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老公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今天仍然两更。离加更的分数真的不远了哦,或者两张粉红票,或者十几张P票。

    求票啊求票,粉红票P票推荐票收藏评论啥的不在意的飞给某肖吧……某肖稀罕。

    ----------------

    话说机关营,那真是人才辈出的好地方!西秦建起机关营的初衷,原先只不过是高祖皇帝头疼怎么安置自家众多的皇室旁支、姻亲子弟,让他们有个去处,不至于胡乱折腾。哪成想,这么一个纨绔集中营,发展来发展去,居然变成了如今建树颇多的真正意味的机关营。

    所以这儿,充斥着那些辈份奇高,却又不太彰显于人前的皇室宗亲,别说守大门的兵士,机关营那大厨要真算起来,还是老皇帝外祖家的老辈儿呢。

    掌削世子时脑门的这位,正是宏武帝的亲堂弟公子岭,说年轻那也有四十出头,是皇室有名的机关狂人,十四岁入营,为着心的机关术,连个家也没成。在机关营众大佬中,公子岭的技术经验眼力绝对排前三之列。

    当初宏武帝的叔叔衡郡王在世时,可没少向皇帝侄子唠叨,可惜,公子岭个十足,我行我素。别的皇室宗亲成家以后都有封爵,这公子二字便能去掉,他可好,一顶公子的帽子看形是要戴进祖坟里了。因此,背后人称“老公子”。

    今天,老公子一肚子的火气。他与老不修鲁班打赌,结果惨败,这才顶了鲁班的值在这儿守门。否则,以他右营主将的份,哪儿用得着来这儿杵着?

    本来心里就不爽,又被那只珍珑宝盒勾引得馋涎滴,正浑不得劲儿,谁知来了这么一车没眼力劲的小兔崽子。世子时不认得他,他也不认得世子时。上回密王拗不过儿子,带着世子时来逛了一圈,老公子不在,否则当场便会把人轰走。

    机关营重地,哪是小孩子玩耍的地方?!可好,世子时好死不死旧事重提,还出言威胁,老公子自然勃然大怒,总算是瞧了一笔写不出两个“嬴”字的份上,只是极不耐烦地大幅度挥手,赶苍蝇也似:“快走快走,要不然我一个一个拎过来打股。”

    一干小世子、小公子立时扭头,飞窜进马车。世子时还想挣巴挣巴,看看老公子扬起的大巴掌,只好鸣金收兵。密王府马车败退,灰溜溜掉转头,这就要出谷。

    赵婠在一旁看得真切。心道,鲁班伯伯没说不能进机关营呀。嗯。先去试试看。因此。她小跑到老公子面前。扬起小脸儿,甜甜叫道:“兵大叔。打扰了。”

    老公子初以为这小丫头与那车小兔崽子是一窝的,但见那辆大马车径自离去,这辆马车却不动弹。便知道是两拨人。听小丫头好甜的声音,老公子眯起眼仔细一瞧。不扼腕。好好一个女娃。这脸咋长歪了呢?

    老公子不就有些怜惜。当下放柔了声音道:“小姑娘。你有事?”心里在想,如果这女娃也提出要去机关营。我是让她去呢?还是让她去?!

    赵婠那是多机灵的人儿。见原本凶神恶煞一般的兵士一下变得这么好说话,自然要打蛇随棍上。不过。她担心直接提出去机关营会被一口拒绝,再无转圜余地,便打算迂回着来。于是。又甜甜一笑道:“兵大叔。我伯伯也在机关营里当兵呢,我带了一些吃食想送给他。不知道兵大叔肯不肯帮我叫伯伯出来?”只要见了鲁班地人,事肯定就好办!

    老公子莫名有些失望。还以为小姑娘要进营房呢,这样就可以哄着小姑娘多叫几声兵大叔来听听。这小丫头地声音。那含糖量绝对比得上蜜糖。老公子笑道:“这有什么不肯的。你伯伯是谁?”

    “鲁班!”赵婠响亮地说道,一瞅老公子的脸色,心道坏了,怎么这位兵大叔一下就沉了脸?

    老公子嘿嘿笑了几声道:“小姑娘,也不用叫他出来了,你把那些吃食都拿过来,我保证给你送进去!”都送老子肚里去,气死个老不死!

    可惜赵婠今天打定了主意,要找鲁班看看那只珍珑宝盒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因此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又笑呵呵道:“兵大叔,你真是大好人!我这就喊人拿东西过来。”回头大声招呼,缃儿蓝儿黛儿赶紧拎着那些吃食跑过来,她没看到那千水装,又让暗红送过来。

    老公子一见这小丫头后头跟着的人,大姑娘美貌,小少年极俊俏,心里便有些泛嘀咕。老鲁那家伙孤一人,除了与清平孝公主相熟,没听说他哪儿有这么一个亲戚或者朋友呀?这小丫头是哪儿来的?

    实在忍不住好奇,老公子问道:“小姑娘,你倒底是老鲁的什么人?”

    赵婠亲自捧着千水装,笑眯眯道:“兵大叔,我叫赵婠,我爹爹是赵奚……”

    “哇呀!你就是赵婠!那个一天时间就能默拆默装机关弩的赵婠?”老公子一声怪叫,蹲下子,眼睛快要凑到赵婠脸上,一副又惊又喜的表,“老鲁回来就说捡着了一个机关术天赋异禀的徒弟,原来是你!”

    话说回恒京的路上,赵婠跟着鲁班学默拆默装。她那小手指是被散花针法磨练出来的,只要找准了感觉,一天默拆默装那都保留了实力。于是,她小大人也似的叹了口气:“鲁伯伯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吹牛,人家是周大匠的记名弟子,根本不是他的徒弟!”看兵士这样子,后着是不必使了。

    “什么?你居然是周老头的记名弟子?可惜了,可惜了!那老家伙懂个的机关术,就知道成天唠唠叨叨。小姑娘,不如你拜我为师吧?”老公子的反应与鲁班如出一辙。赵婠大汗,心道,宝敬姐姐要听见你这么说,准找你拼命。

    赵婠眨了眨眼睛,弱弱道:“兵大叔,我给鲁伯伯带了东西。”

    老公子豪气万千地一挥手:“走走,我带你找他去!这老东西,一点也不厚道。”他忘了还打算黑人家东西来着。

    赵婠心满意足地笑了,看了看后几人,又道:“兵大叔,婠婠知道机关营是重地,就麻烦大叔帮婠婠拎一下东西,这几个下人就不进去了。”

    这孩子怎么这么懂事又可呢!老公子笑道:“依你,都依你。”当下毫不客气地接过东西,因太多,又叫了一名兵士帮忙拎着。赵婠多大方,直接留下几大包吃食,说兵大哥们辛苦了,婠婠要兵大叔领路,这些吃食聊表心意。

    老公子越看赵婠越顺眼,浑不顾那边厢自己家的亲戚眼睛里嗖嗖直冒火,不住地催着赵婠快走。赵婠绕过拒马之前,看了一眼失望之色溢于表的三女并暗红,又笑眯眯地瞧一瞧五小,那神别提多得意。

    世子时气得直哆嗦,五小里最难受的便是他。自家父王统管的营地,他进不去,这个当面一背后一、假模假式就会骗大人的小丫头片子反而大摇大摆进去了,这还了得!?

    公子显倒无所谓,他对机关术兴趣不算大,能见一见那神奇的珍珑宝盒自然是好,不能看也没什么。

    公子昭与孪生子则眼巴巴瞧着,别提多羡慕。三人对视一眼,想起赵婠方才那眼神,突然福至心灵,异口同时喊道:“婠姑姑,婠姑姑等等!”

    赵婠正与老公子聊天,听得这喊声,回过头来看了看已经跑到拒马旁边的三小,一副言又止的样子。老公子好笑问道:“你认识他们?”

    赵婠点点头,央求道:“岭大叔,”好嘛,名字一出来,立马改称呼,“晌晌与晗晗是我宜王师兄的儿子,昭昭向来对我都很好,三个人一起喊我姑姑。岭大叔,求你让他们一起进来吧!”

    老公子一眯眼,指了指另外两个:“那两个呢?”

    “哦,不太熟。岭大叔若是为难,他们俩就算了吧!”笑话,不落井下石就好了,还给你们说?这可不是我赵阿囡的风格。

    老公子哈哈一笑道:“算了算了,我让他们都承你的。来人,放那五个小的进来!”他虽然有个,却不是傻瓜,既然放了三个,再多两个也无所谓。至于那些下人,就算赵婠提出让他们进来,老公子也不会答应。

    三小大喜,欢呼着从拒马中间跑过。世子时极不愿领赵婠的,却又舍不得那珍珑宝盒,只好跟着公子显一起进来。

    到了老公子面前,世子时瞧着那丫头可恶笑脸,怨气冲天,质问老公子道:“叔祖大人,咱们是正经的亲戚,您都不让咱们进。这小丫头怎么您就网开一面了?”

    老公子又是一巴掌削在世子时的脑门上,笑骂道:“老子是今天的值官,想让谁进就让谁进。再说了,婠婠是机关营的人,怎么进不得?”

    这话一出,赵婠也傻眼了,俺啥时候卖进来的?公子显一百个不相信,进机关营那可是件大事!每一个想进来的人都要经过重重考核,不是十拿九稳对西秦忠心不二的,绝不可能通过。公子显道:“叔祖大人,您在说笑吧?”

    老公子瞪一眼过去道:“我看上去像在说笑话吗?”

    所有人一起点头,包括那个跟着拎包的机关营兵士。老公子呵呵一笑道:“婠婠是鲁班的徒弟,自然就是机关营的人。听清楚了,小兔崽子们,老子说的可不是机关营的兵!”

    这老家伙,居然玩起了字眼!公子显腹诽不绝,早就听说这位叔祖不着调,如今一见,果真是极不着调。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