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古怪诅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长出了口气,最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根白发,随后直接就把它给收了起来,随后转头对鲁雄道:“好了,不说这件事(情qíng)了,这件事(情qíng)可能跟白发三千丈有关系,但是到底是不是有关系,我还不知道,以后在慢慢的研究吧,跟我回玄武空间吧。”

    说完赵海转头看着走过来的几个人,冲着他们点了点头,这一次来的人中,领头的人正是姚建豪,温文海和常军都出事儿,赵海必须要进入到空间里去,想办法破去那些弟子(身shēn)上中的诅咒,前线这里不能没有人坐镇,所以赵海直接就直接就给劳拉去信,让劳拉把姚建豪给派到了这里来。

    之所以给劳拉去信,就是因为他可以直接跟劳拉进行沟通,让劳拉通知姚建豪会更快一点儿,而且也必须要派人去接替姚建豪的位置,毕竟姚建豪也算是前线指挥官之一,而接替姚建豪的人,劳拉也已经安排好了,就是成万(春chūn)。

    赵海冲着姚建豪点了点头道:“师叔,这里就交给你了,你多注意一下,对方会诅咒之术,我们的法阵一定要全力的打开,全力的防御,我必须要进入到空间里去,好好的研究一下,如何的破去对方诅咒之术。”

    姚建豪点了点头道:“好,就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处理好的。”赵海点了点头,领着鲁雄直接就进入到了空间里,随后他就直接让鲁雄去了神机营那里,让他跟闻于名他们好好的学习一下法阵之术。

    因为鲁雄已经是一个死灵一族了,所以赵海想要知道他脑海里的东西,真的是十分的简单,鲁雄是不会对他有任何的隐瞒的,他也做不到,赵海直接就在脑海里跟他沟通了一下,想要知道一下现在影族那里的(情qíng)况。

    但是让赵海感到十分意外的是,他一但想要问这些事(情qíng)的时候,鲁雄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头痛无比,脑袋就好像是随时都要炸开一样,这让赵海无比的意外。但是赵海要是问他修练的是什么功法,他们鲁家的(情qíng)况,或是关于鲁家的一些秘密,这些全都没有问题,只是问他关于影族的更深一步的消息时,他马上就会有那样的反应,这也让赵海知道,怕是鲁雄他们这些人,在他们的灵魂印记的深处,就已经留下了这么一个封印,就是为了不让他们说出影族的秘密。

    这让赵海的心(情qíng)也是更加的沉重,能在人死了之后,灵魂印记里还能起做用的封印,那这个封印就绝对不简单,下这个封印的人就更加的不简单了,最重要的是,赵海之前在下界的时候,就遇到过这种(情qíng)况,当时下界影族的五王子,睿王子被他抓住,他想要通过睿王子了解一下影族的(情qíng)况,睿王子就直接死掉,想来也是跟这种封印有关。

    那也就是说,这种封印,并不是那个人给他们种下的,而是在种存在于他们血脉里的一种封印,所有影族人天生就带有这种封印,而这才是最为可怕的,能在一个种族的血脉里,生生世世的留下这样一种封印,那留下这个封印的人,是多么的可怕。

    赵海长出了口气,决定不在问了,也不在想这件事(情qíng)他,那根白发和这个封印,不过就是告诉他,他现在还差得远,他还可以走的更远,至于说会达到这种成度,那就要走到的时候才会知道,赵海相信自己,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达到那种高度。

    鲁雄也并没有说关于鲁家的事(情qíng),事实上他自己变成了死灵一族之后,他就等于是跟鲁家没有什么关系了,而且他的(身shēn)体的变化,让他甚至跟影族都没有什么关系了,他现在就算是回到影族那里,影族那里都不会放过他,所以他也只能是留在这里,加入血杀宗。

    正好他对于法阵之术十分的好奇,也十分的喜欢研究法阵,对于影族的法阵更是十分的了解,所以赵海直接就让他加入了神机堂,相信他在神机堂里,一定会十分高兴的,因为神机堂就是干这个的,而且神机堂对于法阵之术的研究,可是要比他们高多了。

    处理好了鲁雄的事(情qíng)之后,赵海就直接去看温文海和常军了,他没有想到,一个照面他就损失了两员大将,虽然现在温文海和常军都没有死,但是他们也一直保持着那个礼佛的姿势,一动不动,而且气息也十分的微弱,显然是十分危险的,要是一个弄不好可能真的会有生命的危险,毕竟对方用的诅咒之术,实在是太特别了。

    看着温文海和常军的(情qíng)况,赵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现在温文海和常军的(情qíng)况十分的不好,他已经看出来了,这种诅咒,好像是直接就做用在温文海和常军的灵魂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温文海和常军才会如此。

    可以说他们是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有点儿像是被渡化,但是又不是完全是,这种(情qíng)况真的是十分的古怪,佛门的渡化,不只是对妖魔鬼怪有用,对于普通的人也是有用的,但是渡化一般是不会伤害到人的,因为他是让人更好,激发起人心中的佛(性xìng),最后归依佛门,可是现在这种(情qíng)况,却是完全的不一样,温文海和常军好像是正在被人渡化,而且这种渡化,对于他们,却是有很大的伤害的,一个弄不好,就会直接死掉了。

    也就说是,百花女王的这种诅咒之术,是在佛力之中加了一些别的东西,让佛门的渡化,变成了降魔了,佛门的渡化与降魔,可是完全不同的,渡化是十分温和的,等于是劝人像善,而降魔那可就是用武力的了,是直接降服,就好像样你犯法了,警察会抓你一样。

    打一个普通点的比方就是,渡化就是学校里的老师,天天的教你要好好学习,好好做人,苦口婆心,而降魔那就是警察直接抓人,关进监狱了,老师的话你可以不听,要是警察抓你的时候,你敢反抗的话,那可是会吃苦头的,这就是最大的区别。

    赵海有些不明白,百花女王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而且她为什么到现在才用这一招,要是他最一开始就用这一招的话,怕是他们这些人早就着了她的道了,而且在赵海看来,他用这一招的时机也十分的不对,如果她是在大战的时候用这一招,而且不了说出来,那血杀宗的弟子怕是不会注意,而且只要她不发动,中这一招的血杀宗弟子就会很多,可是她之前却没有用,一直等到现在才用,而且用了之后,马上就发动了,这真的是让赵海有些不解。

    当然,如果百花女王早就用这一招的话,可能早就被他发现了,但是百花女王不可能知道他有诅咒符文,所以她在用这一招的时候,是不可能知道,他这么快就会发现的,那她用这一招的时机就十分的不对劲了。

    更让赵海感到奇怪的是,佛力明明是影族最大的克星,百花女王现在却是可以把佛力用在诅咒之上,这不是更加的古怪了?如果影族的人早就会这一招的话,那佛力也不可能成为影族的克星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好一会儿赵海才沉声道:“难道说,这种方法是她到了这里之后才弄出来的,或是有什么特别的条件,让她只能在这里使用?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到是更加的麻烦。”赵海一边说一边皱着眉头想着。

    他可是没有说错,如果对方真的是可以随意使用这种方法的话,那用这种方法对付万山界那里的修士,不是更好吗,完全没有必要拿过来对付他们,可见使用这种方法,一定是有很多的要求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更加的麻烦,如果使用这种诅咒,一定需要特别的方法,需要特别的地点,或是什么特别的东西的话,那也就是说,这种方法也会十分的特别,破解之法就更加的特别了,那也就是说,这种方法会十分的难破解,这就是最让人头痛的了。

    最后想了想,赵海又来到了其它的中了这种诅咒的弟子(身shēn)边看了看,看过之后,赵海不由得摇了摇头,所有弟子的(情qíng)况都是一样的,这种(情qíng)况真的是不好对付。想到这里,赵海决定,先试验一下看看能不能用普通的方法破去这种诅咒。

    一想到这里,赵海马上就拿出了一个玉瓶,从玉瓶里拿出了两颗丹药,喂到了一个弟子的口中,然后观察着这个弟子的反应,这种丹药是他们制做出来的,一些高等级的破去诅咒的丹药,赵海想要看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这种丹药虽然不敢说,可以破去所有的诅咒,但是对于大部分的诅咒,还是很有效果的,赵海相信,吃了这些丹药,那些弟子(身shēn)上的诅咒就算是不能破去,也一定会有反应的,到时候他就可以根据那些弟子(身shēn)上的反应,来找出破去诅咒的方法了。

    但是让赵海感到奇怪的是,那丹药给那些弟子服下之后,那些弟子好像是没有一点儿的反应,他们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一点儿的反应都没有,这让赵海十分的奇怪,他仔细的观察了那些弟子一下,发现那些弟子确实是已经服下了丹药,而丹药已经发挥了做用,但是那些丹药也确实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这真的是十分的奇怪,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些丹药,会对这种诅咒,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这太奇怪了。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