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中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在门外停留了片刻,徐青绫朝屋里说了一声,“佟爷爷,青绫进来了。”这才由曲山推了门,迈入屋内。

    待徐青绫跨过门槛,进到屋子后,曲山就避开,退了下去。

    屋内摆设极为简单,但走进细看,就能分辨出,此间的物事样样皆是精品。

    这间正堂很大,不过她只能看到一半,因屋子被分成内外两间。

    但并不是用墙隔成的,而是一扇青花山水围屏,共二十四扇槅子,将屋子隔了里外两间。

    外间的主位上是两张酸枝木镶黄铜花纹理石凹栳扶手椅,中间放着果木嵌砾石面方桌,上面放了一整紫砂壶茶具,疑似玉成窑出品。

    徐青绫平素对紫砂壶略有研究,也特意找了封国的相关书籍看过,没想到在这天宝年间竟然跟她前世的光绪年间有着相同窑名,玉成窑,所以她留心看了玉成窑的相关记载。

    这玉成窑建于天宝元年,已经有二十五年的历史了。在天宝十年间,有过一次崩塌,历经一年的修缮,又重新开窑。

    此窑位于京郊,离徐家别院并不远。窑中一年只出五个成品,个个都是精品,当然这就意味着此窑出品的紫砂壶价值千金,并不是所有的文人雅士,富贵之流能轻易购置得起的。徐青绫还在一本野史中看到,据说此窑一年会出一个极品,这极品的流向,书中倒是未提。

    只是隐约提及此窑的主人和皇室有着些许关系,书中也未涉及此窑主人的份,只说是一直隐藏在背后的,玉成窑的一切事务都是由一个管事在打理。

    玉成窑,徐青绫就大概知道这些,其余的曲曲折折均是不清楚了。但对于玉成窑出品的紫砂壶,倒是了解一些。

    为何徐青绫能分辨出这把壶可能是玉成窑出品的?那是因为佟掌柜的这把壶。是把汉铎壶。造型独特。上书铭文“以汉之铎,为今之壶”。此窑出的壶。其一大特色是造型独特,二是铭文,精妙入神,独具匠心。

    不过,并不是十分肯定。

    左右两边分别是两张酸枝木镂雕小扶手靠背椅。各一张八角几。外间还有两只多色彩釉大瓶,分别放置在两个角落中。外间大致如此,而内间的乾坤。徐青绫并没有透视功能。自是不清楚地。

    这一扫。不过是短短几个眨眼间。主位上坐得正是佟掌柜和一人。想必就是他地那位友人。一青色道袍,面容端正,留着长须。端的是有几分仙风道骨,似神仙般地人物。

    徐青绫盈盈上前,向二人曲膝行了一礼,喊了一声:“佟爷爷!”

    佟掌柜虚扶了一把,示意徐青绫起来。“来来来,爷爷给你引见一下。”指着自己左手边的那位友人,道:“这是爷爷的好友,冯道人。”

    徐青绫向冯道人福了福,喊了一声,“冯道人!”徐青绫庆幸佟掌柜这次没有让她认亲,不过这“道人”的份却着实有些怪异,冯道人虽是着了件道袍,但却不是道观里的道长所穿的服饰。

    “这就是你前几天刚认的干孙女。”冯道人开了口,声音低沉,但并不严肃,反而是有着些可亲。也不待佟掌柜点头确认,就径直对着徐青绫,又道:“小女娃,你可是唤作徐青绫!”语气却是相当肯定。

    “小女正是。”徐青绫点头,若不是方才她听到了佟掌柜的那句话,她还真以为这冯道人是不知道她的,但就是不知为何这道人要假装如此?

    不过,接下来佟掌柜就解了她的疑惑。

    “冯道人推算说,这个时辰,我这杂货铺要来一个贵人。所以,才遣了曲山去迎!”佟掌柜道,冯道人修得是术道,但是这点不好告知徐青绫。

    琉璃敲了好一阵子的门,却是未见有人来应门。这内外院相隔甚远,若是铺子里的所有人都在内院,即使她们的敲门声如何大声,内院还是无法听到的。

    这冯道人倒是算得精准,曲山才会在她们离去前赶到,否则她们这次算是白跑一趟了。

    “青绫当不得冯道长一声贵人。”徐青绫谦虚地道。

    冯道长似在深思,并未出声,佟掌柜就抢在了他的前头开口,“当得,当得,怎会当不得!你就是爷爷我的贵人!若不是你,爷爷怎么会有个如此乖巧的孙女儿呢。”佟掌柜满脸笑容,透露出对徐青绫的喜

    这时,冯道长却是开口了,却并不是绕着贵人二字,“这娃儿好像中了毒!”一句话,惊到了佟掌柜和徐青绫。

    徐青绫的子倾斜了一下,步子向后挪了一步,脸上虽看不出多大的震惊,但是眼神却是有那么些不对,比平常睁大了一些,眼中有些不可置信,但是长期的疑惑现在却有了些许解释的苗头,静待冯道长的下文。

    佟掌柜则是满脸不信,质疑道:“你说得可是真的?”

    冯道长思量了会儿,理了理思路,道:“你也知道,我学得并不是医道,对这方面并不如秦师兄更为精通,但是多多少少也有涉及。况且,与你交友那么多年,我的话,是真是假,你还能不知。”说到这里,冯道长话音一顿,“倒是你,怎么会不知?”

    徐青绫也奇怪佟掌柜的院子里种着那么多的药草,怎会是不懂医理。

    “我那天确实并未察觉,只不过今天却是觉得青绫子有些不对,倒是不知道是中毒这一状况。”说这话时,佟掌柜脸上有些不正常的羞红,脑袋也几不可见地耷拉了一寸有余。

    那天,佟掌柜光顾着认亲了,哪里顾得上留心她的子有哪些地方不对。徐青绫暗自腹诽道,估计这会儿有些愧疚了,自责没有帮她查探。

    徐青绫对于佟掌柜当初没有发觉她子的不对,也不在意今他是否真的察觉到了她的异样,而她最想知道的是,她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对她的子有何影响?

    “院子里的那些药草,也是帮着你秦师兄照看的。若不是有此事,我也是半点不懂医理。”佟掌柜接着道,仍解释着。

    她知道佟掌柜并不是在推脱责任,从他的语气中,徐青绫还是能发觉佟掌柜仍是对未能及时发现她的病,自责着。方才的解释,估计是在友人面前下不了面子。

    不过,这没皮没脸的老顽童竟然还会顾及到自己的面子问题,倒是让徐青绫觉得有些意外。

    而另一件事,却是完全超出了徐青绫原先的想法,院子里那一块块长势良好的药田竟不是佟掌柜自己的,而是帮着冯道长的师兄照看的。这秦师兄究竟是谁?有那么大的脸面,让佟掌柜照料着这些药草。

    秦师兄难道是个大夫,可是普通大夫也用不了这么些药草,而且方才走过时,徐青绫刻意留心了一下,那些药草有许多是极为珍贵的,市面上并不能见到。

    “那我这孙女中得到底是什么毒?毒如何?有无命危险?”佟掌柜紧接着追问道,总算是问到了徐青绫所关心的问题。

    冯道长眉角轻抬了一下,“你一下子这么多问题,让我如何回答。”看来这友人真把这女娃儿当孙女了,不过,那些个问题,他也不好作答,遂,思忖片刻,道:“青绫的毒,我也不知道是何毒?”

    听了此话后,徐青绫蹙了蹙眉,有些不渝。这不是让她平白担着一颗心,倒不如不知道的好。

    佟掌柜也不满友人的这话,说话是要说出根据的,“你怎么会不知此毒是何毒呢?”

    “老友,你别急,我虽不知是何毒,但是我知道青绫近期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你可还记得我方才说过什么吗?”冯道长慢条斯理地道。

    (先传了草稿,明天改。妍冰有点不行了,还以为感冒有些好了,现在还头疼的慌,估计我也是中毒了,中了病毒。哎,只能是苦中作乐一把)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