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无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衲音这话问的十分有学问,他就是想要知道,这一次来观察他们的人,是那个宗门的,是那几个宗门一起行动,还是只有一个宗门的人想要对付他们。△

    赵海摇了摇头道:“不重要,单独一个宗门,是不敢来碰我们的,我看这一次弄不好,又是三个宗门的人合作,虽然说他们三个宗门现在不可能在像以前那样的联合起来了,但是在这里合作一下还是可以的,毕竟从进入到钟石山到现在,就只有我们没有什么损失,他们肯定是不忿的,想要在离开之前,对付我们一下。”

    衲音点了点头道:“有这种可能,这么看来,他们一定会来了,而且应该很快就会来,他们可以也知道,我们不会跑了,所以可以在外围慢慢的想办法攻击。”

    赵海沉声道:“不必去管他们,不管他们怎么进攻,我们就按我们自己的准备来,只要他们敢进攻,我们就把他们打回去。”

    衲音点了点头,赵海看了众人开口道:“把我们的人分成两批,我怕对方会分批对我们进行攻击,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们要是一下全都顶上去,我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分批,一批防守,一批休息,对方现在剩下的人也不会太多,最多也就是一百多人,我们外面有各种法阵陷阱,我们手里还有很多的符,能离得远把他们给退,就先不要放他们近战,之前我让大家拣的那些石头,大家也都要准备好。我们铁佛寺的人。一个人力大无穷。虽然有一些没有学过什么暗器手法,但是以我们的力量,把石头丢出去,就会有很大的杀伤力,所以到了必要的时候,可以先扔石头,要是那些家伙真的冲到了我们跟前,在跟他们对战不迟。只要我们守住这几天,那我们就赢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赵海沉声道:“至于说我们最后留下的那个通道,那里一定要守好,要是有人受伤,马上就进入到那个通道里面去了,要是实在是守不住了,我们马上就从通道那里退走,然后在进入到树林里,跟他们慢慢的周旋也不迟。”

    衲音他们都点了点头。赵海说的通道他们都知道是什么,在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里。有一个通道,那个通道是他们这些天挖出来的,那个通道并不是很长,成l形,先是直着向下的,然后又往旁边挖,可以直通山下的一片树林里,要是这里真的守不住了,他们可以从那里退走。

    赵海可不是做那种,坐守死地的事,所以他早就在这个小基地开始建设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逃生的通道了,这是通到最后万不得以的时候用的。

    一看衲音他们都点头了,赵海这才开口道:“好,那我们现在就要小心了一些了,所有人分成两批,大家动手吧。”衲音他们都应了一声,随后马上就把众人给分成了两批,一批到房间里去休息,而另一批在外面警戒。

    对方也没有让他们等太长时间,不过三个小时之后,在外面警戒的人,就已经发现下面的树林里,来了很多的修士,穿黑衣的夜行宗人,穿彩衣的剑舞中人,穿道袍的静一道宗之人,全都来了,不过他们的人数好像也不太多,三个宗门合起来还不到一百五十人,人数真的很少。

    现在在外面警戒的人是衲音,衲仁和衲章,赵海和衲真在里面休息,一看到对方来了,衲音马上就站了起来,站在矮墙边,静静的看着树林的方向。

    衲仁和衲章也都站了起来,其它的铁佛寺的僧人也全都站了起来,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沉得,他们知道知道这是最重要的一战,要是这一战他们守住了,而且可以做到不死人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说是完胜,因为四个宗门进入到钟石山,只有他们没有死人。

    四个宗门一齐进入到钟石山,最后只有铁佛寺一人未死,这是多大的荣誉,到时候不只是寺里会给他们奖励,衲孤和衲云也会给他们奖励的。

    这时下面三个宗门的人,已经到了基地外面离基地有一里左右了,不过他们还没有进入到衲音他们布置的法阵陷阱那里。

    衲音看着慢慢出现的三宗之人,不由得低宣了一声佛号,随后他看着静一道宗和剑舞宗的人,开口道:“各位静一道宗和剑舞宗的道友,没想到各位又与夜行宗联合起来了,这真的是让贫僧感到十分的失望。”

    剑舞宗一个修士,看着衲音道:“和尚,少在那里假惺惺,你们铁佛寺的人,实在是无耻,竟然进了钟石山,说一直取在一起,你们说,这是比斗吗?”

    衲音看着剑舞宗的人,沉声道:“这位道友说的话,贫僧就有些不懂了,这一次的比斗,有规定不能聚在一起吗?这一次的比斗,最后是要看那一宗门活着走出去的人多,可不是要看,那一宗门杀的人多,我铁佛寺不想多造杀戮,所以我们进入到钟石山之后,就聚在一起,无非就是不想让别人来杀我们罢了,我们没有主动的去攻击过任何人,都是各位在攻击我们的时候,我们进行的反击,之后更是为了不与各位争斗,我们一直躲在这里没有出去,各位怎么能把这件事怪到我们头上?”

    剑舞宗的那人看着衲真道:“少废话,没想到你们铁佛寺竟然如此的无耻,今天我们三宗就要给你们一个忘不了的教训,上,先用符纸攻击,小心他们的法阵陷阱。”

    剑舞宗的那些人都应了一声,随后拿出了符纸,往前面扔去,一时之间基地外面一片符纸飞舞,有不少赵海他们布置的那些普通的法阵陷阱,全都跟着暴发了。

    当然,静一道宗和夜行宗的人也没有闲着。两宗的人也跟着用符纸攻击。准备一起对付铁佛寺的人。

    符纸的攻击有一点不好。特别是普通的纸符,他的攻击距离十分的近,一般都在十米左右,最远不会超过二十米,所以他们想要往基地里前进,就一定要不停的前进,然后在不停的用符纸清理前面的路才行。

    所以他们刚丢了不长时间的符纸,就开始慢慢的往前走。不过他们刚刚走了几步,就遇到了赵海布置的那些,高等级的法阵陷阱,三宗的人,都有人被魔法陷阱攻击,赵海布置的这些魔法陷阱,多是一些攻击力比较强的陷阱,像爆裂陷阱,土刺陷阱,冰锥陷阱等等。都是那些发动起来,速度比较快的陷阱。像流沙陷阱,藤蔓陷阱之类的陷阱,赵海是没有用的,对方不是一个人,就算是中了这样的陷阱,马上就会被其它人给救出来,不会有什么杀伤力,所以这样的陷阱是没有用的。

    赵海这样布置陷阱是对的,这些杀伤力比较大的陷阱,在出奇不意的况下,一下就让三宗的人出现了不小的伤亡,伤了十几个,有几个更是直接就被杀死了。

    这样的伤亡一出现,让三宗的人都不由得一阵的动,现在他们三宗的伤亡都不小了,要是在出现太多的伤亡,那么他们回去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所以他们都不由得有些踌躇不前。

    三宗的人本就不是真心的要联合,他们不过是一个临时的组合,都各有心思,在这种况下,他们自然没有办法同心合力的对付铁佛寺了,最一开始他们是出于气愤,想要给铁佛寺一个教训,但是一下就出现了这么多的伤亡,这让他们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这时静一道宗的人开口道:“往陷阱暴过的地方跳,那里不会在有陷阱了。”

    其它人一听他这么说,都是一愣,随后都点了点头,觉得十分的有道理,他们马上就往陷阱暴过的地方跳去。

    他们的这种方法还真的是很管用,那些陷阱暴过的地方,全都赵海摆出来迷惑他们的普通陷阱,在那个普通陷阱下面,是不可能在有陷阱的,所以他们这种方法,还真的让他们没有在被陷阱攻击。

    不过他们这么做,也让他们前进的速度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到最后离基地百米左右的时候,那种普通的陷阱已经没有了,三宗的人,看着不远处的基地,心里那个恨那。

    但是现在谁都不敢往前走,他们要是在往前走的话,那就等于是走进了陷阱区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被陷阱攻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夜行宗的一个穿着黑袍,带着鬼面的修士,一看到这种况,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他们拿出了万鬼幡,接着一摇万鬼幡,一只只厉鬼,马上就从万鬼幡里飞了出来,不过这些万鬼却没有去攻击衲音他们,而是直接就开始在他们前面的路上,不停的往下挖,引得一个个的法阵陷阱暴发了,这样厉鬼宗的那些人就可以直接往前进攻了。

    静一道宗的几个人,也拿出几个兽符,也按夜行宗的方法办,剑舞宗也是一样,他们虽然是剑修,但是这并且表示他们不能用符。

    衲音一看到这种况,不同得低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说完他手一动,他手里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小钟,这个小钟正是金刚钟,这个金刚钟是赵海的,是借给他用的。

    衲音敲响了小钟,马上就有几个弟子专心的在那些诵经,同时他们也慢慢的准备好了符纸和石头,静静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三宗弟子。

    很快三宗弟子就已经摸到了基地矮墙外面十米左右了,衲音他们马上就各种符纸对这些人进行攻击,三宗的人自然也不会闲着,他们马上就开始用符纸还击,但是用符纸发出去的各种术法,还没等到基地的矮墙那里,就被一层透明的光罩给挡住了,而那光罩也不过就是泛起了阵阵的波纹,一点事儿也没有。

    一看到这种况,三宗的人脸色都不由得一变,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铁佛寺的弟子竟然带了防御法阵,这让他们如何攻击。

    虽然他们也知道,对方布置的防御法阵不可能太高级,毕竟大家都是外门弟子,可是有防御法阵,总比没有防御法阵要强,有防御法阵,他们想要攻击铁佛寺的人,就只能是先把防御法阵给攻破了,然后才能攻击到人,不然的话他们就只有挨打的份。

    夜行宗的人,本来是想让万鬼幡里的厉鬼,去攻击那防御护罩的,但是衲音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儿,那金刚钟可不是白亮出来的,那些僧人的经也不是白念的,那些夜行宗的厉鬼,一但碰到了护罩上,马上就好像一块牛油,遇到了烧红的烙铁一样,痛苦的尖叫着,上黑色的烟雾也直接就飞了起来,要是在不退的话,那怕是就要灰飞烟灭了。

    一看到这种况,三宗的人都不由得怒骂铁佛寺无耻,说好是要比斗的,却带着一个防御法阵,他们这是要闹那样,不带这么玩儿的。

    就在三宗的人怒骂的时候,突的几个石块从铁佛寺那里飞了出来,双方离的本来就近,铁佛寺丢出来的这石块,又力量十足,他们根本就没有躲过的可能,有几个人直接就被石块打中了,而铁佛寺这些人丢出来的石块,那可是力量十足,中了石块的人,全都受了重伤,被打中的地方,那绝对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一看到铁佛寺这样的攻击,三宗的人更是气愤不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铁佛寺的人竟然会这么的卑鄙,竟然还用石块攻击,这石块丢出来,简单就像是暗器一样,在这么近的距离,这石块比一般的暗器还要有杀伤力,要知道铁佛寺的人可全都是体修,那力量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三宗的人虽然怒骂不止,但是却没有办法进攻基地了,只能又退了回去,而在他们退出百米左右,铁佛寺的攻击也停止了,双方又陷入到了对峙之中。

    静道一宗里领头的修士愤愤的看着衲音,静一道宗领头的弟子,并不是清风酒道华清风的那个女弟子明心,事实上明心这一次只是出来看看,她可不会参加这样的比斗,在说了,他是华清风的弟子,可不算外门弟子,是不能参加这样的比斗的,华清风就是领他出来见见事面而已。现在静一道宗领头的是静他们的一个男修,这个男修看起来有二十八、九岁,长的到是十分的英俊,不过现在一张俊脸却被气得铁青,两眼如喷火一样的看着衲音,大声道:“铁佛寺的和尚,无耻之极,比斗之时竟然还用防御法阵,太无耻了!”(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