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方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鲁轩在冷阳的安排之下,来到了一处与血杀宗交界的地方,这里其实就是血杀宗的正面战线,一到这里,鲁轩就惊到了,他真的是惊到了,看到前面那一望无际的法阵防线,还有那些巨大无比的大型法器,鲁轩真的是被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血杀宗法阵防线竟然真的像百花女王所说的那样,那么的强大。

    最重要的是,血杀宗的那些大型法器,那些法器也太多了一点儿吧?而且那些大型法器的个头竟然也那么大,这真的是让人感到无比的意外,鲁轩的脸色有些难看,同时鲁轩也感觉到了,在那血杀宗的地盘上,果然是有佛力的,那佛力让他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

    冷阳这时开口道:“血杀宗防线那里的法阵,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打开,现在他们是处于防御的状态,一但他们想要进攻,想要扩大自己的地盘时,他们主会启动法阵,随着他们法阵的打开,那佛力和法阵的力量,就会一直向扩涌,把我们影族的法阵之力,给完全的推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想要阻止都不可能,要是普勇的影兵,被那股力量给罩上的话,马上就会消失不见,是直接消失,比死还要严重,现在我们的方法就是,在每一座城里都布置一些法阵和能量武器,与血杀宗的人进行对攻,因为有法则之力的帮助,我们还可以拖慢血杀宗的推进速度,而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想要完全的挡住他们的推进,确实是不可能的。”

    鲁轩沉声道:“那你们就没有想过,要破去血杀宗的这种佛力吗?我感觉血杀宗地盘上的那些佛力,好像并不是十分的强啊?难道你们不相要破去血杀宗地盘上的佛力吗?只要破去血杀宗地盘上的佛力,那就可以了。”

    冷阳看着鲁轩,沉声道:“想过,可是想要破去佛力,本(身shēn)就十分的困难,我们也想过了一个办法,甚至还引起了万山界的注意,但是却还是没有成功。”冷阳并没有细说,他们想用什么办法破去血杀宗的佛力的,毕竟这件事(情qíng)对于万山界与现在影族之间的关系,也是有着十分巨大的影响的。

    鲁轩一听冷阳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吃惊的看着冷阳道:“之前万山界那里,有怀孕的女人失踪,这件事(情qíng)就是你们干的?你们不会是炼制了魔王血吧?”鲁轩真的是十分的吃惊,而且他也知道魔王血的事(情qíng),事实上魔王血可以破佛力这种说法,在影族之中,知道的人也不少,特别是像鲁家这种传承久远的家族,他们家族里也是知道魔王血的存在的。

    冷阳沉声道:“就是魔王血,我们在发现血杀宗整个地盘上,都充斥着佛力之后,就想到了用魔王血来破去他们的佛力,所以就用了这种方法,我们也炼制出了魔王血,也拿来对付血杀宗了,但是却没有成功。”

    鲁轩皱着眉头道:“不对啊,用魔王血对付佛力是真的有效的,只不过是因为方法太过于血腥了,所以现在没有人用了,而且我们影族与万山界也有一个协定,是不能炼制魔王血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上一次万山界那里,突然有那么多的女人失踪,才会引起万山界的注意,他们也怀疑有人在炼制魔王血,为此还进行了一次调察,不过最后线索断了,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不过现在万山界佛力依然在追查这件事(情qíng),显然他们也是怕真的有人拿魔王血来对付他们,那也就是说,魔王血是真的可以对付佛力的,为什么你会说没有用呢?”

    冷阳沉声道:“从某种成度上来说,魔王血确实是可以确制佛力,他是以消耗佛力为主的一种克制佛力的方法,但是血杀宗的宗主赵海,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法,还有一种经文,这种经文我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佛门中人诵读过,他用这种术法和经文,破去了魔王血,魔王血里最后竟然被他给渡化了,化成了他的力量,这是我亲眼看到了,为此我还受了伤。”

    鲁轩一听冷阳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倒吸了口凉气道:“那赵海这么厉害?竟然能把魔王血都渡化了?他在下界的时候,用的功法虽然有一些佛门功法的意思,但是从他的行事风格,和他用的种种功法来看,他好像并不是佛门中人啊?他能弄出佛力就已经十分的了不起了,竟然还能用佛力克制魔王血?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冷阳苦笑了一下道:“那赵海说过,他自己也试着炼制过魔王血,虽然比我们的魔王血差了很多,但是却也找出了如何克制魔王血的方法,可见他也是早有准备的,他早就想到我们可能会用魔王血来对付他,所以他早就想到了应对的方法,这才是赵海最为可怕的地方。”

    鲁轩脸色无比难看的皱着眉头,随后他转头看着冷阳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派人去跟我们联系的时候,让我们一定要带上量天尺和白发三千丈?是不是这样?可是你认为,带上这两件法器,就真的可以对付血杀宗了吗?血杀宗这样的实力,你真的认为,只用这两件法器,就能对付得了吗?”

    冷阳沉声道:“可以,一定可以的,我并不是在胡说,而是十分认真的,你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你对于血杀宗并不是十分的了解,血杀宗最强的战斗力,并不是他们的佛力,他们的佛力虽然十分的难缠,但是就现在这种没有发动的(情qíng)况下,他们的佛力,还不可能要了我们弟子的命,他们最强的其实是他们法阵之术和他们的能量武器。”

    说到这里冷阳停了一下,随后开口道:“虽然我们之前说,如果没有佛力,他们的法阵和能量武器,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但是其实没有人敢小看血杀宗的能量武器和他们的法阵,他们的佛力之所以能向外扩张,就是因为他们的法阵和能量武器,可以说他们的能量武器是根本,而佛力,不过就是他们手里的刀剑罢了,简单点说,他们的法阵就像是他们的手,而能量武器就是他们手里合着的刀剑,我们只要破去了他们的法阵,那就等于是把他们的手给断掉了,那他们的刀剑,自然也就没有用了。”

    冷阳看着鲁轩,沉声道:“我们整个影族,鲁家是研究法阵时间最长的高族,也是对于能量武器,了解最多的家族,所以要对付血杀宗,就只能靠你们鲁家,只要你们能破去他们的法阵,那我们就可以战胜影族。”

    鲁轩一听他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松,不过还是开口道:“真的吗?他们的法阵真的那么强?我看他们的法阵虽然十分的多,但是那么多的法阵组合在一起,一般的(情qíng)况下,都会产生能量冲突的,他们这样的做法,真的能发挥出法阵的最大威力吗?如果他们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儿的话,那血杀宗的法阵之术,发展的就真的是十分的强悍了。”

    冷阳沉声道:“血杀宗的法阵,其实强就强在两方面,一方面是攻,一方面就是幻,攻就是用他们法阵的能量,推动佛力各外扩张,把我们影族的法则之力向后推,让我们影族的法则之力,没有办法帮得上我们族的忙,同时他们还可以用能量武器进行攻击,这就是他们法阵,体现在攻这方面的能力,说实话,他们这方面的能力,是让我们十分头痛的。”

    停了一下,随后冷阳开口道:“另一方面就是幻了,而这个幻,那可真的是可攻可守,是绝对最让要头痛的地方,他们的幻阵十分的霸道,到现在还没有人能破了他们的幻阵,他们的幻阵进去之后,你就不知道自己(身shēn)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身shēn)边是不是有自己的同伴,你更不会知道,扑像你的那一只妖兽是你的同位还是一只真正的妖兽,甚至你不会知道,斩像你的一道剑气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的人,在他们的幻阵之中,吃足了苦头,可以说,血杀宗里所有法阵之中,他们的幻阵,是最让我们头痛的存在,也是你们的首要目标,你可能不知道,当赵海还没有亮出自己血杀宗宗主(身shēn)份的时候,他不过就是这里利剑营的一个普通的修士,但是在他的带领之下,他们凭着利剑营里的一千多人,竟然挡住了我们十万人的进攻,十万人那,你能想像吗?那可是足足十万人那,这全都是因为他们的幻阵,所以他们的幻阵,是最让我们头痛的法阵,也是我们必须要破去的法阵。”

    鲁轩点了点头道:“所以你们让我们把量天尺和白发三千丈全都带来,你们就是想要让我们把那幻阵给破去了,量天尺可以找出幻阵的弱点,而白发三千丈,可以我们深入到他们的法阵之中,而不会迷失,可对?”

    冷阳点了点头,沉声道:“对,我们对于法阵之术并不是十分的了解,这是跟胡蹇商量之后,他出的一个主意,量天尺可以破去天下万阵,而白百三千丈,可以无限的延伸,史要你们手持白百三千丈,就可以深入到幻阵之中,就算是遇到了攻击,也可以直接利用白百三千丈,直接回到我们的地盘上,不会有什么危险,你觉得呢?”冷阳终于说出了他们的想法,可以说量天尺和白发三千丈,正是他们与鲁家结盟的根本原因。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