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霸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得,年一九一句都没问,先是给陈将军扣上了一个大帽子,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年一九这个人,确实是不太适合当一个领导人。当然,他也有可能是故意的,反正他今天已经与其它城邦的人通过气了,自然也不需要对陈将军太客气了,他虽然不敢真的把陈将军怎么样,但是把陈将军给扣在这里还是有可能的,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到狂狮部落那里去告状了,而且不管怎么看,都是他占理。

    陈永合看着年一九,冷笑道:“退兵?我什么时候说要退兵了?年盟主,你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

    年一九看着陈永合,脸色依然冰冷的道:“不是退兵,那你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收拾的这么干净?陈永合,我告诉你,你现在是在反圣院联盟的前线,如果你敢退兵,那反圣院联盟所有城邦都不会放过你们狂狮部落的,这个罪你可扛不起。”

    陈永合看着年一九,两眼一眯道:“年盟主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胁我吗?”

    年一九一看陈永合的样子,反到是不敢在那么硬气了,他虽然没有与狂狮部落的人接触过,但是他却听说过一个传言,那就是狂狮部落的人,是绝对不会接受威胁的,你敢威胁狂狮部落的人,就等于是把整个狂狮部落给得罪了,他们整个部落都会与你不死不休,所以他开口道:“陈将军,我并不是在威胁你。只是在跟你说一个事实罢了。”

    陈永合看着年一九,沉声道:“年盟主。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并不是退兵,所以用也不用你来提醒我。”

    年一九一看陈永合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他的脸色不由得更加的难看了,他看着陈永合道:“陈永合,你是什么意思?你收拾的这么干净,你不是退兵你想要干什么?”

    陈永合看着年一九,微微一笑道:“我们绝对不是退兵。只不过是觉得大营这里人太多了,大家住的都十分的憋屈,所以我就想要换一个地方住罢了。”

    “换地方住?你要换到那里去住?”年一九看着陈永合的样子,好像不是在说笑,他不由着皱着眉头问道。

    陈永合看着年一九道:“这个就不劳年盟主费心了,我们加入反圣院联盟,听从年盟主的命令。但是年盟主你也只有命令我们统一行动,进攻或是撤退吧?我们在那里扎营你也要管吗?所以年盟主,我看你还是让开吧。”

    年一九看着陈永合的样子,不由得恨得牙痒痒,他却不能让开,他十分的清楚。如果他真的让开了,那么弄不好过几天整人大营就会散去了,所以他绝对不能让开。年一九看着陈永合道:“陈将军,既然你不是退兵,那也不必离开大营吧。大营这里住人我看还是很轻松的。”

    陈永合看着年一九道:“年盟主就不必在劝了,我们已经收拾东西离开了营地。就不可能在回去,年盟主,告辞了,什么时候你们聚将鼓响,末将在来听令就是。”说完陈永合一挥手,大军缓缓前行,理都没理年一九直接就离开了大营。

    年一九脸色难看的看着大军离开了大营,随后他就到了大营门上的望台那里,他到是想看看,陈永合他们在那里安营。

    这一看年一九差一点没被气得吐血,陈永合他们从大营离开之后,竟然直接就进入到了石锤他们的营地里,而石锤他们也正在营地门前等着迎着他,看那样子,他们是早就联系好了,随后陈永合他们就进入到了石锤他们的营,接着石锤他们的营地大门一半,在没有了声音,好像那五千人不过就是一滴水,转眼之间就溶进了海里一样。

    年一九一看到这种况,气得一下就把望台上的一块护拦给拍得粉碎,随后脸色铁青的回到了自己的大帐。

    而这种况,其它人也都看在了眼里,他们也没有想到,陈永合竟然这么的不给年一九面子,这是公然的打年一九的脸那。

    所有人都知道年一九与石锤他们不合,而这一次陈永合他们从大营公然的搬到了石锤他们的营地去,这就是摆明的不给年一九面子,摆明了就是告诉年一九,我以后不会在跟你混了,我去跟他们混了。

    年一九本对石锤他们就感到十分的恶心,从最一开始他要当盟主的时候,石锤他们就一直在跟他做对,他要当盟主,石锤他们就弄出那么多的限制条件,让年一九就算是当上了盟主,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权力,到了这里更是,虽然他们把营地建起来了,但是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就是在应付了事儿,而且还公然的威胁年一九,说实话,面对这样一个随时都会跟你做对的人,谁都会感到恶心。

    可是现在陈永合就这么直接跑到石锤他们营地去了,这让年一九如何能不气,他都快要气死了,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而石锤这里,把陈永合他们迎进营地之后,马上就安排陈永合他们的军队住了下来,其实东西早就准备好了,他们只要住进去就可以了。

    等到陈永合他们住进去之后,石锤他们马上就把陈永合和那亚请到了中军大帐,而在中军大帐那里,已经摆下了一桌子的菜。

    石锤请陈永合入坐之后,端起了桌上的杯子,冲着陈永合一敬道:“陈将军,请满饮此杯,不过可惜,这是在军中,所以不能饮酒,只能是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了。”

    陈永合笑着道:“石将军客气了,这一次陈某前来,可是给石将军惹下了不小的麻烦,石将军不要怪罪才好。”

    石锤哈哈大笑道:“陈将军说那里话来,就算是你不来。我们的麻烦也是一点儿也不会少,陈将军能来。是看得起来我们,来,我们喝一杯。”陈永合也没有客气,几人一口把杯里的茶给喝了。

    随后几人这才连吃连聊,说的就是最近这几天的战况,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直到吃到一半的时候,石锤这才对陈永合道:“陈将军。你到了我们的营地,而且之前也让那将军带话了,那以后我们就是盟友了。”

    陈永合点了点头道:“正是,石将军,我们以后就是盟友了,自当同进同退。”

    石锤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他发现陈永合还真的是一个聪明人,他刚一说要与陈永合结盟,陈永合马上就说要同进同退,显然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石锤也就没有在客气,而是接着道:“陈将军这么说那自然是最好,这一次陈将军加入我们。我想年一九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他弄不好明天就让我们出战,所以这一次我们要与年一九正面交手了,他明天要是让我们出战,不管是让那一城邦出战。我们就集体反对,总之我们是绝对不能出战。”

    陈永合点了点头道:“这南华门不好对付。守城做的有章有法,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进攻,那无疑是在拿自己的脑袋往石头上撞,所以我们不出战是对的,说实话,我对这位年盟主真的是太失望了,指挥不行,样样不行,我真的是很怀疑,他到底是怎么当上这个盟主的。”

    石锤微微一笑道:“不必理他,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是了,年一九这一次进攻,如果一直是这样水平的话,我看他也不可能打赢这一场仗,我们这里有几位老祖坐镇,年一九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但是我们也要做好准备,如果年一九真的失败了,那我们也要保证自己不会有事儿才行。”

    陈永合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年一九真的失败了,那对面的那些家伙,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们的,所以你这营地才会建的这么好。”

    石锤点了点头道:“正是,我们从最一开始就有这方面的担心,我们现在进攻的虽然是南华城邦,但是我们真正面对的却是圣院,圣院在普河城那里失败一次了,如果他们在南华城邦这里在失败的话,那圣院就会失去所有城邦对他们的信任,到那个时候,圣院就真的完了,所以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南华城邦这里的。”

    陈永合点了点头,沉声道:“在普河城邦那里,他们是攻,而且只有一些高手,这样不算是他们失败,那些支持他们的人,也不会怪他们,但是现在在南华城邦这里,他们是守,如果在这种况下,他们依然败了,那么那些城邦就真的没有办法在信任他们了,到那个时候,反圣院联盟就可以轻松的席卷天下了,而圣院却要面临整个灵兵界的攻击,那他们就真的完蛋了,所以他们确实是不可能放弃南华城邦这里。”

    石叶点了点头道:“这一战并不像年一九想像的那么轻松,圣院是不能败,难道我们就能败了吗?如果我们真的败了,那这几十万大军怎么办?这些军队可全都是各城邦中的精锐,要是全都死在了这里,那对于各城邦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最主要的是对反圣院联盟的士气,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是就目前这种况来看,年一九是败定了。”

    石锤点了点头,沉声道:“其实要是我们大家全力不计牺牲的狂攻,那么南华门这里也不是攻不下来,但是就目前的况来看,就算是我们出力,其它城邦也不可能出力,而当靠我们出力,想要攻下南华门,难了,所以现在我们还是保存自己吧,保存有用之,将来才能在与圣院一战。”

    陈永合点了点头道:“我们狂狮部落最一开始之所以加入反圣院联盟,就是因为赵海城主在普河城邦那里打了一场大胜仗,可是谁知道,等我们加入之后,盟主却成了年一九,在看看年一九现在的表现,说实话,我真的很失望,年一九并不适合当一个盟主,他这个盟主是其它城邦的人把他给推上去的,所以他在那里城邦的面前,总是有些底气不足,而在战场上,你要是顾虑太多,那你是没有办法战胜敌人的,年一九就是这种况,他顾虑的太多了,所以就算是猛攻的时候,都会留有一定的力,像他这样做,怎么可能攻下南华门呢。”

    石锤微微一笑道:“算了,不去说他了,年一九最多也就这样了,我们是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不用去管他了,我想今天晚上,年一九一定会在一次擂鼓聚将,到时候我们还有一场仗要打呢,看着吧,这一次其它城邦的人可能也会向我们施压。”

    几人都点了点头,陈永合看着石锤道:“石将军,要是其它城邦的人,也向我们施压,那我们要怎么办?”

    石锤微微一笑道:“什么怎么办?不去管他就是了,他们能怎么样,当初年一九当上盟主之前,我们就已经说好听了,五个城主反对,年一九的命令就要做废,其它人说什么,我们管他做什么,要是他们真的敢来硬的,那我们也不用客气,我们城主可是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真的跟我们来狠的,我们**城邦还没有怕过谁,大不了到时候我们直接退出反圣院联盟就是了,怕他做什么,城主早就说过,就算是我们退出了反圣院联盟,凭我们几家的实力,想在击败圣院也不是不可能的。”

    陈永合一听石锤这么说,两眼不由得一亮,他们是狂狮部落的人,狂狮部落的人不喜欢像年一九那样的政客,他们喜欢的是那种霸气无边的领秀,我说一就是一,没有人敢说二,狂狮部落的人认为,这样的一个领秀就是一头狮子,而在一头狮子的领导下,他们也会变成狮子,而像年一九这样的人,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只狐狸,狐狸虽然狡猾,虽然聪明,但是他却永远也不可能像狮子那样,成为兽中之王,所以从最一开始陈永合就不喜欢年一九。

    而石锤转述的赵海的话,却正合了他的胃口,在陈永合看来,这么霸气的话,一定是一个霸道的人说出来的,在加上赵海之前的战绩,陈永合马上就认定,赵海才是一个合格的领秀,他才应该成为盟主,年一九,他根本就不配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陈永合却没有说出来,他只是点了点头,沉声道:“好,有赵城主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我还真怕你们顶不住压力冲上去,要是你们真的顶不住压上冲上去,那我们所有人都要跟着倒霉了。”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