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生波 第五百二十九章 令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跟他们去谈谈?这是他们的条件吗?”余清一听义叔这么说,不由得警惕了起来,他怕这会是一个陷阱,一个针对他的陷阱,要知道如果让唐家知道他们的份的话,那是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余清才会这么的紧张。

    义叔摇了摇头道:“不是,少爷,你也在道,对付唐家不是一件小事儿,我们想要让鬼影团的人去对付唐家,就一定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但是到底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个却是需要少爷你去谈的,听说这个鬼影团的人,十分的神秘,他们见人也只见一次,而且见面的地点,也十分的保秘,每一次见面的地点都不一样,所以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最好是少爷你亲自去谈,我们没有办法做主。”

    一听义叔这么说,余清到是点了点头,虽然他很少跟外人接触,但是他也十分的清楚,他名下的产业,关系到他的生活,所以他看的还是很紧的,虽然这些产业是义叔在管理,但是重大的决定,必须他来做,所以像这一次这么大的事儿,自然也必须是他来做决定才行。

    一想到这里,余清这才想了想,沉声道:“好,我知道了,这样吧,你去打听一下,什么时候能见到鬼影团的人,在那里见面,我去亲自跟他们谈,如果鬼影团的人,真的愿意帮着我们灭了唐家,那么我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义叔看着余清,他明白余清的想法,余清太想报仇了,事实上他也是一样的,义叔有好几个儿子,除了跟在他边的小儿子之外,其它的人可全都留大了余家那里,不过百年前的那一场大战,义叔的几个儿子,全都被杀了,所以他对于唐家的仇恨,绝对不比余清少,所以他十分的理解余清。现在一看余清答应要去了,他马上就把他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余清道:“少爷,我已经得到消息了,三天之后,清玉酒馆的二楼丙字号包间里,就是下一次见面的地点,如果我们要去见他们的话,就必须要提前做好安排才行。”

    余清想了想,沉声道:“去安排吧,三天之后,我去见他们,我到是想要看看,这鬼影团,会不会接我们的任务。”义叔应了一声,随后冲着余清行了一礼,这才转离开了,而余清在义叔离开之后,想了想,也离开了自己的院子,随后到了另一个没有人的小院子里,在里面换了一衣服,这才离开了那个院子,上了传送阵,直接就去了义叔他们所在的那座小岛,那座小岛是鬼宗的一处对外坊市,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余清有几个生意就在这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知道,义叔所说的清玉酒馆是什么地方。

    清玉酒馆就在这个坊市里,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只不过以前的生意,一直都十分的普通,很少会有散修去那里喝酒,就算是像余清这样的宗门弟子,去的次数都不是很多,不过自从有了那种十分普通的,没有灵气又十分便宜的酒之后,这酒馆的生意这才好了起来,不过这酒馆的份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余清可是十分清楚的,这酒馆本就是宗门里的一个真传弟子开的,所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余清到了坊市那里之后,先是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把衣服给脱了下来,随后在自己的上用了一种改变相貌的术法,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散修一样,他慢慢的在坊市里转悠着,很快就来到了清玉酒馆那里,这酒馆里的人很多,生意很好,余清看了看,也就进去了,随后用一块晶石,买了一瓶普勇的劣酒喝了起来,跟那些散修一样。

    虽然他看起来跟那些散修一样,其实他的双眼却正在打量着大厅里的一切,大厅里有很多的散修,这些散修一个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喝着劣酒,大声的说着他们的收获,当然,免不了吹牛,但是看得出来,他们却全都是普通的散修,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余清把一壶酒喝光了,这才离开了酒馆,晚上他也没有回到自己所在的岛,而是在坊市这里随便的找了一个地方住了下来,第二天他又去了酒馆那里,随后他就见到了义叔,就义叔到了酒馆那里之后,也点了一种酒,随后又点了两个小菜,到酒馆之中的一个桌子上坐了下来,那个桌子那里坐着两个人,那两个人一边说笑的一边喝着酒,跟普通的散修差不多,义叔到了那里坐下后,把酒菜也放到了桌子上,他也没有开口,只是喝着酒,吃着菜,等到吃好了之后,他这才站了起来,往桌子上丢了几块晶石,站起来就往外走。

    等到义叔到了外面的时候,就见一个修迎面走了过来,把一个黑色的东西交给了义叔,随后就转离开了坊市,而义叔在拿到那个东西之后,也直接就收了起来,然后就回到了他的店里,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余清又注意了一下在那桌喝酒的那两个散修,发现那两个散修依然在那里喝着酒,不过他们的舌头已经大了,他们对于之前义叔坐在那里的事,好像是完全不知道一样,而且最让余清感到吃惊的是,那两个散修他竟然认识,全都是坊市上的熟面孔,显然他们不可能跟那个什么鬼影团有什么关系,这也让他更感到奇怪了。

    很快的余清就注意到,那两个散修已经喝酒了,直接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但是随后却又有几个人到了那桌子那里,也点了跟义叔一样的酒菜,吃完就离开了,他们到了门外的时候,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个黑色的东西,而那些交给他们东西的人,全都是不同的人,他们把东西交给了那些人之后,也离开了坊市,这也让余清明白了,这是地方的一种接头方式。

    看到了这里,余清也就不在看了,他也装做自己喝多的样子,离开了酒馆,随后坐着传送阵回到了他所在的岛,静静的等着,第二天,义叔就来到了他的岛上,把一块黑色的令牌交给了他。

    那黑色的令牌制做的十分的精美,通体是黑色的,好像是由一种黑色的水晶制成的,领牌的正面写着一个影子,背面却是什么也没有,但是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却好像可以看到,那黑色的令牌里,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看着他,让你感到毛骨悚然。

    义叔看着余清打量着令牌,他马上就道:“少爷,这就是信物,只要拿着这个信物去了清玉酒馆二楼的丙字号包间里,你就以进入到房间里,跟里面的人面谈,如果没有令牌,你是不可能进去的。”

    余清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去跟他们亲自的面谈的,义叔,你先回去吧,对了,跟你接头的那些人,他们的份你们查清楚了吗?还有,那丙字号包间里明天是谁包的,你查清楚了吗?”

    义叔点了点头,沉声道:“都已经查过了,但是没有任何的进展,所有参与这一次行动的人,全都是坊市那里的散修,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因为是有人给了他们晶石,让他们去做这件事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他们所有人相互之间也没有任何的联系,而跟他们进行交易的人,在与他们交易的时候,一直都躲在暗处,他们只听到过声音,连面都没有见过,但是他们却说,对方的实力十分的强悍,只用气势就已经压制住了他们,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份。”

    余清点了点头道:“到是十分的小心,不过没有关系,明天就要跟他们见面了,见了面之后,自然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好了义叔,你先回去,明天我就去坊市那里,钱以是想要看看,这个鬼影团的人,到底有多强的实力。”义叔应了一声,接着转走了。

    等到义叔离开之后,余清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他回到了房间,静静清点了一下自己手里的东西,随后他就去休息去了,他十分的清楚,这一次的交易,很有可能是没有办法完成的,因为他拿不起能灭掉整个唐家的东西,但是只要能样掉唐家一个人,他也愿意进行一次的交易,所以他才会同意去见鬼影团的人。

    第二天一早,余清就来到了坊市那里,到了他的店里之后,他换了一的衣服,还在自己的上用了一个术法,让自己的相貌发生了改变,这就是为了不让人认出他来,随后他才拿着令牌,片酒馆那里走去,到了酒馆那里之后,他就往酒馆的二楼走去,他不过却有一个伙计把他给拦住了,那个伙计冲着余清道:“这位大人请人,今天我们二楼被人给包了,只有手持那位大人发现手令的人,才能到二楼去,请大人出示手令。”

    余清一令,随后他马上就明白了,他手一动,那块令牌就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但是当那块令牌出现的时候,余清却是大吃了一惊,因为那块令牌已经变了颜色了,昨天看起来还是纯黑的令牌,今天在看,却是一点儿的颜色都没有了,只是一块透明水晶的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影字,这真的是让余清大吃了一惊。

    先不说他看到令牌的惊讶,那伙计一看到余清手里的令牌,这才笑着道:“手令没有问题,大人请上二楼。”说完就让开了子,余清这才一边摆弄着令牌,一边上了二楼,他还是有些吃惊,因为这令牌的变化,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