开了。

    思量着,徐青绫望了一眼低垂着头的绿柳,吩咐道,“你俩都下去吧有事我会喊你们”给她些功夫想想也好相信以她的聪明,应该会想明白的,至少也是差不离了。

    两人点头应诺,帮徐青绫点了灯,才退了下去。

    刚刚合上门扇,绿柳便对琉璃道,“琉璃,今有些头疼,我先回屋了”她需要时间独自好好思量思量。

    新搬进来的院落,不算小,而如今加上小姐,只有一个管事妈妈,与她们两个大丫鬟等四人。而徐青绫又是个好主子,自然让她们一人住了一屋子,没得与旁人相挤。

    琉璃点头,却是在绿柳离去前,又嘱咐她一番,“小姐一向心善,你可莫要负了小姐”

    绿柳只是尴尬一笑,便欠了欠子,匆匆离去。

    方才,小姐的不避嫌,她也是看在眼里。比量起这些年,在夫人院中,哪次议事不是遣了她们这些丫鬟离去,只余桂杨两位妈妈和绿梅姐姐。

    她知晓她进了夫人的院子后,名字依旧未改,只因绿梅姐姐那一句,“夫人,就不要费心将绿字儿改了,还是唤绿柳的好,奴婢瞧着亲切。”而不是她在夫人心中也有着同绿梅姐姐那般的地位。

    她心中非常清明,即使之前被夫人所承诺的给勾起了私心,但是,一想到,听旁的丫鬟在底下说起樱桃姐姐的惨遇,她不觉一阵心寒。她们不知,她却是知晓的,这一切都是夫人所为。

    夫人是个心狠的而如今,又被老爷所厌弃,终究不会是个长久能侍奉的主子,还不如现在一心随了小姐,为小姐谋求着个好姻缘。这样,自然是比待在夫人边朝不保夕,又担惊受怕来得好

    如此想着,绿柳便斜倚在上睡着了,这一觉睡得极为安稳。

    而琉璃在看见绿柳进了她自己的屋子后,又过了一阵子,便反将门给打开了,随后,关门,向着徐青绫走去,“小姐,如此做,可成?”

    徐青绫轻笑,反问道,“有什么不成的?”

    “奴婢怕绿柳转不过心思来,小姐,您反而,反而是养虎为患”琉璃担忧道,起初,她的想法是将绿柳找个理由赶出府去,也好过将她这个有异心的丫鬟留在小姐边。而小姐却是嘱咐了她一番,就有了方才那被稍加润色的一幕。

    “绿柳是个聪明的,能想明白的”徐青绫淡然道,“若是真想不明白,再送出去也不晚。”

    话落,徐青绫抿了口茶,道,“老爷至今还待在书房吧”稍顿,复又道,“你去将前些子,给老爷做的那件褂子送过去,旁的就不用多说什么了,老爷自然会告诉你的。”

    琉璃还有些不放心,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应了,匆匆离了徐青绫的屋子,从自己的屋中取了件男式长褂,向书房而去。

    她那手中的褂子,依稀能看得出,有几处是徐青绫前几摆弄着的绣帕模样。

    约莫过了一刻有余,琉璃满面带笑地回了院子。进了院子,便直往徐青绫的屋子而去。

    “小姐”琉璃在门外喊了一声,听到屋内有了回应,便推门进去,几步便走到徐青绫跟前,“小姐,夫人同意了”

    徐青绫轻笑,无半点波澜。

    “夫人同意在我们的院子中开一道向外的门”琉璃兴奋道,她原本以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是连着小姐的院落,没想到夫人竟然是同意了。

    徐青绫笑着斜睨了琉璃一眼,道,“你明收拾收拾,就等着后随我一道出去吧”语气竟是异常的笃定

    也是时候与他见上一见了

    (还有四千字,妍冰洗个澡,继续码)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