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一个和七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今天俺就不说求票票,不说求P票粉红票推荐票。

    ---------------

    转过天来,正是祭灶神的十二月二十三。侯府由二管家赵德持一应事宜,把祭品都准备妥当了,到了晚上,毕恭毕敬来请赵奚。

    因赵奚这是第一次真正有了个家,事先便吩咐赵德将祭品准备得极丰厚。除了黄羊、清水、豆料、大公鸡之外,还有一只大猪头、几尾鲜鱼、鸡鸭羊兔等牲礼,祭灶果更是备了几十种之多。

    赵婠知道祭灶没自己的事儿,只是看着那些准备糊住灶王爷嘴巴的红球、麻球、寸金果、芝麻糕这些又甜又粘的吃食咽唾沫。

    祭完灶,祭灶果向来是小孩子的物儿,赵婠不吃独食,将这些吃食赏了好些与府中众人。她第一次接见全府奴仆,被黑压压的人头吓了一大跳,悄悄问白胡子的赵德,知道自家如今有一百几十号人,不吓一跳,非常担心义父那些财产能养这些人到几时。

    祭社节又是小年,晚上府里大摆宴席,按着份高低,分开来坐着吃席,赵奚并赵婠,还一起给众奴仆发了赏钱。

    到了二十四,她在府里四下转悠,瞧见到处都有人在打扫收拾,而自个这家委实大得厉害,深感果然没有白花的钱。

    离大年夜一天又一天更近了,赵婠白天瞎忙,她把府里各处都摸得烂熟,她原本寒微,脑子里根本没有贵之分,无论见着谁,哥哥姐姐叔叔伯伯婶婶姨姨爷爷一通乱喊,凭借着无敌笑脸与蜜糖声音收拢了一大票下人。

    但是她下意识里便对房里那七人深怀介心,对待暗红及绿儿蓝儿六姝居然远没有府里其他奴仆亲。也许,在她的潜意识里,离自己越近的人越容易发现自己的秘密。当然,已经通过了试探期考核的赵奚不在此列。

    对此,暗红及六姝也无可奈何。无论六姝对赵婠如何恭敬如何温驯,不经意间,她们却总能对上她隐含思量的眼神。

    暗红还好些,赵奚对赵婠说过。大管家是可以信赖地人。不过。赵婠是有自己主见地小孩,她就是觉得暗红大管家边萦绕着一股莫名气息。让她感觉……危险!以生存保命为人生第一格言地小阿囡对暗红当然敬而远之。

    暗红知道,在赵奚地注视下。自己必须做出某种姿态。他冷淡。又心事重重。如今愿意想方设法去博取一个小女娃的好感。已经很不容易。奈何小赵婠虽对他笑脸以对。却从来没有真正接受他成为自己人。这孩子藏在天真可外表之内的心思。一样复杂得不似同龄人。

    要真正得到赵婠地信任。也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暗红相信。只要找准了她的命脉。赵婠,将真正为自己所用!

    又一次夜晚来临之后。被赵婠拒之门外。绿儿与缃儿皆苦笑,这小丫头无论如何都不让人留在她屋子里守夜。哪怕是赵奚来劝说,她也异常固执。

    “以前和爷爷挤在一间小屋子里,现在家里这么多房子。爹爹还不让阿囡一个人占一间大屋吗?”赵婠委屈地快哭出来。尽管赵奚猜到赵婠是因为不信任这六名婢女,才不愿意让她们守夜。但还是如了女儿地愿。

    他对暗红说:“婠婠的爷爷是猎人,也许她的机警敏感都缘于她爷爷的教导。自小如此,业已形成了习惯。既然她不愿意有人夜里守着,那就算了。或者,我把你们的份告诉给她?”

    暗红拒绝了,理由是赵婠现在还不是商会的人。她年纪太小,只怕不能保守秘密。

    赵奚微微一笑,心道,既然你们愿意自讨苦吃,老夫随便。老夫根本不愿让乖女陷入泥淖!奈何奈何,她本就是我辈中人,于机关之术又有如此天赋,商会放她不过。

    赵婠之所以要一个人睡,是因为她天天晚上躲在被子里研究那枚玉片片和绢上那幅地图。现在,她已经把地图完全记在了脑子里,毫厘不爽。而后,她将白绢烧成了灰烬。

    至于玉片片,好吧,除了触手温润之外,她没有新发现。白绢被毁之后,她自己编了个络子,把玉片牢牢地兜起来,与苏贤妃送的暖玉一起,挂在了颈下。

    不光如此,她还在房门、窗户那儿设置了一些小机关,每天早上都会检查,看看有没有人晚上偷偷进来过。不管这机关是否当真有效用,反正她还没发现被光临过的痕迹。

    爷爷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你那天字第一号的傻瓜爹,就是太不小心了,才叫你那天字第一号的毒妇娘给骗了。

    唉!

    眼看明天就是除夕,想起去年三十的时候,爷爷还不忘又蒸又煮自己,散花针法也不曾停止练习,小阿囡心里真是好一阵酸楚。这些年过的,容易么我!?

    趴在被窝里,阿囡向爷爷作年终报告,细数自己这一年来比较重要的大事小。然后,对爷爷的在天之灵郑重许诺——保住小命,找个合适的相公把自己嫁出去,生几个娃,并确保自己死之前,脑子里装着的东西已经全部塞进了娃们的脑瓜里。喔……如果有机会,还会找到七星钗,找到《天机宝卷》。

    她还不忘了给自己订下明年的任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话说这段时间,散花针法许久都没练了,真渐愧呀!想起爷爷那张怒气冲冲的老鼠脸,阿囡直打哆嗦。

    要说放在以前,小孩子阿囡肯定不会盼着过年,因为与平时没两样。不过这个年……还真是盼望呢!

    大年三十清早,赵婠还躺在被窝里,就听见外头一阵又一阵的喧嚣,吵得她再也没法儿懒下去,只好嘟着嘴起。先跳下地,例行检查了一番,把窗户和房门处的小机关都收拢,门杠子也拿起来,而后重新跳回上,大声喊了一句,来人!

    片刻,门咯吱开了,暗红迈步进来,后跟着绿儿缃儿等六姝,手中都捧着东西。今新年,府里早就给下人们做了新衣,今天大家自然要穿上。向来喜着鸦青、黯蓝、灰褐的暗红今穿的是一件浅紫锦袄,腰围月白银带,下悬美玉,一衣装衬得容色愈发倾人。

    赵婠偷偷撇了撇嘴,穿成这样,还说是管家,谁信?只怕我与他走出去,人家还会以为他才是主人呢!

    心里不痛快,脸上却没显出来,她知道今天自己也有新衣,便问暗红道:“暗红哥哥,那些是不是我的新衣裳?”

    暗红原本木然的神如今已经活泼了许多,与赵婠明里暗里交锋,有时候他会把赵婠气得暗咬小白牙,但自己也有被打破冷面的败绩。一来二去,他原本有些死气沉沉,根本不像个十二岁的小少年,现在倒是改变不少。

    暗红瞟了一眼赵婠,见她的笑容今天格外甜蜜,不由暗自提防,回答道:“正是。侯爷吩咐,因今要去宫中谢赏,所以请小姐着命服。”

    赵婠点了点头,想着好些天没见宝敬姐姐、灵敬妹妹,还有昭昭,委实有些想了,正好去看看。她不再多话,暗红迈步上前,取过六姝手中的衣裳,一件一件给她穿上。

    自家少爷天天给赵婠鞍前马后地服侍,却甚少得到这丫头的笑脸,有时候因动作生疏还得瞧她白眼,六姝天天这么看着,真是好不伤心。老爷在世时,少爷那也是众人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疙瘩!

    偏生赵婠这小丫头也不知哪根筋不对,只让暗红一个人侍候,并且她的东西不许任何人碰,全都是自己收拾。有一次黛儿好奇,偷偷去翻了翻。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察觉了,虽然没罚哪个人,却当着六个人的面指使暗红跑前跑后累了一整天不说,还一个劲儿地挑错,嘴里更是冷嘲讽没完没了。

    想到这里,缃儿的眼眶便红了少许,感觉润润的,慌忙侧擦拭了一下,转过头便撞进赵婠的眼里。小丫头黑漆漆的瞳仁直勾勾盯着她,面无表。缃儿一愣,随即勉强之极地扯出一个笑脸。

    “暗红哥哥。”赵婠突然轻声道,“婠婠其实很羡慕你。”

    暗红正屈膝跪在地上,低头给她穿靴子。闻听此言,动作不由一滞,随口道:“小姐说笑了,暗红一个下人,哪里值得小姐羡慕?”

    “不。暗红哥哥,你回头看看六位姐姐的神,就知道为什么婠婠会这么说。”赵婠叹气,“每一天,我每一天都会瞧见她们这样儿。你们这是何苦?”

    暗红缓缓站起,果真扭头看了一眼后,迎上六双俱含着点点星光的眼眸,不由心下黯然。六姝中最大的绿儿大他四岁,最小的紫儿也大他一岁,从他四岁起,六人便一直跟随在他旁,说是婢女,其实同一家。自己从小,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少爷,哪里做过如今这般奴仆事?

    很想责备六姝又不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可看着这六张如花颜,心却软了。耳旁听见赵婠在嘀咕:“明明是一伙儿的,都心不甘不愿来服侍我,天天这般样子,让人心里好生难过。这是何苦来?唉!”

    这老气横秋一声感叹,差点惹得六姝珠泪滚滚。这野丫头明明知道,却非要当着自己的面折腾少爷,如今又来说这等风凉话,天下哪有这般坏心肠的小孩子?

    “行了,你们一家子抱着哭一场吧,这段时间大家都不容易,本小姐给你们放大假。暗红哥哥,你辛苦啦,婠婠这段时间若有不是之处,还请你原谅。今天你也歇歇,不必跟着。”坐在铜镜面前,赵婠看了眼暗红,又瞧了瞧六姝,不知为何,心很低落,她觉得自己很可怜。暗红一个小太监,都有六个好姐妹护着,看她们一个个眼睛红红的,天天在心里不定怎么骂呢?算啦,算啦。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划入残障人士之列的暗红自然之极地走到赵婠后,从梳妆台上取过梳子给她梳头。比起前几天的生硬,如今他的动作轻柔了许多,梳头的技术也提高了不少。他知道今天赵奚将带着赵婠入宫,他正有意到皇宫内瞧瞧,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当下拒绝道:“小姐大度,不与暗红计较冲撞之事,暗红已经深深感激,哪里还当得‘原谅’二字!今天入宫谢赏,小姐边更离不得人服侍,暗红不敢偷懒。”

    赵婠闻听此言,蓦然大怒,转使劲把暗红推开,大叫:“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讨厌你们鬼鬼祟祟地呆在我边!我不喜欢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