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礼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ps:看《带着农场混异界》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他真的这么说?”

    “是啊师兄,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这田海的子竟然会如此的刚烈,要是真的不加以管束的话,那将来是一定会闹出大事儿来的,师兄,你看这事儿?”

    “嗯,现在他不是要闭关吗,那他一定会老实一段时间的,我们也不用太着急了,慢慢的来好了,不必理他,至于说沙长老那里呢,也许我们应该跟他通通气了,省得他在有什么不动作。△,”

    “可是沙长老那个人,高傲自大,刚愎自用,我们要是去说的话,他会不会把我们也给恨上了,而且说不定,他还会加快对付田海,要真的是那样的话,一定会引起田海全力的反弹,到那个时候,可就麻烦了。”

    “这到是一个问题,不过我看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这样吧,我去打人说说,我是核心弟子,但是在沙长老的面前,我可能也就是一个弟子,那我就找一个跟他地位一样,甚至是比他地位高的人跟他说好了,我就不信他沙天河敢谁的面子都不给。”

    “师兄,你的意思是,去请藤长老出面?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可就要欠藤长老一个人了,以后这个人,怕是不好还啊,为了一个田海。值得吗?”

    “那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师兄。要不我们用那块玉简威胁一下沙长老。让他老实一点儿,同时也让他知道,玉简已经不在田海的手里了,而且田海已经是我们的人了,这样的话,他说不定会收敛一点儿,要是他还敢乱来的话,我们到是可以用这玉简做一做文章。与其留着这玉简,到撕破脸的时间在用,还不如现在就拿出来用,到撕破脸的时候,这玉简怕是就没有什么用了。”

    “嗯,这个方法到是可行,这玉简到是可以用一用,好,这样吧,你把玉简复制一份。人沙长老送过去了,什么也不要说。见不见得到沙长老都不要紧,你只要把东西送过去就可了,对了,你说田海在干什么?”

    “噢,他在闭关研究术法之毒,看得出来,他对于术法之毒的兴趣很大,也许是因为他明白,自己没有办法得到什么像样的毒器吧,所以他对术法之毒十分的上心。”

    “不,现在田海手里的毒器一定不少,不要忘了,他可是已经宰了好几个内门弟子了,而且那几个内门弟子,跟水长老都有关系,他的手里怎么可能没有好毒器呢,看来他是真的喜欢这术法之毒,这样吧,你在拿出几样术法之毒的炼制方法,给田海送过去了,让可以多闭关一段时间,等这一段时间风头过了,也许就不会有事儿了。”

    “好,我马上就去办。”

    “去吧,现在就去,先把玉简给沙长老送过去,在把那些术法之毒的标料和炼制的方法,给田海送过去。”

    “是,师兄,那我现在就去了。”

    周凤鸣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陶靖这才离开了他的书房,拿着玉简往沙天河小楼走去。看着陶靖的背影,周凤鸣的脸上到是露出了一丝笑意,喃喃道:“杀心到是重的,不过这样也好,沙天河那个老匹夫,也应该有一个人好好的收拾一下了,现在遇到了这么一个愣头青,也真的是够他受的,沙天河,我这可是在帮你,不然的话,被这么一只狼给盯上,可有你受的。”

    陶靖拿着玉简,来到了沙天河的小楼前,这小楼前站着一个年纪很大的仆从,看直来有七十多岁了,这个仆一看到陶靖,就冲着陶靖行了一礼道:“见过大人。”

    陶靖点了点头道:“请代为通报一声,陶靖奉周凤鸣师兄之命,送一件礼物给沙长老。”

    那个仆从应了一声,转往楼上走去,不一会儿那个仆从就走了下来,冲陶靖行了一礼道:“大人,我家大人说了,他正在研究一个法阵,没有时间来见你,礼物留下就可以了。”

    陶靖一听这仆从这话就知道是推辞,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好啊,请把这礼物一定要交到沙长老的手上。”说完陶靖把手里的一个木盒,交到了那个仆从的手里。

    那个仆从应了一声,从陶靖的手里接过了木盒,陶靖就转离开了,等陶靖离开之后,那个仆从这才拿着木盒往楼里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沙天河的书房,把木盒交到了沙天河的手上。

    沙天河正坐在书房里,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着,他根本就没有研究什么阵法,只是不想见陶靖罢了。

    现在一看那个仆从拿着木盒进来了,他这才放下了手里的书,把接过了木盒,随后把木盒打开了。

    这木盒一打开,他的两眼不由得一缩,随后他脸色一看铁青的道:“你下去吧。”那仆从应了一声,转往外走去,并且随手把书房的门关上了。

    那仆众刚一离开书房,就听到书房里传来了砰的一声,随后就听到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那仆众不由得心里暗叹,看来这书房的桌子又得换了。

    沙天河盯着手里的玉简,他已经激活了玉简,玉简里的内容,正是赵海录下来的那些留影,这留影里记录的十分的清楚,那两个人是如何暗算赵海的,都记得一清二楚。

    其实沙天河完全可以把那两个陷害赵海的内门弟子给宰了,来一个死无对证,但是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那两个内门弟子毕竟是为他做事儿的,而且这件事也是他提议的。要是他真的那么做了。那么让其它人怎么看他。他这一系的人,怕是以后就要跟他离心离德了,以后怕是在也不会有人为他做事儿了,所以他什么也不能做。

    沙天河一直都怕赵海会把那玉简交给周凤鸣,因为那样的话,就算是他杀了赵海也不有用了,把柄已经落到了周凤鸣的手里,周凤鸣是核心弟子。地位很高,而且还与几位长老交好,他沙天河虽然地毒龙宗里的地位不低,但是也不敢轻易的动周凤鸣,那样的话影响太大了,所以这玉简最坏的结果就是落到周凤鸣的手上,现在还真的落到了周凤鸣的手里,这让他如何能不气。

    沙天河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对付一个赵海,不但让他前后死了七个内门弟子门人。而且还有把柄落到了周凤鸣的手上,这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沙天河长出了几口气。手一动,把那块留影玉简给掐碎了,他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只要毁了这个留影玉简就没事儿了,周凤鸣是不可能把原牌的玉简送给他的,这明显就是一个复制品,但是就算是这个复制品,他也不想看到。

    毁了玉简之后,沙天河静静的坐在书房里,没有叫仆从把他拍碎的桌子收拾了,他要好好的想想,以后要如何的对付赵海。

    但是想了办法,他也没有想出办法来,现在赵海已经算是周凤鸣的门人了,周凤鸣一定会护着他,在这个时候,他要是对付赵海的话,那周凤鸣怕是就要用那玉简做做文章了,到时候他的子也绝对不会好过。

    现在看起来,只能是先放过赵海了,等以后有机会了,在慢慢的收拾赵海也不迟。一想到这里,沙天河不由得长出了口气,接着喃喃道:“算你命大,先让你快活几天。”说完他这才站了起来大声道:“来人,把屋子里打扫干净,在搬一张桌子进来。”

    门外自有仆从应了一声,去准备去了,而沙天河却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直接就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赵海现在正在自己的空间里研究如何把术法之毒与诅咒术结合起来,要知道术法之毒的炼制方法,对于赵海来说可能十分的简单,但是对于很多的修士来说,却是十分的难,因为这种毒的炼制,对于精神力的要求十分的高,一个弄不好,那毒就废了,而那术法之毒的炼制材料,可都是十分珍贵的,要是真的损失了,那可够人心痛一阵子的。

    但是赵海却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一是因为他的炼毒材料得有是,对于别人来说,十分珍贵的材料,对于他来说,是随手可得的,二就是他的精神力十分的强大,虽然他的精神力在外界被压制的很厉害,但是在这空间里,他却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模似出精神力的波动来,也就是说,他不用你其它的修士那样,得自己去用精神力炼制这种术法之毒,他完全可以在空间里模拟出精神力的炼制方法来,然后大批量的制做这种术法之毒,所以这术法之毒,对于赵海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术法之毒在炼制的过程中,毒会随着精神力的应用,而产生一些变化,这种变化要是控制好了,那自然就是一次成功的炼制,要是控制不好的话,那可就要把药给炼废了,而每一张术法之毒的方子上,对于如何用精神力去炼制术法之毒,都有着一种十分严格的规定,出一点偏差,毒就废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一般人只能是照方炼制术法之毒,想要创造出新的术法之毒,可是十分困难了。

    而赵海头痛的不是炼制术法之毒,而是用这种方法炼制诅咒术的媒介,诅咒术对于媒介的要求也是很高的,要是媒介选不好,会让诅咒术的威力大降,现在赵海已经知道诅咒术应该什么媒介了,他也找到了这些媒介或是媒介的替代品,但是问题来了,赵海要是用术法之毒的炼制方法来炼制这些媒介的话,在炼制的过程中,因为精神力对材料的炼制,会让材料发生变,这样一来,那也就没有办法在做媒介了,所以现在赵海要做的就是,了解到变之后的材料是什么特,可以做什么诅咒术的媒介,这才是最重要的。

    术法之毒对于赵海来说十分的简单,但是要想了解到所有材料变之后的质,那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

    其实赵海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件事,那就是想办法让材料在用精神力炼制的时候,不发生变,那样的话这材料自然也就可以做为媒介来使用了。

    赵海最一开始也想试验这种方法来着,但是他发现不行,材料在经过精神力的反复炼制之后,一定会发生变,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现在只能用另一种方法了,就是要对材料进行归纳,了解所有材料的质,这样才能总结出,这些被炼制过的材料,最后是什么质,可以用来做那一种诅咒术的媒介。

    可以说这是一种笨办法,但却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因为通过这样的总结,他可知道所有材料引发质变之后,会变成什么样了,甚至他还想在通过这种方法,总结一下,看看这些材料在经过炼制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

    只要经过这种十分系统的总结,他才能完全的了解这些材料的变化,而且这对于诅咒术,说不定还会有不小的提升。

    以前诅咒术的媒介所用的材料,都太普通了,赵海虽然不知道这不会影响诅咒术,但是要是现在炼制出来的这些材料,跟原来的材料质一样,但是却要比原来的材料好,那说不定诅咒术的威力也会提升,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材料不能被诅咒术所使用,不过这要等到以后材料都总结完,进行试验之后才能知道。

    除了这些之外,赵海还想知道另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这些用精神力炼制出来的材料,不会出现唯一

    这个唯一是指,在用精神力炼制的过程中,这些材料都会受到精神力的影响,他们竟然会记录下你的精神波动,而每一个人的精神波动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一般的况下,你要是用精神力去炼制做什么东西,那最后这件东西,就只有你能使用,其它人是没有办法使用的,想要使用这件东西的话,一定要破去你的精神印记才行,这就是指的唯一

    但是用术法之毒的炼制方法炼制出来的东西,却没有这种唯一,这就十分的奇怪了,因为这些材料,是完全用精神力炼制的,按理说,这东西炼制好之后,会更具有唯一才对,但是现在这些东西却没有这种唯一,这些毒炼制好之后,任何人拿过来都可以使用,这就有些奇怪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毒龙宗才会在奖励弟子术法之毒的炼制方法时,还会奖励弟子一些成品,要是有这种唯一的话,那这种奖励成品的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