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奴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黑袍人与无数的鬼物接触过,在他的印像之中,鬼物一直都是愚蠢的,一直都是他们手里的工具,这些不死生物,不知道死亡是什么,不会疼,不怕死,不会后退,你给了他们一个命令,他们除了去执行之外,不会有任何其它的反应。←,

    当然,也有一些十分强悍的鬼物,但是这样的鬼物真的是太少了,而那些强悍的鬼物,已经不能算是一个鬼物了,他也是一个修士,一个真正的鬼修,这样的鬼物,一般是不会被人收服的。

    可是他们宗门的后山这里,就是他们放养鬼物的地方,这里就像是一个农夫家里的猪圈,而被农夫养在猪圈里的猪,是绝对不可能成精的,他的做用只有一个,就是用来吃的,而这些不死生物也是一样的,他们是不可能有灵智的,因为他们的灵智,都被符文给抹去了,他们就像农夫的那些猪一样,自然就不可能有灵智,也不可能变强大。

    但是这两个鬼物却与黑袍人见过的鬼物完全不同,他们的灵智之高,比普通的修士还要高,仅从他的几句话之中,就分能析出那么多的东西,这可不是任何一个修士能做到的。

    现在黑袍人已经明白了,这个鬼物一定是想要从他这里知道一些什么,但是到底知道什么,他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从鬼物说要对他进行搜魂就知道,这些鬼物可是一点也不会对他客气的,现在这些鬼物却在画法阵,不知道要用什么方法。从他这里得到报。

    未知才是一切恐惧之源。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注定要死。而且知道自己具体死亡的时间,那么他也许就不会在恐惧了,他会开始想着,自己能做什么,在自己死之前要做一些什么,所以他不会在恐惧了。

    真正让人恐惧的是,他知道自己会死亡,但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亡。这样慢慢的这种恐惧,就会把他给吓死。现在这个黑袍人也是一样,他不知道骨定要用什么方法来对付他,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害怕。

    骨定在慢慢的画着法阵,好一会儿法阵才画好,在他画法阵的时候,用了一种十分特别的笔,或者说那也不能叫笔,他是一根管子,管子是中空的。在管子的中间,有一些粉末。而这些粉末的做用却是十分巨大的,他最大的做用是,传导能量。在骨定用这个管子画法阵的时候,管子里的粉末就会从管子里流出,这样骨定画出来的阵符,就有了传导能量的能力了,这样等他的法阵画好之后,就可以直接使用了。

    而这种粉末,是一种晶石的粉末,他最重要的做用,就是传导能量,甚至是为法阵提供参量,只要法阵启动,这些粉末就会直接化成能量消失掉,法阵也就可以起到做用了。这种方法,也是探海宗法阵堂的人想出来的,毕竟带上这么一根管子,在带上足够多的粉末,就不会在担心,在外面布置法阵的问题了。

    骨定把管子收起来之后,看了黑袍人一眼,微微一笑道:“你不知道我的这个法阵是干什么用的,对吗?其实十分的简单,这么多年了,你们这些人族,一直在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奴隶我们死灵一族,从来没有想过我们死灵一族的感受,而今天,我就要用这种奴隶法阵,把你变成我的奴隶,换成我来奴隶你,这样不管你有什么秘密,你全都会告诉我,这样是不是很好?”

    黑袍人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骨定竟然会想出这么一个办法,他从来没有听说过,鬼物可以奴隶人的,要是骨定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就是每一个被鬼物奴隶的人了,他宁可死,也不想变成一个被鬼物奴隶的人。

    骨定看着黑袍人的样子,笑着道:“不要想着死,能成为我的奴隶,是你的幸运,我只能说,幸运的家伙,成为我的奴隶,对于你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缘,这以后你就知道了,当然了,当你成为了我的奴隶,你想死都死不了,除非是我让你死。”

    黑袍人死死的盯着骨定,他不能说话,他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表示自己的绪,但是可惜的是,目光是没有办法杀人的,所以他的抗议一点儿用也没有。

    骨定看着那个黑袍人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不要那样看着我,你们这些修士,在把我们死灵一族变成奴隶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我们死灵一族是不是愿意,现在我自然也不会管你是不是愿意,对了,我提醒你一下,你最好想着,同时做我的奴隶,还能少吃些苦头,不然的话,有你受的。”说完骨定直接就启动了法阵,法阵上红光一闪,不过这红光却十分的微弱,随后一个法阵,直接就没入到了黑袍人的体内。

    那个黑袍人的体颤抖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直接晕了过去,随后又醒了过来,接着又晕了过去,如此几次之后,那个黑袍人这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但是他的黑袍,却已经完全的湿透了,看起来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随后骨定一挥手,那个黑袍人,就直接站了起来,随后他十分恭敬的走到骨定跟前,冲着骨定行了一礼道:“见过主人。”

    骨定点了点头,看了那人一眼,沉声道:“说说你的份。”

    那人应了一声道:“是,主人,我是战尸宗的外门弟子,我叫江郁。”

    骨定点了点头道:“说说你们战尸宗,我要十分祥细的了解你们战尸宗,你们战尸宗的实力如何。”

    江郁连忙道:“回主人的话,我们战尸宗是魔灵界里,有名的大宗,实力十分的强悍,在魔灵界这里,足可以排得上前十,我们战尸宗,就是以控制战尸为主,实力强悍无比,在整个魔灵界里,能与我们战尸宗比肩的宗门,只有少数的几个,而这里,是我们战尸宗的后山,是我们战尸宗培养战尸的地方。”

    骨定看着江郁,沉声道:“这里的战尸实力都不强,怎么培养,我为了把你给引来,解除了不少战尸上的符文,这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江郁沉声道:“不会,后山这些战尸,因为上都有符文,不怎么需要管理,所以只派了我一个在这里看着就可以了,其它人还没有发现那些战尸的事,这些战尸其实都是放在这里,进行最为基本的培养,等到宗门里,谁需要战尸的时候,就会到这里选取战尸,然后把战尸领回去,自己培养,慢慢的战尸就会变得十分的强大了。”

    骨定看着江郁,随后沉声道:“那只要我们能把这里的战尸上的符文给恢复了,就不会有人知道这里的况是吗?”

    江郁沉声道:“是的,主人,只要恢复了那些战尸上的符文,这里的事就不会有人发现。”

    骨定点了点头,沉声道:“在问你一件事,这座墓你知道是谁吗?他为什么会在你们战尸宗的后山?”

    江郁摇了摇头道:“这个没有人知道,这座墓在这里有很多年了,我听宗里的人提到过,说是先有的这座墓,后有的战尸宗,这座墓我们也没有打开过,因为怕破坏了这墓上的阵法,而且这墓还建在一座眼之上,如果我们真的破坏了这座墓的话,可能会破坏这眼,所以一直没有人动这座墓。”

    骨定点了点头,沉声道:“你动手吧,把这些战尸上的符文,全都恢复了,不要让人发现,以后你经常到后山这里来,我有事要问你,对了,你多收集一下,关于魔灵界的消息,越来越好,越祥细越好。”

    江郁应了一声,随后骨定先在那些鬼物的上,种下了一个法阵,随后江郁就恢复了那些鬼物上的符文,江郁并没有问,骨定在那些鬼物上种下的法阵是什么,现在他已经成了骨定的奴隶了,自然不会多问什么。

    等做好了这些之后,骨定看着江郁道:“好了,你回去吧,记住了,关于我的事,不要说出去,跟任何人都不要说。”江郁应了一声,随后冲着骨定行了一礼,接着这才转飞走了。

    骨定可以肯定,江郁跟他说的话,绝对是实话,也就是说,这战尸宗真的是魔灵界这里,前十的大宗门之一,实力十分的强悍,这对于骨定来说,到是一个好事儿,因为越是这样的大宗门,越容易收集到关于魔灵界的消息,收集到的消息越多,对于探海宗来说,好处就越是大,以后探海宗就可以直接杀入到魔灵界里把魔灵界给拿下了。

    等到江郁离开之后,骨定就和魏宗林回到了他的墓里,到了墓里,他自然就开始教魏宗林修练,骨定现在更加肯定,魏宗林的份绝对不一般,而且他的潜力一定十分的巨大,不说别的,就说他在一个眼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他的体一定被改造的十分强悍,他的潜力一定十分的巨大。

    骨定还真的是为自己感到高兴,这一次他刚一来到魔灵界这里,就到了这么一个地方,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骨定也十分的小心,他一直通过奴隶法阵,监视着江郁,就怕江郁有什么异动,虽然说江郁有什么异动,他马上就可以感觉得到,但是他还是十分的小心,因为骨定已经十分的清楚了,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要是他们一不小心的话,可能就会破坏了赵海的大计,那是绝对不行的。(未完待续。)u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