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身世之谜(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冰潋滟 书名:窈窕庶女
    因为太后丧期,宫里来来往往办的人多,清让混进宫里并不是什么难事,方士杰只送她进了宫,随即她便被人领走了,一直到她瞧见一张她在镜子里见过的脸,那人见到她也十分惊讶,但没有多说什么,只交代了她进了东宫内苑该如何走,遇人该如何行礼。

    “切记,你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宫女换班之前你必须回到这里。”领着清让的人特意叮嘱,“如果有紧急况,你发此信号弹,上面交代,万事自保为先。”

    清让点头仔细收好信号弹,将宫女红玉的宫牌系在腰间,便端着茶点前往东宫的内苑。一路上低头行走,遇人便退一步行礼,幸好红玉平里行事本就低调,所以没有人发现异常。

    心里默默回忆着红玉交代她的线路,她拐弯就到了端木安瑞所住的院子。门口好几名看守,在她上扫视了一遍,并不多言语,开了门。

    端木安瑞坐在桌案前看书,披着大衣微微咳嗽,伸手去拿边上的茶杯才发现早已经空了。清让瞧在眼里心头一酸,她提过桌上的茶壶,替他蓄水。

    “谢谢,你东西放下边早些去休息吧,我这里不用伺候。”端木安瑞微微一笑,他对下人一向亲厚。

    “爹,你也不要女儿伺候吗?”清让的声音哽咽。

    端木安瑞听声音吓了一跳,可仔细看着脸又皱着眉,清让拔下发间暗藏的金钗,“他们给我易容了,我是清让。”

    旁的不认,端木安瑞还是认得这只金钗的,他交代过清让一定好好保管,清让的子是绝不会让金钗离的。

    “你这丫头,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明明交代了虞子琛,不许你们来寻我!”

    “你不许,但……”

    “太子驾到!”屋外响起的通禀之声让屋里两人一惊,端木安瑞拿起桌上的托盘,“快走!”

    门已经被推开了,清让低头跪在地上,太子进屋并未留意她,只吩咐一声,“你们都下去,我与国舅爷有话要说。”

    跟着太子来的几个奴才领命退了下去,清让也起往屋外退,她微微抬着眼睛望向她爹,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眼里满是不舍,端木安瑞知道清让的心思,可担心太子起疑,一眼也没有看她。

    清让退出门外准备回去,刚出了院子却被一公公喊住,“红玉,你把这些吃的送去隔壁,记得,看着她吃下去,可别饿死了。”

    清让颔首,接过食盒提着就往隔壁的院子去,门口的守卫并不比看守她爹的少,一守卫拦住了她,“红玉,今天怎么是你,王公公呢?”

    清让还在脑子里编理由时,旁边另一个守卫叹了口气,“这还不明白,王公公是不敢见李嬷嬷了,毕竟李嬷嬷平里带他不错,他能看着李嬷嬷受罪?红玉,你进去吧,喂她吃点就出来。”

    门开了,清让问道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她看到地上瘫坐着的李嬷嬷,上满是血痕,十指也像是被夹过了肿的厉害。她依靠着桌角着,面色惨白得很。

    清让凭着印象记得这李嬷嬷应该是太后娘娘边的人,那时候留宿太后宫里,就是这李嬷嬷给她送的衣物,可为何李嬷嬷会被拘在太子的东宫,她端着吃食上前,李嬷嬷眯着眼睛看她。

    “走开……都走开,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清让瞧她的样子应该是伤糊涂了,将她误认作了伤害她的人。她的吵闹声惊动了屋外的守卫,守卫进来后只摇摇头,“她若不吃你就先回去吧!”

    清让低着头出了关押李嬷嬷的房间,心里却在琢磨,到底太子要问李嬷嬷什么?

    那一晚,方士杰在约定的地点接到了清让,出宫也顺利得很,清让临别去突然问他,“那时候你带我去看的地道,它能通向哪里?”那一虞子琛能从宫里逃脱自然那不会只是单纯的一个地下室。

    方士杰看了清让一会子,“你莫要打这个心思,那地道能通到东宫,可如果这个法子有用虞子琛也不会费心张罗了。”

    清让自然明白,要救出她爹不难,难的是如何让太子不追究,“我要运出宫的不是我爹,另有其人。”

    “谁?”

    “李嬷嬷。”

重要声明:小说《窈窕庶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