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有奇物,散花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某肖先谢谢各位亲的支持!昨天虽然没有到200分,可也不远了,有191分,再加上朝露妹妹超长长评的鼓励,某肖决定今天仍是两更!第一更奉上!如果今天P分能到240分,某肖再加更一章,就有三更九千字!亲亲们,小粉红飞过来,P票推荐票收藏点击……活埋了俺吧!!!!!

    -------------------

    赵婠是在回去的路上,听苏偃把鲁大匠与机关供奉院匠师之间的纠葛讲完的。第一次与宝敬公主红脸,赵婠既伤心又生气,她是小孩子不错,可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她是个十分有主见的小孩子!

    她认为鲁班的话说得很对,与师父周大匠所教授的也没有什么冲突的地方,为何宝敬公主就如此贬低于他?就因为鲁班曾经落了周大匠的面子?她在坚定了自己想法的同时,也对清平公主与她那机关大匠夫婿越发的好奇。可惜的是,苏偃只知道事大概经过,并不清楚那只机关匣名叫珍珑宝盒,否则赵婠一定会猜到些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回到天机楼,赵奚已经练完功,正卧休息,见赵婠出去转了一圈,反倒闷闷不乐,便开口相问。赵婠将今之事一五一十说完,道:“爹爹,我想去机关营看看鲁大匠他们是怎么侍弄机关器械的,可是师父知道了一定会不高兴。”

    赵奚也思忖,这周大匠技艺虽精,只是对人的看法未免偏颇。若不是他经常当着众弟子的面贬损机关营、鄙夷鲁班,宝敬公主何至于如此不屑?阿囡是个好孩子,可不能学得如他这般容不下人。

    想到这里,赵奚笑道:“无妨。近内咱们就要起程回京,你师父师兄他们定要留下来。等回了京,你想去机关营玩耍便是,他们不会知道。”

    赵婠双眼亮了一亮,又黯淡了,弱弱道:“可是宝敬姐姐知道了还是会生气。”

    赵奚摸了摸她的小丫髻道:“乖女,宝福敬公主回去之后就要嫁给你小师兄,从此以后要为人妻,后还当为人母,哪里还有那闲功夫来管你?再者说了,”他微笑道,“你是我赵奚的女儿,除了皇帝,谁还敢拘着你、不让你去干自己想干的事儿?只管放心去便是!”

    赵婠重重地点了头,决定到了京城,要好好地拉起赵奚这面大旗,为自己学习机关之术铺平道路。

    可是,《天机宝卷》还没有取得,自己怎么能空手离去?天知道要多久之后才又有机会重返断魂关?赵婠自己估计,只怕三五年内都无有希望。不行,要找准时机去寻宝!

    也许爷爷的在天之灵当真一直在眷佑着小阿囡。她梦寐以求地机会终于等到了!

    傍晚时分,应赵奚之请,宜王与苏偃连袂来见。只因赵奚即将回宫。而宜王短时间内仍需驻守断魂关。所以赵奚想趁着还有时间给宜王指导一二,苏偃自然也在一旁聆听。

    赵奚让赵婠自己早些歇息。不要绣花绣得太晚。他今天一晚上都不会回来。赵婠喜出望外。极力忍着笑意。一个劲地点头。目送三人离去。

    这天机楼因为清静,利于养伤。房间也甚多。因而只住了赵奚赵婠两个人。宜王与苏偃事务繁忙,找他们的人常来常往。唯恐吵着赵奚,二人早就另寻了居处。赵奚一走。天机楼里除了八个兵士。只有赵婠一人。

    冬天黑得早。赵婠吃过晚饭。告诉那守门地兵士说。天天绣花儿。眼睛疼得厉害。她今天要听义父地话,早早睡觉。兵士摸了摸她地小脑袋。笑着点头。

    洗了脸洗了脚,她回到自己居住的右厢房,把灯吹熄。又轻轻从枕头旁的小包袱里摸索出几样物事塞进怀里,这才和衣躺到上,大睁眼睛支棱着耳朵听动静。

    不一会,原本守在厢房外面的兵士蹑手蹑脚退了出去,把天机楼院子的大门紧紧关上,站在外面守卫。赵婠既然起了要寻宝的心思,自然会多加关注兵士的值守况。她已经确定,只要赵奚和自己一睡下,这些兵士便会退到院子的大门外面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寒风吹拂松柏发出的细微响动。赵婠明亮的眼睛一闪又一闪,心里又紧张又激动,更带了十成十的期盼。

    足足半个时辰过后,眼睛已经彻底习惯了黑暗,面前不再是乌漆麻黑一团,而是隐约有些光亮。她才轻轻地长长吁了口气,慢慢爬起,摸着黑穿上袜子直接踩地面上。冬夜的寒气让她不哆嗦,她赶紧捂住嘴,生怕一个喷嚏打出来。

    把被褥仔细地摆弄好,起码远远地模糊看过来,像是有人躺在里面。又摸了摸怀里的东西,赵婠默默地向爷爷祷告了几句,给自己打足了气,慢慢地挪动步子。

    门关得铁紧,可是紧靠楼梯的那扇窗户却是撑开着的。赵婠站在窗前,先搬了凳子爬上去观望,确定院门的确紧紧关上了,放下心来。把凳子放回原位,她起了个势子,拿出爬树的功夫,一下便窜上了墙壁,小手扳住窗棂,小腰一使劲,灵巧无比地钻过半掩的窗户,翻到紧靠着厢房的走廊里。

    喘了几口气,她又赶紧踮着脚尖,小跑几步,直接上了楼。不敢走太快太重,只能小心谨慎地一步一步往上迈,终于上了二楼。

    很好,成功了一小半!赵婠小脸儿通红,快速左转,进了一条长廊。她的目标是长廊尽头的那间房。

    机关大匠的居住之地,不说设置一些防御攻击质的机关,亦有为生活方便而做的建造设计。

    长廊尽头的这间房在一楼亦有同样的一间,是专门的洗盥所在,也可用作洗澡间。这里有管道通往厨房,如果需要水,扯一扯绳索,厨房里由大火炉时时温着的水便能通过机关一压而上,从管道里流出来,冬天用水极其方便。

    她早就确认过,二楼的洗澡间从不上锁,有一她去一楼洗漱时,“凑巧”遇上赵奚,她便咚咚上了二楼这间,提前来探探况。

    如自己所想象的那般顺利,轻轻推开门,她走了进去,反手又把门慢慢掩上。地面全是由防滑的碎石子镶嵌铺成,硌得她的脚有些疼,不过这些都可以忍受。她长长地一呼一吸,迅速平复紧张的心。“呯呯呯”乱跳一气的心渐渐恢复平稳之后,她蹲下子,从怀里摸出那颗夜光珠。

    夜光珠微弱的光芒只照亮了她旁极小的范围,抬头望了望,确定光芒不可能从那扇又高又小的窗户里透出去,她咧开嘴笑了。

    慢慢在地上挪移,她凭着记忆很快便找准了地方。伸手摸去,地面上一个又一个形状各异的小凸起,这是碎石子。然而在右边那个用作洗浴的大澡池子旁边一尺见方的地面上,看似毫无规则可循的碎石子其实大有文章。

    当然,要想找到规则需要几个小道具。赵婠双手握着夜光珠,找了找感觉,先向内一挤,再飞快地重重向左一旋,无声无息地,夜光珠变成了两个半球。

    这颗夜光珠居然是空心的,其中一个半球中央镶嵌着一粒更小的圆珠子,正散发着莹莹的淡黄色幽光。很显然,这粒珠子才是这颗西贝货夜光珠能发光的真正原因。

    而另一个半球里卡着一个银光闪闪的长方体小物件,赵婠用手指极熟练地撬起它。轻轻偏向左侧一按小物件表面上的按扭,小物件一颤,从长方体的一端弹出一枚指甲盖般薄薄圆圆的半透明小亮片,微微向外凸起。这个小物件看上去活像一把小勺子。

    她在心里算了算时辰,找准方位,又认真再一次推算,确认无误之后,将“小勺子”侧着放在推导出的方位上面,凸面对准东方。又拿起镶嵌着真正夜光珠的半球,在夜光珠的卡座上轻轻向内使劲,微不可闻的“卡啦”一声,这粒夜光珠松动了。

    数了距“小勺子”凸起的那面九枚小石子的距离,赵婠将夜光珠拈起放下。幽光投在“小勺子”的凸面,“小勺子”亦银光烁烁,赵婠耐心地等待,默数一至九。

    倏地,一道光线从“小勺子”的凸面反出来,直直将一个小光点投在地面上,赵婠赶紧记住这个小光点的位置。

    接着,她将“小勺子”的凸面对准了东南方,又拈起夜光珠如法炮制。如是者再有六次,按顺序不断变幻“小勺子”的方向与夜光珠的位置,她先后得到八个光点的位置。

    长出一口气,把夜光珠仍然嵌回半球之中,按住“小勺子”的“柄”上那按扭,把半透明的小薄片收回,又往后斜着轻轻一捺,从小物件里弹出一根闪烁着寒光的银针,她小心翼翼地将银针抽出来,把小物件放在一旁。

    深呼吸九次,赵婠将心神牢牢稳住,将夜光珠放在地上照亮这片狭小空间,手指紧紧夹着银针,举起来,落下!

    她默默念着一首锦绣音口诀,按照口诀当中的顺序及数字,用银针在光点落下的小石子或左或右或上或下一一刺入。银针在她不断变幻着手法、力道的十根手指间疯狂跳跃,因挥舞的速度太快,在她面前只能看见银影四处飘忽。

    很快,她的小脸上便满是汗水,眼睛睁得老大,一眨也不敢眨,任由汗珠滑下眼睫,掉在眼里,酸痛酸痛。两刻钟过去,额上渐有青筋暴起,她的膛剧烈起伏,手却依然平稳如初。

    为了这一刻,她被爷爷足足训练了四年。第一年,每一天的训练完成后,胳膊疼得举不起来,却始终没办法达到爷爷的要求;第二年,勉强能在一刻钟内完成两千次点刺,误差在百分之十以内;第三年,一刻钟内可以刺出两千七百次,误差不过百分之一;直到第四年,她在一刻钟内随随便便能够完成三千五百次的点刺,没有任何误差。

    可是爷爷说,要闭着眼睛都能做到毫厘不爽,才真正算是掌握了这门散花针法。这枚寒光烁烁的银针,便叫做散花针!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