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忽惊闻,故人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今天两集连播,这是第一更。

    -----------------

    赵婠躺上装重伤未愈,眼珠子在眼帘下溜溜转着,眼神极飘忽。被这些小人满怀同地盯着,她有点心虚,害怕被看出端倪,不敢与他们的视线相碰。

    灵敬公主趴到赵婠的枕头边,与她脸对脸,大眼睛眨了几眨,稚声稚气道:“婠姐姐,瓒瓒最佩服你了!你胆子好大,瓒瓒听说你拿匕首捅坏人!”小公主挥了挥胳膊,皱着小鼻子撅起小嘴,宣告一般大声道,“瓒瓒也要问父皇要匕首,藏在上捅坏人,学婠姐姐!”

    赵婠在心里直咧嘴,这还是文静的瓒瓒么?俺阿囡愿不要你佩服。你这么小,别没捅着坏人,把自己给伤着喽。皇上啊皇上,你是好皇上,一定别答应瓒瓒,她要真伤着了自己,岂不是阿囡的罪过?赵婠有心劝几句,奈何此时却要装着没力气说话,只有缓缓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对灵敬公主的话,宜王孪生子深表同意,这两个与灵敬公主一般大、共同语言也一般多的小人,都坚定不移地支持赵婠拿匕首捅坏人,并表示回头也要问皇帝爷爷要匕首。

    赵婠差点把脸憋红,急促地咳嗽起来。暗红赶紧上前打圆场,把三个最小的请到一旁,成功地用赵婠从机关营得来的机关小玩具吸引了他们。

    太子四子中,老大老二与众小的年纪相差得实在有些大。公子晔十八岁,行罢冠礼便等着议亲;公子晰也已经十六岁,从文渊书院的中级班升入了高级班。二人对小皇姑与小堂弟的童言稚语,一笑了之,见空出位子,兄弟二人对视一眼,老大领头老二紧跟,你一言我一句安慰。赵婠对他们露出一丝微笑,意甚感激。

    公子显紧紧抿着唇,眼睛在赵婠苍白的面孔上转来转去,看他那意思,有心说点什么,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公子昭便没什么顾忌,眼圈儿发红地瞅着婠姑姑,一副随时要哭出声的样子,带着哭腔翻来覆去说什么“再也不要一个人乱跑”、“可疼得厉害”,又问“想吃点什么”。

    赵婠倒是想告诉小胖球,自己最想吃,可惜不能说出口。见公子昭吭吭唧唧没完没了,实在不耐烦,突然瞪了他一眼。公子昭一吓,赶紧用袖子拭去眼中湿意,把嘴巴闭上。

    不得不说,小胖球还是关心这位被迫认下的姑姑。他在宁安公主的生宴上听说赵婠不见了,见苏偃并宁安公主都要随暗红去找人,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扔下鸡腿,拼了命地追出来。侯府不好让公子昭帮忙,便好说歹说请他留在府里,说请下照看着家,好让小姐一回来便有口汤喝,这才把他劝住。

    话说。众位皇孙中。赵婠也对小胖球特别上心,尤其是他娘亲病逝之后,越发可怜他。虽然时常对公子昭直眉瞪眼。但是若非已将小胖球视作亲近之人,她也不会如此无所顾忌——这就是投缘。

    密王世子时站在人群地最外面。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父王命他来看赵婠。说句心里话。吃生宴时,他听说赵婠不见了,心里还高兴。就差拍手叫好。巴不得小丫头片子多吃点苦头。后来听王府里地人议论。赵婠受了极重的伤。几乎死掉。又觉得她有点可怜。虽说自己跟她不对付,却也没到希望她“回老家”地地步。有时候想一想,赵婠这丫头还好玩、有胆气地。她居然就敢当着那么些人的面。把骄横跋扈地安乐姐姐骂个狗血淋头……时儿就不敢。

    世子时见大家都说了话,连公子显也结结巴巴嘟嗑了几句,好几道若有若无的目光投到了他上。可是他委实不知该说什么。心里一急,脱口便道:“赵婠。你快点好!北燕的使者就要到京里了。你可别等不上看闹!”

    赵婠果然兴趣很大,眼里也似乎有了神彩,甚至问了一句话:“北燕人来做什么?”

    世子时洋洋得意地扫了一眼众小。心道,瞧瞧。还是本世子有本事,一句话就让赵婠开了口。当下。他昂起头大声说:“如今这消息还保密着呢,我也是偷偷听父王他们议论才知道的!”乜斜着瞟了公子晔并公子晰一眼。眉毛还挑了一挑道。“咱们夺了断魂关。北燕人害怕啦。所以派了使者求见皇帝爷爷,说要嫁个什么什么姬过来,还带了好多宝贝要送给皇帝爷爷!”

    公子晔微微一笑,接口道:“帝姬……燕国管公主叫做帝姬。本公子还听说,燕国皇帝嫁的那位帝姬,颇为美貌贤慧。寓王叔已经向皇祖父求旨,要娶这位帝姬做儿媳。”又笑道,“咱们兄弟里,没想到竟是曙弟先娶正妻,他还比我小两个月呢。”

    公子晰取笑:“大哥,你莫不是急了?”

    公子晔笑骂道:“我才不急!哪像你小小年纪就弄了两个媚的小丫头放在屋里,也不怕小子骨折腾散了!”

    “咳咳!”

    兄弟俩看过去,却是自己的弟弟公子显捂住嘴干咳,两个人不再说话,与赵婠打了招呼,先行出了屋。

    兄弟俩旁若无人的探讨令小不点们听得似懂非懂,公子显暗生恼怒,这种话合该在大臣之女的闺房里说么?虽说赵婠只有九岁,可瞧着她那滴溜乱转的眼珠子,公子显敢肯定,她百分之百明白哥哥们话里的意思。更何况,这小丫头还有过“不知廉耻”的前科。

    想着想着,公子显自己反倒不自在起来,只觉得面庞微烫,从桌上倒了茶咕嘟灌个精光。一转脸,瞧见暗红正俯下子,把赵婠抱起来,也不松开,直接搂在自己怀里,让她歪着与几小说话。公子显蓦然怒气勃发,重重地哼了一声,一挑门帘儿,自走了。

    几个小的莫名其妙,但立时又被世子时口中的北燕使者吸引住,不时打探他们什么时候会到恒京,那位遣嫁的帝姬是不是真的很美貌很贤慧,寓王家的世子曙当真准备娶她当媳妇?

    暗红在心里点头,这位母亲死后被追封为皇贵妃的皇子果然无心帝位。否则,他怎么可能主动上书为世子求娶北燕帝姬为媳?不过……人心隔肚皮,也许这是幌子?不管怎么说,从表面上看来,寓王继承帝位的可能是最小的。

    好容易打发走几个叽叽喳喳的小人,赵婠皱着眉头陷入沉思。她记得,在断魂关将军府的地牢里,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北燕机关匠曾经说过,木头哥哥被带去了北燕。

    而上巳那天,她可以肯定听见有人喊“木头”,这个“木头”是谁?此“木头”有没有可能就是彼木头?当时,她昏昏沉沉的,眼睛里模糊一片,委实没看清救自己的两位少侠长什么样,能听见这“木头”二字,完全是因为心里对木头哥哥的欠疚之使然。

    她苦苦思索,大胆假设,莫非救自己的那两个人里,有一个就是木头哥哥?另外一个……眼睛突地大亮,难不成是那个贵气十足的公子?被自己扬了一脸灰,还被抢了白面馒头的那个?啊哟!赵婠被自己的猜测吓得差点从被窝里滚出来。

    木头哥哥该不会已经告诉了那人,那天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吧!听爷爷说,断魂关里的人都要登记在册,以防被细钻了空子。哪家哪户生了小孩子,都要立刻去报备的。木头哥哥说他对那一片的人家都熟悉得很,意思就是,他知道自己不是断魂关里的人!

    赵婠的脸刷白刷白,此时,就算洗掉药膏,她这也是张死人脸。完了完了,莫不是木头哥哥恨自己扔下他,独自逃跑,所以出卖了自己,领着人来捉自己去北燕?

    她脑海里浮现出爷爷吹胡子瞪眼睛警告她的话——绝对不能去断魂关里面,要是让人家知道你能自由出入,非得捉了你去,把脑袋瓜开瓢,瞧瞧里面藏着什么法子!

    好吧,赵婠已经知道爷爷这是在吓唬自己。不过,被人知晓能自由顺畅地出入断魂关,是攸关自己命的要事,这点她还是拎得清。她急得要死,已经起了逃之夭夭的想法。寄希望于未然,她的脑袋瓜子可输不起。

    不对!冷静冷静!赵婠使劲一拍脑门,突然想到,如果那人真是木头哥哥,当时他怎么没认出自己来?又转念暗道,他还真有可能不认得我了。现在照一照镜子,我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啦,比起以前,现在的阿囡可美多了!

    她的心平静下来。沉住气想了半天,觉得当时就算两个少年里真有一人是木头哥哥,他也有极大的可能没看出来自己就是那个骨瘦如柴、衣不蔽体的可怜小丫头。更何况,那时候自己已经受了伤,嘴巴里喷出的血糊在脸上上,看着别提多吓人,他可能也不敢仔细看吧?

    嗯……虽然有大把握,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赵婠暗下决定,到时候要想方设法弄清楚,北燕使团里有没有两个小少年,尤其是有一个叫木岚的。不到迫不得已,她还真不想离开赵奚,离开这个温脉脉的家。

    她终于想通了心事,长长地吁一口气,一头栽倒在上。

    一旁暗红送客回来,瞧见她这惫懒样子,笑道:“今儿上午估计不会再有人来了,你想干什么便去。听说下午你的师父师兄要来看你,到时候千万别露馅。你那位鲁师父可是位九品强者呢!”

    赵婠可怜兮兮地望他:“中午婠婠可以吃不?”

    暗红失笑,这孩子想吃想得快魔怔了,他揉了揉赵婠的脑袋,笑道:“有有有!方才我已经告诉了厨下,因这几忙着照顾你,一直未曾好好吃饭。所以,我给自己要了鸡鸭鹅牛羊……”故意拉长声调,见赵婠已经馋地不住巴唧嘴,坏坏道,“又怕别人笑我像猪一样能吃,便退回了几样。”赵婠失望地“啊”叫出来,暗红忍住笑,一本正经道,“不过厨下体贴,仍然准备了好几样香喷喷的菜,等会便送来,我估摸着自己吃不下那许多,也许你愿帮个小忙?”

    赵婠瞪眼,尖叫,揪起枕头拼命砸暗红。暗红不躲也不闪,只是大笑。屋外侍立的碧儿蓝儿等六姝不面面相觑,眼神中却又带着欢喜。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