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生波 第六百七十九章 谛听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谛听镜



    

    


    


    


    


    司徒镜雨他们看着成万,他们现在还真的有些开不明白成万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了,要是成万说的是假的,他是不会让他们制住他的,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他是发现那人是影界的内的?这一切都让司徒镜雨他们感到十分的无耐。

    司徒镜雨看着成万,沉声道:“成道友,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愿意让我们封住你的修为?”司徒镜雨就是想要看看,成万是不是真的敢让他们封住他的修为,要是成万敢的话,那就证明成万说的是真的,他们也真的敢动手对那个进行搜魂,要知道搜魂之后,那人也别想活了。

    成万沉声道:“当然,现在你们就可以动手,不过好心的提醒你们一下,如果你们封住了我的修为,那么我的法器就没有办法封住那人了,你们也要封住他的修为,不然的话,他可是会反抗的。”说完成万就站在那里不动了。

    司徒镜雨看着成万的样子,接着沉声道:“好,我就赌这一次,要是你说的是假的,我们不但会杀了你,还会全力的与六大宗门合作,进攻血杀宗,因为那只能证明,血杀宗真的与影界的人勾结了。”

    成万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司徒镜看了其它人一眼,沉声道:“选出三个人,封住他的修为,去吧。”众人互望了一眼,马上就有三个人走了出来,走到了成万的跟前,而司徒镜雨却是亲自的走到了那个被成万的法器给封住的人跟前,伸手把那人的修为给封住了。等他把那人的修为给封住了之后,那三个人才动手,把成万的修为给封住了。

    等到成万的修为一被封住,一直封着那人的青铜色金属,突的变成了两把铁尺,直接就掉到了地上,而那人也被露了出来,他一露出来,马上就看着司徒镜雨,大声道:“盟主,不要相信他,他就是想我们自相残杀,我一说血杀宗的坏话,他马上就出来对付我了,这就足以说明,他们真的是心虚了,他们真的与影界的人勾结了。”

    司徒镜雨看着那人,沉声道:“我让你还能说话,就是想要证明,你的神志还是清醒的,并可没有被他给影响到,现在看起来,他的神志确实是清醒的,那就对不起了,为了整个血海境,也只能牺牲你了。”说完他手一动,把那人的嘴也给封住了。

    随后他转头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大家都知道,用了搜魂之术,他就必死无疑了,所以这一次我动手,大家应该不会反对吧?要是证明他是无辜的,那么我们马上就杀了成万,然后全力的跟六大宗门合作,一定要灭掉血杀宗,这一点儿大家不会反对吧?”

    众人都点了点头,司徒镜一看大家都同意,这才手一翻,他的手里多出了一面镜子,这面镜子看起来十分的古朴,也是由青铜所制的,但是这面镜子却显得十分的古怪,镜子的面看上去十分的光滑,可以照人,而镜子的背面,却刻着一只怪兽,这只怪兽十分的奇特,他长着虎头,独角,犬耳,龙,狮尾,麒麟足,样子十分的古怪。而在这镜子下面,却是一根长长的尖刺,这根尖刺足有一尺多长,显得十分的光滑,一看就知道十分的锋利。

    司徒镜雨拿着这面镜子,沉声道:“这是我无意之间得到了一件上古异宝,名为谛听镜,他有一个十分古怪,但是又十分残忍的能力,当他刺入到人的脑中,就可以读取人的记忆,你想要知道什么,只要这个做过,他都会说出来,不过事后这人也必死无疑,这谛听镜我用过几次,从来没有出过错,今天就在用一次吧,如果证明他是无辜的,那么这谛听镜,下一个使用的目标,就是成万,大家没有意见吧?”

    众人互望了一眼,全都摇了摇头,他们都没有意见,说实话,他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司徒镜雨手上竟然会有这么一件上古异宝,谛听镜之名,他们也是听说过的,听说是一位上古大能名叫读心老魔制做出来的一件异宝,这件异宝可以读取人心,也正是凭着这异宝,那读心老魔得到了无数宗门的传承,实力强大无比,在整个血海境,无人能制,但是也正是因为他修练了太多的功法,让他的法力博而不纯,最后没有办法飞升,在加上他心智不坚,最后竟然走火入魔而死,从那之后,他的谛听镜,也就跟着消失不见了,却没有想到,这谛听镜,竟然落到了司徒镜雨的手里。

    司徒镜雨一看没有人反对,就沉声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一次的事,就决定了我们血海联盟的命运了,当然,我知道,他所在的宗门,可能会对付我们,但是我不在乎,我要的就是我们血海联盟的前途。”说完司徒镜雨口中轻念了几句咒语,接着那谛听镜,就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直接就刺入到了那人的头顶。

    随着谛听镜刺入到他的头顶,就见谛听镜后面的谛听神兽像那也活了过来,他的两耳不停的动着,随后那镜面上,就出现了一丝淡淡的人影,最后那人影慢慢的疑实了,就变成了那个人的样子,不过他是得有些呆滞。

    司徒镜雨看着那镜子上的人影,转头对其它人道:“各位,是你们来问,还是我来问?”司徒镜雨十分的清楚,那人已经不可能在活了,所以谁问都是一样,不过他却没有要问,因为他怕到时候别人在怀疑他什么,他才有些一问。

    其它人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个人开口道:“就请盟主你来问吧。”他们也知道,司徒镜雨跟血杀宗并不是一伙的,那么他们不家什么信不着司徒镜雨的呢,在说他们对于谛听镜也不了解,还是让司徒镜雨来问吧。

    司徒镜雨点了点头,也没有在客气,而是冲着镜中的人影沉声问道:“你是不是影界派到血海境这里的内?”司徒镜雨问出来的当然是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这一句话就可以决定成万的生死,也可以决定以后血海联盟的走向,所以他直接就问出了重点。

    镜中的人影十分的呆板,不过还是开口道:“是”这个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确实是那人的声音,而且这么简单的一个字,却也让所有人都是心头一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让成万给猜对了,那人竟然真的是影界的内,所以这话一出口,整个大哗的一下就乱了起来。

    司徒镜雨也呆在了那里,说实话,在那人说出这话之前,司徒镜雨还是有些不相信的,因为那人之前,也是一力主张对影界用兵的,所以在成万用自己的命跟司徒镜雨打赌的时候,司徒镜雨还真的认为,成万是为了掩盖血杀宗与影界勾结的证据,而他之所以还是动手了,就是因为他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血杀宗与影界勾结了,如果他不让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点儿,他是没有办法劝其它人同意,他们与六大宗门合作,一起对付血杀宗的,就像他说的,他是为了整个血海联盟。

    但是他没有想到,事实与他想像的完全的相反,那人竟然真的是影界的内,成万说的竟然是真的,这让他呆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等他一回过神来,他的脸色马上就是一变,随后他大声道:“安静,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相互监视,如果有人敢在我问话的时候,有任何的异动,其它人可以群起而攻之。”

    说完这话之后,他转头看着那人,开口道:“你可有其它的同伙?”这才是司徒镜雨想要问的话,也是他之前那么吩咐的原因,因为他担心,如果在这些人里,还有这人的同伙,还有影界的内的话,那么在他问出这话的时候,那些人可能会杀人灭口,也有可能会对他动手,所以他让那些人相互监视,谁要是有异动,其它人就可以全都动手。

    而听司徒镜雨问出了这话,其它人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也马上就开始注意四周,任何人有任何的异动,他们都会动手进攻,不过整个大却是一片的安静,没有任何人有任何的异动。

    “没有,我们都是单线联系的,我们没有同伙。”那人的话,让司徒镜雨的心,也放下了一些,大里也传出了一片的呼气之声,他们还真怕那人有同伙,那样的话,就得在大里动手了,他们要是一在大里动手,那外面的弟子,马上就会知道,到时候他们这个刚刚组建起来的小联盟,就会一片大乱,就真的完了。

    司徒镜雨看着那人沉声道:“你们为什么要当影界的细?你是什么时候成为影界的细的?”司徒镜也真的很想知道这个问题,如果对方是在很早之前就成为了影界的细,那还好说,要是他是最近才成为影界的细的话,那就说明有人与他联盟,那他们也许就能知道,到底谁还是影界的细了。

    那人开口道:“我的家族在三千前之前,就是影界大神的仆人了,我们一直为影界大神进忠,为的就是有一天能灭掉血海境,让我的家族,成为血海境之主。”那人的声语十分的平,没有一点儿起伏,但是他说出来的这些话,却让所有人心直往下沉,他们没有想到,影界的人在血海境这里的布局,竟然已经超过三千年了,这真的是太可怕了。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