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试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赵海看着自己眼前的这只小兽,这只是一只十分普通的小妖兽,是赵海用来试验诅咒之术的,就像试验用的小白鼠一样,因为这种小兽的体内有能量,而且他们的生理结构跟人十分的相似,所以他才选了这种小兽做为诅咒之术的试验用兽。

    就在刚刚,赵海试验了一下自己参悟的一种新的诅咒之术,这种诅咒之术,是赵海从一(套tào)十分普通的拳法里领悟出来的,而赵海所用的媒介,其实就是符文,赵海可以把所有功法都变成符文,现在就是如此了,他把一部功法变成了符文,然后在用这个符文做为媒介,对着那只小兽用了这种符诅咒之术。

    而结果就是,那只小兽一直在打那(套tào)拳,从赵海用了那诅咒之术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那小兽一直在打这(套tào)拳,现在他已经累得全(身shēn)都是汗了,连舌头都伸了出来,而且一直在注意着他(身shēn)体(情qíng)况的赵海还发现,他现在其实已经累得内出血了,内脏功能也衰竭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停下来,可以肯定的是,这只小兽一定会一直打这(套tào)拳,直到累死为止。

    终于,又过去了一个时辰,那只小兽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直接就被累死。赵海一挥手,那只小兽就直接消失不见了,同时在他的面前,又出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小兽,这只小兽出现在原地之后,四下的看了一眼,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的样子。

    而赵海这个时候,又是一个诅咒之术丢了过去,他用的依然是那个诅咒之术,就是之前的那(套tào)拳法化成符文,然后转化成媒介的诅咒之术,但是这一次的这个符文却是有些特别,之前他用的那个符文是黑色的,而现在这个符文,却是白色的。

    这也是赵海最近的发现,他发现其实诅咒之术竟然也是分为(阴yīn)阳的,而(阴yīn)阳两种诅咒之术,效果好像不太一样,当然,之前他也只是猜想,这是第一次进行试验,现在他用的这种诅咒之术,就是分为(阴yīn)阳使用的,之前他试验的是(阴yīn)属(性xìng)的符文做媒介,使用诅咒之术的效果,效果就是那只小兽打一直打拳到累死,现在用他的是阳属(性xìng)的小兽,他想要看看,阳属(性xìng)的符文使用诅咒之术,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当符文落入到小兽(身shēn)上的时候,那小兽突的一下,全(身shēn)的毛全都炸了起来,接着,就见他开始上窜下跳,好像正在躲避什么攻击一样,而且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过,赵海仔细的看着小兽的躲避路线,发现他躲的正是那(套tào)拳法的进攻路线,一看到这种(情qíng)况,赵海也就明白,这阳属(性xìng)的符文所起到的效果是什么样了,那就是让那小兽以为,一直有人用那(套tào)拳法在攻击他,让他不得不躲避或是抵挡,一直到他被累死为止。

    一直到这只小兽死掉之后,赵海也不由得长出了口气,事实证明他之前的猜想是错的,用(阴yīn)属(性xìng)的符文使用诅咒之术,小兽确实是累死的,但是用阳属(性xìng)的符文使用的诅咒之术,小兽却并不是被累死了,而是被打死的。

    这就是最为奇怪的地方,明明小兽前面没有人,也没有东西向他进攻,但是当小兽累了,没能躲开那(套tào)拳法的进攻路线的时候,他就好像是被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给击中了一样,一下就被打得飞了出去,掉到地上之后,就直接吐血而亡了,赵海注意了一下,发现小兽是被打碎了骨头,伤了内脏而死的,也就是说,在那一刻,小兽确实是受到了攻击,是被直接打死的,这让赵海吃惊无比。

    刚刚明明没有东西进攻小兽,可是他却被打死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打死了他?那里来的这一股力量?这让赵海有些不解,随后他又试验了两次,结果都是一样的,用(阴yīn)属(性xìng)符文的小兽,全都被累死了,而用阳属(性xìng)符文的小兽,无经例外的,全都是被打死的。

    不过这一次赵海加了小心,他就一直注意着,在小兽被击飞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力量击飞了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把他给打死了。但是观察的结果却是,没有东西击中小兽,也没有力量击中他,就在他被击中的时候,他的(身shēn)体就好像是自己飞出去的一样,他被击中部位的肌(肉ròu),确实是向里缩了一下,骨头也断掉了,内脏也受了伤,但是真的没有外力打到他,他的(身shēn)体好像是被击中了,可是却没有外力,这才是最为可怕的。

    一看到这些,赵海不由得想到了地球上的一个十分著明的试验,就是把一个人的眼睛给蒙住,然后用刀背轻轻的在他的胳膊上划一下,他的皮肤没有破,但是在旁边却弄出血流出来的声音,然后告诉他,他被割破了血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个人就死了,而他死去的(情qíng)况,跟失血过多,死去的(情qíng)况一样,现在这小兽跟这个试验的(情qíng)况也差不多。

    这样的结果让赵海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真的是没有想到,诅咒之术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这样的效果完全的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对于诅咒之术的诡异能力,又有了一层更深的认识,这诅咒之术真的是十分的可怕。

    试验出了这个结果之后,赵海也不由得长出了口气,说实话这样的结果虽在出乎他的意料,但是结果却是十分好的,因为这证明,他的诅咒之术效果十分的好,而且他的诅咒之术,完全跟他的符文之术一起使用,这可是十分重要的。

    不过很快的赵海就想到了另一点,那就是这种诅咒之术要怎么破去,要知道诅咒之术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强悍,但是有的时候破解之法却是十分的简单,也许你中了一种会传染的诅咒之术,他可以传染几千人,甚至是上万人,而他的破解之法,也许就只是一根小草罢了,就是路边那种随处可见的小草。

    但是有的时候,一个诅咒出现,你想在破出这种诅咒的破解之法,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qíng),当然,对于会诅咒的人来说,也并不是十分的难,不过想要找出破解之法,就先需要了解这种诅咒,然后在针对(性xìng)的做一些试验,就可以找出破解之法了。

    每一个发现了一种毒的人,都必然要找出这种毒的解毒之法,因为没有人会带一种自己没有解药的毒在(身shēn)上,要是自己真的没有解药,那被自己的毒给毒死,那将会是一件多么悲催的事(情qíng)。

    赵海现在就是要找出这种诅咒的破解之法,他开始去更深入的了解这种诅咒,这种诅咒是由功法转化成的符文做的媒介,从(阴yīn)属(性xìng)的符文使用的效果来看,那小兽就像是被鬼上(身shēn)了一样,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身shēn)体,就是不停的打拳,这种方式真的是十分的古怪,不过赵海也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了,他开始慢慢的想着那小兽在中了诅咒之后的整个过程,他必须要对这个过程,有一个更加祥细的了解,从那小兽中了这种诅咒之后的动作,到神(情qíng),包括眼神,他都必须要有一个清楚的了解,因为赵海十分的清楚,诅咒之术的破解之法,往往就在这些细结之处,一个真正了解诅咒的人,他们都会找出其它诅咒的破解之法,因为诅咒本(身shēn)就带有破解之法,只看你能不能找出来。

    赵海觉得,诅咒之术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邪恶,他就像是一个喜欢猜迷的人,他会把自己的迷底,放到自己的猜面里,只要你仔细的找,仔细的看,你一定会找到迷底,从这一点上来看,诅咒之术真的是一点都不邪恶。

    在仔细的加想着小兽的打拳的过程之后,赵海已经差不多有了一个想法了,他决定试一下,随后他又召出了一只小兽,然后对小兽用了(阴yīn)属(性xìng)符文诅咒,那只小兽果然又开始打拳了,一板一眼,认认真真,样子十分的可笑,但是一想到那两只累死的小兽,赵海就不觉得这场面有什么可笑的地方。

    不过他还是试着开口道:“好,打的好,停下来吧。”随着他的声音,那小兽果然是(身shēn)体一震,直接就停了下来,他的眼中还带着一丝迷茫的神(情qíng),好像对于刚刚的事(情qíng),完全的没有了解一样,而他(身shēn)上的诅咒,竟然就这么被破了。

    一句简简单单的称赞,竟然就破了这个可以把人活活累死的诅咒?这样的事(情qíng)要是说出去,怕是也不会有人相信,但是这确是事实。而赵海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他又是一个诅咒丢了过去,小兽又开始打拳,赵海接着开口道:“打的很好,停下吧。”

    但是小兽还是在打拳,一点儿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赵海又开口道:“行了,停下来吧。”小兽还是没有停,依然在打拳,赵海随后又换了好几句话,小兽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在打拳,这也让赵海确定了,解除小兽诅咒的方法,只有那一句话,说别的话都是不行的,这也让赵海松了口气,他还真的怕随便称赞一句,就可以解去这种诅咒,那这种诅咒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相反的,现在这样,这种诅咒的用处可就大了去了。

    这解除诅咒的方法看起来好像是十分的简单,不过就是一句话就可以了,但是其实却不然,要知道你称赞一个人,也不一定会说这句话,还有无数句话,而真正的解除方法,只有那句话,这概率太低了,怕是你没有找到那句话,人就已经被累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