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冲突(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话说陈尖那一拳就如打在棉花上一般,并且也不像棉花那样还能有所反弹,完全是有去无回。这让他感觉到自己就是被一个十岁的小女娃给戏耍了,实足地落了他的面子。顿时,恼羞成怒,出口就是脏话,“也不知道你是你娘跟哪个野男人生的,怎么能生出你这么个怪物来?”

    试图想借此激怒徐青绫,也以此来掩饰他的内心。徐青绫的过于平静,实在是让他心里有点发悚。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第一句气势就明显强于那陈尖,“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陈舅爷家的一条狗,吃的还是我徐府的口粮,更何况你家主人更是吃着徐家的白食。”将原先看着陈尖的眼神转向陈舅爷陈升,陈舅爷见此,向后躲了躲。

    徐青绫轻哼一声,继续道:“原来打狗看主人是这么来的啊!”她笑了笑,“嘴巴不干不净的,就是让你将这屋子里的灰尘干净也不为过。”

    暗指陈舅爷待在徐家别院六个多月,还不离开,在徐家白吃白拿,本就应该伏低做小。却以主人之姿,贸然带人闯进绯园,闯进她的闺房之中,还挟了她的丫鬟。

    而他陈尖又比他家老爷低上一等,却没有好好认清自己的份,在这里张口谩骂徐府主子。

    “你也算得上是徐家人吗?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娘干的好事,我可是知道其中的缘由的!”陈尖发出尖锐的笑声,不怀好意地盯着徐青绫,一副你这冒牌主子能把我怎么遭的模样。

    “陈尖!”徐青绫厉声道,“我还在徐家的族谱里!这点你可是知道?”徐青绫觉得他的言论甚为好笑。这陈尖只会揪着这一件事来责问她,他却不知,徐家族谱中并没有将她除名!

    当初,被徐家老爷赶至别院时,他就并没有狠心到将她从族谱中除名,她现在仍是徐家的子孙,即使只是个庶出的女儿。

    这还是她从三丫口中得知的,为此,她还觉得奇怪,既然怀疑她是白姨娘与外人所生的孩子,即使还未完全查清,但是作为徐家族长,也是容不得这种有碍族风的事发生,必然会将她留置或者除名。然而她的名字目前仍好好地待在徐家族谱中,为求证此事,她多次寻问三丫,三丫总是很肯定的告诉她,她现在仍是徐家的正宗子孙。

    那陈尖脸色顿时一变,但是仍不相信此话,悻悻然地道:“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徐家怎么还容得下你。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嘿嘿!”说完发出怪笑,朝陈舅爷和那四人瞟去了一眼,其余人见到后,也纷纷跟着起哄,发出怪笑声。

    顿时,满屋子充斥着这种怪声。

    此时的三丫已经挣脱了方才捂住她嘴巴地那人。立在了徐青绫后。当听到这些怪笑声后。她双手交叉,不住得揉搓自己地两个胳膊,抖落一鸡皮疙瘩。余光望向仍是静静坐在方凳上地小姐。心中暗自佩服,不愧是小姐。都这样了还能如此镇定。

    而三丫不知,徐青绫心中正暗自发笑。为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感到好笑。但是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面无表地望着那群人。

    陈舅爷见笑了那么久。笑得他连两个腮帮子都暗暗发疼,看这徐青绫地表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顿时觉得无趣。慢慢就停了下来。他本就不是为了刁难胖乎乎地徐青绫而来。而是为了美貌地白姨娘。方才的大笑只不过是为陪衬陈尖,来增强气势罢了。

    随后,停下地是陈尖。他本想以此让徐青绫更加恼怒。好让她发出火来。这样就有破绽可寻。但是万万没想到,年仅十岁的孩子。竟然如此沉得住气,硬是没发出任何声音。

    而相较于站在一旁的,表痛苦的,使劲搓着双臂的三丫,那真是无从可比。

    其余四人见主子和陈尖都停下了笑声,也尴尬地停了下来,眼神在四处晃了晃,看看主子,看看陈尖,最后相互看了一眼,随后,就有人伸手挠了挠脑袋,露出尴尬的笑容给其余三人。

    即刻,屋中从原本的喧闹中,霎时静了下来,气氛颇为古怪,就如冰在水中冻住了般渗人。

    这时,徐青绫似乎并没有受此怪异氛围的影响,露齿一笑,抬首望向陈尖,道:“你可还有什么说的?”

    话中的意味就像是给临刑的犯人的一个恩赐,留出些光景,让他说说临死的遗言。

    屋中的景象是陈尖站着,徐青绫坐着。处在高位的陈尖反而没有居高临下之感,而低他不止一头的徐青绫的气势却是硬生生地压了他一头。

    “不,你不可能还在徐家族谱中,对,这绝不可能!”陈尖说到最后,语气越来越强硬,声音却越来越小,信心不足,还略带着些心虚。

    本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语气越强,声音越大,语势才会强。而陈尖的那句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话,其中有着强词夺理的意味。语气和声音两者相互抵消了,反而显得更弱了,丝毫站不住脚。

    半响,陈尖未听到徐青绫的答话,将方才说到最后低下的头重新又抬了起来,只见徐青绫脸上挂着笑容,却带着讽刺。就如一个孩子指出大人的错处后,而大人却又碍于面子死不承认,小孩只能带着无奈的笑望着大人。

    陈尖觉得面子里子都被徐青绫剥得精光,徒然又拔高了声音,以期做临死前的最后挣扎,道:“你只是怕我们了,才故意编出这个谎言的!”

    “可笑,我怕你们作甚?”徐青绫反问道,却不等他的回答,“一个只不过是姨娘的无用哥哥,一个则是个奴才。”说到此处,顿了顿,望向其余四人。而那四人见徐青绫望过来,要么就是躲避徐青绫锋利的眼神,要么就是垂下头不言语,要么就是望向他处,转移视线。

    徐青绫微微扯动嘴角,“他们四人就更不必说了……”语气稍缓,“你觉得我还会怕你们这群人吗?”将他们六人通通扫了一圈,重新又看向一前一后站立着的陈舅爷和陈尖。

    而站在陈尖左后方的陈舅爷向右挪了挪,使自己的影完全隐在了陈尖后。

    徐青绫还能看到不停抖动着的衣料,她扯了下嘴角,这陈舅爷还真是个怕事的主,竟然让一个奴才临架于自己之上,这完全不像之前所听说的,他如何如何地猾,与先前徐青绫印象中的形象不太相同。

    如今,在她面前的他,就是个凡事听从奴才的主子,怪不得现在他生意失败后,只能来投靠自己的妹妹——陈姨娘。

    陈尖心中完全没底,要是徐青绫真的还在徐家族谱中,那就糟了。他从来都知道在与人对抗中,气势决不能弱于对方,否则只能是落败的分。

    就像他在陈舅爷面前,一向都是强于陈舅爷的,完全是颠覆了主仆之间惯有的相处模式。而陈舅爷一旦有什么好处,一向都是先给他过目的。虽然在外人眼里,他还是他的主子,可是他两心中都明白,私下里他已经将陈舅爷死死地压在了下面。

    半年前,也是他挑唆陈升将荔院从白姨娘手中得来。这事由他一手安排,陈升命人执行的。故而在外,别人对于陈升的印象是既猾又贪好美色。而事实是,陈升只不过是个贪好美色罢了,这猾则是由陈尖一手造成的,只不过外人并不知道这一层。

    而这次过来这绯园也是他指使的。他只不过教唆了几句,陈舅爷就被色心所迷住,想起了白姨娘的美貌,才催着他赶紧过来。而他来此的目的,也只不过想从这淘些好处罢了,哪想到会陷入如此窘迫的境地。

    “我,我……”陈尖正要出言,再反驳她几句,却是被徐青绫给打断了。

    “记住,我这是在教你认清份。以免你下次在别处闯下祸害,到时别人可没有我这么好打发了。”这话完完全全是超出了十岁女孩该有的,可徐青绫却是无法顾及到那么多,她必定得在此次胜于他们,否则,以后不知道他们还会给她下多少绊子呢!

    陈尖无法再用言语进行反驳,脸上的青筋暴起,露出狠厉的眼神,环视一周。终于发现了离他最近的脸盆架子,遂,伸出短腿,使劲一踢,“哐当”一声,铜盆从架子上掉了下来,架子也翻到在地,还有昨才买来的澡豆散落在地上。

    这巨大的声响将屋中除了陈尖以外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徐青绫看到地上散落的澡豆,心中窝着的火一下子爆发了,“陈尖,你可是要我将话说得明明白白?你要记住你只是个民而已,而我还是徐府的小姐。我朝的律法《封律》一书中,你可还曾记得其上所书的一条?”徐青绫起,上前,向陈尖近。

    这是今早间三丫出去取早膳时,她在《封国简史》中看到的,其中就有一篇是介绍封国的律法《封律》的,那篇中特意强调了那一条。

    这个时候网页打开也很慢啊,本来想跟亲们说一声平安夜快乐,看来现在只能说圣诞节快乐了O(∩_∩)O~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