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处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影皇脸色铁青的站在四圣(殿diàn)的门前,在他的(身shēn)后站着影界很多的高层,这些人也全都脸色难看的看着四圣(殿diàn)里面,四圣(殿diàn)里面现在只有一堆堆的草,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人,这也正是他们脸色如此难看的原因。

    四圣(殿diàn)这里对于影界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他们一直派重兵守卫,除了大(殿diàn)里的这些人之外,在大(殿diàn)外还有人守卫,每隔几天就会有人到大(殿diàn)这里来,看看这些在大(殿diàn)里温养四圣的人有没有什么需要,而四圣(殿diàn)这里的(情qíng)况,也正是那个来讯问的人发现的,他发现四圣(殿diàn)里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堆堆的草。

    一看到这种(情qíng)况,他马上就上报了,而对于这种(情qíng)况,影界的人自然是非常的重视,由影皇亲自带队,领着影界的高层,全都来到了四圣(殿diàn)这里了,不过他们没进入到四圣(殿diàn)里,只是站在四圣(殿diàn)的门前看着四圣(殿diàn)里面的(情qíng)况。

    四圣(殿diàn)里只有一堆堆的草,这些草长势十分的好,现在这些草已经变成了黑绿色了,长的十分的茂盛,而刚刚影皇数了一下,这里的草堆数量,跟他守在大(殿diàn)里守卫四圣的那些人一样多。

    看了大(殿diàn)里的那些草堆好一会儿,影皇这才拿出了一样东西,这是一块白色的玉玦,随后他把玉玦丢到了大(殿diàn)里。那玉玦一进入到大(殿diàn)里,马上就变成了绿色,随后直接就丢到了地上,不过却并没有摔坏。

    一看到那玉玦的颜色,影皇的脸色就变得更加的难看了,他冷哼了一声道:“果然是诅咒之力,真是没有想到,竟然能有人用诅咒之力来对付我们,肃清泉,你马上就去查,我到是想要看看,是什么人敢用诅咒之术来对付我们。”

    肃清泉应了一声,随后开口道:“皇上,你看是不是有可能是血杀宗的人动的手?这大(殿diàn)里的草,全都是绿色的,这种颜色的草,在我们影界这里可没有,只有在血杀宗那里才有,会不会是他们做的。”

    影皇一愣,他之前还真的是怀疑这件事(情qíng)是他们自己人做的,因为他们才会用诅咒之术,他还没有想过这件事(情qíng)可能是血杀宗的人做的,但是现在一听肃清泉这么说,他到开始怀疑了,不过他随后开口道:“到是也有这种可能,不过血杀宗的人会用诅咒之术吗?”

    肃清泉摇了摇头道:“这个还真的是不太清楚,我们与血杀宗交手的次数不少,不过他们好像是没有用过这种方法了,但是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我们在与血杀宗交手的时候,用过一些诅咒之术,但是却全都没有得手,可见血杀宗对于破解诅咒之术,还是有一手的,而想要破解诅咒之术,就一定要对诅咒之术十分的了解才行,所以我怀疑他们是会用诅咒之术的,所以我们也不能排除这是血杀宗动手的可能。”

    影皇点了点头道:“有这种可能,毕竟这些草在我们这里也是没有的,不过你还是要仔细的察一察,叫人来,把这些草给清理了,记住了,一定要小心一点儿,别在中了诅咒之术了,还有,看看能不能找出这诅咒的源头,找到了要尽快的除去。”

    肃清泉应了一声,马上就去安排去了,而影皇在看了一眼大(殿diàn)里的(情qíng)况之后,冷哼了一声,一转(身shēn),(身shēn)形一动,直接就回到了那巨兽的背上的椅子上,巨兽(身shēn)形一动,冲天而起,直接就消失在了四圣山这里。

    虽然说现在影界这里有(禁jìn)空法阵,但是却(禁jìn)不到影皇的头上,他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别人飞不了,他却是可以飞的,所以这(禁jìn)空法阵对他是一点儿用也没有,他想飞就飞,根本就不会在意(禁jìn)空法阵。

    而肃清泉在影皇离开之后,又回到了四圣(殿diàn)的前面,在他的(身shēn)边,跟着一队人,这一队人却是有些特别,他们(身shēn)上都穿着把整个(身shēn)体全都罩住的衣服,这些衣服上还都带着各种各样的符文,他们出现在四圣(殿diàn)的前面,就看着肃清泉,肃清泉冲着他们点了点头,他们这才进入到了四圣(殿diàn)里,开始收推那些草堆。

    就在那些人的手碰到草堆的时候,他们衣服上的符文,马上就亮了起来,不过他们并没有停下来,依然是往那些草抓去,看样子是想要把那些草给拨起来,然后弄到外面去。不过当他们抓住那些草,向上用力的时候,却突的发现,他们好像一点儿力量也没有废,那种用错力量的感觉,让他们感觉到一阵的不舒服。

    不过他们也顺利的把那些草从地上给拔了起来,他们这才看到,那些草其实就是一团在地上,而地上除了那些草之外,竟然什么都没有,他们也没有在意,把那些草给抱到了外面,然后直接就点起了一把火,把那些草全都给烧了,不过在烧那些草的时候,他们却在那个火堆的旁边,使用了一个法阵,让火堆里的烟,根本就没有办法从火堆里飞出去。

    最后当所有草全都烧光之后,在原地只留下一个烟球,随后那些人把用术法把那个烟球给拿走了,接着又有一些穿着一样衣的人,进入到了大(殿diàn)里,他们手里也全都拿着玉玦,在四下看着,最后发现这大(殿diàn)里,除了中间的桌子之外,其它的地方,好像全都被诅咒之术给沾上了,那些人马上就用术法,小心的清理着大(殿diàn),一直清理了五遍之后,他们又试了一下,终于发现没有诅咒了,他们这才退出去。

    而这个时候,肃清泉他们这才进入到了大(殿diàn)里,他们在大(殿diàn)里仔细的看了看,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毕竟这大(殿diàn)里已经空了,而且还被清理了好几遍,当然是什么都看不见了,肃清泉最后把目光落到了那张桌子上,桌子上的四把小椅子还摆在那里,而椅子上的四圣,也放在那里,没有人动过。

    一看到这种(情qíng)况,肃清泉更加的紧张了,这件事(情qíng)不是影界的人做的,一定是血杀宗做的,但是血杀宗到底是如何做的,这个就真的没有人知道了,毕竟血杀宗的人不可能抓到四圣(殿diàn)了,四圣(殿diàn)可是在影界的大后方,在最安全的地方,血杀宗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摸到这里却不被发现的。

    又在大(殿diàn)里检查了一下,肃清泉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最后肃清泉还是把目光落到了四圣上,他拿出了一块玉玦,慢慢的凑到了四圣的跟前,那玉玦刚一放到草人那里,玉玦马上就变成了绿色,肃清泉大吃了一惊,他马上就把玉玦收了回来,等到玉玦恢复了之后,他又马上把玉玦凑到了小花的跟前,玉玦竟然也变成了绿色,随后就是虫子和婴儿那里,也全都是一样,玉玦全都变成了绿色。

    一看到这种(情qíng)况,肃清泉的脸色就完全的变了,他看着四圣,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甚至他都没有办法知道,四圣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诅咒,毕竟四圣都与血杀宗的人交战过,现在又全都中了诅咒,他就算是想查也无从查起。

    最后肃清泉没有办法,只能是叹了口气,接着转(身shēn)离开了大(殿diàn),在离开大(殿diàn)之后,肃清泉就大(殿diàn)外的人道:“派人守住大(殿diàn),把大(殿diàn)给封起来,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外面的人应了一声,马上就把大(殿diàn)的大门给关上了,随后在外面用了术法,把整个大(殿diàn)都给封了起来。

    肃清泉根本就不可能想得到,其实最一开始中了诅咒的,只有草人一个,不过大(殿diàn)里的人,在温养四胜的时候,是所有人的力量都交织在一起的,这样一来,草人(身shēn)上的诅咒之力,就顺着那股能量,把大(殿diàn)里所有人都给感染了,同时也把其它三圣也全都给感染了。

    而大(殿diàn)里之所以会有诅咒,就是因为那种小草,在长出来之后,其实是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着诅咒的,所以大(殿diàn)里才会都沾了诅咒,只不过因为大(殿diàn)本(身shēn)就有一股力量在保护,所以那些诅咒,并没有传到外面去,最后那些诅咒被影界的人控制了,一把火烧了,变成了一个烟球,那个烟球里虽然有诅咒,却被影界的人给封起来了,他们已经有了处理这种诅咒的经验了,才能这么轻易的就把那些诅咒给处理了。

    但是外面的那些诅咒虽然处理了,但是四圣(身shēn)上的诅咒,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因为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四圣(身shēn)上的诅咒,想要处理那些诅咒,必须要得到影皇的准许才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肃清泉并没有动手,而是要把这件事(情qíng)上报给影皇,然后在决定要如何的处理。

    但是这件事(情qíng)对于肃清泉的打击却是十分巨大的,一直以来,都只有他们影界的人,用诅咒去对付别人,什么时候有别人用诅咒来对付他们了,也正是如此,他才会受到打击,因为如果血杀宗在诅咒之术上的成就也比他们高的话,那么他们影界想要战胜血杀宗就更加的不容易了,甚至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诅咒可一直都是他们最后的手段了。

    影界的人用诅咒的次数并不是很多,因为影界这里真正会诅咒之术的人并不是很多,而之所以会诅咒之术的人并不多,就是因为诅咒之术太危险了,变化太多了,同一种诅咒,你在炼制诅咒媒介的时候,出现一点点的失误,就有可能会变成一种新的诅咒,而这种新的诅咒短时间内可能是无解的,一但这种诅咒扩散出去,那就危险了,所以影界这里会诅咒之术的人并不多。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