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天术盘,蹊跷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这下午,却只有机关营的尚四因不当值,独自来探望赵婠。他坐在前方凳上,捧着自己制作的八卦风水罗盘献宝也似给赵婠看。

    赵婠多会察颜观色?从尚四师父眼里的骄色并喜色,就知道这方罗盘定是他的得意大作,于是极配合地连连发问,充分满足了尚四的虚荣心。

    罗盘制作得极为精巧,带着十足的尚四风格,华丽又精致,不似鲁班的机关物件古拙质朴,也不同于老公子的庄重大气。尚四原本出于书香门第,一手好字是必须的,丹青虽不精通,却也拿得出手。这罗盘上的字体个个漂亮,上面绘制的花鸟虫鱼、飞禽走兽也非常生动,就算忽略实用价值,单从艺术的角度来看,也是件精品。

    当然,如果没什么具体用处,对风水大师而言,做得再花哨的罗盘也只是废物。尚四这方罗盘望气观风水自然得用,其中还甚有便利之处。但真正让他自傲的却是这方罗盘在机关设置中的大用,尤长于在短时间内从错综复杂的建筑中找到最适宜布设陷阱的地方。

    当然,他说的玄而又玄,信誓旦旦。赵婠虽点头不迭,心里其实并不怎么相信,凭这罗盘指针滴溜溜一转,就能确定一处机关陷阱的最佳布设之地,这听起来怎么都像大忽悠的本事。

    尚四贼头贼脑地嘿嘿一笑,借口说饿了,让暗红去厨房叫吃食,把人支开以后,悄声对赵婠道:“婠儿,师父这方罗盘虽然是自己亲手制作的,那设计机关图的却另有他人。师父以前与你讲过一些天机阁的秘事,告诉过你天机阁隐藏着一位不为人知的奇门遁甲大宗士,”见赵婠点头,他得意地一笑,“这方罗盘可非同小可,它的名字是,”故意顿了顿,越发压低了嗓音道,“天术灵盘!”

    赵婠惊呼出声,被这个惊天秘密吓得差点露馅。她赶紧装回有气无力的样子,喘了几口气道:“尚师父,你没骗婠婠?这真是天术灵盘?”

    尚四老脸微红,捋了捋三缕美髯道:“那个……比天术灵盘还差一点儿……不过差得也不太多。”咳嗽了两声岔过这茬,喜孜孜道,“天术灵盘是那位大宗士使用之物,据说其设计之初,奇门遁甲大神士鬼谷上人颇多助益,其有神鬼莫测之奇效。人家说,要不是这位大宗士神秘失踪,只要有他在,天机阁也绝不至于覆灭地如此凄惨。”

    赵婠在心里直撇嘴,可不是么,赵天工要是不死,大越朝肯定不会败得那么快。哈哈,天要亡越,才使其自毁栋梁!

    这位不为人知的奇门遁甲大宗士还能有谁,自然就是赵天工,《天机宝卷》成就了他,却也是他被死的祸首。赵婠在心里嘀嘀咕咕,要是自己当真找到了《天机宝卷》,一定藏在心里,谁也不告诉!

    天术灵盘与那珍珑宝盒一样,若能以心头之血温养,将会带给使用者无数妙不可言的臂助。赵婠猜测,尚师父手里这方天术盘可能与鲁班的珍珑盒差不多,其机关设计图只怕也是精简了的。

    真正地天术灵盘。她听爷爷说起过。神彩与精华皆蕴含于内。人望之。一眼即忘俗。虽不说貌不惊人,可也绝对不似尚四手里这方如此华美。赵婠心中有此念。再看这天术盘。便有些兴致缺缺。

    尚四瞧着纳闷。问道:“怎么了?丫头。你不喜欢?师父准备送给你地。”又皱起眉头来想了一想道。“是了,你这丫头长年生于山里,只怕对这方精巧华美地罗盘不太感兴趣。师父另外寻些材料,再给你制上一方纯朴野趣味儿的?”

    赵婠忽闪了几下眼睛,点头道好,又说上面不要刻这些花里胡哨的图案,她看着有些眼晕。尚四立刻鄙视她。说她根本不懂什么叫风雅。这些图案哪里花哨了。分明处处雅致高洁飘逸清丽无匹………

    送走啰里啰嗦地尚师父,赵婠蹙眉想心事。先有简单版珍珑宝盒,后又有伪天术罗盘。这两样机关物都与赵天工地得手利器有关。与天机阁的秘藏珍宝机关设计图也脱不了干系,为何它们都会出现在西秦?难道当年,西秦军与北燕军攻入天机阁之后,这些珍宝大部分都落入西秦军之手?

    那……七星钗可会在西秦?赵婠心中瞬间火,觉得自己漫无边际的寻钗之路终于有了一丝头绪。她想找到七星钗为的可不是将断魂关的天机楼变做机关堡垒,她另有目的。只因曾经有一次,爷爷说秃噜了嘴。似乎找到七星钗。便能寻到她那傻瓜爹恶毒娘地踪迹。

    小阿囡虽说没爹没娘很多年,却不想一直没下去。无论如何,是生是死总要有个交待,这样她能安心,地下的爷爷也能安心。唉,虽然一提起爹娘,爷爷的脸色就要变成锅底黑,可阿囡分明能感到,爷爷其实很挂念他们。骂傻瓜爹时恶狠狠,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咒毒妇娘那叫一个指天划地,语气中却也藏了三分惋惜。

    不过当下,先装几可怜糊弄人,闷个十天半个月,等那北燕使团来了,把那件要紧事搞清楚再说。

    从那以后,赵婠安心呆在家里,看、练练手、背背风水机关口诀,运转散花心法。隔上几便有人来探她,见她一比一精神健旺,大部分来访者都甚是欣喜。

    到了三月二十,赵婠终于被宣布伤势大好,许外出转上一转,却不宜劳累太久,放一会风便要回家继续猫着。赵婠被赵奚领着去拜了皇帝、太子,得了好些赏赐,最离谱的是她虽仍挂着宫正司司正之职,品级却诡异地升为从五品,力压原宫正司三位正六品司正。

    仍由元英太监朱聪抱着,赵婠又去各位品级高的娘娘宫里一一谢恩。她养伤那段时间,宫里但凡有些体面的妃嫔都命人送去了赏赐,尤以李德妃、苏贤妃、韶华夫人、白贵嫔的多且重。在这四位娘娘寝宫里坐了好一会,她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太子东宫,谢过太子妃并两位太子良娣的厚礼。

    赵婠脸上直冒细汗,小脸儿红通通得,只精神有些疲惫。重新回到元英,在偏暖阁里小睡了一会,她才觉着好些。其实她的体好得不能再好,但一次又一次磕头谢赏,脑门已经微红微肿,膝盖隐隐作疼。最主要的是,反复对人低头屈膝,令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不甘怨气与不耐烦!

    暗红哥哥,婠婠什么时候才不要对人家磕头?赵婠沮丧地嘟哝,在心里估算自己离开西秦的时间。

    暗红先是久久不语,半响才突然道,只有皇帝才不对别人磕头,皇帝拜的是天地鬼神,不拜凡人。或者……他貌似无意道,有一个与你极亲近的人当了皇帝,他下旨准你不用对任何人磕头……包括他自己!

    赵婠听罢,低着小脑袋想了半天,手一拍,凑到暗红耳边嘻嘻笑道,暗红哥哥,咱们以后帮昭昭当皇帝,好不好?!

    暗红笑容可掬,徐徐点头,轻声道,好!

    ——改变历史的大事件,其端倪初现时,有时显得很荒诞。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估摸着赵奚快下值了,便决定到暖阁外面等他。偏里,元英的侍笔小太监小祥子正恭候着,见暗红牵着赵婠出来,忙忙上前行礼道:“婠小姐,方才大监传话,因今皇上与众位大人要商议燕使之事,恐怕要晚些回府。小姐若是不愿等,先回去便是,不必苦候。”

    赵婠心中一喜,看了一眼暗红。暗红心领神会,往赵婠随挎着的包包如今已经到了他肩上,摸出十几粒银瓜子塞进小祥子的手里,他笑道:“祥公公,且坐会儿,我家小姐有事想请教。”

    小祥子知道婠小姐出手大方,以前来宫里都带着好些吃食,现如今据说因天气渐,嫌吃食放久了不能吃,便送人一些小玩物或者直接便是银瓜子。算起来不值许多钱,总是她的一份心意。

    元英里上到少监,下到洒扫小太监,都曾经吃过赵婠带的东西。小祥子只犹豫了一下,便有些拘谨地笑笑道:“婠小姐尽管问,能说的,小祥子绝对不隐瞒!”他也乐得在此歇歇,人都知道婠小姐正在休息,什么时候醒来可不是他说了算的……去叫醒她?你试试?看大监不剥了你这死皮!

    说着话,三个人寻地方坐了。暗红让偏侍候的小太监送上茶水并点心,赵婠确实觉着腹中空空,便招呼小祥子一道吃了几块糕饼。暗红帮她仔细地擦干净手,又拿湿巾给她拭去嘴边碎屑,这才退到一旁安慰自己的五脏庙。这一天下来他也累得不轻,娘娘们又赏下的东西全他一人拿着。

    赵婠笑眯眯唤:“祥哥哥……”

    小祥子直直跳起来,唬地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婠小姐可折煞奴婢了。”

    赵婠甜甜道:“爹爹教过的,祥哥哥比婠婠年纪大,要称你哥哥。婠婠知道规矩,这里没旁人,祥哥哥不必害怕。”

    小祥子紧张地脸都有些发白,急急道:“那怎么能行?就算不在外人面前,婠小姐这般称呼奴婢,奴婢也当不得。”

    赵婠也不是一次两次遇见这事,知道对一些品级低微的小太监而言,这声“哥哥”不会让他们高兴,反倒使他们心生恐惧,小祥子不是第一个。她不再勉强,仍然笑容满面道:“方才听你说正在议燕使之事,莫非燕使已进了京城?”

    小祥子见她不再喊自己哥哥,果然放松了好些,当下把自己在正里听到的燕使之事捡那些无关紧要的一一道来,说一句话之前总要想上一想,小心谨慎得很。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