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生波 第七十六章 一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坐在台下的人感觉还差一点儿,毕竟有护罩隔住了杀气,他们虽然可以感觉到台上杀气十分的强悍,甚至他们都可以看到血雾了,但是他们却没有直接的感觉,所以感觉并不是十分的深刻。>  而站在台上的于译的感觉,却是完全的不一样了。

    于译就感觉到,现在自己已经到了一处战场上,四周全都是尸山血海,刺鼻的血腥味,直接就钻进了他的脑海里,他感觉到全冷,一种恐惧的感觉,不由自由的升了起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提着一把刀的人,这个人一步一步的往他走来,他的材并不是很高,但是他一却全都是血红色的,而且于译有一种感觉,这四周的人,全都是被他杀了的,而他跟那些被杀的人是一伙的,现在那人已经把其它人全都杀了,现在要来杀他了。

    于译地抖,他在害怕,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抖,他感觉到自己在害怕,他也在提醒自己,不要害怕,这一切都是幻觉,自己只是受到了杀气的影响,他面对的也不是一个不可战胜的人,而是赵海,他没有什么可怕的。

    但是他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害怕,虽然他明知道这是幻觉,虽然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赵海,但是他还是怕了,他真的怕了,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兔子,而慢慢走过来的那个人,就是一只猛虎,还是一只饿极了的猛虎,他手里虽然拿着刀,但是他却一点也没有信心能战胜赵海,不管他怎么对自己说,赵海不过就是一个外围弟子,他的实力不过才刚刚达到蕴法境,自己可以轻松的战胜赵海。不管他在怎么这么想,都没有任何的用处,他就是感觉到自己没有办法战胜赵海,赵海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杀神。

    而台下的众人看着台上的两人,却是另一副样子,他们就看到赵海提着刀,缓缓的往于译走去,而于译却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赵海,两人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甚至到现在,两人都没有交手一招。

    一般的弟子不明的是怎么回事儿,因为他们的眼力不够,他们看不清台上的况,但是诸葛无和审南正却看出来了,其它的几位真传弟子也全都看出来了,他们十分的清楚现在台上是怎么回事儿,于译的心神被赵海的杀气所夺,他败了!

    杀气的运用,一直都是血杀宗弟子的优势,用杀气夺对方的心神,一直都是血杀宗弟子最为惯用的手段,这种手段十分的简单,但是却没有人能破得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血杀宗的弟子,就是用杀气来夺你的心智,但是血杀宗强就强在,就算是你知道是这样,你依然会受到杀气的影响,杀气,并不是任何一种能量,他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精神攻击方式,所以没有任何办法能躲过去,除非你心如铁石,甚至是比铁石还要强,你才能对抗杀气带来的压力,像一些佛门的弟子,他们可以用佛法来对付杀气,但是效果也并不是很好,除非是一些高佛大德才行。

    而两个血杀宗弟子对战,杀气的影响其实是十分小的,因为他们都在修练杀气,都在研究杀气,在这种况下,杀气一般对他们是没有任何影响的,所以血杀宗弟子之间的比式,还是要看实力的,杀气用处并不是很大。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于译现在的心神,已经受到了赵海杀气的影响,他的实力十不存一,在这种况下,他几乎是不可能战胜赵海的,而赵海修练的还是血海杀神诀,那可是血杀宗最强的功法,一直都是以攻击力强而出名的,在这种况下,于译几乎等于是输定了。

    一看到这里,审南正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诸葛无,审南正没有想到,赵海会有这样的实力,所以现在赵海的表现,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他也十分的高兴,赵海是他的手下,那赵海的实力越是强,他自然就越是高兴。但是同样的,如果他处在诸葛无的位置,在这个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叫停战斗,他有这个能力,诸葛无也有这个能力,他们必须要叫停战斗,因为在比下去,于译就危险了,他不能让自己的手下就这么死掉,特别是一个自己如此看中的手下。

    其实在这一次的战斗之前,审南正就已经想好了,等到赵海上了台之后,只要他有一点儿要败的样子,他马上就会叫停,他可以把五龙精血瓶给诸葛无,但是他不能让赵海死,一是因为赵海对他十分的重要,二是因为赵海是他的手下,他必须要保证赵海的安全,不能让赵海在这种宗门内部的比斗之中死去,要是赵海在外做任务,被外宗的人给杀了,他可以为赵海报仇,但是像这样的比斗,在本可以不死人的况下,还非要分出生死,那就有些不值得了,虽然这样会让他没有面子,也会伤到赵海的面子,但是他必须要这么做,而且赵海只是一个外围弟子,而于译却是外门弟子,两人差了一级呢,就算是败了也没有什么。

    审南正想要看看,诸葛无会不会在这个时候喊停,要是他在这个时候喊停,那他可能还会高看诸葛无一眼,而且如果诸葛无在这个进候喊停的话,那雷刚也会高看他一眼,他也能得到雷刚的真传。

    一个上位者是要做到无,但是同时你也要明白,你手下的人,他们全都是人,并不是机器,他们是有感的,就像今天的事一样,赵海和于译之前在台上说的话,已经让血滴岛的人,对诸葛无产生了一丝不好的想法,认为诸葛无真的跟他们名字一样,无无义,喜怒无常,这样的一个上位者,是没有人愿意跟着他的。

    一个上位者,你想要让你的手下跟着你,你就必须要为你的手下着想,同时你也要可以控制住你的手下,你要让你的手下对你十分的感激,但是同时又有点儿怕你,你光是无无义,那是绝对不行的,没有人会愿意跟着一个无无义的人,因为他会随时把你牺牲掉。

    审南正十分的清楚,雷刚也不喜欢无无意的人,要是诸葛无不喊停的话,那么他在雷刚心中的印象,会更低一些,到那个时候,诸葛无怕是永远的失去了得到雷刚真传的机会了,所以审南正想看看诸葛无会怎么选,毕竟于译是诸葛无现在最看中的手下,于译也是跟着诸葛无时间最长的手下,他要是连于译都不救的话,那他对别人,也不可能有什么感,他的那些手下,怕是对他的想法就更大了。

    但是诸葛无却没有动,他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台上,脸上一点儿波动都没有,虽然两眼杀机闪闪,但是他却没有开口。一看到诸葛无的样子,审南正不由得叹了口气,说实话,他对于诸葛无也很失望。

    就在这时,台上的赵海动了,他形一动,一刀往于译斩去,现在两人相距已经不过才五步左右了,赵海这一刀十分的简单,就是血战八式之中的血流成河,但是这一刀在赵海用出来,却是完全的不同,刀光闪闪,真的像一条血流一样,往于译卷了过去。

    于译也是暴喝了一声,举刀相迎,但是所有人都听出来了,他虽然暴喝了一声,但是更多的却是在给自己打气,给自己壮胆,而他用的刀招,也是血战招,名为血雨腥风,但是他的刀势却显得十分的赵海的刀势,就像是一条奔腾的大河的话,那于译的刀势,不过就是一阵微风扶面罢了。

    轰,两人的刀势撞在了地起,于译的刀势一下就被赵海的刀势给破开了,随后赵海从于译的边一闪而过,两人相距五步站立,赵海这时已经收起了自己的长刀,接着转头看了一眼于译,而于译这个时候,却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他的头才一下就掉了下来,一腔的血,一下就喷了出来。

    赵海看了于译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走上前去,直接就把于译上的空间准备给收了起来,把他手里的刀也给收了起来,随后这才走到了石台的边上,石台上的护罩这时也消失了,赵海直接就跳下了石台。

    审南正这时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了赵海的边上,看着赵海,哈哈大笑道:“好,做的好。”说完还用力的拍了拍赵海的肩膀,接着他转头看着诸葛无,微微一笑道:“诸葛师弟,请把你的石莲花拿出来吧,这一场却是我赢了。”审南正现在已经不在把诸葛无当成对手了,因为他现,诸葛无真的不配当他的对手,而且以审南正对于雷刚的了解,诸葛无怕是从今天开始,将永远的失去了,得到雷刚真传的机会。

    诸葛无看了台上的于译一眼,又看了一眼审南正,最后把目光对准了赵海,他两眼寒光闪闪的看着赵海,赵海也看了诸葛无一眼,随后微微一笑,他可不怕诸葛无,诸葛无的表就算是在吓人,他也不在乎。

    诸葛无看了赵海一眼之后,手一动,直接就把石莲花拿了出来,丢给了审南正,随后转头看了一眼台上的于译,沉声道:“来人,把于译的尸体收起来,送回到他的家里去,在给他的家里送一些抚恤。”说完就转走了,在没有看台上的于译一眼。(未完待续。)8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