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讲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赵海静静的坐在一棵擎天树的房间里,在他的前,飘浮着一个大铁球,这个大铁球就是云山铁叟留下来的好件法器,赵海早就知道了,这个大铁球由多种十分珍贵的金属制成的,要是真的制成别的法器的话,可能会有一些问题,因为太多的金属融合在一起,可能会因为属不同而起冲突,反到会降低法器的质量,甚至会让法器的攻击力下降。

    但是这大铁球却不一样,他是一件特别的法器,或者可以说,他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件法器,因为他就是把多种金属给参和到一起,里面也没有加任何的制,怎么能算是法器呢。

    可是在学会了金万变诀之后,他就是一件十分重要的法器,会了金万变诀,就可以控制金属,这金属就可以变成各种这样的形状,面且你还可以往金属里加入法器,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云山铁叟除了留下功法和这个铁球之外,还留下了对法阵的一些使用的见解,其中就有如何在最快的时间之内,把制印入到这个铁球里,让铁球改变形状的方法。

    不过这种方法云山铁叟一直也没有修练到最强,也就是说,他在把制印入到法器里的时候,速度还不是十分的快,甚至有些慢,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影响了他的战斗力,最后他死在了天坑秘境之中。

    但是对于赵海来说,却根本就不是问题,利用虚空凝阵术与这铁球结合起来,那战斗力就会大大的提升。他甚至可以一瞬间在这个铁球里印入无数的法器。他早就有这样的能力。现在在加上金书的帮助就更加的轻松了。

    现在赵海已经习成了铁佛莲花的第六层了,因为有力王神诀的帮助,他也根本就不用进行什么磨合,只需要直接修练金万变诀就可以了。

    而且赵海也感觉,自己现在虚要放缓一下修练的速度了,要专心的磨练体一段时间,力王神诀虽然让他把自己体里的血脉,全都融合了起来。但是真的算起来,他还是没能发挥出那些血脉的全布威力,别的不说,就光是一个雪猿的血脉,就已经十分的强悍了,要是真的把那血脉的力量完全的发挥出来,那力量就已经十分的大了,但是很显然,赵海现在还没有把这血脉的力量给发挥出来,就更不要说更高等级的血脉了。像鲲鹏血脉,那血脉虽然与赵海的血脉融合了。其实却一直都在沉眠,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所以现在赵海做的,就是激发自己的体潜力,同时也要好好的学习一下金万变诀。

    赵海看着那个大铁球,在想着要如何的同时把这两件事都做好,好一会儿他才两眼神光一闪,接着手一动,那个大铁球马上就好像变成了一个水珠一样,直接就化开了,直接覆善到了赵海的上,变成了一件黑乎乎的衣服,注意,是衣服,并不是盔甲,这件衣服虽然只是简单的袍服,但是却是可以动的,随着赵海的体不停的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件普通的黑色衣服一样,甚至可能还会显得更加的柔软。

    这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但是赵海却做到了,他并没有用自己的异术,用的就是金万变诀,不过赵海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凝重的神,他的行动也比以前慢了很多,看起来好像体一下变重了一样。

    事实上也是这样,他的体确实是一下就变重了,他在自己的这件袍服的上,加了很多的重力法阵,而这个重力法阵,就是让这件衣服变重的,这就是赵海对自己体的一种磨练。

    用精神力控制自己上的衣服,让别人看不出来,这是一件铁制的衣服,然后在衣服上加重力法阵,让这件衣服变重,以达到磨练体的目地,这就是赵海想出来的两全其美的做法。

    除了这个之外,赵海还想到了另一种方法,用来提高自己的金万变诀,这种方法其实十分的简单,就是讲道。

    现在观潮帮里的人,已经开始学习制符和法阵方面的知识了,不过现在很多人都是在自学,赵海就开准开始讲道,在讲道的过程中,他可以利用金万变诀来控制那件衣服,幻化出各种各样的实物,让观潮帮里的人学的更明白,在这个过程中,他就要不停的对上衣服里的法阵进行调整,而这就达到了修练金万变诀的目地了。

    赵海要讲道,这对于整个观潮帮的人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儿,要真的说起来,观潮帮的人,对于赵海的了解还真的不多,在他们看来,赵海可是十分神秘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观潮帮的人,一听说赵海讲道,都显感觉这是一件大事儿。

    观潮帮的人对于温文海他们十分的了解,但是对于赵海,了解的却并不是很多,赵海加入观潮帮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一加入观潮帮,就直接被温文海他们能推举成了帮主,随后赵海就控制了观潮帮,统一了整个观潮帮,组成了现在的观潮帮。

    观潮帮里的人都感觉赵海十分的神秘,不知道他是如何从一个飞升者,在短时间内就成了一帮之主,甚至了现在还拿下了剑御宗,虽然这每一步都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完成的,但是他们却依然感到十分的好奇,他们就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赵海是如何做到的。

    至于说赵海的实力,他们更加没有人怀疑,虽然赵海飞升上来的时间很短,但是不可否认,他是观潮帮第一高手,同时观潮帮所有的传承,都跟他有关系,就算是剑御宗的传承,不也是他领着大家抢回来的吗?而且在剑御宗传承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了一算是完整年术法传承了,这让观潮帮的人受益非浅。观潮帮的人也更加的感激他。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赵海在观潮帮里。一直都十分的神秘,这种种的事做下来,已经让观潮帮的人不知道如何的形容赵海了,就算他们都是飞升的人,他们的江湖经验丰富无比,但是像赵海这样的人,他们也没有见过。

    在加上赵海虽然是观潮帮的帮主,但是他却一直很少在观潮帮这里。只有在观潮帮有什么事儿的时候他才会出现,平时是很难见到他的,观潮帮里的人,都认识温文海他们,甚至都认识劳拉她们,但是要真的说起赵海来,却给他们一种十分陌生的感觉。

    又陌生,又神秘,自然就会让他们产生一种敬畏之感,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观潮帮的人一听说赵海讲道,马上就感觉这是一件大事儿。甚至所有在秘境中的人,都感觉这就像是过节一样。

    其实很多人都以为,讲道是一件十分神秘的事,甚至那些讲道的人,说出来的话,也是十分神秘玄奥的,让你都听不懂,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讲道绝对不可能是这个样子的,只有论道才是显得十分的神秘,十分的玄奥,讲道却是不会,。

    讲道与论道是两回事儿,就拿中国来说吧,在中国的古代,有很多的高僧或是一些名闻天下的道教宗师,他们都讲过道,而他们讲道的场合是什么呢?答案其实十分的简单,庙会!

    在现在的人看来,庙会就量一个游玩的机会,虽然也十分的闹,但是与古代是不能相比的,古代的人都十分的相信神佛,所以对于庙会也十分的重视,而庙里的人,也十分的重视庙会,在庙会的时候,就会请一些得道的高僧或是道教宗师给信众们讲道。

    而在古代,人的识字率不高,文化水平也并不是很高,你要是真的跟他们说那些玄之又玄的道理,他们是绝对听不懂的,是,你说的越是玄,他们就越是感觉你高高在上,但是这样一来,他们也就会与你产生距离感,他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也不明白你说的这些东西,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对他们有什么帮助,这样一来,听的人自然就不会多,所以在古代,很多讲道的人,他们说的道理其实是十分浅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信众能听得懂,信众能听得懂,他们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他们回去之后才会去照着做,或是遇到了什么事儿的时候,他们才会想到你说的话,才会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才会更加的相信你,他们才会觉得这个庙比较灵验,讲道,无非就是告诉信众一些道理,同时也是各庙宇之间,争夺信众的一种手段而已,并不如想像中的那么神秘。

    而论道却不一样,论道与讲道是不一样的,论道首在一个论字,你跟一个完全不懂道的人,你能论道吗?不能,所以论道的人,一定是要懂道的,是要跟你的水平差不多的,就算是比你的水平差一些,也不会差太多,大家聚在一起,各疏己见,讲出自己对道的理解,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错误听地方,这才是论道。

    论道的时候,说的话就会显得玄一些,而这个所谓的玄,其实就是说话更加的简单一些,或是说出一些普能人没有办法理解的感觉,要是普通人听了,自然会觉得一头的雾水,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论道的时候,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所以自然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而在修真界这里,不管是剑灵界也好,还是其它界面也好,讲道其实就是一件事,就是像老师给弟子讲课一样,很多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文化很高的人,不一定就能当一个好老师,为什么?因为他不会讲课,他不明白怎么才能把知识给揉碎了告诉你,让你更容易学会,而老师却可以做到这一点。

    不过好在修真界这里,讲道的一般都是各宗门的人,而这些宗门的人,他们之都是修士,要是近地球上的说来说,就是他们都有一些的文化基础,所以跟他们讲道,也不会像教小学生一样的麻烦,但是讲道的时候,却也不会有人说一些玄之又玄的话。

    知识有的时候容不得有一点的误差的,就像是修练一样,你一但修练出了差错,可能就会走火入魔,那可是十分危险的,而讲道的人,他所要讲道的对相,往往就是自己宗门的弟子,就算不是亲传弟子,那也是自己宗门的弟子,他们也不想这些弟子因为修练上出了差错,最后落得个走火入魔而走。

    而一些玄之又玄的话,微微会让人的理解出现偏差,这是绝对要不得的,你可以把知识教给那些弟子,那些弟子要是自己理解了之后,又有了改进,这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最一开始就教错了,那错误可就在你了。

    所以讲道并不神秘,很多宗门给低级弟子讲道的时候,他们讲的内容其实是十分浅显的,让人一听就明白,但是如果你自己去想,你却不显得能学会,这也就是很多的散修羡慕宗门弟子的原因,宗门弟子可以听到自己宗门里的前辈讲道,让他们少走很多的弯路,而散修却没有这样的待遇,他们一切只能自己去摸索。

    赵海讲道的事,很快就要观潮帮里传开了,引得观潮帮里人人都想去听,这是赵海没有想到的,不过好在赵海也准备多讲一段时间,并不是今天讲了明天就不讲了,所以他给所有弟子进行了规定,每一次来听他讲道的弟子,人数不得超过五千人,其它人的还是要去做自己的工作的,不过他却可以让所有弟子都论班来听他讲道,这样观潮帮里所有人,就都可以听他讲道了。

    赵海讲道讲的就是制符和法阵方面的一些知识,这方面的知识,观潮帮里的人,可能有一些理解,但是理解的绝对不可能透彻,所以赵海就要给他们好好的讲一讲了。

    等到讲道当天,第一批五千人就到了讲道的地点,就是在秘境那里,赵海坐在一个高台上,在他的边,还有一个投影法阵,有一个扩音法阵,以方便所有来听他讲道的人,都可以听到他说了什么。

    赵海所讲的内容,其实真的一点也不复杂,就是一些制符和法阵的基础知识,这些基础的知识,在赵海发给他们的玉简里都有,但是他们之前一直在自学,免不了会出现一些偏差,通过赵海深入浅出讲解,他们就感觉到,之前的一些不解的地方,一下就明白了,可以说这一次的讲道对于观潮帮的制符和法阵方法的发展,可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