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不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卢进言看着赵海,好一会儿他才长出了口气,沉声道:“有,你说的这种东西有,以前我在圣字上学的时候就用过,圣院那时候会给我们一种丹药,还有一种像玉石一样的珠子,丹药的数量有很多,但是那种玉珠却很少,一个月最多就一棵,但是那东西的用处真的很大,对人的修练很有帮助。”

    赵海有些意外的看着卢进言,他还真的没有想到,卢进言会把骨珠的事说出来,至于说卢进言不知道骨珠的名字,那也是正常的,因为圣院是不可能把骨珠的来历和名字告诉他们的,不然的话就会引起卢进言他们的怀疑。

    赵海点了点头,他接着沉声道:“果然有这种东西,那就代表着,秘境那里根本就没有圣院说的那些可怕,他们之所以把秘境那里说的那么可怕,无非就是想要独占秘境罢了。”

    卢进言长出了口气,接着沉声道:“虽然我不敢肯定你说的话,但是这里面的疑点确实是太多了,我到是宁可相信你说的话。”

    赵海点了点头,他沉声道:“我现在好奇的就是,秘境那里的况是什么样的,我们灵兵界这里的生存环境并不是很好,如果秘境那里真的很好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灵兵界的人往秘境里面转移一些?”

    卢进言一愣,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接着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赵海道:“你是这么想的?往秘境里转移人?这怎么可能?要是真的能做到的话,那圣院不是早就做了吗?”

    赵海点了点头道:“这到是。不过秘境那里我们都没有去过,到底是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所以我才想要去秘境那里看看,毕竟这么多年了,灵兵界死在秘境那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是吗?”

    卢进言点了点头,这些年死在秘境那里多少人,卢进言虽然不知道一个清楚的数字。但是他也知道,绝对不少,非常的多,至少那些进圣院学习人,除了重点培养的人,其它的人,可是一个都没有回来过。

    赵海看着卢进言沉声道:“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圣院这座大山,我们都必须要把他给搬掉,因为这座大山挡住了灵兵界前进的路。”

    赵海的话音刚一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道:“城主,圣院的人又来了。”

    赵海和卢进言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两人快步的往外走去,很快两人就到了书房外,到了书房外,两人直接就飞了起来,往四周望去。

    很快他们就发现。一队舞空级高手,正往普河城里飞来。这一队舞空级高手,最少有千人左右,他们就是简单的摆了一个阵形,直接就往普河城里飞来,一付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嚣张架式。

    而在这队舞空级高手的四周,还有两小队人,这两小队人,每一队都有五十人左右,他们与那些舞空级高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那么跟在那队舞空级高手的边,一直慢慢的往前飞着。

    一看到那两小队人,赵海就知道,那是灾魂城邦的舞空级高手,他们就是去监视圣院的舞空级高手的。

    而这时,普河城里又飞出了一百多个舞空级高手,其中就有刘俊他们的五十人,还有不足一百人是普河城的舞空级高手,普河城的舞空级高手当然不只这么点,但是他们今天都有不少的任务,所以有不少人不在普河城邦,现在就只能集合起这么多的舞空级高手。

    那些人也看到了飘在半空中的赵海和卢进言,他们马上就靠了过来,就连一直监视他圣院那些舞空级高手的城邦中人,也都聚到了赵海他们的边。

    赵海看了一眼圣院那些舞空级高手一眼,圣院的那些舞空级高手都飞的十分的高,显然是为了不让下面的到他们。

    赵海一看到所有人都聚到了他的边,他马上沉声道:“降低高度,降到驽的程之内。”说完自己先往下落去,石锤他们自然马上就跟着,而卢进言他们却是一愣,之后这才跟着赵海降低了高度。

    而他们一降低高度,圣院还保持着原来的高度,这样一来,圣院的人就要俯视他们了,而他们却需要仰视圣院的人。

    说实话,这种感觉让卢进言他们都感到十分的不爽,这种仰视人的感觉,真的让人很不舒服,但是没有办法,现在指挥的是赵海,赵海让他们怎么做,他们就必须要怎么做,不然的话赵海这个指挥官的威望就没了,卢进言必须要维护赵海的威望,所以他们都降低高度了,弄得现在一个个需要抬头看着圣院的人。

    而圣院的人在离赵海他们百米左右的地方,全都停一下来,接着其中的一个人看了赵海他们一眼,接着哈哈大笑道:“人都说城邦的城主赵海,英雄了得,今一见,也不过如此,不过就是一个只敢躲在程之内的胆小鬼罢了。”

    赵海看了那人一眼,沉声道:“你好像是忘记了,我们现在是战争时期,我们是在打仗,不是决斗。”

    卢进言看着那人,沉声道:“没想到,这一次带队的竟然会是你,武天赐,我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当年的好朋友,好同学,今天竟然成了敌人,世事难料啊。”

    武天赐看着卢进言,也叹了口气道:“老卢啊,我们本来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可是你为什么要与圣院做对呢?如果你能听圣院的话,那我们还会是好朋友,但是现在,我们当不成好朋友了。”

    卢进言哈哈大笑道:“听圣院的话?那我还当普河城的城主做什么?我还不如成为圣院的一个学生呢,普河城也是我卢家先人打下来的基业。我凭什么要听圣院的话?”

    武天赋冷哼一声道:“武家打下来的基业?哈哈哈,你这话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当年你们卢家是如何得到普河城邦的,你难道不清楚?没有我们圣院的支持,你们武家不过是普河城邦里的一个小家族,怎么可能成为普河城邦的城主家族,没想到你们当也普河城主之后,竟然忘恩负义,根本就不在听我们圣院的话了,而且你们还杀了我们院长的孙子。卢进言,你是死有余辜。”

    卢进言冷哼道:“是我们卢家不听话吗?是,圣院当年支持过我们武家,可是我们武家得到了普河城邦之后,给了圣字多少的好处,圣院需要的物资,我们就没有一样不给的。圣院要的东西是一个小数吗?那是我普河城邦一半的税收,一半啊,你们知道这些税收我们收上来要干什么吗?普河城邦临河而居,每天到了雨季的时候,都会有一些百姓要受灾,在加上我们普河城邦也并不是很太平。我们需要提升军备,要求灾,要提高民生,这些都是需要钱的,而这些钱。全都是应该从税收之中出的,可是你们却一下就拿走了一半的税收。这让普河城邦这里的财政是捉襟见肘,百姓受灾无钱救灾,军备没有办法提高,每一次与其它城邦做战,都要死很多的人,甚至我们连死去战士的抚恤都发不出来,更不要说什么提高民生了,而且你们还对我们普河城邦的内政指手划脚,完全把我们卢家当成一个傀儡,说实话吧,我当初刚进圣院的时候,我真的以为圣院是一个十分神圣的地方,但是当我回到了普河城邦,真正的接管了普河城邦之后,我才知道,圣院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圣的地方,你们根本就是一群贪婪的蛀虫,你们把本应该用在百姓上的钱,全都装进字自己的口袋,却看着那些百姓生活在水深火之中,你们可有一点的良心?这样的圣院,我有什么理由听你们的话?不管是为了普河城邦的百姓,还是为了我们卢家,我都不可能在听圣院的话了,不可能了!”

    “哼,少拿那些民的死来说事儿!”武天赐一听卢进言这么说,不由得冷哼一声道:“你就直说你是为了权力就对了,你不过是在当了城主之后,尝到了权力的滋味,所以你就感想在听圣院的话了,如果你听圣院的话,普河城邦有任何的事,我们圣院都会伸手,到时候什么人敢动你?不要把过错都推到圣院的上。”

    卢进言看着武天赐,他突的哈哈大笑,但是他的笑声中,你却听不到一点的笑意,相反的,让人感觉到满满的悲伤之,好一会儿卢进方才止住了笑声,他看着武天赐道:“民?你说那些普通人是民?武天赐,你的出很高贵吗?是,你们武家现在是很风光,圣字里的教师家族,但是你们武家的出就真的很高贵吗?武天赐啊,你可能早就忘了,你们武家也不过是从你口中的民,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的位置上的。”

    说到这里卢进言停了一下,他看了圣院的那些人一眼,接着道:“就是你们口中的民,养活了你们这些家伙,就是你们口中的民,一直在供养着你们这些蛀虫,没有这些民,你们会是什么样?可是你们却对他们的功劳视而不见,还一口一个民的叫着,哈哈哈,真是可笑,这就是我一开始十分尊敬的圣院,这就是自认为是神圣地方的圣院?狗的圣院,不过就是一群目空一切的白痴,一群只知道坐享其成的蛀虫罢了。”

    “好!说的好!”赵海一等卢进言说完,就大声道:“卢城主说的在好了,哈哈哈,圣院很了不起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圣院是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学院罢了,你们有什么资格对各城邦指手划脚的,我告诉你,我们这些人全都是反圣院联盟的,圣院在想像以前一样,对灵兵界各城邦指手划脚的子一去不复返了。”

    武天赐两眼寒光闪闪的看着赵海,要说他最恨的人是谁,首数赵海,事实上现在整个圣字里,就没有人不恨赵海的,要不是赵海,圣院也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武天赐也不在跟赵海斗嘴了,他转移了目标,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刘俊,冷哼道:“没想到啊,奔马城邦也来人了,而是有名的千里马,刘俊,你们奔马城邦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也想与我们圣院为敌吗?”

    刘俊看着武天赐,冷声道:“与你们为敌又怎么样,我们奔马城邦本就是反圣院联盟的人,而且之前我们奔马城邦的叛乱是怎么回事儿?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也知,难道你们圣院还难怪我们跟你做对不成?”

    武天赐一时之间到是有些哑然了,他也知道圣院在各城邦的行动,他十分的清楚,奔马城邦的内乱,就是圣院挑起来的,为的就是让奔马城邦不能支援普河城邦,没想到事得其反,本来奔马城帮对于支援普河城邦的事,还不是十分的上心,但是他们一攻击奔马城邦,奔马城邦反到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内乱给平定了,随后就派兵来支援普河城邦,这也许就叫自作自受吧。

    赵海看了武天赐一眼,冷笑道:“武天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圣字无缘无故的攻击其它的城邦,这就是你们的行事手段?哼,真是让人齿冷,罢了,说这些都没有用,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怎么样?你们可敢攻上来吗?”

    武天赐冷哼了一声道:“攻上去?你当我白痴吗?赵海,你们要是有种,就在城里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我到是想看看,你们这些缩头乌龟能把我们圣院怎么样。”

    赵海微微一笑道:“这个不用你心,你以为这么骂我就有用吗?就像你说的,你当我们是白痴吗?自己跑出去跟你们决斗。”

    武天赐冷哼道:“没胆就没胆,说那些没有用的做什么,赵海,我到是想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能一直缩在城里,今天我们暂切放你们一马,走!”说完他一挥手,领着圣院的那些人,转走了。

    一看武天赐他们走了,卢进言他们都有些蠢蠢动,想要追上去,攻武天赐他们一次,但是赵海却一直没有开口,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武天赐他们离开了,赵海不是不想进攻,而是他发现,武天赐他们退走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虽然看起来是转而走的,但是他们的手里却全都拿着兵器,很明显,武天赐就是想要引他们去攻击,赵海可不是干这种傻事儿。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