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生波 第七百二十一章 比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一章 比试



    

    


    


    


    


    其实郝通并不知道,那位长老之所以来找他,完全是因为得到了宗门的命令,就算是他说的那些话,也全都是宗门里让他说的,所以那位长老才会跟郝通说了那些话,这其中也算是一种心理辅导,只不过是最为简单的心理辅导罢了,当然,这对于修士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因为修士本就是心智坚毅之辈,是不需要跟他们说太多的。

    郝通当然不知道这些,他现在还在不停的练习着自己领悟到的东西,越是练习他就越是感觉,自己的这条路是走对了,修士在对敌的时候,一般都是要对方的命的,同门之间的比试不算对敌,顶多就是一个比式,但是真正的上了战场上,那就是要拿命去拼的。

    在战场上,是没有任何面好讲的,那也不是讲什么道义的地方,你就是要敌人死,敌人要是不死,可能你就要死,那怎么才能让敌人死呢?其实十分的简单,就是用你所有的手段,把敌人给杀了就行了,是所有的手段,可并不只是单指血战八式。

    之前郝通就是有点儿钻牛角尖了,但是在真实幻境之中,那个敌人却给他上了一课,那敌人的实力跟他差不多,可是最后却只是用了一些小小的手段,就在几招之内要了他的命,他十分的清楚,要是在战场上,他遇到那样一个敌人的话,那他也就死定了。

    正在郝通练习的时候,突的一个声音传来道:“郝师兄,你在干什么?今天怎么不练血战八式了?”这个声音十分的年轻,声音里也满是不解之意,不过从他说话的语气来看,他与郝通还是相熟的。

    郝通一下回过神来,转头一看,不由得笑着道:“原来是孙师弟啊,没事儿,就是练习一下,总不能学会了新的东西,就把自己以前会的东西给丢下吧。”一边说着他一边也收了架势,停了下来。

    要知道不管是血战八式还是巨魔宗的功法,都是有架式的,而架式,是所有功法的根本,就拿血战八式来说吧,血战八式其实是有配的架式的,一共八个架式,这已经算是十分简单的了,有一些功法,架式更多,足有几十个架式。

    这些架式是这一功法的根本,只要把架式练熟了,那么你学这一功法的时候,就会事半功倍,相反的,要是你没有练好架式,那么这功法你就算是练的在漂亮,在好看,那也不过就是花架子罢了。

    很多人可能并不这么认为,但是其实架式是十分重要的,就拿中国的功夫来说吧,形意拳的最根本的架式就是三体式,而咏拳就是二字钳羊马,这些可以说是桩法,也可以说是一种架式,而在拳击运动之中,也是有拳架的存在的,一个拳击手的拳架,对于他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一但一个拳击手在对敌的时候,他的拳架被打散了,那么他几乎就难逃失败的命运了,这就是架式的重要

    而在修真界这里,架式也是十分重要的,所有功法都有自己的架式,所以一般在练习的时候,修士首先要注意的就是自己的架式,无论是开始,还是最后的结束,都是要以架式的形式来完成,因为这样会让你的体养成习惯,形成一种本能,这样在以后对敌的时候,你的架式才不会乱,不会散,才会随时都保持着架式,这是十分重要的。

    那个孙师弟,一看到郝通收了架式,这才开口道:“郝师兄,你今天怎么练习巨魔功法来了?”这位孙师弟名叫孙不遇,他今天才二十多岁,他原本是一个小宗门的死士,是最近才成为外门弟子的,他练习的也是血杀宗的功法,经常的跟郝通一起练习,两人的关系也十分的不错,算得上是好友了。

    郝通看着孙不遇,笑着道:“孙师弟啊,你也知道,我之前提交了进入真实幻境的请求,昨天就得到了准许,进入到了真实幻境之中,不过进去没有多长时间就出来了,在真实幻境里发生的事我不能告诉你,不过可以跟你说,我经历了一次实战,那一次实战,也让人知道了,我之前犯了一个错误,就是不应该把只练习血战八式,也可以在血战八式之中加入一些东西,这样才能让血战八式的威力更大,当然,这需要你把血战八式练到纯熟无比的况下才行,不然的话也没有办法这么做。”

    孙不遇一听郝通这么说,也不由得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道:“是吗?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些,郝师兄,我们对练一下如何?我想要看看你说的况到底是什么样的。”这孙不遇到是十分的好学,而且还是一个武痴,一听郝通这么说,他自然是马上就要试一下结果了。

    郝通笑着道:“好啊,来试试吧。”说完他退到一旁,拉开了架式,举起了手里的长刀,而孙不遇也马上就拿出了自己的血刀,也拉开了架式,随后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招,孙不遇上来就是一招血流成河,而郝通用的却依然是血雨腥风。

    血战八式是一功法不假,但是这并不是说,他的起手式,一定要用血流成河,血雨腥风也是可以做为起手式的,个人的习惯不同,所选用的起手式也会不同,血流成河讲究的是一个冲字,这一招气势十分的重要,如大河奔流,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而血雨腥风这一招用起来,却是以虚招为主,虚实结实,让刀光化成血雨,每一滴雨水都是一点刀光,让你分不清那一点刀光是真的,那一点刀光是假的,虚虚实实,虚中有实,实中带虚,真真假假,让你分不清楚。

    一般喜欢用血流成河做起手式的人,都是最重气势的人,他们的战斗风格也是以硬攻为主,攻击力十分的强悍,而以血雨腥风为起手式的人,他们是以变化为主,强攻能力可能会弱一些,但是招式的变化,却是更多,更加的复杂。

    郝通就是喜欢以血雨腥风为起手式,而他也更加注重血战八式中,招式的变化,血战八式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十分简单的功法,但是这功法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他可以让你从小练到老,在简单之中,又可以生出无数的变化,在无数的变化之中,又可以归于简单,可以说这一功法是血杀宗千百年来,经过无数代的先人前辈改良,经过无数次锤炼,最后才定形的一刀法,威力自然是非同凡响了。

    孙不遇却是偏偏喜欢用血流成河为起手式,他用血战八式与郝通用的血战八式,完全的不同,要是外人来看,他们两人用的根本就是两刀法,只有血杀宗的人才能一眼看出,两人用的其实是一刀法,郝通的刀法变化多端,虚实难测,而孙不遇的刀法,却是简简单单,直来直去,好像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么几招,但是这几招用起来,却是气势非凡,有一种沙场对敌,惨烈无比之感。

    两人这一动上手,孙不遇的刀式马上就显示了出来,他的刀法虽然直来直去,但是却杀气冲天,正好符合了血战八式的刀意,在刀法上,他还压制了郝通一头,这一点儿也在郝通的意料之中,虽然孙不遇的年纪不大,但是他的刀法却是十分的好,以他的水平对上孙不遇,那是战不到任何的便宜的。

    不过郝通今天却又不一样了,他与孙不遇斗了几个回合之后,突然左手变大,随后一拳击出,这一拳威猛无比,拳出带风,显然出这一拳的力量十分的大,这一招让孙不遇有些吃惊,他马上就变招,想要挡住这一拳。

    郝通一看孙不遇的样子,不由得想到了他在真实幻境里遇到的况,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的笑容,随后他左拳一收,右手突的变大,一刀斩下,这一刀不但有血战八式的威力的,在加上他突然变大的力量,确实是十分的惊人。

    孙不遇一看到这种况,不由得怒喝了一声,随后他手里的刀式一变,竟然改守为攻,一招血流漂杵就用了出来,这一招本就是威力巨大的招式,他手里的血刀,与郝通的血刀一下变撞到了一起,就听到当的一声巨响,两人的形都直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停了下来,却是平手了。

    郝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随后收了刀,看着孙不遇,叹了口气道:“孙师弟真是好刀法啊,师兄我之前还以为,用这两招,就能打败孙师弟你一次呢,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一个平手,唉,看来这并不是功法的原因,而是师兄我这个人的原因那。”

    孙不遇这个时候也收起了架式,把血刀也收了起来,不过他却是一脸惊喜的看着郝通道:“师兄,你之前刀法变化虽然十分的多,但是气势不足,这一次你把巨魔宗的功法,也用在了刀法上,却是差一点儿就赢了我,虽然只是平手,但是这对于你来说,可也是十分重要的,要知道我们之前比式刀法,你可是一次都没有赢过我,就连平手都没有,这说明你走的这条路是对的,但是你走的这条路,却并不适合我,我们对功法的理解不同。”

    郝通一听孙不遇这么说,到是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以招式的变化为主,你以气势为主,而且我之前练巨魔功法太长时间了,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刀法的进步一直没有你快,但是这一式的这种变化,却也可以让我的战力提升不少,看来这条路还是选对了。”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