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机关术,我所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宝敬公主,宏武帝第十女,现年正值双九年华,生得容貌绮丽,甚是美。以她的公主之尊,原本无需跟来此处吃苦头。无奈,她自小显露出几分机关之术的天份,被当作未来的皇室机关大匠培养,其母更由此被封为正二品的韶华夫人。

    宝敬公主拜在西秦皇室机关供奉院的周明礼大匠门下,已学了周大匠三分本事,能够独自制出一柄三人机关强弩。此次北伐断魂关,周大匠留下大徒弟看家,带着自己余下的弟子随军,她也跟着来了。

    被赵婠如此突兀地当众这么一叫嚷,宝敬公主双颊飞红,不更添了几分艳色。一挑秀眉,她便要发作,厉声斥责这胡言乱语的小丫头,心里忽然一动,想起事来,便缓了脸色相问:“你可是赵婠?”

    赵婠乖巧地直点头,小脸儿突然皱成一团,显得又害怕又忧愁,怯怯道:“公主下,你莫非不喜欢阿囡喊你师嫂?可是黑黑明明说,你很快就会和苏师兄成亲,不就是阿囡的师嫂嫂呀?”

    小孩子稚气的神消减了宝敬公主的怒火,她当也不曾看见赵婠,后来听苏贤妃说起,自然知道赵婠已经成了赵奚的义女。此时再想起那“师嫂嫂”三字,宝敬公主心中一甜,面上不滚烫,瞟了不远处那英俊朗的影一眼,再看赵婠,觉得这小丫头怎么这样可亲可呢?

    宝敬公主弯下腰,笑道:“你被父皇赐了名叫‘婠’不是?我就喊你婠婠,你叫我宝敬姐姐好了,那个……”脸上红得要滴出血来,声音变得极小,凑到赵婠耳朵旁边细声道,“师嫂嫂要以后再叫呢。”

    赵婠鬼精鬼精,也小了声音悄悄道:“那没人的时候,阿囡便喊宝敬姐姐……师嫂嫂!”

    宝敬公主抬眼一瞧,小丫头歪着脑袋笑嘻嘻看着自己,那又调皮又狡黠的样子活像一只小狐狸。宝敬公主又气又乐,伸手不客气地拧了一把她的脸蛋,赵婠皱着眉头开揉,那幽怨神逗得公主咯咯直笑,从袖子里摸出一样东西塞在她手里。

    赵婠低头一瞧,竟是一个木头雕的小狗,坐在地上,抬头望天,活灵活现。她心里一动,小手摸了摸,立即便确认这是一只机关小狗,自然她不会说破,抬起头,天真地问:“宝敬姐姐,这只小狗好可,是你买的么?”

    宝敬公主蹲下子,拿过那小狗,开动底下的机关,把它放在地上。小狗便四肢着地,往前一窜一窜,跑动起来。瞄一眼赵婠,见小丫头看得目瞪口呆,不觉有些得意。

    赵婠的眼光随着那小狗一直往前,直到它不动了为止。猛地抬起头,一把抱住宝敬公主的胳膊,她大声叫道:“宝敬姐姐,师嫂嫂,好嫂嫂……”

    宝敬公主被赵婠叫得浑发软,脸上红晕不消,赶紧捂住她地嘴。跺脚直道:“别喊啦。别喊啦!”见众人虽各忙各地,却都隐有笑意,不觉越发害臊。忙忙地看一眼那人。正好与之目光相对。宝敬公主这下羞得连脚丫子都红了。

    赶紧垂下头,正好瞧见赵婠在自己手里挣扎,一张小脸也是通红。宝敬公主松开手道:“婠婠,别喊了,你要什么。只管说就是。”

    赵婠大大喘了几口气方道:“我要学!”

    “学什么?”宝敬公主莫名其妙地问,眼光一闪。落在那只机关小狗上。“要学怎么做机关狗?”

    赵婠重重地点头。小脸儿上一片兴奋之色,抱住宝敬公主不住地央求:“宝敬姐姐。求求你,教我吧。好不好?我也要做一只小狗。还要做一匹小马,一只小鸟……”

    “好啦好啦。”宝敬公主见她说个没完没了,忙制止她,却又犯了难。她自己都还在学艺,怎么可能收徒?可是不答应她,先不说小丫头惹人喜,单只说苏偃对这丫头不错,自己就得要好好想一想。嗯,她是赵大监的义女,此番还立下不小的功劳,听苏母妃说,似乎也入了父皇的法眼。不如我先教她做一些小玩物,她若真有些天份,想必赵大监也不会看着不理。

    宝敬公主打定了主意,便道:“也罢,这些天若是无事,我就抽空教你做一只机关小狗。不过,你可不许说苦道难。”

    赵婠使劲点头道:“宝敬姐姐放心,阿囡一定用心学。不知道怎么回事,阿囡一看那只木头小狗居然能在地上跑,就很想很想弄清楚它为什么能跑。”爷爷说过,机关之术,自己于那基础之道一窍不通,脑子里填进去的东西只知道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这样不好,很不好!所以有机会,一定要学那机关原理,以求融会贯通。

    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机会,怎么能不死死抓住?赵婠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位师嫂嫂哄得晕头转向,让她把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一股脑地倒出来。最好是也能拜那个劳什子周大匠做师父,这样,若是以后自己无意间露出什么马脚,也就有了掩护。一个天资高的小孩子总不会比一个天生就懂高深机关术的小孩子吓人!

    赵婠既打定了主意,对宝敬公主越发亲近,一味地黏着她,就连周大匠抓紧时间授徒时,也紧紧跟着。宝敬公主对这条小尾巴实在无法,好在周大匠为人和善,并认为自己所传授的内容对赵婠来说太过高深,纵使听去也无妨,便默许了赵婠歪在宝敬公主旁偷听。

    果然,还未听多久,赵婠便打起了呵欠,后来干脆趁人不注意偷摸溜走。宝敬公主摇头一笑,不去理她。

    谁人也不知,赵婠想学的是那机关之术最基础的原理,周大匠所谓的高深内容对她而言,即使不算顶尖,也可排得到中等之列,不是她想要的。她自然听得无趣,甚至周大匠所授有一二错处或者有更好的解决机关难题之法他却不知,她心里明白,又不能说出口,觉得实在憋气,只有跑走。

    见那边赵奚、苏偃并宜王言笑晏晏,不像商量正事的样子。赵婠便颠颠回到赵奚边,狗腿之极地问义父渴不渴饿不饿,又举起小拳头给他东敲敲西敲敲。赵奚失笑道:“你这孩子,有事便直说,义父但凡办得到,一定答应。”

    赵婠大喜,先趴在地上给赵奚磕了个头,这才道:“义父,阿囡想学机关之术!”

    赵奚一愣,想起方才她缠住宝敬公主不放的景,似乎比跟随黑蛮习练拳脚功夫要切得多,不由道:“你真心想学?不是见了那机关小狗好玩?”说着,却看了苏偃一眼,把个苏小少爷看得面红耳赤。

    赵婠认真地点点头:“义父,阿囡真的很想学呢。一看见那只小狗,阿囡就像……就像……”她想了想,方道,“就像饿了半个月,突然有个白面馒头出现在阿囡手里一样!”

    好吧,看样子这孩子是当真对那机关之术感兴趣了。赵奚指了指苏偃并宜王道:“你既喊他们师兄,那这个忙他们便要帮。”

    赵婠不懂他什么意思。苏偃并宜王却是喜出望外,这就表示,赵奚承认了他二人弟子的份,从此以后,他必当倾囊以授,将自己成为九品上强者的所有心得经验、并拿手招数教给二人。这对苏偃和宜王来说,真是天大的喜事,须知西秦宫室内,除了那位生人与熟人皆勿近的清平孝公主,就只有赵奚这一位九品上强者了!

    苏偃与宜王对视一眼,由宜王开口道:“如今在外不便,等回到京城,嬴礴与师弟一定郑重举行拜师大礼。”原来宜王以本王相称,如今落定了师徒名份,便自呼己名以示尊师。

    赵奚摇了摇头道:“拜师之礼大可不必,下与苏校尉向老奴磕个头便全了师徒之道。老奴受重伤,已损了根基,便是伤愈只怕也不能发挥全盛之时的功力。西秦需要更多强者守护,便是无有婠婠学机关术之事,老奴也会将毕生经验全数教予你们。遍观西秦宫室军中,清平孝公主门下为时尚早不便评说,除此之外,有希望成就九品上者,老奴只看好你二人,你二人须努力!”

    赵奚虽有残疾,又是宫中之奴,但他却是皇帝一人的奴才,有“非帝不礼”的特权,除了皇帝也无人支使得动他。更兼他武学天赋奇高,有人说,若非已残,赵大监只怕大宗师之境都已到达。不管怎么说,赵奚此人在西秦宫中的地位崇高,他一介阉宦,能理直气状地要皇子和皇妃之侄向自己磕头,而这二人居然毫不以为忤,便可见一斑。

    苏偃并宜王听了他这一番饱含忧国之心的言论,更加心悦诚服,当下毫无犹豫,趴在地上,呯呯呯给赵奚足足磕了三个响头。赵奚也不再多说,重新叫赵婠给二人见礼,赵婠同样给二人磕了头,又得了二人后重新补见面礼的承诺,她却提出,什么也不要,就想学机关术。

    赵奚与宜王看着苏偃直笑,苏小少爷涨红了俊脸,在正式的小师妹充满希翼的眼光中败退,乖乖地去寻宝敬公主,想着托她与周大匠说上一声,看能不能让赵婠先做个记名弟子,学一学基础之术。若是小丫头当真有天份,还请周大匠看在宜王与苏贤妃的薄面上,收下这个小徒弟。

    &t;ahref=http://gt;br />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