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玉云宗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于悦明比较幸运,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事实上不只是他,跟着他的其它玉云宗弟子,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他们把该说的都说了,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去伤害他们了。

    不过于悦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活着从探海宗里出来,事实上他这些天在探海宗里过的还是不错的,虽然他们的修为被制住了,但是没有人欺负他们,而且一三餐,都会给他们送去,吃的东西也十分的不错,全都是灵米,这让他们反到是十分的高兴。

    现在一听说要放他们走了,于悦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但是一听说放他们回宗门,是为了给他们宗门的人送一封信的时候,于悦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他们被送出了探海宗的地盘,同时上的制也被解除了,于悦明看了其它的几个人一眼,沉声道:“看样子这一次的事,又是探海宗占便宜了,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了我们。”

    其它几人都点了点头,他们都不是笨蛋,自然十分的清楚,他们能有这样的命令,那其它宗门的人,也差不多,这样一来,自然就是探海宗占便宜了。

    一个玉云宗的弟子,对于悦明道:“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回宗门吗?”

    于悦明叹了口气道:“现在宗门怕是已经知道我们失踪的消息了,而且其它宗门也有可能会有如我们这样被放的弟子,就算是我们玉云宗,都有可能还有其它被放的弟子,我们要是不回去,以后怎么跟宗门解释?不回宗门我们还能去那里?当散修吗?走吧,回去吧。反正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宗门的事,我们只不过是把该说的都说了,宗门要是因为这个来处罚我们。那我们也没有办法。”

    其它弟子也都点了点头,就像是于悦明说的。他们除了回宗门,还能去那里,所以回宗门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玉云宗防探海宗的一个分堂并不是很远,他们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回到了玉云宗,玉云宗的面积到是很大的,而他们的宗门就在玉云山。

    这玉云山是因为玉云宗而得名,他原本叫什么名字,已经没有人记得了。当然,这个也没有人会去追究。

    玉云宗是属于玄门修士,他们修练的功法,是偏于道家的功法,所以宗门的宗主,是做道士打扮的,玉云宗里的很多弟子,也是做道士打扮的,玉云宗的总堂,也是一个道观一样的建筑。

    于悦明他们回到了玉云宗之后。马上就找到了管理内门弟子的长老,管理内门弟子的长老,名叫玉虚子。是玉云宗里的一位实权长老,要知道他管理的可是内门弟子,要不是实权长老,也干不了这个活。

    玉虚子今天看起来有六十岁左右,但是脸色红润,没有一点的皱纹,要不是头发和胡子都是白色的,看起来真的是一点儿也不老。

    玉虚子穿的是一藏青色的道袍,整个人显得仙风道骨。不过于悦明却是十分的清楚,这位玉虚子道长。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玉云宗里有不少弟子。都是死在他的手里,有一些弟子是因为顶撞了他,有一些弟子是因为得罪了他。

    要知道他这玉虚子可不是什么好人,每一年宗门给内门弟子的一些福利,他都会扣下一部分,而且内门弟子还要给他上贡,如果不给他,他就会找那个内门弟子的麻烦,要不那个内门弟子顶撞了他,那他就会想办法杀了那个内门弟子。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玉虚子在整个玉云宗里的名声并不是太好,但是没有办法,谁也不敢得罪他,因为玉虚子家里的一位长辈,是玉云宗的太上长老,而这位太上长老,又是以护短出了名的,所以就算是玉云宗的宗主,都拿这个玉虚子没办法,就更不要说其它人了。

    于悦明真的是不想来见玉虚子,但是以他的份,是没有办法直接求见宗主的,所以只能来见玉虚子了。

    玉虚子住的地方是一个独立的院子,院子很大,里面除了玉虚子之外,还有两个女冠,当然,那些女冠都是玉虚子的侍妾。

    于悦明他们几人到了玉虚子的院子外面,接着轻轻的拍了拍门,随后大声道:“内门弟子于悦明,求见玉虚子长老!”

    院子的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一个女冠出现在了于悦明他们面前,于悦明他们却不敢无理,而是对那个女冠行了一礼道:“见过师姑!”

    那个女冠也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一侧道:“进来吧,长老正在见另几个弟子,你们在院子里等一下吧。”于悦明他们应了一声,进了院子,静静的站在院子里。这个院子很大,院子里铺的全都是青石,看起来像是个练武场,这里也确这是一个练武场,只不过是玉虚子一个人的练武场。

    他们听不到房间里的人在说什么,不过于悦明担心,对方可能也是来汇报探海宗的事的,但是他现在也只能是想想,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不一会儿一间房门打开了,几个弟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但是他们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那个弟子于悦明也认识,正是玉云宗内门十大弟子之一,跟于悦明还有一些交,而且于悦明也听说了,对方也接了对付探海宗的任务,现在一看对方的样子,于悦明就在道,对方怕是也是来说探海宗的事的。于悦明不由得像对方使了一个眼色,对方回了他一个无耐的眼神,那眼神看样子就像是让他多加小心。

    于悦明一看到对方的样子,也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关怕是难过了,对方是一个内门十大弟子之一,看样子都不好过,就更不用说他了。

    不过于悦明也理解。对方虽然是内门十大弟子之一,但是跟玉虚子一比,却是什么也不是。毕竟玉虚子的后,站着的可是玉云宗的一位太上长老。

    正在于悦明想着这些的时候。就听到一个有些柔的声音传来道:“于悦明是吧,进来吧。”于悦明应了一声,跟其它几位弟子,一起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房间里的排设到是也十分的简单,一张矮几,矮几的后面摆着一个蒲团,在后面的墙上。挂着一个道字,现在在蒲团上,正坐着一个人,这人正是玉虚子。

    于悦明连忙上前行礼道:“见过长老。”

    玉虚子点了点头,他看了于悦明一眼,沉声道:“于悦明,你也是接了猎杀探海宗弟子的任务吧?任务完全的怎么样?”

    于悦明沉声道:“弟子辜负了宗门的信任,失手被擒了,还请长老责罚。”

    玉虚子看着于悦明,接着叹了口气道:“责罚什么。你已经不是今天第一个对我说这话的人了,说实话吧,我现在真的怕听到这句话。说说吧,你已经被擒了,又为什么回来了?不是也是探海宗让你带回了一封信吧?”

    于悦明一听玉虚子这么说,心里不由得一突,他沉声道:“是,弟子是被探海宗放出来了,探海宗在放弟子出来的时候,让弟子带了一封信回来。”

    玉虚子一伸手,于悦明马上就拿出了封信递到了玉虚子的手上。玉虚子看都没看一眼,随后就把那信丢到了旁边的一个桶里。于悦明现在才发现,玉虚子旁边的那个桶里。已经放了最少有十几封信了,怪不得玉虚子会知道探海宗让他们带信回来。

    不过玉虚子把信扔了之后,却没有收回自己的手,那手依然伸着,于悦明一看玉虚子的样子,不由得一愣,接着他马上就明白玉虚子要干什么了,他手一动,手里多了一棵药材,随后他把药材放到了玉虚子的手上,接着沉声道:“长老,这是弟子前一段时间,外出做任务的时候,找到了一棵五色花,请长老收下。”

    这五色花,是一种十分高等级的药材,一花分五行,被人五行之力,可解五行之毒,可增五年寿元,是一种十分上等的药材,甚至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

    玉虚子一看到这五色花,两眼不由得一亮,接着他收起了五色花,看了于悦明一眼,沉声道:“你有心了,我会在宗门里,替你美言几句的,至于说探海宗的信,我想也没有必要交给宗门里了,宗门是不可能放过探海宗的,而且马上就会有一次大行动了,你们还是回去准备一下吧,记得啊,自己去刑堂那里领罚,可不要怪我没法有告诉你,你们要是去了晚了,可能罚的更重。”

    于悦明咬着牙应了一声,接着领着那几个弟子退出了房间,他现在知道为什么之前那个内门十大弟子之一的人,在遇到他的时候,脸色那么难看了,玉虚子是又拿好处,又不给办事儿,给了他好处,还是要去受罚,真不是个东西。但是于悦明也十分的清楚,不给他好处还不行,要是不给他好处的话,那么他就会让刑堂那里加重处罚你,弄不好就要被刑堂那些家伙给弄死了,刑堂的那些家伙,一个个全都是变态。

    于悦明他们也是脸色难看的离开了玉虚子的院子,一到了院子外面,跟着于悦明的那几个弟子,就开口道:“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

    于悦明咬着牙道:“去刑堂,把该受的罚都领了,然后在做其它的打算。”

    另一个弟子开口道:“师兄,我们报仇的机会来了,如果这一次宗门真的要对付探海宗的话,那我们就可以报上一次的仇了。”

    于悦明看了那个弟子一眼,接着沉声道:“这正是我所担心,探海宗把我们放回来,可并不是怕了我们,他们是不在乎我们,他们是不想成为剑灵界的公敌,所以他们才放我们回来,要是我们真的在对探海宗动手的话,那么后果真的是很难预料,在我看来,怕是不会太好,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这一次的进攻,怕是就真的危险了。”

    “那怎么办?师兄,我想这一次进攻,不会是我们玉云宗一个宗门进攻吧?要是其它宗门全都参与进来,是不是不家机会?”

    “有个的机会,当初他们集合了半个剑灵界的力量,都没能拿还没有成形的探海宗怎么样,你以为现在他们就行了吗?是绝对不行的,弄不好探海宗就又迎来扩张的机会了,我们要是在跟探海宗大战的时候,太过于卖力的话,那最后怕是死的就是我们了。”

    一听于悦明这么说,其它几个弟子都沉默了下来,几人沉默的往前走去,一直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于悦明后的一个弟子,突的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师兄,我听说探海宗一直在招收弟子,而且他们对于投降他们的人,也是很好的,有很多的优待,你看我们……”

    一听那人这么说,于悦明的体不由得一顿,接着他看了四周一眼,发现没有人听他们说话,他这才压低声音道:“这件事不要乱说。”说完就没事儿人一样的往前走着,其它人也都识趣的闭了嘴,但是他们都听出来了,于悦明并没有反对这件事,也就是说,于悦明是赞成的,这让他们心里都不由得松了口气,他们还真的怕于悦明反对。

    到了刑堂那里,他们就看到了之前在玉虚子那里看到过的那个弟子,正从刑堂里走出来,领头的那个弟子正是跟于悦明有交的内门十大弟子之一,他名叫冯林虎,不过现在他和他边的几个弟子,全都相互搀扶着往前走,看样子好像是十分痛苦。

    冯林虎也看到了李悦明,他冲着李悦明点了点头道:“李师弟,等你领完了罚之后,能否去我那里,我们好好的聊聊?”

    李悦明点了点头道:“好,到时一定前去拜该李师兄。”

    冯林虎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等着李师兄,李师兄自己多加小心,给刑堂的师兄都准备一点礼物吧。”说完领着那几个弟子离开了。

    李悦明点了点头,领着几个弟子进了刑堂,这刑堂是玉云宗里,没有人乐意来的地方,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完好无损的走出去的,你要是想只受一些皮外伤,最好就是给刑堂的人,都准备一份礼物,不然的话,那怕是普通的小刑,也可以让你残废了,那些家伙下手可是狠着呢。

    李悦明自然不会让自己受太多的苦,他进了刑堂之后,直接就给动手上刑的人送了礼物,几人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就从刑堂里走了出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