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自由之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小鹤草也确实是没有说错,他现在只要铁线草不离开他十里开外,他就可以跟铁线草自由的沟通,但是同样的,他现在还没有练出分心二用之术,在加上他要时不时的使用植物之眼,也就是说,要让自己变成铁线草的视线,所以他对自己往前走的况,就没有办法照顾到了,到那个时候,怕是就只能是让刘圆功领着他往前跑了。

    这一路上他们又追了一个多小时,小鹤草这才把速度放慢了下来,他不能在加快速度了,因为他们现在离对方只有十里左右了,如果他在加快速度的话,在这种没有什么遮拦的地方,他们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发现的,那只会更加的麻烦。

    刘圆功他们慢下来后,小鹤草也可以轻松一点了,毕竟铁线草的智商可是很高的,小鹤草安排他的事,他是可以办好了,不必小鹤草总是使用植物之眼来进行观察,所以小鹤草也可以轻松下来了。

    刘圆功一边走一边对小鹤草道:“这一次我们损失了一个兄弟,为了不影响战斗,我们只能把他葬在树林里了,不过我们做了标记,而且把他葬的很深,希望这一次能活着回去,这样以后我们还可以把他的尸体带回家,给他的家人。”

    小鹤草也知道刘圆功他们做的事,他们在灭了剑魂者带着的那些人后,只带着那些人的兵器还有自己同伴的尸体退进了树林里,随后他们就把那个人葬在了树林里,这在小鹤草看来。还是很好的。

    鹤草对刘圆功道:“你们不必担心。我们一定会活着回去的。一定会的,对了,刘叔,你们为什么要把对方的兵器给拿走?为了记战功吗?”

    刘圆功一听小鹤草这么说,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摇了摇头道:“不,不是为了记战功,对于一个兵魂者来说。他上最珍贵的财富就是他们的武器,因为经过他们的战气长时间的蕴养,他们的武器,已经变得十分的强悍了,而他人又死了,这样的武器,如果给别人用的话,就算一件非常好的武器,所以我们才会把他们的武器给拿走,就算是自己不用。也可以换成别的东西,甚至可以换成钱。要知道一件兵魂者留下来的武器,可是十分值钱的。”

    小鹤草一听刘圆功这么说,到是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他看着刘圆功道:“刘叔,如果这一次在得到兵器,可不可以送给我一把?”

    刘圆功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道:“送给你?你要那些兵器干什么?自己又不能用,你可是一个植师,而兵魂者的兵魂,锐气太盛,如果你用这种兵器的话,对你修为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小鹤草一听刘圆功这么说,也愣了一下,他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还真不知道,那算了,我不要了,我只是好奇而己,想要弄一件兵魂者的兵器来研究一下。”

    刘圆功沉声道:“最好还是不要乱来,你要知道,每一个人的职业,上天已经帮他定好了,不然的话也不会有魂物的存在了,你要研究兵魂者的武器,这没有什么,但是你不能拿太长时间,不然的对你的影响会很大的。”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好,我明白了,刘叔放心好了。”

    刘圆功点了点头,看了四周一眼,沉声道:“看样子,这些人是想去雾山城,这可不太好办了,那里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怪不得之前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们,原来他们躲在雾山城那里,这可到是有些麻烦了。”

    小鹤草一听刘圆功说起雾山城,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皱着眉头道:“雾山城?刘叔,你是说那个有着自由之都,罪犯天堂之称的雾山城?”

    刘圆功点了点头,接着他叹了口气道:“要说起来,这雾山城也是帝国的一大患,那里原本并不是一个城市,而是一座监狱,可是后来那些犯人出来之后,都不想回家了,因为太丢人,所以他们就在那里住了下来,正好,好里后面就是雾山,雾山那里又是以产药而出名的,慢慢的那里就聚集了很多的人,因为那些人都是犯人,自然也不会太老实,慢慢的雾山城就变成了一个罪犯的天堂。”

    小鹤草对于雾山城还是知道一些的,周家有关于隐山城的资料,甚至很多周家的弟子,在进行成年试炼的时候,都会选择雾山城,就算是不在那里常驻,也会在那里呆上一段时间,因为在雾山城那里,你可以得到很多的交手机会。

    在雾山城这里,有种各职业的人,就算是那些普通的物魂者,他们也可能怀绝技,但是,在刀魂国这里也流传着一句话,雾山城中没好人!

    从这句话里就可以听出,雾山城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在这里就没有好人生存的土地壤,就算是一个普通的物魂者,他也是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就算是雾山城这里的一个小孩子,你也绝对不能小看,因为这里是雾山城,一个能在这里生存下去的小孩子,那他一定有自己生存下去的手段。

    很多的职业者,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在过入雾山城之后,就死在了那些物魂者的手里,在雾山城那里,物魂者有很多的方法可以弄死职业者,所以胡家的弟子才会把那里当成自己的一个试炼地点,因为他们相信,只要能在雾山城那里活下去,以后他们不管在大陆的什么地方试炼,都不会在被人暗算了。

    当然死在雾山城那里的胡家弟子也不在少数,现在甚至刀魂国的人,对雾山城那里的人都没有办法,因为雾山城那里的人,并不承认自己是刀魂国的人。他们一直称自己为弃民。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自己是被人放弃的人。

    雾山城那里很大,那里也有很多的职业者,而且那里还由几股大势力控制,这几股大势力,跟外面的人,又有着这样和那样的利益关系,刀魂国想在灭掉雾山城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除非他们能下狠心,把雾山城里所有的人都杀光,不然的话雾山城那里是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的。

    就算是刀魂国真的下定决心,想要杀掉雾山城那里所有的人,那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雾山城那里的人,只要是一听说有大部队前来,他们马上就会逃跑,而一但让他们逃到其它的城市,还会给其它的城市造成混乱。所以刀魂国的人,也一直没有去动雾山城那里的人。给那些罪犯留了一个地方,一个不是监狱的监狱。

    在魂界这里,虽然说职业者的份很特殊,有着这样或是那样的优待,但是一但职业者犯罪,那么也是会受到处罚的,有一些职业者,不想受到处罚,就会跑到雾山城这里来,只要到了这里,那刀魂国的法律就管不到你了,因为刀魂国法律,在雾山城这里不好使。

    如果这一次那些枪魂者的目标真的是雾山城的话,那他们的麻烦还真的不小,因为这么多年,刀魂国对雾山城那里的态度,让雾山城那里的人,对刀魂国有很大的反感,平时城里的那些人争来斗去,但是一但这件事涉及到刀魂国,那么他们反到不会在斗了,而是会联合起来,一起对付刀魂国。

    所以一听刘圆功说,枪魂者领着的那些人,可能是要把五辆大车弄到雾山城那里,小鹤草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小鹤草看了四周一眼,转头对刘圆功道:“刘叔,他们真的要把东西弄到雾山城那里吗?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事可就更加的麻烦了。”

    刘圆功看了四周一眼,叹了口气道:“应该不会错,我们在这条路上也走了很长时间了,你们也应该看出来了,这条路上没有几个人走,就是因为这条路是通往雾山城的,这一路上,就连村庄都没有几个,要不是我以前去过雾山城,我还真的不知道这条路是通往雾山城的。”

    小鹤草看着刘圆功道:“刘叔,那我们怎么办?要是真的让他们把东西弄进了雾山城的话,那我们在想往出抢可就没有机会了。”

    吴飞也点了点头道:“是啊队长,雾山城那里现在高手不少,要是让那些人进了雾山城,就算是调大军来对付,也不可能啊,而且有那么长时间,车里的金币,怕是已经被他们换成物资送走了,怎么办?”

    刘圆功也皱着眉头,他看了四周一眼,接着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办,我们人太少了,现在加上鹤草,我们一共六个人,而对方却有五十人,几乎是我们的十倍在,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小鹤草看了四周一眼,转头对刘圆功道:“刘叔,我们现在离雾山城还有多远?”

    刘圆功沉声道:“以他们现在的速度,差不多还有走七天左右才能到雾山城,不过这条路上,却是没有什么地方能给我们提供帮助的,因为这条路是通往雾山城的,所以就算是一般的村子都不会建在这里,所以这七天,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小鹤草沉声道:“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七天的时间,七天就代表着最少我们有六个晚上可以对付他们,他们的马不可能一直的走下去,那是根本就感可能做到的,所以我们还有时间,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想他们也应该快要休息了,我们的行动,就从今天晚上开始。”

    刘圆功看着小鹤草道:“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看看可不可行,要是太危险的话,那绝对不用能用,不然的话,我们就太危险了。”

    小鹤草微微一笑道:“不会的,一点也不危险,你就放心好了,今天晚上,先把他们的马给废了,然后在慢慢的收拾他们,七天的时间呢,足够我们做很多的事了。”

    刘圆功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也就感在说什么了,他只是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这么说,那我也支持你这么做,不过你要怎么做?晚上让铁线草,直接把他们的马给废了吗?”

    小鹤草却是摇了摇头道:“不,那多没意思啊,等他们休息的时候在说,你们慢慢往前走,我去弄点东西。”说完小鹤草一闪,进了道路旁边的杂草从中,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不一会儿小鹤草又钻了出来,不过他的手里却拿着几颗草,这几颗草看起来跟普通的小草也没有太多的不同,如果说真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草的根,是红色的。

    刘圆功有些不解的看着小鹤草,不知道小鹤草拿着这几根草干什么,小鹤草看着刘圆功他们,微微一笑道:“不知道了吧,这几根草叫狂草,这种草并没有毒,就算是用这种草做成汤给人喝下去,也一点事儿都不会用,当然,也没有人会喝这种草做成的汤,因为那跟用普通的草做汤,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种草却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对野兽,有着很强的吸引力,他可以发出一种味道,让野兽可以闻到,当然,像马这样的动物,也是可以闻到的,而且他们还非常的吃这种草,但是吃了这种草之后,他们就会马上发,而且会到一种十分犯暴的地步,那怕是那马被阉割过了,他们也会被刺激的发狂,我们根本就不用攻击他们的马,只要让他们的马,把狂草给吃了,那他们的马,自己就会发狂跑掉。”

    刘圆功他们愣愣的听着小鹤草的话,等小鹤草说完刘圆功才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小鹤草道:“鹤草,你说的是真的?就这么几根小草,就能让对方的马,自己发狂跑掉?”

    小鹤草微微一笑道:“你就放心吧,保证会的,这可是我的经验之谈,目前为止,整个大陆的植师界里,认识这种草,并且知道这种草用处的植师,还真的是没有几个,因为这种草根本就是我发现的,而且你不把草给拔起来,不让这种草的根露在外面的话,这种草根本就跟普通的草没有任何的区别,这种草的区别只在根儿上。”

    小鹤草这话到是没有骗刘圆功他们,这种狂草还真的是他发现的,一次他跟胡鼎去执行一个家族任务,骑马去的,休息的时候,一般的况下,胡鼎他们都会把马放草多的地方一放就不管了,而小鹤草却是拔草为喂,结果弄得一群马发狂,全都跑得没影了,从那以后他才发现了狂草,并进行了多次试验,最后才发现这草的特点和药较。(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