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无法离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唰!一道雪亮的刀气,直往刘叔坐着的马车上软来,这刀气的目标并不是刘叔,而是拉车的马。

    刘叔一看到这道刀气,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手一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把厚背大刀已经到了他的手里,他一挥手里的大刀,一道刀气随手发出,随上了那道刀气。

    滋一声,两道刀气在半空中相遇,最后相互抵消了,而马车却没有车,那马甚至都没有一点的慌乱,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些马的眼睛都已经被蒙住了,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前方的路,之所以能跑的如此平稳,全靠赶车的人控制。

    马车的速度没有停,直往前冲去,这个时候,在马车的前面,又出面了一群人,这些人手里全都拿着大弓,而且现在他们手里的弓已经拉满了,一看到马车跑了过来,他们一松弓弦,一只只利箭直往马车去。

    刘叔一看这种况,脸色不由得一变,接着他形一动,整个人一下就跃到了马车中间的那匹马上,随后手里的厚背大刀舞动了起来,一团刀光,直接就把那三匹马给护在了当中,所有上那三匹马的箭,全都被他给磕飞了。

    而坐在马车上的那些仆人,这时也全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拼命的挥舞着,把所有向他们的箭都给挡开了。

    这些人虽然都是物魂者,但是他们一个人手都不弱,那些箭还真的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不过这时,又一道刀光直接刘叔斩去。刘叔也发出刀气相迎。

    随后一条黑影直往刘叔扑了过去。刘叔与那条黑影斗在了一处。两人在马车翻翻滚滚的斗着,一时打的难解难分。

    坐在后面马车上的小鹤草,也看到了这种况,他解开了自己的箱子,站了起来,随后他的两只手上出现了两把大锤,但是他却没有动,只是站在马车上。不过所以飞向他的箭,却全都被他给磕飞了。

    那个站在小鹤草边的刀魂者,也拿出了自己的长刀,不过他现在更多的是准备战斗,而不是看着小鹤草,毕竟小鹤草之前说的没有错,确实是有人要攻击他们。

    这时正在与敌人相斗的刘叔,突然大声道:“来人,快,前面有拌马索。”一听刘叔这么喊。马上就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第二辆车上的一个兵魂者。马上就跑到了第一辆车上,随手一道刀气发出,斩断了马车前面的拌马索,这时那些来攻击他们的人也都杀了过来,不过这些人中,却没有兵魂者,只是一些物魂者。

    马车上的那些仆人并没有下车,就在马车上挡着那些人的进攻,同时马车也没有停下来,一直在往前飞奔。

    这时又有几个兵魂者从两旁往马车这里杀了过来,马车上的人,也马上的兵魂者也加入了战团,就连小鹤草车上的那个兵魂者,都没有心思在管小鹤草了,与一个蒙着面的兵魂者,斗在了一起。

    小鹤草站在马车上,并没有动,因为这马车上除了他之外,还有四个仆人,这四个仆人,有一个正在赶车,剩下的三人正在抵挡着其它人的进攻。

    就在这个进候,马车的后面,传来了一阵马蹄声,一听到这个马蹄声,小鹤草的脸色不由得了一变,他知道对方这是全力来攻击他们了,而且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骑兵。

    看了看自怀手里的大锤,小鹤草不由得有些遗憾,本来他是准备用大锤来迎敌的,顺便练练他的石锤八法,但是现在看起来,却是不可能了,对方来的是骑兵,他要是依然用大锤这种短兵器的话,那可是十分吃亏的,毕竟他是站在马车上,而不是骑在马上。

    小鹤草心念一动,大锤从他的手上消失,下一刻铁线草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如灵蛇一样的在他的手里舞动着。

    不一会儿,一队骑兵就冲到了马车跟前,这些人手里都拿着长枪,直往马车里的人刺来,一看到这些人的动作,小鹤草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手里的铁线草悍然出手。

    这铁线草如同一条巨大无比蜈蚣一样,直往马上的骑兵冲了过去,铁线草并没有直接撞马上的骑士,而是从骑士的旁边游了过去,铁线草的草茎是过去了,但是草叶却划在了那骑士的上,那骑士一声惨叫,从马上掉了下去。

    他没有办法不叫,因为那铁线草的叶子,都如同短剑一样的锋利,他们被那叶子划中还能有好。

    小鹤草没有管那个从马上掉下去的骑士,铁线草直往另一个人攻了过去,那人显然不知道小鹤草用的是什么武器,一看到铁线草攻过来了,他马上就举枪来抢,但是铁线草又那里挡得住,铁线草如灵蛇一样,草茎一转,一下就绕过了那个骑士的长枪,草叶从那个骑士的脖子处划了过去,那个骑士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脑袋就已经掉了。

    随后又有几个骑士冲了过来,却全都被小鹤草给砍杀了,小鹤草这铁线草可不只是给从一只手上飞出,他的两只手里都可以出铁线草,而且这铁线草在他的自然能量的控制下,十分的灵活,那些骑士根本就近不了他的,就已经被铁线草给斩杀了。

    铁线草的战斗力可是十分强悍的,那可是魔化植物,当初胡新在铁线草的面前,都走不了一个回合,就被打的失去了战斗力,可见这铁线草的强悍之处。

    而现在铁线草虽然在小鹤草的指挥之下,但是铁线草原有的战斗力,却是一点也没有落下,甚至比以前更加的强悍了,因为在小鹤草的魂物空间里,被空间里的自然能量给凝炼了这么长时间了,要是他还是这样的战斗力。那就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一直跟小鹤草一辆车的那个兵魂者。一直注意着小鹤草。他一开始看到小鹤草没有对那些攻击马车的人出手,心里就不由得一紧,他以为小鹤草是在等待机会,现在他被缠住了,而马车上只有几个仆人,虽然那几个仆人的手也不错,但是他们毕竟是物魂者,不是修练者。小鹤草虽然是一个草魂者,但是毕竟是一个植师,车上的人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要是小鹤草称着这个机会动手的话,那车上的人可就危险了。

    但是很显然他这一次是想掉了,就在他的注视之下,小鹤草对那些骑兵出手了,而且小鹤草不知道什么时候,收起了锤子一样的武器,而是弄出了一条像软鞭一样的武器。这个武器竟然出奇的强悍,所有骑士不等近他的。就已经被杀了,这让那人十分的吃惊。

    不过这也让他安心了,他开始专心的对付着自己面前的敌人,他面前的敌人并不是十分的强悍,实力比他还要弱上一些,之前他一直心悬着小鹤草的事,所有没有出全力,现在他不用在担心小鹤草会反水了,马上就开始全力进攻,与他对战的那个人,却是有些吃不住劲了,两人交手五十余合之后,被他找到一个机会,一刀砍翻了。

    把那人砍翻之后,他马上出手,马围攻马车的那些蒙面黑衣人给斩杀了,随后他跳到了一旁一匹无主的战车,往那些骑士冲了过去了。

    而这个时候,马车上又有几声惨叫声传来,随后刘叔的声音传来道:“小子们,给我加把劲,把这些家伙全都给我宰了。”

    刘叔这话让马车上的人都是士气一震,他们开始拼命的反击,而刘叔这时也杀了过来,那些围攻马车的人,一看这种况就知道不好,其中一个一声呼啸,所有围攻马车的人都一转,跑到了路两旁的树林里,转眼消失不见了。

    刘叔他们却没有追,现在是黑天,那树林里更黑,现在追到路树林,那跟找死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他们都守在马车上,而马车却一直没有停,一路向前飞奔着。

    刘叔一看对方退了,马上道:“清点一下损失,快。”

    不一会儿一个兵魂者到了刘叔的边,沉声道:“刘哥,死了四个,还有两个受了伤,我们兄弟,也有一个受了伤,不过好在伤的并不是很重。”

    刘叔点了点头,形一动,几个起落,跳到了小鹤草所在的马车上,他看着小鹤草,沉声道:“好,鹤草,我刘圆功说话算数,之前的事一笔销,你以后就是我们兄弟了,看看,那些家伙是不是还跟着我们。”

    小鹤草没有说什么,他知道现在刘圆功是真的相信他了,他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道:“已经退走了,而且没有跟着。”

    刘圆功这才长出了口气,点了点头道:“会治伤吗?有几个小子受伤了。”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会,那人植师不会治伤的,等等,我拿点药。”说完走到自己的木箱那里,从木箱里拿出了一个木盒,把木盒给了刘圆功道:“如果是外伤的话,直接敷在伤口上,如果是内伤的话,那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得要采药才能治。”

    刘圆功大喜的接过木盒道:“太好了,都是外伤,我去了。”说完形一动,离开了小鹤草所在的那辆马车,去给别人治病去了,整个过程,马车都没有停下来过。

    这时监视小鹤草的那些兵魂者,也来到了小鹤草的边,冲着小鹤草一抱拳道:“多谢鹤草兄弟,我叫吴飞,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兄弟了,有什么难处,跟我说。”

    小鹤草微微一笑道:“吴大哥你太客气了,坐吧,刚刚打了一场,累了吧。”

    吴飞也没有客气,直往就坐了下来,接着转头看着小鹤草道:“鹤草啊,你刚刚用的是什么武器?看起来好像是软鞭,又不像是软鞭,好像是十分强悍的样子?对了,之前你用的大锤呢?你怎么用两种武器?”

    鹤草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那软鞭是师父传给我的,那大锤却是我自己弄到的,我以前一直是用软鞭的,最近才得到了大锤,大锤用的还不是很顺手,拿出来吓吓人还行,真正大战的时候,还得用软鞭。”

    一听小鹤草这么说,吴飞也不由得微微一笑,接着他沉声道:“鹤草啊,不管你以前用什么兵器,你都要记住了,兵器并不是越多越好,一种兵器你用好了,比你会用一百种兵器,但是所有兵器都用不好要强,所以你还是专心的使用一种兵器为好了,明白了吗?”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是,我明白了,多放吴大哥,吴大哥,你现在是不是该跟我说说你们的份了?你们不是普通人吧?这马车上是什么货,为什么会引得兵魂者前来抢夺,而且那兵魂者还带着那么多的人,对方的势力怕是也不小吧?”

    吴飞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兄弟,不是哥哥我不想说,而是这件事真的不能告诉你,你知道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反到会让你更加的危险,我要是跟你说了,那就是害了你,所以你还是不要问了。”

    鹤草一听他这么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不问了,不过如果对方对你的运的东西,志在必得的话,那他们怕是还会来进攻,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吴飞点了点头,接着他转头看着小鹤草道:“鹤草啊,要不你先离开吧,毕竟你跟这件事没有什么关系,跟着我们太危险了。”

    鹤草苦笑道:“我当然想离开,但是现在已经晚了,你们知道我跟这件事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对方不知道啊,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你们一伙的了,就算是对方知道我不是你们一伙的,但是你认为对方会放过我吗?我可是杀了他们不少人,现在我离开,反到是更加的危险,因为对方可能会追杀我,所以我还是跟你们一起走吧,到了绿翠城我在离开不迟。”

    吴飞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也点了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小鹤草说的是对的,对方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把小鹤草当成他们一伙的了,要是现在小鹤草离开的话,他就要独自面对对方的追杀,那他只会更加的危险,跟他们在一起,最起码他们人多一些,而且还有几个兵魂者,大家齐心协力,可能还能渡过这一次的难关。

    “鹤草说的对,现在他不能离开,他离开只会更加的危险。”一个声音突然传来,鹤草和吴飞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刘圆功,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圆功已经到了这车上,他手里还拿着不鹤草给他的木盒。(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