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这种况是极有可能发生的,在灵兵界这种长年发生战乱的地方,人的忠心其实真的是没有多少,当然,乱世不缺忠义之士,只是相比起那些小人来,忠义之士要少得多,卢进言都不知道看到多少下克上的戏码了,他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普河城邦里的那些舞空级高手,全都会像陈国华一样对他忠心,在知道了事的真相之后,还会帮他想办法度过难关,像陈国华这样的人太少了。

    在灵兵界这里,发生过很多起这样的事,一个城邦本来好好的,他们城邦里也有一些舞空级高手,这些舞空级高手,对城主家族也很忠心,但是当城主家族的断河级老祖死后,那些舞空级高手,马上就反过来进攻城主家族,那个些城主家族,有很多并不是被其它城邦的人给灭掉的,而是被那些被他们认为忠心的手下给灭掉的,这就是灵兵界!

    而陈国华提出来的办法就是,让卢进言投降赵海,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城邦不只一个断河级高手,有这么多的断河级高手,可以说城邦是稳如泰山,如果他们真的成了城邦的一部分,那城邦就要护着他们,到那时,不管是圣院还是那些想要打普河城邦主意的人,他们要面对的就不只是普河城邦了,而是城邦。

    当然还有一点也十分的重要,那就是卢进言要是真的投降了城邦,那他的功劳可是很大的,因为他是带着那么多的城市投降城邦的。是一整个城邦都投降过去的。这对于城邦的威望是一个巨在的提升。

    不过陈国华后来话里的意思也点明了。他们投降城邦,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看赵海的襟如何。如果赵海襟开阔的话,那卢进言还得能得不小的权力,但是如果赵海的襟不够的话,最多也就是能让卢进言当一个富家翁罢了。

    而卢进言也听明白了陈国华的意思,也正是因为他听明白了,所以他才有些拿不定主意,现在他可是一个城邦的城主。手下无数,一言可断无数人的生死,这种权力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他有些舍不得放弃。当然,担心也是一部分的原因,他是普河城邦的城主,他是可以降投赵海,但是普河城邦与城邦并不接壤,也就是说,普河城邦就算是投降了城邦。那也算是一块飞地,城邦对于普河城邦这里的控制力。就相对来说要低一些。

    如果是一个多疑的人,他就会想,你卢进言在家里断河级高手死了的况下,投降于我是不是就是想借我的力量,来对付你的敌人,等你的敌人不敢在对付你的时候,你依然可以当着你普河城邦的城主,成为一个国中之国,却把我当成傻子。

    卢进言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像卢进言这样的人,投降一直都有一些难点,就是权力,你是抓紧权力不放,还是放权,你要是抓紧权力不放,对方就会怀疑你别有用心,可能就会对付你。但是如果你要是把权力完全的放开了,那更加的危险,因为到那个时候,你为鱼,他为刀俎,到时候怕是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国华看着卢进言的样子,沉声道:“城主,这件事我看可以等到与圣院的大战结束之后在做打算,不必急于一时。”

    卢进言也是一时半会的拿不定主意,所以一听陈国华这么说,他马上就点了点头道:“好,这件事容我在多想想,等到与圣字大战之后在做打算吧,对了,你刚刚说,有十五座城市投告了城邦,城邦也接管了他们的防务,那么那十五座城市所在的城邦都有什么反应?”

    陈国华微微一笑道:“他们的反应啊,有点可笑,他们都在跟城邦打嘴仗,认为城邦占了他们的地盘,但是城邦那里也有答复,城邦的人说了,并不是他们要抢那些城市,而是那些城市自愿加入城邦的,是完全自愿的。”

    卢进言一听陈国华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自愿,什么叫自愿,这不过就是摆出来好看,说起来好听的一种说辞罢了,其实真正是怎么回事儿,所有人都明白,但是城邦就这么说,而那些城市当时也确实是说,自己是自愿加入城邦的,你还真的找不出毛病来,自然也就拿城邦一点办法也没有。

    卢进言一想到这里,他就在也笑不出来了,他叹了口气,转头对陈国华道:“国华啊,这就是实力啊,实力,如果城邦没有这样的实力的话,那些人会跟他们打嘴仗吗?怕是早就发兵攻打他们了,但是现在那些人却不敢发兵,只能打打嘴仗,这就是实力的问题。”

    陈国华点了点头道:“不错,城主,就是实力的问题,城主,这两天我仔细的想了一下城邦所做的事,和城邦的发展过程,我发现了一点儿事儿,但是这事儿现在也只是我想想,当不得真,今天我就跟城主你说说。”

    卢进言对陈国华还是很信任的,他点了点头道:“你说吧。”

    陈国华点了点头,沉声道:“城主,自从城邦成立到现在,他们经历的事也不算少了,但是他们的实力却是越来越强了,先是一统了山区,山区那里是怎么回事儿,我想大家都知道,虽然说之前山区那里一直战乱,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山区那里之所以乱,并不是因为那里太穷,或是没有什么油水,大家都想从别人的手里抢点东西那么简单,山区那里之所以乱,就是因为他们太富了,山区那里几乎什么物资都有。而且还有一些山区特有的物资。这些东西拿出来全都是钱。而山区那里各城市都是由什么人控制的?各大家族的人,这些人控制山区是为了什么?利益,山区那里打仗,为的正是这种利益。”

    说到这里陈国华停了一下,他接着沉声道:“随后赵海统一了城邦,先不说他从那里弄来那么多的钱,把城邦建成那个样子,单说他统一城邦之后做的事。他统一了城邦之后,城邦里所有的好东西,都要统一的进行销售了,他等于是控制了城邦整个的贸易体系,随后就是提高城邦普通人的待遇,他们的生活水平一下就提高了很多,这样他就等于是控制了城邦的民心,而城帮那里其实并不缺物资,之前城邦那里的人,之所以会生活的那么不好。显得那么穷,是因为城邦出产的好东西。全都让人给拿走了,现在那些东西,却全都用在了城邦自己人的上,铁甲军的装备如何之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卢进言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不太明白陈国华为什么要说这些,陈国华看着卢进言的样子,沉声道:“而对外城邦一直比较低调,但是不说别的,光是田鹤草那么一闹,就让其它的任何城邦不敢小看城邦了,在加上那些去城邦做生意的人,回来一说城邦那里的况,各城邦的普通百姓,都把城邦当成是天堂了,那十五个投降了城邦的城市,可能是因为城邦的入侵,但是那些普通百姓,却没有一个起来反抗的,甚至可以说还十分高兴的接受了城邦的统治,这就代表着,那些百姓早就向往着城邦的生活了,这也是民心,城邦在借着那些商人的口,一点一点的收拢着天下人的民心!”

    “天下人!”卢进言一听陈国华说到这里,他终于听出点意思了,不过他两眼睁的老大的看着陈国华,好像是不敢相信他听到的一样。

    陈国华看着卢进言,沉声道:“这种结果我不知道赵海城主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所为,但是不管是那一种况,时间都会往前走,所有的一切事,都会推着他往前走,怕是最后他都不得不走到那一步,城主,灵兵界分裂的时间太久了,人民饱受战乱之苦,人心思定,但是现在灵兵界这里,有那么多的城邦,可能太平得了吗?在加上圣院又一直从中挑拨,各城邦就算是想和平相处也难,不过在我看来,城邦的出现,就是一个契机,一个一统天下的契机!”

    卢进言定定的看着陈国华道:“国华,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

    陈国华点了点头,沉声道:“城主,这些都是我想出来的,我也不知道想的对不对,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在瞎想。”

    卢进言沉声道:“不管你想的对不对,但是你的分析还是有一些道理的,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是有点太早了,我们还是先把眼睛的事应付过去,所有的事,等到与圣院一战之后在说吧。”

    陈国华点了点头道:“是,城主,属于也是这个意思,一切都等与圣院之战后在说,但是与圣院之战,却不是那么好战的,城主可有什么打算?”

    卢进言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打算,能有什么打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还能有什么打算,唉,还好赵城主答应把铁甲军留下了,要是他把铁甲军也带走,那我就根本就用打算了,直接想好是抹脖子还是上吊就行了。”

    陈国华看着卢进言,微微一笑道:“城主,我到是有一个主意,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卢进言一听陈国华这么说,不由得翻了翻白眼道:“我说国华啊,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的?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说吧。”

    陈国华微微一笑道:“城主,如果你真有加入城邦之心,那何不把这件事当成是一个考验呢,我们虽然不能告诉赵海城主,我们要加入城邦,但是我们可以请他帮忙,就跟他说,整个普河城邦,全都听他的,就请他帮着普河城邦渡过一次的危险,到时候我们在看看赵海城主要怎么做,如果他真的可以解决这件事的话,那么我们事后就算是加入到城邦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城邦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而赵海城邦的能力也在那里摆着呢,我们加入城邦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

    卢进言一听陈国华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两眼不由得一亮,沉声道:“这到是一个好办法,就是不知道赵海城邦会不会答应啊。”

    陈国华微微一笑道:“我想赵海城主一定会答应的,因为不管他是不是有野心要吞并我们普河城邦,有一条是改变不了的,那就是他们与圣院的仇恨,看得出来,田鹤草先生应该在赵海的心里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田鹤草先生的战死,让赵海城主对于圣院是恨之入骨,而现在我们普河地邦这里,就是与圣院决战的一个战场,赵海城主应该是不会放弃这个战场,所以我想他一定会答应的。”

    卢进言跺了两步,点了点头道:“有道理,好,就这么办,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去早点休息,明天我在去拜该赵海城主,把事告诉赵海,看看他怎么答复。”陈国华应了一声,冲着卢进言行了一礼,这才转走了。

    等陈国华走了之后,卢进言这才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颓然的叹了口气,他知道陈国华是为了他好,是为了普河城邦好,是为了他们卢家好,但是看到陈国华这么卖力的为他分析城邦的好,城邦的强,他还是感觉心里不舒服。

    但是卢进言也十分的清楚,陈国华是绝对不会有异心的,那怕是现在卢家被灭满门,陈国华怕是也会跟着,陈国华之所以这么做,真的是为了卢家好。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不舒服,想想也是,前一天也是平起平坐的地位,后一天对方却成了你的顶头上司,甚至可以掌握你的生死,这种感觉怕是没有人会喜欢,卢进言自然更加的不会喜欢,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一个办法,一但真的有人打卢家的主意,那陈国华的办法,不失为一条退路,这也让卢进言有些高兴。

    像卢进言他们这些长期处于战乱中的人,都是十分现实的,保存家族,保存自己才是第一要务,权力,金钱,都要往后排,所以卢进言也没有怪陈国华的意思。(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