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寒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石将军,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的人从侧面了解了一下陈将军的事,他们最一开始加入反圣院联盟,还以为联盟是赵海城主说的算呢,后来年一九当上了盟主,他们就很是不满,这一次出征,他们出兵最少,显然是对年一九还是十分的不满。”

    石叶对石锤说着,他到是显得十分的兴奋,因为陈将军要是真的对年一九不满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把陈将军给争取过来了。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石锤点了点头道:“派人去与陈将军接触一下,看看他是什么样的态度,但是记住了,不要让年一九zhidao,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年一九他们也都在大营里,大营那里看守的一定很严,所以一定要小心才行。”

    石叶点了点头道:“好,交给我好了。”

    石锤之所以会把这件事交给石叶来做,就是因为现在他的目标太大了,年一九他们一直认为,石牛城邦他们,都是围着**城邦转的,所以他们现在最想对付的其实就是**城邦,因为**城邦成立的时间太短了,在他们的眼中,**城邦就是一个异类。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现在**城邦军队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注意,而石叶他们虽然也会被注意,不过却会比**城邦差了一点儿。

    这一天大家过的都十分的平静,说来也怪,南华门那里一直没有派人出来进攻,那怕是一次试探的进攻都没有,他们就是一直处在防守的状态。一点也没有要进攻的意思。

    攻城战。除非是守城的兵力太弱。不然的话,守城的人,总是会进行一两次反扑的,特别是在对方还有舞空级高手的况下,他们完全可以在晚上,对联军大营进行一两次的夜袭,让联军大营乱起来,这样联军第二天就没有办法全力的进攻了。

    可是南华门这里的守军却不是。他们的行动十分的反常,他们一直没有反击过,一次都没有,要说他们城里没有舞空级高手那也就罢了,可是他们城里明明有舞空级高手,却是一次反击都没有,一次夜袭都没有,这就太说不过去了。

    冷兵器时代,夜袭是一种很haode进攻手段,因为夜袭有的时候可以造成营啸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的史书上。会记载在夜战的时候,用很少的兵力,就可以击败敌人十几万大军的原因。

    冷兵器时代的士兵,他们的训练是不keneng太强的,而且因为生产落后,所以军队得到食的机会十分的少,这样一来军队就会有一些营养不良,很多的士兵都会生有夜盲症,在这种况下,夜袭一但发生,那后果就感堪设想了,士兵会慌乱,会恐惧,最后就有keneng会营啸,一但营啸,就有keneng让几十万大军,一夜散尽。

    也正是因为夜袭keneng会取得这么大的战果,所以很多的将领都十分的喜欢夜袭,因为夜袭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好处。

    可是南华门这里的人,却一直都没有夜袭,一次都没有,这不由得让他感到十分的奇怪,不zhidao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年一九他们keneng还会认为,对方是惧于自己的军威,所以不敢来夜袭,但是石锤却这这么认为,这一次的大战可以说是关系到圣院的生死存亡,圣院之前都已经失败了一次了,如果这一次在败的话,那么那些跟着圣院的城邦,就会对圣院失去信心,到那时圣院怕是就离败亡不远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圣院是不keneng放弃南华城邦的,他们一定会调集大军前来支援,在这种况下,南华门这里的保守就显得太过份了,所以石锤一直认为,圣院一定在酝酿着什么谋,而一但这个谋发动起来,那就是年一九他们倒霉的时候。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石锤对于营地的建造才会那么的用心,对于营地的防御,才会那么的小心,他就怕出一点错,被对院给抓住,到时候他们就倒霉了。

    这一天过的十分快,石锤没有出营地,一直到下午的时候,年一九在一次聚将,石锤他们都到了中军大帐,年一九也只是简单的商量了一下明天的进攻,随后就让大家散去了。

    等石锤他们从大营回到了自己的营地,几人在一次聚到了一起,石锤看着石叶沉声道:“石叶将军,可与陈将军联系上了吗?”

    石叶摇了摇头道:“现在还没有,陈将军的营地相对来说十分的独立,一般不让人靠近,如果我们的突然去看去,那keneng会被他们发现的。”

    石锤点了点头道:“小心一点儿是对的,我们宁可晚一点联系上陈将军,也绝对不能让年一九他们发现我们的动作,好了,大家也早一点去休息吧,不zhidao明天的进攻会什么样。”

    石叶他们都点了点头,转走了,他们对于明天的进攻也有些期待,因为陈将军的这个计划真的是很bucuo,如果真的成功的话,那么南华门就真的危险了。

    第二天一早,早早的起过早饭之后,石锤他们就到了自己营地门前的平台上,看着远处正在集结的大军,几十军的大军一集结起来,那军营真的是无边无迹啊。

    一直到早上九点多钟,大军终于集结好了,随后向前开进,接着就是以前的攻击那驽攻击,压制住了城城的驽之后,就开始投石机攻击,在发现城墙上没有多少人之后,就开始步兵攻击了。

    云梯,楼车,在一次的推了出去,大军缓缓的往山上攻去了,而这时城墙上果然没有多少人,他们只是在用驽不停的反击。

    很快大军就缓缓的接近了城墙,就在这个时候,联军前排突的冲出去一排人影。这些人数量并不是很多。只有几百人。但是他们的sudu却是十分的快,转眼之间就已经冲上了城墙,那高高的城墙,对于他们来说,一点做用都没有。

    这时城里的人也发现不对劲了,他们发现走在联军了前面的那些人,他们虽然穿着盔甲,也拿着盾牌和长刀。但是他们却是实实在在的舞空级高手,那城墙根本就对他们没有起到任何的做用,现在那些舞空级高手已经上了城墙了。

    这一下城里可是真的有些乱了,不过城里的将军反应也十分的快,城里的舞空级高手,也出手了,他们也冲上了城墙,迎战那些冲上城墙的联军舞空级高手,而城里的普通士兵,这个时候也冲上了城墙。

    而这个时时。联军的攻击军队也都到了城下,云梯和楼车也都架到了城墙上。这些云梯和楼车架的位置十分的巧妙,正是在那些舞空级高手的后,这个位置城里的士兵没有办法过来,两个舞空级高手交手,所产生的气劲余波,就让一般的士兵没有办法站稳,更不要说靠近了。

    等到云梯和楼车架稳之后,联军的人马上就往城墙上攻了过去,但是他们也遇到了跟城里的守军一样的wenti,那就是他们面前正有两个舞空级高手交战,他们冲不上城墙。

    这就有些尴尬了,本来按计划,联军的舞空级高手,这个时候应该把城里的舞空级高手给引走了的,这样联军就可以顺利的进攻了,但是现在的况是,联军的舞空级高手,虽然想把城里的舞空级高手给引走,但是城里的舞空级高手,却死命的缠着联军的舞空级高手,让联军的舞空级高手,没有办法把他给引走,双方竟然就这么僵持在里了。

    这一下城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双方的普通士兵,就那么看着双方的舞空级高手在那里撕杀,他们想上前却上不去,想撕杀却找不到对手。

    而就在这个时候,年一九他们马上在一次派出了舞空级高手前去支援,而城里也的舞空级高手冲出来支援,很快城墙上就有更多的舞空级高手在那里交手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有好消息传来,双方的舞空级高手,都慢慢的离开了城墙,直接飞了起来,很显然,他们是要把战场转移到天空中了。

    他们一离开,双方的普通士兵,终于冲杀到了一起,不过这个时候,城里的军队在想把联军从城墙上给打下来就有些困难了,因为联军的士兵现在早就准备好了,云梯和楼车也都架好了,在这种况下想把联军打下来就太难了。

    不过很显然,联军还是低估了城里的实力,城里的守城士兵,看得出来也全都是精锐,在加上他们是主场做战,所以他们战斗起来十分的拼命,联军虽然上了城墙,但是想在城墙上站住脚,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双方的士兵现在已经杀红了眼,联军不停的攻,城上的士兵也不进的攻,双方以城墙为界,在那里散开了一场十分惨烈的攻防战。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城墙上着了火,没有错,整个城墙上,突的着起了火,不管是敌方的士兵,还是联军的士兵,转眼之间就陷火海,联军士兵一个个惨叫着,从城墙上跳了下来,直接就摔死在了地面上,而南华城邦的士兵,也一个个惨叫着从城墙上跳了下去,不过他们却是往城里跳的。

    这突如其它的变化,让年一九他们全都呆住了,好一会儿年一九才气极败坏的站了起来,大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儿?城墙上怎么突然着火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没有人能回答他的wenti,因为没有人zhidao城墙上发生了什么事儿,年一九站在自己的大车上不停的跳脚大骂,却一点做用也不起,而联军的其它人看到年一九的样子,士气却一下就降了下来,有这样的一个主师,他们的士气能高才叫怪呢。

    发一会儿年一九边的一个人才开口道:“盟主,今天怕是攻不上城墙了,我看要不还是撤兵吧。”

    年一九大恨,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他手下的一个将领,年一九恶狠狠的看着他,随后一把抽出自己的长剑,直接就把那个将领给刺死了。

    年一九这样的做法,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他们都有些不解的看着年一九,年一九两血练的看着其它人,让其它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发凉,他们甚至已经不自觉的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兵器上,因为他们感觉,年一九下一刻就keneng会拔剑把他们给杀了。

    年一九没有下令撤退,但是那些正在攻城的士兵,却没有办法进攻了,因为整个城墙都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你不能指望那里士兵,直接往火海里跳吧,那太不现实了,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这一次的攻城,已经完全的失败了。

    年一九一看到这种况,只能无奈的鸣金收兵了,可是他这里一鸣金收兵,跟在他边的那几位巨象城邦的将领,脸色一下就难看了下来,如果年一九一直下令死命的进攻,他们还无话可说,可是现在他竟然下令退兵了,那他之前杀了那个进言退兵的将领是什么意思?只是为了泄愤吗?如果你接着进攻,你还可以说,你杀了一个敢进言退兵的人,可是现在你退兵了,那你之前杀他做什么?只是为了泄愤就杀一个将领?这是为人君者所为吗?

    不过那些将领全都是巨象城邦的人,虽然他们对于年一九的做法十分的不满,但是他们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随着大军一起退回到了老营,而更让那些将领寒心的事发生了,如果年一九在这个时候,下令厚葬那个被他杀死的将领,那么其它将领也只能是认了,谁让他们是年一九的手下呢,老板生气了,杀了一个手下,这虽然很不应该,但是后来老板还是把这个手下给厚葬了,在厚待一下他的家人,那也只能说,当时老板是气晕头了,大家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但是年一九却没有这么做,他不但没有下令厚葬那个将领,甚至都没有去管那个将领的尸体,连问一句都没有,好像他根本就把那个将领给忘了,他这样的做法,着实是让那些跟着他的将领寒心。

    他们这些人跟年一九的时间也不短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年一九就因为心不好,随手就把那人给杀了,而且连一点的表示都没有,他这样的做法,让那些跟着他的将领,都感觉到跟着这样一个老板,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儿,说不定那天他们就被自己的老板无缘无故的给宰了,到那时他们可真是死了都没地方说理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