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宁安敬公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这几天书评区好安静,亲们哪怕灌灌水也行,某肖每个星期都会有好多精华用不完。顺便求一哈票。

    ------------------

    说白了,赵婠没有安全感。义父整天忙忙碌碌,她也不好意思老烦他,旁跟着这无论如何也亲近不起来的七个人,她总觉得不踏实。

    既然已经摊了牌,赵婠索把话一次说个明白:“暗红哥哥,如果你是因为什么理由不得不服侍婠婠,你说出来,婠婠替你去求爹爹。你一被婠婠使唤,婠婠就觉着后背凉嗖嗖的,不知是谁在咒婠婠,婠婠受不了了!婠婠知道你也不容易,落到如今这个下场也可怜得很,如果你不愿意呆在侯府,尽管与六位姐姐离开就是,婠婠自会与爹爹说!”

    好吧,这些天的相处以及猜测,赵婠已经把暗红想象成了一个落魄王孙式的落难少爷,还极不幸地受了莫大摧残,好在旁还有六位忠心耿耿的保镖式婢女跟着,不知什么原因,流落到了侯府。也许……暗红与自己和赵奚一样,都是懂得那一句话的人,但,这又如何?

    无论是谁,都不及你的命重要。爷爷说。

    暗红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赵婠。这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娃,白里透红的圆脸蛋儿,鼻头小小嘴巴小小,尤其是那双充满活力的黑眼睛极其有神彩,骨碌碌一转动,便是一副鬼灵精怪的俏皮模样儿。

    她,是第一次这般认真地与自己说话,眼里没有一丝半毫的戏谑。暗红知道,她的耐心终于用尽了,她再聪颖老成,也只是个八岁大的娃娃,忍耐力终究有限。

    暗红平心静气道:“侯爷对暗红有大恩,暗红是自愿留在侯府的,并无半分勉强之处。小姐多虑了。绿儿与缃儿六人……”他垂下眼帘,告诉自己必须要硬起心肠,“服侍不力,暗红会禀告侯爷发落,是打是卖随小姐的意。小姐可在府中另挑婢女,或者暗红唤来人牙子,给小姐另行购买。”

    赵婠瞪大眼,又望向六姝,深觉暗红大管家无无义,瞧这六位姐姐,眼泪都流下来了,他居然说赶人就赶人?她上背负的秘密太多,除了自己,她不敢相信任何人,无论是绿儿缃儿她们六个,还是别的下人,她都不愿意放在边。

    一时有气无力起来,赵婠弱弱道:“你不走,她们就算走了,还是会在背后骂婠婠。这样吧,”她对六姝露出天真甜蜜的笑容,“六位姐姐,以后婠婠不会再与大管家过不去,你们呢,也不要再管婠婠的事儿。你们继续呆在侯府,但是,别出现在婠婠旁!”见六姝均露出惊讶之色,她继续道,“暗红哥哥住着一个院子,你们以后与他一起吧,反正你们是一家子。”姐妹……她在心里偷偷补充。

    还没等暗红说什么,六姝扑通跪下,甘心之极地给赵婠磕头:“谢小姐成全!”

    赵婠嘻嘻一笑。小手一挥,阻止了暗红的发言:“就这么定了!暗红哥哥,你要再多嘴,别怪婠婠连你一起下逐客令!”

    赵婠并不知道。暗红初始并不打算将六姝带进侯府。他不再是只知享受地大少爷,肩上已然挂上一副其重无比地担子。此行绝不宜让六姝跟随。但赵奚却提出让六姝一同进府。因为她们六人皆有不俗武道修为,非常适合贴保护赵婠。

    可这些原因。无论是赵奚还是暗红都不可能与赵婠明言。暗红心道。反正这些天来都是自己照料赵婠,绿儿她们根本没派上用场,她既然坚持,就如了她地意。也好降低她地防备警觉之心。若是出府。招一众护院随行便是。

    暗红默然不语,赵婠见他很听话。心里高兴起来。话说那些森森的目光和诅咒一般的嘀嘀咕咕,真是很烦人唉。

    过年啦过年啦!小孩子阿囡真开心!

    赵婠一边用早饭,一边竖起耳朵听事。赵德向赵奚报告都有谁谁给送了礼。皇帝的赏赐最早到来,赵奚亲自接了。那之后,位份高些的宫妃都遣人送了年礼。话说唯一有资格说“赏”字的皇后空悬,余下皆是皇帝的小老婆,可不敢对国之股肱大臣给予赏赐。就连未来的储君太子下也都只是说送年礼予赵侯爷。

    但赵婠可以,因此那些年礼中,还有指名给赵婠的赏物儿,多是金珠玉帛等物。唯有太子独出心裁,送了两个点心师傅并一名大厨,专给婠小姐一个人服务。

    赵婠听得眉花眼笑,喊来暗红,吩咐要把自己的东西一一归置好,并且要列出详细帐目,方便自己查找。赵奚摇头一笑,自然知道这丫头小财迷的本

    这一天,收礼可收到手软。苏偃代表苏家送了一份,自己也另外有表示。宜王远在断魂关,却去了信家中,送了丰厚无比的年礼。两位师兄都没忘了小阿囡。其余三位皇子——寓王定王密王,亦各有不菲礼物送上。

    这是赵奚第一次愿意收礼哇,以往他就住在宫里,年节也与皇帝一起度过,除了皇帝的赏赐,别人送的礼一概拒收,太子的也不例外。因而此次,朝中觉着自己能与赵奚说得上话的人都遣人登门,那一连串礼单多得,让忠勇侯府唱礼的下人嗓子都哑了,几个人轮着来。

    得亏皇帝直到三十才颁下赏赐,要是再早几天,侯府的门槛绝对会被踏平。给各家各府还礼之事,自有二管家赵德负责,赵老爷子的办事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支使着府中下人一家一家回礼,不漏不薄。

    赵婠特意嘱咐要给宜王师兄和小师兄多准备一份回礼,还要给机关营的鲁班与公子岭送年礼,俱从自己的小仓库里拿东西。她却是把周大匠给忘了,可见,这个师父在她心里的地位可不咋的,见义父吩咐送了,便省下这份礼。

    暗红虽担着大管家之名,却从来只服侍赵婠一个人,对府里的事不闻不问,赵婠常常嘲笑他对不住自己拿的那份工钱。暗红由着她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赵婠吃了饭,跟着赵奚进宫谢赏,暗红另换了一不出挑的衣裳跟着。赵婠心道他还算识相。

    九重宫阙深深,不是谁都能进得去。暗红虽然跟着赵奚父女,却也只能在元英外面止步。不一会,赵婠独自出来,暗红瞧着她与一个太监有说有笑,还不忘给那太监送个荷包,刚自腹诽小丫头年纪小小就知道收买宫人,却又见那太监拿了一颗足有鸽卵大的珠子笑眯眯塞到她手里。

    这人自然是朱聪了,特意陪着赵婠各宫里谢赏去的。两个人有说有笑,听着赵婠清脆的笑声,暗红敛眉跟在后面,暗暗观察宫中建筑地形。

    应赵婠的要求,朱聪带着她,先往任宫正那儿跑了一趟。任宫正手面向来大方,小丫头得了一对上好的镯子并两匹贡帛,一并扔给暗红拿着。宫人们见了这个异常俊美的小少年,不免吃吃笑谈,任宫正也拿了一个荷包赏他,里面装着一对吉祥如意金稞子。

    宫妃们送的年礼,虽有侯府中人去回礼。但赵婠既然入了宫,自然要亲自去一趟。一处一处行去,不熟悉的地方只行了礼就退出,不免又得了些小玩意儿。而相熟的李德妃、苏贤妃、韶华夫人,还有白贵嫔宫里呆的时间则长了许多,再度得的赏赐也更丰厚。

    中午原本说好了皇帝留饭,可是苏贤妃说宁安敬公主回宫过年,硬是将赵婠留下。说实话,宁安倒还罢了,赵婠更感兴趣的是那位赫赫威名的清平孝公主下。可惜苏贤妃说,清平公主从来都是一个人过年,不回宫里。

    唉,果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听得宁安公主要回宫,不但宝敬公主、灵敬公主都来了,东宫四位公子居然也一个不落。赵婠这是第一次见到太子的第二子——公子晰,感觉这位与兄弟们大不一样,文弱秀雅,说起话来慢条斯理,为人也很是温存。

    令赵婠暗恨的是,这些个天潢贵胄居然与暗红颇谈得来。从最大的宝敬、公子晔,到最小的灵敬、公子昭,赵婠不过随随便便介绍了暗红,也没听他们说了什么有营养的话,怎么就谈到一处去了呢?

    这家伙,难道只有自己不待见?!看看灵敬,哪里还有矜持小公主的样子,小手揪着暗红的袖子,眼睛亮晶晶的。

    他有什么好?说起话来能让人气得想撞墙,鬼头鬼脑,居心叵测,也不知怎么就骗得了义父的信任!哼!就在赵婠忿忿不平时,宫人一声唱,宁安敬公主驾到!

    寒风拂面,宁安公主挟着一风雪回的明贤宫。听澜里,赵婠怔怔看着与苏贤妃并众姐妹子侄见礼的宁安,突然回转头瞟了一眼暗红。这两个人,竟惊人的相似!

    并非指二人容貌相像,也不尽是宁安与暗红一般,拥有一张小小年纪便已可见端倪的倾城容颜,而是,宁安的神也一如暗红清清淡淡,清漠冷幽。轻飘飘扫过赵婠,她的眼神平静无波,仿佛没发现亲戚当中夹着一张陌生的面孔。

    她眼里,没有赵婠。

    却,有暗红。

    赵婠敏锐地察觉到了,宁安与暗红突然对视时,不约而同地从两双眼睛里升腾起的异样光芒!

    赵婠终于知道了,原来暗红不是没有别的表,只是,那个能让他动容的人,一直没出现。

    突然心里空落落的。一个小孩子,就算其实并不喜欢某个玩具,却也不会愿意有人觊觎。

    赵婠的笑容,甜得发腻。

    &t;ahref=http://gt;br />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