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监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海保也冲着赵海一抱拳,微微一笑道:“先生客气了,不知道先生这一次去树灵大陆那里,可是有什么事儿?”

    赵海笑着道:“没什么事儿,我以前也是一个冒险者,就是想去树灵大陆那里玩玩儿。”

    海保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不解的看着赵海道:“先生以前也是一个冒险者?看起来不像啊。”

    赵海笑着道:“前一段时间我还在冰洋大陆那里冒险者,不过最近才发了一笔财罢了,有了钱,不用为生活发仇了,我又没有什么亲人,所以就想四处的走走,这才从冰洋大陆到了厚土大陆,没想到,在厚土大陆这里呆了不长时间,就发生了茫山血祭事件,在下感觉,这厚土大陆也不是十分的安全,所以就想去树灵大陆看看,听说树灵大陆那里的环境十分的好,最适合我们树魂者,我却是在冰洋大陆出生的,一直没有去过树灵大陆,这一次正好去看看。”

    海保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这么说,先生的父辈就已经在冰洋大陆生活了?”

    赵海笑着道:“是啊,他们就在冰洋大陆那里生活了,海先生也应该知道,我们树魂者,对于治伤,对于伤毒的事,还是比较拿手的,但是如果你只会这些东西,实力不强的话,在树灵大陆那里,你是没有什么前途的,所有我父亲就到了冰洋大陆那里,一边当一个冒险者。一边也给人治治毒伤什么的,后来就有了我,我也是一边不冒险者,一边经营一个小店,不过小店不太景气,前一段时间,我出去冒险的时候,竟然好远气的发现了一棵灵树,弄到了不少的天然法杖,把那些天然法杖给卖了。就有了钱。所以就出来玩儿了。”

    海保点了点头,他到是没有怀疑赵海的话,他本也是冒险者出,后来也是在一次冒险的时候。有了奇遇。得到了一位前辈传承。这才有了今天成就,所以他对赵海的话一点也不怀疑,相反的。他对赵海还有一丝的好感。

    海保看着赵海道:“那先生以为现在厚土大陆这里十分的危险吗?所以才会离着要离开?”

    赵海一听海保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片凝重,他沉声道:“不瞒海先生你说,我之前就在茫山那时呆过一段时间,而那一段时间,正好就是茫山血祭事件发生的时候,当时我听正在茫山下的小镇里,那消息最一开始就是一个冒险者,从茫山里带出来的,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跟着进了茫山,就是想看看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可以谁能想得到,等我进了茫山不长时间,就听到山里传来了一声响,天空中还有能量团爆开,显然十分的漂亮,我还有一些小镇里来的冒险者,就往那个方向去了,后来我们还真的发现血祭的地方,好大一片空地,可以看得出来,那里原本是有树的,后来被人给清理干净了,那里的地面全都是红褐色的,已经被血给浸透了,地上面还摆着很多的人头,老人的,小孩的,男人的,女人的,什么样的都有,说实话,那场面,我一想起来,还有些难受呢,那时我才知道,这个消息是真的,所以我马上就退出了茫山。”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摆了摆手,侍应给赵海又到了一杯酒,又给海保也到了一杯,赵海喝了一口酒,这才接着道:“离开茫山之后,我马上就到了一座大城,想看茫山那里接一来会发生什么事,但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接下来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就又回了一趟茫山的小镇那里,你还别说,我在小镇那里还真的听到太一个消息,听小阵上的人说,在血祭那里不远的地方,还有人发现了一个残破的法阵,经研究好像是传送阵,也就是说,对方已经血祭成功了,坐着传送阵跑了。”

    说到这里,赵海在一次喝了一口酒,接着他看着海保道:“海兄,你说在知道了这种况之后,我还敢在厚土大陆这里呆吗?这几个月,厚土大陆这里,各国都在抓鬼面的人,但是抓到的都是一些什么人?不过就是一些小虾米罢了,真正的杀手他们抓到了几个?而且对方是可以建立传送阵的势力,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我本就是来厚土大陆这里玩的,现在厚土大陆这里不安全了,我还玩儿什么,玩儿也玩不通快,到不如到别的地方去玩个通快。”

    海保一听赵海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因为一直都呆在船上,所以对于厚土大陆这里发生的事,知道的还真的是不多,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这么说那鬼面的人,最近一段时间,在厚土大陆这里闹的很凶了?”

    “那到是没有!”赵海摇了摇头道:“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鬼面这么一个组织,是最近才听人说起来的,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组织在,不过想想也是,我们这些普通人,那有机会接触鬼面的人,所以鬼面的人做了什么事,我们到是不知道,只是这一次的事闹的比较大,所以才听说鬼面的存在罢了。”

    海保笑着道:“说的也是,我也听说过一些鬼面的事,船上有不少人都在谈论这个鬼面,听说他们好像是一个杀手组织。”

    “我也听说是。”赵海道:“不过是真是假,那就谁也不知道了,算了,管那么多干什么,随他们去闹好了,鬼面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得罪鬼面的人,也没有什么仇人,别人了不会让鬼面的人来杀我,他们怎么闹怎么闹吧。”

    “哈哈哈,赵海到是想得开啊。”海保笑着道。

    赵海也笑着道:“我本就是一个小人物。就算是有了点儿钱,也依然是一个小人物,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大人物,有了钱我就想花,就想四处的去玩玩,根本就没想做生意,说实话,我也不是那块料,像我这样的人,你说谁会来找我的麻烦。”

    “确实如此。赵先生活的到是洒脱。让人羡慕啊。”海保冲着赵海沉声道。

    赵海笑着道:“谈不上什么洒脱吧,就是想按自己的想法活一回罢了,对了,海先生。听说从厚土大陆到树灵大陆的海面上。有很多的小岛。是不是真的?我们会到那些小岛上去吗?听说有一些小岛上的环境可是很好的,我还真想去看看。”

    “哈哈哈,那赵先生你可坐错船了。这是一艘快船,中间是不会在海上停的,是从厚土大陆直达树灵大陆的,如果赵海真的要去那些小岛上玩的话,那就要坐那种专门游玩的船才行,跟我们现在坐的船可是不一样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算了,来,海先生,我们在喝一杯,不知道这船上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船上好玩的地方多了,不知道赵先生你喜欢玩什么?是喜欢闹一点的地方,还是安静一点儿的地方,是喜欢找乐子呢,还是喜欢看戏啊。”

    “这个吗,我喜欢安静一点儿的地方,像酒馆,图书馆里都不错,当然了,看看戏也是可以的,像赌场什么的,我真的不太喜欢。”

    “那就去戏院好了,听说今天戏院那里有新戏,讲的是传奇冒险者吴奇的故事,先生可以去看看,这船上的戏班还是很不错的,水平很高。”

    “好,那一会儿就去看看戏,海先生会去吗?不如一起去看看戏吧?”

    “我可不行,我还要防备着海兽进攻呢,所以就不跟着去了。”

    “原来如此,那就辛苦海先生了,我们在干一杯。”说完赵海在一次举起了酒杯,跟海保又干了一杯,随后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闹聊着,到是聊的十分的投机。

    赵海吃完饭就跟海保分开了,不过赵海在离开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易带有一丝别样的味道,而海保看着赵海的眼神之中,也带着一丝别的东西在里面。

    赵海真的像他说的,直接就去了戏院那里看戏,但是戏院那里演的东西,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意思,不过也他们到是把术法用在了戏台上,专门有人用术法在台上制做效果,看上起来到是不错,这算是一个创举了。

    不过赵海的心思不在戏台上,他的心思全都放到了海保的上,之前他还真的没有太注意过海保,但是刚刚他在跟海保一起吃饭的时候却注意到了,海保的上有着很强的杀气,这杀气竟然被他很好的隐藏了起来,让赵海最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这可就十分的了不得了。

    杀光是可以隐藏的,但是那一定是要杀了很多人,最后他可以把杀气当成武器来使用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隐藏杀气,平常的人是根本就不可能隐藏杀气的。

    而海保上隐藏着杀气,这杀气绝对不是杀海兽得到的,而是真正杀人得到的杀气,绝对是杀了无数的人,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这个人不简单。

    现在赵海就是想知道这个海保到底是什么份,但是问题就在于,赵海现在不能用自己的精神力去监视海保,不然的话一定会被海保给察觉到,因为海保不是一般的人,他的实力十分的强悍,在加上他的上杀气还十分的足,这样的人,对于监视他的东西,可是十分的敏感的,要是真的用精神力去监视他的话,很快就会被他给发现了。

    而海上也没有什么植物,所以赵海想要用植物监视他也是不可能的,这到是让赵海有些为难了,他到是想用一些空间里的小动物去监视海保,但是这些小动物,也要在离海保很近的地方才能起做到,但是又不能离的太近,不然的话那些小动物就会受到海堡上杀气的影响,甚至可能直接被海保上的杀气给杀死。

    但是如果那些小动物离海保太近了,又会被海保发现,要知道五灵界这里,可是有控兽这么一说的,如果海保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的话,他一定会小心,任何的小动物全都会杀死,不会让那些小动物太靠近他。

    这也是在船上的不便之处,船上是很少出现虫子之类的东西的,因为船上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进行一次清虫行动,为的就是要让船上的虫子消失掉,因为虫子会破坏船上的木头,是木船的一个大敌,所以如果船上出现了虫子的话,海保一定会杀死,这样一来赵海就没有什么办法来监视海保了,赵海也正在为这件事而头痛。

    而海保这个时候,也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也皱着眉头,他今天在酒馆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赵海,并不是因为赵海点了酒馆里最贵的酒之一,也不是因为赵海注意到,而是因为赵海的神和他上的气质。

    赵海的神看起来好像是什么也不在乎,但是他的眼神从海保上扫过的时候,海保就感觉自己从里到外都被赵海给看透了一样,他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让海保注意到了赵海,所以他一直在注意着赵海,甚至还让船上的人帮着他注意赵海,但是赵海却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看书,喝酒,吃饭,看戏,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正常,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这到是让海保对赵海更加的好奇了。

    他今天在餐厅里,就是故意去接近赵海的,他就是想近距离的接触一下赵海,看看赵海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同是也想看看,能不能从赵海的嘴里出什么话来。但是与赵海交谈之后,他反到是更加的疑惑了,更加的不知道赵海是什么份了。

    但是海保一直认为,赵海会是一个变数,一个巨大的变数,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注意赵海,只要赵海在船上一天,他就会一直的注意赵海。

    赵海事实上也感觉到了,特别在他看完戏之后,看完戏之后,赵海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了,但是他这一路行来,就感觉船上所有工作的人,好像全都在注意他一样,赵海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觉,船上的那些工作人员确实是在注意他,也就是说,他被船上所有的工作人员给监视了,这让赵海心中一凛,他太明白这是为什么了,一定是海保也对他产生了怀疑,这才会让船上的人监视他,但是这也让赵海有些不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强起了海保的怀疑,不过他也没有露出任何的表,好像完全不知一样,他到是想看看,海保到底想要干什么。(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