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美少年,名暗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求呀么求票票,粉红票P票推荐票!

    ---------------

    “呼……”赵婠长长地吁了口气,睁开眼睛,觉着背后有些麻痒,伸手就要去挠。用了半天劲,却够不着地方,急得她从被窝里爬起来,靠着栏,我蹭我蹭我蹭蹭蹭。

    终于舒服了,这才觉着了冷,又慌忙回到上,瞪大眼,细细打量这张小屋也似的大

    昨天听公子昭讲完故事,赵奚便请旨要带赵婠回家,老皇帝自然无不的道理。至于之前的斗殴事件,老皇帝与赵奚皆一字不提。有心添堵的人,想想赵奚九品上强者的份,也生生忍住。

    而赵婠一被义父抱到怀里,便开始打哈欠,等出宫上了马车,一颠一颠得,她干脆睡过去了,根本不知道回了家。

    醒来便在这张软绵绵香喷喷的大上。赵婠仔细地看牙上精雕细刻的图案,确定有几朵开得极好地花儿,又有几个仙女在云里飞,再来几只猛兽于峭壁间奔跑。她也不懂什么意思,只觉得摸上去滑滑的凉凉的,舒服。

    再看那轻飘飘的帐子,握在手里都舍不得放开来,还有这些温暖的被褥并柔软的靠枕,看着就值很多粮食。赵婠用头蹭了又蹭,使劲吸吸鼻子,嗯……有一股令人安心的味道。

    她心里高兴,便在上可劲儿折腾。一会儿在被子底下打两个滚;又把头藏在枕头下闭气,看自己能坚持多久;或者用手描着牙上那些浮雕图画玩。一时想起白绢并那枚玉片片,又慌慌寻找。摸着贴的地方,白绢包着玉片片好好地吊在肚兜的带子上面,她这才放下心。

    到底这些响动惊了人,赵婠听见有人在问:“婠小姐,可醒了?”说话这人的嗓音怎么听着这么奇怪?倒像是谁掐着了脖子不让大声,却又偏要大点声一般。

    赵婠小心翼翼地把幔帐掀开,伸出小脑袋一看,吃了一惊,又愣了一愣,才问道:“你是什么人?”

    天已经大亮了。房里满是阳光。洒在一件件透着典雅精致意味地家具上。也洒在边这个穿着鸦青色长袍地小少年面上。他的脸色实在太过苍白,就连阳光照在上面,都不能让双颊增添一些暖色。颜色深沉幽黯的长袍,挂在瘦削地上。越发衬得他容色如雪如寒玉。

    赵婠第一时间便想起了自己那根散花针,冰冷。洁净。

    小少年标枪一般直直地站着。回话时脸上神木木的,只是眼睫毛微微颤了几颤,表示他到底还有几分生气。他说:“小人是暗红,侯爷吩咐,以后由小人照顾婠小姐。”

    赵婠呆呆地看着他,半响才挤出一句话:“暗红哥哥,你真好看。”

    是的,赵婠见过地男,老地、中年地、青年的、少地,包括儿童公子昭,暗红绝对是最漂亮地一个。赵婠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望着眼前这张俊美甚于女子地面庞,艳羡之极地又一次大声说:“暗红哥哥。你真好看!”

    暗红对赵婠的赞美无动于衷,走到前,微微低下头问:“婠小姐,可要洗漱?”

    赵婠点了点头,眼光随着暗红乱转,任由他把幔帐慢慢卷起,用碧绿的帐钩勾住。他拿过整整齐齐叠放在一旁的衣裳,一件一件给赵婠穿好——雪白中衣、月白上襦、藕色下裙、藕色厚长袄,直接把赵婠裹成圆滚滚的包子。

    当然不忘了给赵婠上长达膝盖的厚袜,又穿上雪白的羊羔皮短靴,左靴面上绣着五只蝙蝠,像征“五福临门”;右靴面上三头白羊,代表“三羊开泰”。

    好吧,任谁看见赵婠,都不再会把她与几个月前衣不蔽体、骨瘦如柴的小可怜联系在一块了。

    暗红把赵婠抱到梳妆台前,用那双清凉的手给她梳头,仍是两个丫髻,用金丝银线交绞织成的丝带缠紧,从首饰盒里捡出一对白玉小梳,只有半截手指长,插在丫髻里。散发也被他梳得根根顺滑,服贴地垂在脑后。

    赵婠任由暗红摆布,一个劲地从铜镜里瞧他。心里在想,宝敬姐姐、灵敬妹妹她们旁服侍的人都是宫女,为什么爹爹让一个男娃来照顾我?眼珠转了转,唉呀!难不成暗红哥哥是那什么太监?不是真正的男人?心思往那方向一靠,她便发现暗红上长袍的样式与宫里那些公公的衣裳极为相似,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别扭,心里顿时空落落的。

    赵奚自然不可能告诉赵婠,他是宫里的公公,当时只是含含糊糊地说自己是服侍皇帝的人。赵婠对太监有概念,全托赖路上与鲁班的谈天说地。那个老家伙可不是会避忌的人,虽然不可能说得太露骨,却也让赵婠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太监和女人差不多,并且,永远也不能生孩子。

    赵婠神色黯然。虽然暗红服侍起人来,又细心又耐心,可惜他的动作太过生硬,给自己穿衣服时杵着自己胳膊肘儿、梳头发时更扯得头皮几次三番作痛,看样子他新当太监没多久,怪不得一副死人样!唉,可惜自己不能嫁给他了。

    没错。看见暗红的第一眼,赵婠就把他列为婚嫁对象,他长得如此美貌,以后的娃儿也必定出众。

    鲁班伯伯说过,不能直接问男人是不是太监,那是很厉害的骂人的话。赵婠很苦恼,心神恍惚间,已经被暗红用的湿帕子净了面,又洗了手,正拿着柳枝并一盒青盐等着她漱口。

    “婠小姐,漱完口便可以用早饭了。”暗红清冷入骨的视线划过小女娃紧蹙的眉头,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

    若非十七掌柜时无多,他又怎么要借助一个小女娃进出皇宫。想起方才那一声重过一声的“你真好看”,暗红真想把一整盒青盐都倒进这丫头嘴里,咸得她一个字也说不出!

    赵婠抬起头看了暗红一眼,点了点头,用盐漱过口,老老实实坐在桌子旁边。方才那眼光令暗红百般难受,却又不能表达出来,他子本就冷淡,自然不会去管一个小孩子的想法。走到门外,轻轻拍了拍巴掌,他又回到赵婠后,垂下眼帘,一声不吭。

    赵婠手肘支在桌上,小手托着腮,扭头看着暗红,问道:“暗红哥哥,你多大了?婠婠过了年就九岁啦!”还有六年就可以嫁人了。

    暗红淡淡道:“小人今年十二。”

    赵婠嘻嘻笑道:“原来暗红哥哥比婠婠大四岁呢。”又问,“暗红哥哥,爹爹去哪里啦?”

    暗红掀了掀眼皮,回道:“侯爷出府办事去了。”

    公子昭是口吃,说话有障碍,并不代表他不愿意说。可暗红,他分明是不愿搭理赵婠。这在赵阿囡短暂的生命当中,真是极少见。她可是人见人、花见花开的小福星呢!

    赵婠何等机灵,惯会察颜观色,立时便看出暗红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眨巴眨巴眼,她转过头去,不再多话。她虽然待人,却不是那勉强人的子。这暗红冷淡,不是她喜欢接触的类型,这种人大多看上去心思就很重,猜来猜去费事。

    等了片刻,门帘儿一掀,鱼贯而入六名十几岁的韶龄少女,虽不说人人貌美媚,却也个个清秀可人。赵婠瞪大眼睛瞧着,觉得好不新奇。

    众少女中,并排走在最前面的二人尤为引人瞩目,因为只有她们空着双手,其余四位皆或提或捧或端着东西。

    左手这位少女,一张俏生生含笑的椭圆脸儿,肤白如玉,眉眼端庄,十足可亲。她梳着燕尾分髫髻,发上插着蝶恋花镶珍珠金步摇,虽然穿着厚厚的葱绿裙袄,却也掩不住段风iu,娉婷袅娜。

    右边的少女高挑偏瘦,一缃色大袄,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儿,明眸顾盼间煜煜生辉。她头上俏挽同心髻,斜插十六齿象牙梳并一对闪耀夺目的镂空兰草玳瑁簪,额上贴着梅花金钿。这少女亦是满脸笑容,眼神中带着亲呢望向赵婠,她是众女当中容色最出众的一个。

    绿裙少女对赵婠屈膝福了一福,柔声道:“见过婠小姐,婢子是一等丫环绿儿,专门给小姐理着银钱、四季衣裳并各色料子。”

    缃袄少女紧接着亦是一礼,笑道:“缃儿见过小姐,婢子也是一等丫环,小姐的首饰珠宝古董尽管交给婢子,缃儿保管给您归置得妥妥贴贴。”

    赵婠对二女回以甜甜笑容,脆脆道:“绿儿姐姐、缃儿姐姐不必多礼。”她心道,看样子这是义父给自己配的丫环,这两个是一等,后头那四个莫不是二等?

    绿儿与缃儿让在一旁,后面四名少女不敢放下手中东西,对赵婠行了一礼,一个接一个报上名字,却是青儿、蓝儿、紫儿、黛儿。这四名少女却也不是小丫头,看那穿着打扮便知道她们皆是服侍赵婠的大丫环,只不过尚在二等之例,稍逊绿儿与缃儿一筹罢了。

    给赵婠行礼罢,这六名少女却又齐齐对暗红屈膝福行了半礼,道:“见过大管家。”

    赵婠一愣,暗红在侯府还有这么个份呢。她扭头去看暗红的表,仍是瞧见了一张木头脸,暗红还了半礼,淡然道:“几位姐姐多礼了。”

    这人还真是淡薄,好像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的呆头脸变幻一个表。说实话,赵婠不喜欢与这种人打交道,费劲且无滋味。她在心里撇了撇嘴,腹诽,也不知道摆脸色给谁看?到底你是主人,还是我是?哼!好生无趣。

    绿儿与缃儿来到赵婠旁,另外四姝将手中的东西摆放在桌上。青儿提着一只食盒,打开后端出四碟点心,一碟灌汤包,一碟翡翠蒸饺,一碟花生酥,一碟卷;蓝儿端着的却是一碗八宝瘦粥,一揭开盖子,清香扑鼻;紫儿捧着一盅羊汤,红的大枣,绿的葱花,好看也肯定好吃;黛儿手中碟子没盖儿,任由碟中食物敞着,赵婠定睛一看,美得眼睛都眯起来,那分明是两截青翠碧绿的黄瓜,还顶花带着刺儿,瞧着那么水灵。

    垂涎滴呀,还等什么?开动啊!

    ---------

    怕被和谐,所以有拼音。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