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传功秘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今天的第二更,某肖会将P分加更章节放到周一,这样就会有三天连续双更了。

    --------------------

    种蛊毒,除了解除的方法药物,若自有强悍实力,一以真气消磨化解,虽然不一定奏效,却比坐以待毙来得有希望。太子良媛此事,对赵奚的触动同样很大,他决定事不宜迟,要立即对赵婠施传功秘法,增强她自保的机率!

    初六,赵奚与赵婠皆到宫里开始当值。虽然为元英大监,赵奚其实没什么事可做,只要跟在皇帝边,确保其安全即可。可在有重重守卫的宫里,又哪里存在安全隐患……只要赵奚自己不起杀心。

    皇帝考虑到赵奚重伤未愈,又添新伤,很体恤地让父女二人吃罢了午饭就回家休养。因初三那,周大匠的大徒弟胡不同上侯府拜年,话里话外数落赵婠不该去机关营,应老老实实跟着自己循序渐进学机关基础之术,赵奚便让赵婠隔三差五地去一趟机关供奉院,随大师兄学习。

    赵婠乖乖应下,在听说机关供奉院收藏着不少机关大匠的经验心得之后,拉着暗红就往机关供奉院跑。可惜机关大匠们大多仍在家过年,要过了正月才正式上班,那些宝贵的心得都被锁死。赵婠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越发觉得大师兄所传授的内容枯燥无味之极。

    晚上,吃过了晚饭,赵奚让赵婠歇上半个时辰,沐浴之后到静室来。赵婠猜测,也许与自己学武有关,不由又兴奋又忐忑,却不知为何要沐浴。

    到了静室,赵奚与暗红皆在。四下里幽幽点着安神静心的檀香,轻嗅之,大脑越发清明。不但如此,静室的四角都燃着暖炉,一踏进房门,宛如从冬一脚踩进了天。

    赵婠披着柔顺长发,按赵奚所说,脱下大袄,只穿着雪白中衣,赤着一双小脚,来到赵奚面前,盘膝坐下。

    “乖女,一会可能会有点儿疼,你千万忍着点。脑子一定要清醒,随时回答爹爹的问话!”赵奚肃言咛嘱。

    赵婠小心肝一颤,不是吧?没听说教武功还会有点儿疼的。偷眼一瞧,赵奚边乱七八糟地摆着好些东西——亮闪闪几十根银针,并几个玉雪可的小瓷瓶子。

    心里直打鼓。赵婠真想说算了吧。可这话说出来岂不让暗红小瞧?也许……不会那么疼?

    已经由不得她了。赵奚似乎看出了她眼中的怯意与迟疑,极严厉地瞪了她一眼:“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年岁还小。路还长。爹爹不可能一辈子守在你边照顾你,乱世之中。须得有自保地本事才行!”

    乱世……啊哟!义父的话大有深意哇。赵婠眨巴眨巴眼,一股不祥之感在她心头弥漫开来。咬了咬牙,为了活命,学些本事在上也是必须地。她重重点了点头。大声道:“爹爹,阿囡不怕苦!”就是有点怕疼。

    听得后暗红似乎哧一声轻笑,她回转头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这一分神,后颈子上立时被扎进一根银针。接下来。小阿囡成了赵奚手里地风车。呼呼噜噜一通乱转。一会儿大头朝下。一会儿手心向天,赵婠被转得脑子里浆糊一片,哇啦惊呼不止。不仅如此,偶尔转到某个角度,她嘴里还被塞下一枚药丸。酸甜苦辣咸。遍尝人生之味呀!

    赵奚如此折腾,目地只有一个。尽最大的努力降低传功过程中的危险。他虽然已经不能再施展出九品上强者百分之百地实力。己地真气无论精粹度还是充盈度都远不如前。但对于脆弱“小鸡仔”赵阿囡来说。哪怕只是他体内百分之一地真气,都有可能涨破她地小经脉。无论是银针还是药丸,起地都是护住她体内经脉内腑地作用。

    “乖女,忍住了。”赵奚再一次提醒赵婠,长吸一口气,一只手掌贴在她的心口,默运功法,一缕缕冰寒真气从他掌心慢慢溢出,绝大多数消失在静室之中,只有极少一部分钻进赵婠体内。

    赵婠立时开始打摆子,小嘴哆嗦地连话也说不利索:“冷……冷……”她只觉得前心一凉,接着一股凶猛至极的寒意便占据了全,随即如一条小蛇般飞快地由心脏窜向全各处。等这条小冰蛇跑到大脑时,脑浆子都给冻住了也似,赵婠整个人开始迷糊起来。

    赵奚赶紧将真气在赵婠体内流转的速度放缓,另一只手拈了一粒火红火红的药丸塞进她嘴里,沉声大喝:“咽下去。”

    原本稀里糊涂的赵婠,因为赵奚仿佛炸响在耳边的声音暂时地恢复了一丝清明,将药丸使劲咽了下去,片刻,小腹丹田处似乎燃起了一把熊熊烈焰,瞬间便将寒意一扫而空。

    赵婠振奋精神喃喃道:“好暖和。”话刚落,心口又是一凉,接着体内的寒意又大盛,仿佛一盆冰水浇在滋滋冒火的地面上,瞬间冰冷难当。

    赵婠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痛快些。一时奇冷无比,一时又酷难当,仅仅有数息时间是温暖怡人。她迷迷糊糊想,也许自己的子,一半冻成了冰挂,一半烧成了灰烬。老天爷呀,有这么教练武功的吗?!

    她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小脸儿冻得惨白,浑上下没有一丝度,要不是尚有呼吸,便是个死人。赵奚叹了口气,心道乖女的资质果真不算上佳,最多只是中人之资,否则,怎么连自己这百分之一的真气冲击也承受不住?

    搭了搭脉,她虽然看着可怕,其实并无命之忧,一小缕寒凉之极的真气正在她体内缓缓游走,化解那股炽之极的药力。赵奚把赵婠放在早已准备的锦被之中,将她牢牢包裹起来。

    赵奚对暗红道:“麻烦二十三掌柜替老夫看护小女,老夫须得运功几个周天。”要将百分之一的真气送入赵婠体内,他需要耗费的却是几十上百倍之巨,不运功不行。

    暗红点头道:“十七掌柜尽管放心,暗红会照顾好婠小姐。”

    赵奚运功不提。

    暗红坐到赵婠边,探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儿,触手温腻,却也冰寒入骨。也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撑得过第一次传功,他暗暗嘀咕,突然发现一道道寒气从锦被之中飘逸而出,而赵婠的牙齿咯咯作响,面上露出痛苦之色。

    糟了!暗红惊慌地看向赵奚。赵奚却对赵婠的异状毫无反应,他已经封闭了五感六识,正全力恢复折损不轻的真气,

    怎么办?要镇静!暗红慌乱了片刻,发现不能指望赵奚了,迅速冷静下来。略一思索,他将锦被打开,里面冰寒一片。赵婠冷得浑瑟瑟发抖,小手下意识乱划拉,一触及暗红,便有如溺水的人遇见稻草一般,不顾一切地将体凑向暗红。

    暗红不得已将赵婠搂住,异常尴尬地任由赵婠在自己怀里钻来挤去,寻找最温暖的地方。她的脸颊不经意间挨着了暗红的颈子,喉中蓦然一声轻吟,死死地贴住不放了。暗红耳旁顿时响起急促紧迫的呼吸声音,找着了温暖之源,赵婠却仿佛冷得更厉害,那牙关磨擦声响简直大的吓人。

    暗红没有办法,只好紧紧抱住赵婠——不抱不行,小阿囡有如八爪鱼一般粘在暗红上,两只小手还钻进了他袖子里,死死掐着他的腕子。

    片刻后,暗红也开始打起了摆子。赵婠上冒出的寒气越来越多,最后居然氲氤出一片淡淡白色的冰雾,笼罩住两人。暗红心中叫苦,却又不能扔下她不管。一咬牙,默运自己习练的溶月心法,运真气抵御寒意侵袭。

    一运心法,暗红不一怔,那层淡白色的冰雾居然被自己吸纳了少许,且只有微凉之感,并未呈现出赵奚冰寒真气的特质。

    不过,他看重的是,这飘散于天地间的冰雾可以被吸为己用!暗红不大喜,一个周天的搬运心法,他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果真增强了一些。不过……这层冰雾消失的速度却有些诡异啊,按理,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吸收如此数量才对。

    咦……就算没有运心法,冰雾也在慢慢消失,似乎它们又重新回到了赵婠体内一样。暗红有些心虚地瞄一眼赵奚,他知道,这些冰雾其实就是赵奚的真气所化,却不知何故,从赵婠的体内散逸出来,却似乎又重新回去。

    等冰雾完全消失,嘤咛一声,赵婠悠悠睁开了眼睛,倏地瞪个滚瓜溜圆,原来暗红的俊脸近在咫尺,把她吓了一跳。

    暗红不等她发飙,抢先道:“你自己冷得受不了,钻进我怀里的。”

    意想之中的雷霆大作并未到来,暗红想这丫头偶尔还是讲理的。他若知道赵婠此时心里想什么,只怕会气得把这丫头的脑瓜给破开来看一看,里面到底装着的是脑浆子还是一桶臭水。

    赵婠心道,你一小太监,与我差不多少,便抱着也无碍。那冰火焦熬的痛苦感觉一去不复返,她觉得全上下懒洋洋地直发困,打了个哈欠道:“暗红哥哥,你背我回房里睡去吧!”

    暗红想了想,也不知赵奚运功需要多久,看小丫头困得眼也睁不开,便把她塞进棉袄里面,背着她回了小院,扔在上,苦命地替她盖好被子。瞧着赵婠睡得鼻息沉沉,暗红恨恨拧了把她的腮帮子,这才自行回屋。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