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请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白色的小旗,这在修真界是很少见的,只有在特殊的(情qíng)况下才会出现,一般的时候,有白色小旗出现的时候,都是在战场,或是千年之战,或是灭宗灭族之战,这种白色的小旗,是一种法器,在修真界这里有一个很牛气的名字,叫保命旗。  ???z??

    为什么要叫保命旗呢?因为这种小旗是可以用来保命的。这并不是说这种小旗有多强的防御力,事实上这种小旗一点防物都没有,他只是要吧变大,可以缩小,可以发出白光,可以让人看清小旗上的字罢了。

    但是一般拿出这种小旗的人,都可以保住自己的小命,因为这种旗是所有修士都知道的投降旗,而且还是认主旗,也就是说,当你拿出了这种旗的时候,你就等于是向对方投降了,并且认对方为主,以后你就是对方的仆从了,你的命就不是你的了,是对方的了,可以说这是一种完全放弃了尊严,放弃了一切,只为了保住命才会做的事(情qíng),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种旗才会变成了保命旗。

    保命旗一般都是很少会有人用的,有一些人宁可战死,也不想给人当仆从,因为一但给人当了仆从,他们就在也没有飞升的机会了,只能是仆从,以后就在也没有了尊严,所以一些修士宁可死,也不会用保命旗。但是贾青却准备用。

    贾青十分的清楚,他想要得到血杀宗的信任,就必须要使用保命旗才行,因为保命旗在使用的时候,有一个特别的要求,就是使用的人,必须要把秘的有法力,都输入到保命旗里,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那么这保命旗就没有办法变大,而他在把法力都输入保命旗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在指挥其它的法器了,更没有办法进行攻击了,所以一般人都会相信保命旗,只要手持保命旗的人,一般人就不会在攻击他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贾青已经发现了防线这里几位十分偏僻的地方,这里就算是影界的人都很少会来,十分的隐蔽,敌人就算了攻击,也不会把这里选为主要的攻击目标,所以贾青躲到了这里,他并没有马上就出来,他还在等,等到血杀宗的人找到这里,他才会用保命旗,到时候血杀宗的人是不是会接受他,那他就不知道了。

    防线被攻破了,影界的大军撤退,有一些云海境的修士,趁机逃跑,但是对于这样的做法,贾青却并不看好,在贾青看来,这样的做法真的是够蠢的,你逃跑影界的人也会发现你,到时候一样可以用(禁jìn)制制住你,那你还逃跑有什么用,要不是怕影界的人发现他的位置,他也不会使用那个干扰法阵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他还是希望有用的。

    一直等了近一个时辰,突的贾青就听到他所在的防线外面,有声音传来,那是破风之声,不过这声音十分的大,一听就知道,这前行的东西不小,贾青偷偷的向外看了一眼,不发一艘血杀宗的大型法器,正往他这里驶来,这艘大型法器,跟他以前见到的都不一样,看起来更加的巨大,不过上面却好像是没有什么能量法阵。

    虽然贾青并不知道,这大型法器是做什么用的,不过只要知道是血杀过的大型法器就够了,他马上就跳了出来,随后直接就举起了保命旗,随后一(身shēn)的法力,狂涌入了保命旗里,那保命旗在瞬间变大,最后变成了一杆长十丈左右的大旗,那旗的旗面,长度也达到了五丈,宽度也有三丈左右,在大旗的旗面上还有两个大字,请降。

    血杀宗的大型法器上的人,明显是看到了这保命旗,也看到了大旗上的两个字,那大型法器慢慢的减速了,不一会儿就到了贾青的(身shēn)边,随后从法器上下来五个人,直飞到了贾青的跟前,这几个人中,领头的人穿着一(身shēn)血红色的衣服,他看了贾青一眼,又看了一眼贾青手里的大旗,接着笑着道:“不错,(挺tǐng)聪明的,竟然会用保命旗,你是云海境的人?”

    贾青并没有收起大旗,依然持着大旗道:“是,我的云海境玄机宗的长老,我叫贾青,我因为(身shēn)上有影界的(禁jìn)制,不能不来参加这一次的战斗,但是我并不想一直被影界控制,所以我愿意加入血杀宗,为奴为仆也愿意,请各位收留。”说完他冲着几人一鞠躬,不过他的一只手,一直没有离开保命旗,保命旗也没有变小,因为他十分的清楚,现在对方还没有完全的相信他,要是他现在就松开保命旗的话,对方可能会对他动手。

    那个血杀宗的人看着贾青,又看了一眼贾青持着旗的手,点了点头,沉声道:“可以,你要加入血杀宗,这完全没有问题,不过现在我们必须要封了你的修为,同时把你(身shēn)上所有的法器和空间装备全都拿走,这样一来你在短时间内,就不可能使用法器了,也不能使用法器,不过你(身shēn)上的(禁jìn)制,我们会给你解除掉,你认为如何?”

    “可以,完全可以,各位,我只是想要脱离影界的控制,我是一个修士,我不想成为影界的狗,我宁可成为修士的仆从。”贾青十分的清楚,就算是血杀宗实力强悍,怕是也不会让他一个岛主级的高手成为仆从,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才会使用保命旗,因为他可不想成为别人的仆从,那怕是为了保命也是一样。

    那个血杀宗的人点了点头,随后他伸手在贾青的(身shēn)上点了几下,封了贾青的修为,随后他在手上结了一个法印,直接就印到了贾青的(身shēn)上,接着他又拿出了一颗丹药给了贾青,让贾青服下,贾青服下了丹药之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他胳膊上的字,已经完全的消失了,这也让贾青松了口气。

    随后贾青十分配合的把他(身shēn)上所有的法器和空间准备,全都拿了出来给了对方,对方也检察了一下,在确定他(身shēn)上没有别的法器了之后,这才把他带到了那大船上,那大船看起来方方正正的,十分的古怪,不过当贾青被带到船舱里面之后,他马上就明白,为什么这个大船会是这个样子了,因为这个大船里是有内空间的,内空间还十分的巨大,而这个却是血杀宗的运兵船。

    贾青被安排到了一个院子的房间里,他(身shēn)上的(禁jìn)制并没有解除,当然,这个(禁jìn)制只是封印了他的法力,让他没有办法使用法力罢了,并不会对他的(身shēn)体有什么影响,贾青到也安心的住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安全了。

    就在贾青被安排到这运兵船里后的第二天,又有几个人被安排进了他的小院,这几个人的(情qíng)况跟他差不多,全都被封住了修为,而且从他们的衣服上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全都是云海境的人,并不是影界的修士。

    不过这几个人贾青却并不认识,但是现在大家住在一个院子里,又不能修练,免不了要相互接触一下,很快几人就认识了,他们几人都是来自于不同的宗门,有几个更是出(身shēn)自小宗门,他们也跟贾青差不多,在发现被影界种上了(禁jìn)制之后,一直十分的隐忍,终于找到了这个机会,加入到了血杀宗里。

    虽然几人的遭遇都差不多,但是贾青却还是没有跟他们说实话,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身shēn)份,也没有说自己是怎么加入血杀宗的,他只是说自己是一个中等宗门的长老,是在逃跑的时候,遇到了血杀宗的运兵船,这才投降的,其它人到是也没有怀疑,因为当时逃跑的人太多,保不住就有运气好的,被血杀宗给捡到,那自然也就投降了。

    几人都在聊着这一次的事(情qíng),同时也在感叹血杀宗的强大,更是在说着,影界的人是多么的可恨,但是他们也只能说这些,其它的却不能说,他们相互之间也只能聊这些,毕竟都算是陌生人,不可能一见面就什么都说。

    而贾青在几人之中,算是话少的,他也会说一些话,但是话并不多,也没有引起几人的注意,他们只知道贾青刚刚成为岛主级高手,对他也并不是很重视,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几人在聊天,而贾青在听着。

    就这样过去了五天,贾青慢慢的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他发现这几个人中,有一个人说话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在说着血杀宗的坏话,虽然多是一些抱怨,像抱怨血杀宗把他们关在这个院子里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人来管他们,也不恢复他们的法力之类的话,这些话听起来好像只是抱怨,但是却会引起他们几人的共鸣,因为血杀宗确实是到现在,也没有解去他们(身shēn)上的(禁jìn)制,恢复他们的法力,这也确实是让他们的心里有一丝的不满。

    除了这些之外,那人还会说一些影界的好处,不过他不会明说,而是会用另一种方式,比如“你听说了吗?听说有人为影界立了功,影界的人竟然让上界大能亲自的来指导他,听说对方已经很快就可以飞升了。”

    或是“你们听说了吗?有一个宗门的宗主,因为自己对影界有功,就对他们宗门的人十分的不好,连应发的福利都不给他们宗门的人发,最后被他们宗门的人给举报了,没想到影界的人,阄然直接就把那个宗主给抓了起来,让那个举报的人当了宗主,真是想不到,这么可恶的影界中人,竟然会如此的公平,这真的是想不到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