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怀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李庆天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在他的对面,也坐着一些人,李庆天的实力很强,而他教弟子的本事更强,最重要的是,他对这些弟子都十分的好,他的弟子也都十分的团结,所以李庆天才有跟玉清子叫板的资格。.更新最快

    现在李庆天看着他对面的那些弟子,他的这些弟子,全都是岛主级高手,一共有十多位之多,还有几个因为有事儿没能到来,不然的话会更多,李庆天看着他们沉声道:“你们也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qíng)了,我跟宗主因为影界的事(情qíng)吵了起来,可能大家会觉得奇怪,我为什么会对与影界结盟这件事(情qíng)这么的敏感,我今天就可以告诉你们,因为我跟影界有仇,有不供待天的大仇。”

    说到这里,李庆天停了一下,他看着众人道:“当年我是上清宗李家的人,我们李家在上清宗里的地位也十分的高,我们李家的家主,是宗门的一位实权长老,在宗门里的地位很高,而且我们李家的弟子,也有很多的高手,而我,不过就是李家一个旁支的人,并不是十分的受家族的重视,但是家族对我也是十分不错的,亲给我给我找了一位师父,也就是你们的师祖来教导我。”

    说到这里,李庆天停了一下,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回怀的神(情qíng),两眼满是温(情qíng),最后被悲伤所代替,他看了几人一眼,沉声道:“那一年我李家家主办寿,因为我李家有自己的主岛,在加上我们李家的地位,所以我们李家请了很多人,而我师父做为与李家比较亲近的人,也提前到我们李家了,而大寿的(日rì)子就在三天之后,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那天晚上,我们李家岛的上空,突的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随后无数的影界中人,从那个裂缝之中杀了出来,他们对我们李家岛发起了攻击。”

    说到这里,李庆天的两眼满是仇狠和痛苦的神(情qíng),他沉声道:“我们李家奋起反击,但是那些影界的人,却是十分的强悍,我们李家有所不敌,我们李家的一些高手,相继受伤,我师父也受了伤,可是影界的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我们李家岛都给封住了,我们不能用传送阵,也不能传消息出去,当时所有人都陷入到了苦战之中,四周的人越死越多,我忘不了平时家里的那些兄弟一个个惨死在我面前,我忘不了我的父母,被影界的人杀死,我更忘不了那些影界的人一脸平静的惨杀我的家人,更不以忘记,我师父为了让我逃跑,在我的(身shēn)上使用了血遁之术,他让我逃了出来,而他却死在了我们李家岛。”

    李庆天闭上了眼睛,他的两眼有(热rè)泪滚滚而出,而房间里却是一片的安静,好一会儿他才平静了自己的(情qíng)绪,看着四周的弟子,沉声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忘不了影界人的表(情qíng),他们都是一脸的平静,他们的脸上没有兴奋的神(情qíng),也没有任何不忍的神(情qíng),甚至就连狰狞的神(情qíng)都没有,他们都是一脸的平静,在他们杀人的时候,他们一直都是一脸的平静,对于他们来说,生命根本就不是生命,对于他们来说,我们这些修士,也可能根本就不是人,他们杀我们,是不会有任何的不忍的,甚至连高兴都不会,就向我们随手碾死一只虫子一样,那样的神(情qíng)才是最为可怕的。”

    李庆天两眼闪过一丝恐惧的神(情qíng),脸上都有一些狰狞了,他看着他的弟子,沉声道:“他在那之后,我们李家就从宗门里消失了,虽然后来宗门也追查了这件事(情qíng),但是我们李家却真的消失了,这件事(情qíng)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最后人们还是慢慢的忘记了这件事(情qíng),现在知道这件事(情qíng)的人已经很少了,就连宗主都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qíng)。”

    李庆天两眼闪过一丝悲痛的神(情qíng),当年的李家是何等的繁荣啊,可是这么快就被人给忘记了,这才是李庆天最为悲伤的事(情qíng),当年李家可是为了上清宗做了很多的事(情qíng),可是现在呢,却没有人在记得了,甚至连提都不会提,而李家被影界所灭的事(情qíng),也只是记录在宗门一些秘密的资料之中,都很少会有弟子知道。

    可是现在呢,他们上清宗竟然要跟影界结盟,李庆天怎么可能会答应,那可是对他有毁家灭族之仇的影界啊,他怎么可能答应?更不要说,李庆天根本就不认为影界会有什么好心,一个完全不把你当成人,完全不把你的命当回事儿的人,他会真心的跟你合作?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李庆天这才会全力的反对,才会跟玉清子争吵,最后他之所以不吵了,并不是因为玉清子说的,血海境已经一统了,而是因为李庆天知道,玉清子是不会听他的,他在争吵下去,怕是就真的要动手了,那样他们就更没有理了,所以他没有在跟玉清子争吵,而是给了玉清子一个台阶,但是他却不会忘记这件事(情qíng),他更不会去支持这件事(情qíng)。

    “但是我不会忘记这件事(情qíng),更不会忘记这个仇恨,所以我是不会跟影界合作的,绝对不会,我今天把你们叫来,就是要跟你们说这件事(情qíng),我虽然是你们的师父,但是你们现在都已经成了一方岛主了,你们也必须要为自己打算,所以你们不必在意我的感受,你们可以同意宗门的做法,可以跟影界合作,而我是不会跟影界合作的,我只是告诉你们原因,并不是一定要让你们也不跟影界合作。”李庆天看着那些弟子,沉声道。

    那些弟子看着李庆天的样子,都没有说话,好一会儿一个弟子才开口道:“师父,如果没有你,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们早就已经商量好了,不管师父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会跟着你的,请师父放心好了。”

    李庆天看着其它人,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好,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决定了,那就回去准备一下吧,我们如果真的不跟影界合作,那么宗门怕是也不会答应的,到时候我们可能会跟宗门翻脸,这是我不想看到的,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其实就是阳奉(阴yīn)违,不能作的太明显,不然的话倒霉的还是我们。”

    众人都点了点头,李庆天沉声道:“你们也可以联系一下其它的岛主,特别是一些跟你们关系好的岛主,问问他们的意思,不要直接就问,试探一下,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反应,要是他们想要跟影界合作的话,你们也不要在说什么了,要是他们也不想跟影界合作的话,不防多联系一下。”几人都应了一声。

    李庆天看着他们,沉声道:“派人主要去探一探温文海的口风,看看他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他也不想跟影界合作,但是记住了,不要在他面前暴露我们的真实想法,这些心机深沉,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一心修练,但是我一直觉得他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所以一定要小心他,要是让他知道了我们的真实想法,对我们可能不会有什么好处。”

    李庆天的那些弟子一听他这么说,都是一愣,随后都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要知道温文海在上清宗里几乎是不会管事儿的,他除了实力强之外,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就连弟子都懒得收,在上清宗也没有任何的实权,一心只想着修练,像这样的一个人,他怎么可能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这让他们都感到十分的不解。

    李庆天看着那些弟子的样子,轻叹了口气道:“你们可能并不知道,这温文海是飞升之人,他当初飞升的时候,我正在死士岛那里,我是第一个见到他的人,他刚飞升的时候,就十分的低调,但是他当时的实力还不是很强,有一些我发现,偷偷的与人联系,这让我感到十分的好奇,他一个刚刚飞升的人,到底是在跟什么人联系,后来我找人查了一下,发现与他联系的人,都是其它宗门的人,在仔细的查了一下,我这才发现,他们这些人,可能都属于同一个下界的人,也就是说,他们这些人,都是在下界都是同一个界面的,而且人数好像还不是很少,但是这些年,你看到过他跟其它宗门的人联系吗?我想他们是不会不联系的,只不过是没有公开联系罢了,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人有很多,他们在下界是同一个势力,到了上界这里,时常有一些联系,也是正常的,没有那个宗门会因为这件事(情qíng)而怪罪他们,下界的人这么作的也有很多,可是温文海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联系,好像他在这一层界面,没有别的认识人一样,这本(身shēn)就是一个问题,我怀疑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他这个人,你们一定要小心才行,只要探一探他的口风,不要与他过多的接触。”

    一听李庆天的话,他的那些弟子全都是一愣,一直以来,温文海在上清宗里都是十分低调的,虽然大家也知道他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但是却没有见他与任何人联系过,就一直认为,他那一个界面,可能没有人飞升,也就没有在意,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事(情qíng)并不是这样,如果温文海真的是在偷偷的与他同一界面的人联系,那他还真的是值得人怀疑,毕竟在云海界这里,与同一界面的人联系是(允yǔn)许的,这并不算什么,但是偷偷的联系,就值得怀疑了。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