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奇门遁甲,杜丙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那是九年前的事了,清平公主已有了几个月的孕,这才领着夫婿回京见皇上。”赵奚淡淡道,“皇上当面虽未说什么,其实生气得很。清平公主的夫婿不仅不是九品强者,甚至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年岁还比清平公主小许多,听说那时二十刚出头。他虽然生得温文尔雅、俊逸不凡,却肯定不能令皇上满意。”

    “唉,那可怎么办?”赵婠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义父,你说的皇上就是给我饭吃的皇上吗?”

    “正是。”赵奚压低了声音道,“阿囡,你要记住,看一个人,绝对不能只看当面。需知人心隔肚皮,在没有真正认清一个人之前,你也不要把自己的真心坦露给那人!”

    赵婠点头,心道,义父,你既然也这样说了,就不要怪阿囡有事隐瞒啦。

    “皇上既然不满,便没有好脸色给清平公主的夫婿看,这许多年未曾与清平公主相处,皇上根本不清楚她的格。清平公主见夫婿不被家人承认、甚至听说被兄弟姐妹们轻嘲讽,便在一次家宴上大发雷霆,并带着自己的夫婿扬长而去。”赵奚皱起眉头道,“我听说,皇上使人暗中调查了一番那人的底细,发现其是个来历不明之人,便三番两次令太子相劝清平公主。清平公主的夫婿虽然文弱年小,却也不是能被肆意羞辱之人……”

    “那当然,要不然,清平公主也不会欢喜他。”赵婠插嘴道,“我猜这个人一定有什么别的本事。”

    赵奚赞赏地点点头道:“他有没有别的本事我不知道,不过,这张断魂关的原始残图,好像便是从他那里得来的。”

    “啊?!”赵婠惊呼出声,“他是个机关匠师么?”

    赵奚道:“此人具体什么份,现如今都还没有调查得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与当年的天机阁一定有瓜葛,是一个天纵奇材的机关大匠。”又叹息一声道,“如此年岁便领略到了机关之术的高深境界,假以时,说不定此人又是一个赵天工!他也是刚烈之人,若是早说自己是机关大匠,皇上绝对不会持反对意见。”

    “清平公主也没有说吗?”赵婠好奇地问。

    赵奚摇头道:“这二人皆是一般骄傲之人,都不屑于用份来取悦他人。直到清平公主与夫婿离去之前,才告诉太子,她那夫婿是当世最有希望成为大宗匠的机关大匠。”

    “哇。那皇上不是要后悔死。”赵婠撇撇嘴,她对清平公主与她那夫婿生起了十万分地好奇之心。真想看看这夫妻二人傲然离开之时地无双英姿。她追问,“后来呢?”

    “后来?”赵奚重重地叹了口气。“皇上知道了自然后悔不迭。几个月后。有一我出宫办事,见一人急匆匆闯宫,也是我认识之人。便带他去见皇上。我这才知道。皇上派此人率队去接清平公主一家人回宫。那人到达之时发现清平公主已经生下孩子,刚要上前相见,却又有另一批人马直接杀出。一番混战之后。西秦派去地人马只抢回清平公主,她那夫婿和孩子却皆不知生死去向。”

    “唉呀!好惨!”赵婠连连叹息。

    “可不是!皇上有时对我说,那孩子若活着。今年最少也有八岁了……嗯。与你差不多大。而清平公主虽然回了宫,却一直怀疑是自己地父皇派人拆散自己一家人,对皇上深怀疑恨。她体恢复之后便自行出宫寻找夫婿孩子。皇上又是生气又是担心,实在没办法。只好飞羽传书给秦山派的吴真人。最后,吴真人亲自下山。找到清平公主。把她接上秦山。四年前,清平公主重新回宫,已经是九品上强者。”赵奚一口气说完,赵婠赶忙递上清水。

    赵婠又问:“义父。清平公主地夫婿和孩子真地再也找不到了吗?”

    赵奚点头:“到现在都还一直在找。皇上连那孩子是男是女都不清楚,派太子去打听,连太子都吃了闭门羹。”

    “唉!”赵婠又叹了口气,“清平公主一定很那孩子,还有她的夫婿。”

    “不错。”赵奚笑道,“去年,宫里的钱贵妃有意为自己的外甥给清平公主提亲,也不知道风声是怎么传出去的,在一次游园会上,从不现的清平公主突然驾到。她倒是没说什么,她那随侍女也是秦山派弟子,却突然出手,把钱贵妃的外甥生生给打断了两条腿。”

    “啊呀!这位侍女姐姐不会被责罚吗?”赵婠满脸担心。

    “谁敢动九品上强者的侍女?谁敢动清平公主旁的人?”赵奚笑呵呵摇头,“阿囡,你说,大家对你是不是都很好?”

    赵婠点点头:“是呀!”

    “大家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你可知道?”赵奚又问。

    “嗯,阿囡是个又乖又懂事的好孩子!不过,”赵婠狡黠地笑,“阿囡却知道,最重要的原因是阿囡是义父的女儿!”

    “真聪明!”赵奚继续道,“所以阿囡,人一定要有自知之明。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一定有原因!”

    “义父,那你呢,为什么对阿囡这么好?”赵婠笑嘻嘻问,“阿囡可是知道的,救命之恩也有很多种报答方式呢。”

    赵奚微微一笑,在赵婠耳边用极其轻微的声音道:“阿囡,你当真不明白么?嗯?”

    赵婠眼睛眨了两眨,无声地慢慢地说了一句——雕栏玉砌锦绣城,残山剩水尽付谁?

    赵奚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爷俩你瞧着我,我瞧着你,突然一齐笑起来,彼此间皆有一种暖洋洋的亲密感觉。

    赵婠一面笑,一面却在心里给义父赔不是,爷爷说过,那些事就算是爹娘也不能说,义父你虽对阿囡极好,但爷爷说的话阿囡一定要听,义父,阿囡对不住了!

    两人说笑了一会儿,赵婠精神困顿,先歇息了。赵奚给她厚厚地盖上两层军被,摸了摸她的小脸儿,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越来越黯然。

    到了第二,赵婠放不下那张断魂关残图,向赵奚保证自己只是去看闹,绝对不闹腾师父并师兄,颠颠跑走了。

    到了周大匠的帐篷内,机关五人组已经凑到了一起,赵婠一扫众人,就连宝敬公主的眼睛都红红的,其他人更不必说了。宝敬公主还回去睡了一会儿,那师徒四人干脆就是熬夜,可看他们的神,除了狂便是亢奋,一点疲色也没有。

    赵婠安安静静地听众人讨论,偷偷地将那张铺满整张桌子的残图看了个一清二楚。她的心不一沉,这张残图绘制得甚为准确。若她所记不错的话,这份残图的内容应该是断魂关左侧关门那一带的机关,她记得那处机关群应呼为“杜丙午”。

    世人都只知道赵天工乃机关、建造大宗匠,却绝少有人清楚他于奇门遁甲之术上的深厚造诣!断魂关作为赵天工的倾世绝世之作,不仅包含了他对机关、建造的深刻体会,更在其中以奇门遁甲为基础定下最初的设计基调。这也是为什么当世研究断魂关经年,却进度不如人意的重要原因。相比建造、机关之术,精研奇门遁甲的人物更有如凤毛麟角,苍海一粟。

    奇门遁甲根据八卦阵图的不同方位所定的不同角度,分为“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各有不同的代表意义。其中的“杜门”有隐藏的意思,若入了阵中,找到杜门所在,便能不被人发现。

    这张图纸上虽然未曾明确标号,但赵婠却知道此处正是“杜丙午”的机关设置。图上虽然并没有尽数标明每个机关,但是凡出现在图纸上的机关都极为关键,可以说破解了这些机关,通过“杜丙午”就没什么大的困难了。

    赵婠一个月之前,偷摸溜进断魂关找食,便是由“杜门”一带进去,也只在这一带活动,方便自己随时隐藏并跑路。

    好在,这张“杜丙午”只不过是六十个“杜门”机关群之一,就算破解了它,就算师父师兄他们绞尽脑汁推解出了旁边的一些机关,也不能将自己从断魂关关内直通到外面的那条道找出来。

    天干之丙属阳之火,地支之午也属阳之火,“杜丙午”的机关肯定多辅以火油、火石之类的易燃物。若是能成功破解,不会引发机关,倒没什么;假如一步错,引起步步错……赵婠突然打了个寒噤。

    有机关图在手,知道有哪些机关存在,可并不表明就能成功破解。就像她,若是破解断魂关的机关,完全没问题,可若要她说出个一二三四,或者让她亲手布置几个,她绝对办不到。

    想到这里,赵婠有些着急。草木尚有,何况人乎?小丫头说话不尽不实,多有隐瞒、多有防备,却不代表她心里没有对这些朝夕相处、对自己甚好的人们产生感。只要不危及她的命,她绝不愿意看着大家去送死。

    这张机关残图,用得好那是一大助力,用得不好,反倒要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赵婠不由腹诽,清平公主的夫婿拿这张图纸给清平公主,也不知道是帮她呢,还是害她?!

    诶?她突然发现在表示一处机关的标号旁边写着“地裂三尺”的字样,眨眨眼睛,她在图纸上迅速睃寻。目力所及,又发现了至少十五处机关标号有字样存在。她在心里一笑,那分明便是破解此种机关的方法提示嘛——“地裂三尺”者,表示要用蛮力在地上弄出一个至少三尺深的裂口。

    她又细细推敲了一番,肯定这些有提示的地方很可能都是机关引发以后的重要必经之处,若是破解不力,引发了机关,还可以用这种办法补救。

    唉,希望师父他们能够从这些提示中逆向推导出那些机关的破解方法。赵婠在心里叹了又叹,不想再看了,悄悄溜出营帐,低着头在断肠谷里乱走。

    如果……因为自己的沉默,死了好多熟悉的人,自己还能这么理所应当地享受大家的宠吗?

    --------------

    痛哭流涕求推荐票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