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生波 第五百八十三章 蒯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蒯谷



    

    


    


    


    


    赵海看着阎王令他们,微微一笑道:“你们很恨我?对不对?我知道你们恨我,但是那又能怎么样,我就是喜欢看到我们恨我,却又无可耐何的样子,哈哈哈,看得我真的是太开心了。”赵海虽然嘴上是在笑,但是他的两眼却是一点儿的笑意都没有,现在留着阎王令他们,不过是迫不得以,以后他早晚都要把阎王令他们这些家伙全都给收拾了,所以他并不担心什么,就算是阎王令他们现在在恨他又能怎么样,反正他们也不敢怎么样,所以他一点儿也不担心。

    阎王令他们一听赵海的话,不由得一愣,他们还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因为赵海说的十分的有道理,他们确实是拿赵海没有办法,所以他们只能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声也不出,这也算是一种无声的抗议吧。

    赵海看着阎王令他们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我交待你们的事,你们最好是做好,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今天这样的滋味,我想你们也不想在赏一次吧?所以我交待你们的事,你们最好认真一点儿,余清,我们走,一个月之后,我会来看进度,要是你们做的不好,那么你们每个人都会杀一百人,对了,我知道,你们可能会想办法解去你们上的制和毒,不过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你们要是乱试的话,那可能会让你们的毒加深,这种毒有一个十分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在毒加深了之后,你们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反应,但是这种毒,会以你们为中心,慢慢的像四周扩散,而且一直都不会停,最后怕是你们所在的岛上,所有的人,全都会中毒,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儿?你们可以试一下,你们鬼宗那些低等级的修士,我还没有时候去给他们下毒,但是如果你们自己愿意去下毒的话,那我还要好好的感谢你们,哈哈哈哈。”说完赵海和余清,已经消失在了房间里,只留下了阵阵的余音,和脸色难看无比的阎王令他们四人。

    等到赵海离开了好一会儿,阎王令他们四人这才站直了体,他们仔细的打量了四周一眼,直道确定赵海不在,他们这才松了口气,阎王令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看了其它几人一眼,沉声道:“大家都坐吧,以后大家的份,也都平等了。”

    其它几人一听阎王令这么说,脸色都有些难看,随后却也全都坐了下来,阎王令看了几人一眼,沉声道:“都说说吧,对于这种况,你们都有什么想法?”阎王令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现在他们这种况,完全的超出了他们的想像,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能用这种方法控制了他们,偏偏他们还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林东看了阎王令一眼,苦笑了一下道:“宗主,现在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在我们没有把握解去我们中的毒的时候,也只能是这样了,谁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宗主,你说我们要不要真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其它的岛主级高手?”

    其它两位长老也全都看着阎王令,阎王令看着他们几个人,叹了口气道:“告诉吧,不告诉怎么办,反正他们也中毒了,不过他说的,关于解毒的事,我到是不太相信,我看我们可以让其它的岛主去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把这毒给解了,就算不能,那应该也没有那么大的危害吧?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种毒可以以人为中心,扩散到一座岛上的,而且中毒的人还什么事儿都没有,这一点儿我真的是有些不太相信。”

    林东他们都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们也不太相信,但是他们却不太敢冒这个险,外一是真的呢,那不是麻烦了吗!阎王令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说,要让那些岛主去解毒试试,而没说要自己动手。

    一看林东他们都同意,阎王令这才开口道:“好了,你们也先回去吧,现在我们还在与阳宗有小冲突,我们要小心一点儿,同时也把这件事,跟手下的岛主说了吧。”几人应了一声,这才转离开了。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阎王令坐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儿呆,他看了一眼房间里的血迹,随后开口道:“来人!”门外马上就有人应了一声,走了进来,但是一看到走进来的人,阎王令不由得一呆,因为走进来的人,正是蒯谷。

    蒯谷是阎王令最信心的手下,以前阎王令不管是走到那里,都会带着蒯谷,但是这一次蒯谷却是真正的死在了他的手里,可是现在却看到蒯谷就像以前那样,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在这个蒯谷的上,他看不到一丝的死气,蒯谷就像以前一样,一样的话,一样的向他行礼,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阎王令仔细的看着蒯谷,他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好一会儿他才对蒯谷道:“蒯谷,把屋子收拾一下。”之前他们杀人的时候,这房间里溅了很多的血,这些血都需要清理一下才行,同时阎王令也想要看看,现在的蒯谷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蒯谷应声道:“是,大人!”说完他一挥手,一团气劲从他的手里飞出,这团气劲是黑色的,就像是一个黑色的球体一样,在房间里不停的打转,所过之处,不管是灰尘还是血迹,全都消失不见了,这足可以体现出,一个人对于自己法力的控制能力。

    阎王令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这一幕是这么的熟悉,以前他们经常会这么做,而且蒯谷连对他的称呼都没有变,整个鬼宗里,只有蒯谷才会称呼他为大人,别人在见到他的时候,都会叫他宗主,这可以说是蒯谷的一种特权,而现在蒯谷依然叫他大人,蒯谷对于法力的控制,依然是那么的精细,这让他有一种是不是自己之前都是在做梦的错觉。

    等到那团黑色的气劲,在房是里转了一圈之后,蒯谷这才把那团气劲给收了起来,随后就站在那里不出声了,这跟以前的蒯谷也是一模一样,以前的蒯谷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就像是一个影子,阎王令后的影子。

    阎王令看着蒯谷,好一会儿,他的脸色才变得十分的难看,他沉声道:“好了蒯谷,你出去吧。”蒯谷应了一声,随后转离开了房间,顺手关上了门,接着就站到了房间的外面,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阎王令的召唤,跟以前也是一模一样。

    阎王令一直在用精神力感应着蒯谷,一看到蒯谷的动作,阎王令却不由得恨得咬牙切齿,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去恨一个人,但是他却没有办法,他只能着,最后他实在是没有隐住,一拳打在了桌子上,桌子一下就被他打得粉碎。

    招呼蒯谷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又送来了一张新的桌子,他这一次没有让蒯谷出去,而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跟以前一模一样的蒯谷,突的开口道:“蒯谷,之前的事你还记得吗?”他想要知道,现在的蒯谷到底知道多少事,他生前的事,他是不是记得,自己杀他的事,他是不是也记得。

    蒯谷看了阎王令一眼,接着沉声道:“记得,全都记得!”随后就不在说话了,依然是一脸安静的站在那里,好像之前说话的不是他一样,这跟他以前说话之后的样子,也是一模一样,这让阎王令的心里更加的难过了。

    阎王令看着蒯谷,沉声道:“你恨我吗?”阎王令跟蒯谷相处的时候长了,所以他十分的清楚蒯谷的这话的意思,蒯谷的话虽然不多,但是他却明白蒯谷的意思,蒯谷的意思十分的清楚,那就是他记得所有的事,包括他生前的事和他被杀时的事

    蒯谷看着阎王令,沉声道:“不恨!”他的话依然简单,声音也十分的平静,好像在说一件跟自己完全无关的事一样,而他这样的表现,也让阎王令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好的感觉,事实上他还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坐在那里好一会儿,阎王令这才叹了口气,沉声道:“现在我该怎么办?你死了,我被人控制了,整个鬼宗的高层,都被人控制了,我知道,你可能会把这些话转头就告诉邹肖,但是我不怕,我只是想要知道,我该怎么办?”

    蒯谷看了阎王令一眼,沉声道:“主上是不会这么做的,他没有必要了解你做的每一件事,我也不会把这些事上报,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不管是你也好,还是主上别的手下也好,从来没有人能背叛他,就算是真的背叛他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主上的实力,不是我们所能想像的。”蒯谷依然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在跟阎王令说话,但是他的话,却让阎王令呆在了那里。

    阎王令呆呆的看着蒯谷,好一会儿他才一脸惊愕的看着蒯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不是邹肖安排过来监视我的吗?他真的对我们这么放心?”阎王令从赵海的话里就知道,蒯谷他们这些人,就是赵海留下来监视他们的,所以他才不像以前那样跟蒯谷说话了,甚至刚刚的话,他都是冒险说的,因为他实在是没有人可以说话了。

    蒯谷沉声道:“是,主上是派我们来监视你们,不过我们并不会什么事都上报,只要大人你不背叛主上,我们什么都不会说,其它人也是一样,我们也是独立的个体,也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不会什么事都上报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