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提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上官清从自己的静室里走了起来,他决定出外面走走,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是血杀宗玄武岛内的一处院子里,这里是一大片建筑,而他们上官清,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院子,整个院子分为三进,足够他们一家人住了。

    现在上官清他们来到血杀宗,已经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以来,他们过的就像是做梦一样,他们也是到了现在,这才知道血杀宗到底有多么的可怕,比他们想像的还要可怕得多,血杀宗的强大,完全的超出他们的想像。

    上官家的人一直都是以炼器出名的,他们家的炼器之术,也是十分强悍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会比其它人更加明白血杀宗有多么可怕,但是这同时也让上官家的人感到十分的兴奋,因为他们在这里可以学到很多的炼器之术了。

    上官家的人,对于炼器之术一直十分的痴迷,他们家的人,世代都在研究炼器之术,这是他们立家的根本,而他们家的人,也对此十分的痴迷,现在他们竟然可以学会更加高等级的炼器之术了,甚至还可以学到(身shēn)外化(身shēn)的炼制方法,他们如何能不高兴。

    不过现在他们正在学习给自己炼制(身shēn)外化(身shēn)的过程中,还没有真正的接触到血杀宗的炼器之术,最起码他们还没有过入到血杀宗的神机堂,他们可是听说了,神机堂才是血杀宗的核心,因为那里有无数他们想都不敢想的炼器之法。

    上官清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就看到几个家族的弟子正站在房子里聊着什么,一看到他出来了,马上就冲着他行礼,上官清点了点头,开口道:“在说什么?最近的修练如何?”上官清十分的清楚,以前他们上官家借以安(身shēn)立命的本钱,在血杀宗这里,是一点儿用也没有,所以他其实也是(挺tǐng)着急的,不过听说他们家的人,会被分配到神机堂去,他也就放心了,不过要等到他们家的人,都炼制好自己的(身shēn)外化(身shēn)之后。

    一个上官家的弟子开口道:“族长,我们在说说关于符文的事(情qíng),符文九级,这是我们以前重来没有想过的分法,更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符文,我们在讨论,这种分级的方式,到底有没有必要,到底是不是合适。”

    上官清一听他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道:“原来是在说这个,呵呵,不错,不错,好好的研究一下吧,不过不要光想着挑毛病,你们也说了,这符文九级之中,有很多你们没有见过的符文,你们仔细的研究一下这些符文之后在说。”说完上官清就往外走去,那几个弟子应了一声,又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在上官清看来,他们上官家并不能算了纯正的修士家族,按血杀宗这里的说法来分,他们应该算是一个学术科研家族,他们家族里的人,对于炼器,法阵这方面的兴趣,比修练的兴趣还要大。而且他们这一次在血杀宗这里改修的功法,也跟别人的不一样,他们改修的功法是神机,这(套tào)功法战斗力虽然很强,但是更胜在多变,而且最适合神机堂里的人修练。

    上官清离开了自己家的院子,在大街上闲逛着,迎面还可以看到一些人,这些人一看到上官清,都会跟上官清打一声招唿,他们这些人,全都是从云海境过来的,彼此之间都十分的亲近,现在也全都住在这一片区域,自然就更加的亲近一些了。

    上官清也笑着跟他们点头打招唿,这些人有一些他认识,有一些他不认识,而且他们以后也会被分到各分堂去,不可能一直都在这里,不过大家还是都表现的十分的(热rè)(情qíng),结一份香火(情qíng),以后相见之时,一提起来,也会相互有一个照应。

    他们虽然没有明着说要抱成团,但是他会这么做,因为他们都是从一个地方来的,一同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自然会彼此抱成团,这样他们才会有安全感,所以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到是都十分的不错。

    正这么走着,突然一个人落到了他的前面,上官清一看,却发现正是李庆天,他不由得一愣,接着连忙一脸喜色的走了过去道:“老家伙,你可算是来了,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你,你跑那去了?”

    李庆天看着上官清,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他随后开口道:“别提了,因为这一次的行动,我受罚了,最近有时间,这才过来,你们怎么样?过的可还习惯?”李庆天这一个多月以来,确实是一直十分的老实,都没有来看上官清他们,他一直在反思自己这一次的行动,最近这才想通,就出来看看上官清他们。

    上官清笑着道:“习惯,十分的习惯,走,到我那里去聊聊,我们一家子全都在那里,可以好好的聊聊。”说完领着李庆天往他家的院子走去,李庆天也没有客气,直接就跟着上官清去了上官家所在的院子,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人都看到了李庆天,都过来跟李庆天聊天,显得十分的亲(热rè)。

    李庆天也笑着跟他们打招唿,但是却有一种距离感,这一点儿也让上官清十分的不解,很快的两人就回到了上官家的院子,上官家的人一看到李庆天,连忙跟李庆天打招唿,还有人冲着李庆天行礼,(热rè)(情qíng)无比,这一点儿赵海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的命,等于是李庆天救的,他们当然对李庆天感激了。

    上官清把李庆天领到了他的房间里,请李庆天坐下后,有些不解的看着李庆天道:“老李,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之前那些人跟你打招唿,你好像不太喜欢跟他们接触的样子?那些人可是我们云海境的人,而且有他们支持,你以后在血杀宗里的(日rì)子会更好过,以后我们这些来自云海境的人,一定要更加的团结才行,不然的话怕是我们的(日rì)子就难过了。”上官清毕竟是一家之主,他不是一点儿政治眼光都没有的,所以这才说出了这些话。

    李庆天看了上官清一眼,接着摇了摇头道:“上官,你真的这么想的?你要是真的这么想的,那你可就危险了,你要记住,你现在已经不是在云海境了,也不是在上清宗了,把以前的那一(套tào),都收起来吧,以前的那一(套tào),在这里是没有用的。”

    上官清一听李庆天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有些不解的看着李庆天道:“老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上官清还真的是有些不太明白李庆天话里的意思,在他看来,像血杀宗这么大的宗门,里面一定有很多的势力的,大家相互抱团这也是应该的啊。

    李庆天看着上官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上官啊,跟你说实话吧,之前我联系那么多的人,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就是因为想要在血杀宗有更多的话语权,却因此差一点儿出了差错,回来之后我就受了罚,罚的到是不错了,但是这也是宗门对我的一次警告。”

    说到这里,李庆天叹了口气,接着他沉声道:“血杀宗与上清宗不一样,他们虽然存在很多年了,虽然势力强大无比,但是在血杀宗里,不管谁打什么样的主意,都要牢牢的记住一点儿,那就是在血杀宗里,只有一个人才真正说的话,那就是宗主,任何人都不可能违反宗主的命令,不然的话轻则受罚,重则处死。”

    上官清一愣,接着他看着李庆天道:“我们可是有这么多的人,难道说宗主真的会一点儿也不考虑我们的感受?一点儿也不想听我们的意见吗?”上官清真的是有些不明白,他们现在可还是有一万多人呢,而且全都是岛主级以上的高手,这么多的人抱成团,就算是血杀宗强大无比,怕是宗主也必须要考虑一下他们的感受吧?

    李庆天摇了摇头道:“你最好是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宗主是不会受任何的威胁的,我们也没有资格去跟宗主谈条件,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反应,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只要是宗主觉得可以的,他会同意的,要是他觉得不可以,那你就算是在怎么说也没有用,记住这一点儿,还有,在血杀宗里,你想要(身shēn)局高位,看的不是你背后的势力,而是看你的能力,看你为宗门做了多少贡献,你为宗门做的贡献越是多,你得到的就越是多,你要是为宗门做的贡献少,你得到的就越少,所以不要想那么多,多想想自己能为宗门做什么,只要你为宗门做了贡献,宗门是不会亏待你的。”

    上官清点了点头,沉声道:“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儿吗?以前在上清宗的时候,有多少人才被埋没,这一点儿我想你比我还要清楚,被我们给压下去的人才有多少,你也应该记得吧?在血杀宗真的可以做到这样吗?”

    李庆天沉声道:“不知道,反正宗门里的人都是这么说的,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在这方面搞小动作,我想应该可以吧,总知你记住了,多做一些宗门的任务,多为宗门做一些贡献,这是你们上官家安(身shēn)立命的根本,对了,宗门对于法器的制做,十分的重视,你们上官家一直都是以炼器起家的,这一次正好,好好的学习一些,将来说不定你们一家就会慢慢的发展壮大起来呢。”

    上官清笑着道:“那就借你吉言了,对了,你这一次到底受了什么罚?其实这一次的事(情qíng),也不能怪你吧?谁能想得到,已经把那些家伙的(禁jìn)制给解了,他们却还是会动手,真是一群疯子。”(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