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承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在影界一处高山之处,这高山十分的高大,足有万丈左右,在这高山之巅,有一座十分高大的宫(殿diàn),这座宫(殿diàn)通体都是黑色的,而四周却全都是白雪,这让这宫(殿diàn)更显得不凡,这宫(殿diàn)的占地面积,足有十亩左右,整座宫(殿diàn)虽然高大,但是看起来却是朴实无华,除了黑色的柱子之外,宫(殿diàn)几乎没有任何的装饰,可越是这样的环境,越是显得这宫(殿diàn)庄严无比,就好像是一个国王,站在高高的王座上,俯看着天下苍生。

    在这宫(殿diàn)里,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厅,在这个大厅里,坐着很多的人,这些人全都穿着黑色的袍服,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而在大厅的中间,摆着一张很大的石桌,这石桌也是黑色的,十分的宽大,而在这石桌上,放着四张石椅,这四张石椅却全都不大,看起来就像是给婴儿装备的小椅子一样。

    这四张石椅虽然十分的小,但是上面却满是十分复杂的花纹,这让这四张石椅,看起来神秘又漂亮。而这四张石椅上,分别的放着四件东西,分别是一个只有三十公分高的草人,这草人看起来十分的粗糙,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草人一样,现在这草人就被人以坐姿,放在一个石椅上,就像是一个玩具一样。

    第二个石椅上,放着的却是一朵鲜血,这朵鲜血好像直接就是从石椅里长出来的一样,他看起来也十分的普通,就像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小野花一样,一点儿也不起眼,白色的小花还在轻轻的摇动着。

    第三个石椅上,放着的却是一个甲虫,这个甲虫有二十公分长,通体黑色,带着厚厚的甲壳,不过看起来好像是死物一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事实上他也真的是一个死物,他是由一种特别的金属制成的,只不过制做的十分的精致,看起来栩栩如生罢了。

    而第四个石椅上,却坐着一个小小的婴儿,这个婴儿好像是由黑色的水晶刻成的一样,眉眼通透,脸上是一付笑呵呵的表(情qíng),两只小手还向前伸着,就像是一个婴儿要他的妈妈抱抱他一样。

    这四件东西摆在那张大桌上,而其它所有黑袍人,都围着大桌坐着,就像是在护卫着大桌一样,整个大(殿diàn)都显得无比的安静,没有一点儿的声音,只有大(殿diàn)那呼呼的风声,传入到大(殿diàn)里,但是大(殿diàn)里所有的人,却都好像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一样。

    这里是影界的一处(禁jìn)地,名为四圣(殿diàn),而这四圣(殿diàn)所在的山,名为四圣山,这所以称这里为四圣(殿diàn),就是因为这里有这四件东西在,这四件东西,是(殿diàn)界的上上界大能赐给他们的,这是四件威力十分巨大的法器,影界的人为了表现出对这四件法器的尊敬,所以才在这四圣山上建起了这四圣(殿diàn),然后把这四件法器供在了里面,以示尊敬。

    而这四圣指的就是这四件法器,第一件就是那草人,影界的人称之为草圣,第二件就是那小花,名为花圣,第三件为那虫子,名为虫圣,第四件就是那个婴儿,名为圣婴,影皇一直派出大量的高手守于四圣,同时也是为了必要的时候,使用四圣。

    之前影界与血杀宗大战的时候,这四圣全都被请动了,最近才被请回到四圣(殿diàn),不过影界的人也全都知道,用不了多长时间,四圣还是会被请出去,因为他们还要与血杀宗的人大战,要是不请动四圣的话,他们更没有机会战胜血杀宗。

    就在这时,突的一阵悠扬的钟声传来,大(殿diàn)里的人一听到这钟声,全都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随后他们齐齐的把自己的法力,输放到了那张桌子上,就在他们的法力输入到那张桌子上的时候,那张桌子猛的一下亮了起来,桌子上突的出现了无数闪亮的符文,随后这些符文,随后那四张椅子上的花纹也全都亮了起来,最后那四件东西也全都亮了起来。

    一直过了一个时辰,突的钟声在一次传来,众人这才闭上了眼睛,收回了他们的法力,而桌子上的光,椅子上的光还有四圣(身shēn)上的光,也全都消失不见了,大(殿diàn)在一次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之前的事(情qíng),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过在大(殿diàn)里坐着的众人,脸色都微微有一些发白,很显然,他们之前输入到桌子里的法力,可是绝对不少。

    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恢复自己的法力了,没有人动,他们全都静静的坐在那里,这就是他们每天要做的事(情qíng),不要小看了那张桌子和那些椅子,那张桌子和那些椅子,都是影界里最强大的炼器师,用了无数珍贵的材料制做出来的,而这些人之所以向那张桌子里输入魔力,就是在对四件法器进行温养。

    所有法器都是需要温养的,温养法器,可以让法器的灵(性xìng)增加,可以让法器在战斗的时候受到的损伤得以修复,可以让法器里面的一些杂质,得以排除,可以让法器因为时间长而受到的损伤,得以完全的恢复,更可以让法器里的力量得到提升,可以说温养法器,就是一个让法器修练的过程,只不过法器的修练是被动的,是需要修士给他能量的,并不是像修士这样,可以主动的去修练,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引导更多的力量进入自己的体内进行修练。

    而四圣一直这样被影界的人温养着,已经经过了万年之久了,四圣的威力之所以这么大,也跟这万年的温养有着巨大的关系,要知道温养四圣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无数的人,而且全都是高手。

    现在大(殿diàn)里的人,已经开始恢复自己的实力了,他们在等着,明天的同一个时间,他们还要对四圣进行温养,除非是战时到了,他们才会请出四圣,参与到大战之中,只要不是战时,他们就必须每天对四圣进行温养。

    无数年来,所以影界的弟子,都能以来温养四圣为荣,而他们的(身shēn)份也十分的超然,除了影皇,他们可能不理会其它任何人的命令,而影界里的其它人,对于他们也是十分的尊敬,一管是实力高低,在见到他们的时候,都会对他们行礼,可以说四圣(殿diàn),在影界就是一个十分超然的存在。

    四圣(殿diàn)里的人,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们很少与外界接触,每天就是修练,温养四圣,这在他们看来,是一种苦修,所以他们很少与外界接触,而那钟声,也是自动的,是四圣(殿diàn)里每隔十二个时辰都会响起来的,万年不变。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四圣(殿diàn)里的人还是那么的平静,他们都在专心的修练,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所以没有人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他们就只是在静静的修练,静静的等着钟声的响起。

    当~,当~,当~,当~,钟声在一次传来,四圣(殿diàn)里的影界中人,在一次的睁开了眼睛,但是就在这时,他们却突的发现了一声声的惨叫声,这惨叫声几乎是不分先后,同时响起的,因为他们几乎是同时感觉到,自己(身shēn)体里的骨头,突然一阵的剧痛,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他们的骨头里,生生的钻了出来,刺破了他们的骨头,刺破了他们的血(肉ròu),刺破了他们的皮肤,生生的从他们的(身shēn)体里钻了出来。

    他们忍不住低头看,却发现一棵棵的小草,正从他们的(身shēn)体里冒了出来,这些小草一个个都是翠绿的颜色,看起来是那么的(娇jiāo)嫩,有一些小草上,还带着水珠,但是那水珠却是红色的,而他们仔细一看,那哪里是什么水珠,明明就是一颗颗的血珠。

    他们都惊恐的大叫着,但是很快他们就发不出声音来了,因为他们的脖子那里也长出了一棵棵的小草,他们的嘴里也长出了一棵棵的小草,他们的鼻子里,他们的耳朵里,他们的眼睛里,全都长出了一棵棵的小草,这些小草长的很快,在钻出了他们的(身shēn)体之后,又全都长了一尺多长,这才停了下来。

    不过在这些小草停止了生长的(情qíng)况下,大(殿diàn)里所有的影界中人,却没有一个能动了,他们全都动不了了,他都躺在地上,变成了一个个的草人,而这些草人竟然还在动,在轻轻的颤动,可见他们还活着。

    可是他们已经变成了草人,却还能活着,这真的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可是他们确实是还活着,只不过没有人能发出声音,也没有人能动一下,所有人都感觉到那无边的痛苦,可是他们就算是在痛苦,也不能发出一点儿的声音,可是他们的意识却偏偏又无比的清醒,他们就在这无边的苦海里挣扎着,不,他们连挣扎都挣扎不了,他们只能承受,痛苦的承受着,那种滋味,实在是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要是那些草人能说话的话,他们一定会让别人杀了他们,因为死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他们没有时间去思想,也根本就没有思想的意识,因为他们已经完全的被痛苦给吞没了,现在除了痛苦,他们感觉不到其它的任何(情qíng)绪,他们只能躺在那里颤抖着,等待着他们生命的终结,他们无比的渴望自己现在就死去,因为那样他们就可以少受一些苦了,可惜的是,他们却没有死,他们只能忍受着无比的痛苦,没有办法求救,没有办法呼喊,甚至他们连自杀都做不到,他们只能承受……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