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艰苦修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其实植师很难得到植物的信任,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沟通存在问题,植师与植物进行交流的时候,往往都像个是隔着一层纱一样,这种感觉十分的不自在,沟通起来也十分的困难。

    可以想像,你都没有办法跟对方说话,怎么让对方相信你?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少植师没有办法得到植物信任的原因。

    沟通胜于一切!这是植师界里的一句名言,很多植师都把与植物沟通,当成是头等大事,这也正是为什么胡远一听小鹤草说,他可以像与人一样的与苦无花交谈,马上就收他做弟子的原因。

    现在对于小鹤草来说,在苦无花田里干活,不但不累,相反的还是一种享受,所以小鹤草自然不会偷懒。

    上中天,小鹤草拿着锄头回到了植屋那里,胡远已经回来了,小鹤草把锄头放到了工具间,去洗漱间那里好好的洗了洗,这才回到了房间里。

    胡远正坐在客厅里喝着茶,小鹤草给胡远行了一礼道:“师父。”

    胡远点了点头道:“坐吧,喝点水,等翠香把饭做好了,吃过饭就去休息一下。”小鹤草应了一声,坐了下来,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喝着。

    不一会儿翠香就把饭菜给做好了,午饭比早饭还要丰盛,有菜有,还有白米饭,小鹤草也美美的吃上了一顿。

    吃过饭后,小鹤草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又看了一会儿昨天他记下的东西,就睡着了,一个小时之后,胡远准时的把他叫醒了过来,两人在一次来到了昨天的地方,今天依然是压腿,不过今天小鹤草可是要比昨天强多了,现在他已经可以用自己的右手摸到自己的左脚脚尖了,也能用自己的左手摸到右脚的脚尖了。

    晚上回到房间吃过东西之后,胡远依然是让小鹤草学他那本自己写下来的书,不过今天讲的比昨天讲的要多了很多。

    小鹤草的子好像是归于了平静,外人根本不不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就连胡家的人,都慢慢的把他给忘了。

    一连十天之后,小鹤草终于给所有苦无花都松了土,中午回到房间的时候,小鹤草就对胡远道:“师父,苦无花田那里的土,我都松过了,明天干点什么?”

    胡远一听小鹤草这么说到是一愣,山谷里的苦无花田可是很大的一片,小鹤草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把苦无花田的土给松完了,这到是出乎胡远的意料,不过他并没有怀疑小鹤草,而是点了点头道:“明天去百果园那里,到那里去把摘果子。”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是,师父。”

    吃过饭后,两人在一次来到了练武场那里,过去的十天时间里,小鹤草一直都压腿,拉筋,胡远并没有教他们什么东西,小鹤草也没有着急。

    这一次到了练武场这里之后,胡远看着小鹤草道:“你现在的筋已经拉开了,从今天开始,正式的开始习武,我胡家的武功,也讲究自然,但是这基础一定是很重要的,练武之一,第一条,下盘要稳,今天就给你上第一课,扎马步!”

    说完胡远就给小鹤草讲解了一下扎马步的要领,不过胡远让小鹤草扎马步的时候,却有一点不同,小鹤草是站在两个短一点的小木桩上扎马步,这两个木桩只有碗口粗细,小鹤草的脚放上正好,要是随意的乱动,就会从木桩上掉下来。

    让小鹤草站在木桩上,把马步扎好之后,胡远就到一旁坐在木桩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也没有告诉小鹤草什么时候可以起来。

    小鹤草最一开始还有些兴奋,但是过了好一会儿,却发现自己兴奋不起来了,感觉全的都痛,都在颤抖,这种感觉,真的是十分的不舒服。

    小鹤草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了,他全都在颤抖,头上,上全都是汉,显然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其实小鹤草能坚持到现在,这已经出乎胡远的意料了,胡远虽然看起来是在睡觉,但是小鹤草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他以为小鹤草能坚持十分钟左右,就已经十分的了不起了,毕竟他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对于一个没有练过武的人来说,马步绝对是一种折磨。

    但是小鹤草却坚持了一个小时,这样的毅力零点的是出乎胡远的意料。这时小鹤草的体也开始微微的发晃了,一付随时都要从木桩上掉下来的样子。

    这时胡远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看了小鹤草一眼,沉声道:“好了,起来吧。”小鹤草应了一声,但慢慢的站了起来,他能直接站起来,而没有从木桩上掉下来,这已经是他在咬牙坚持了,要不然他非得直接坐到地上不可。

    胡远走到小鹤草的跟前道:“起来活动活动体,然后开始跳桩。”

    小鹤草应了一声,不停的在地上走动着,活动着自己的体,好一会儿他才感觉好了一点,虽然上依然有些酸痛,却是比刚才好多了。

    胡远带着小鹤草来到了一个半米高的木桩跟前,对小鹤草道:“现在开始跳木桩,从地上跳到这个木桩上,然后在跳下来,在跳上去,开始吧,我不让你停,你就不要停下来。”小鹤草应了一声,开始跳木桩,不过胡远跳木桩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他的手不能跟着动,只能靠腿上的力量去跳。

    小鹤草开始了自己悲剧的僵尸跳生崖,这一跳就是近千次,小鹤草最后几乎是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只是机械式的,一下一下的跳着,那种感觉,绝对是一种煎熬。

    小鹤草当然没有数自己跳了多少下,但是胡远却数着呢,一直等到小鹤草跳了一千下,他这才喊停。却没有想到,他喊停,小鹤草却停不下来了,依然一下一下的跳着,胡远不得不远去,拍了小鹤草一下,然后又在他的上拍了几下,小鹤草这才完全的停了下来,但是他现在腿酸的几乎已经不能站着了。

    胡远却没有管那么多,他没有让小鹤草休息,而是让小鹤草慢慢的走动,活动自己的血气,不能造成气血淤积的现象。

    一直活动了一个多小时,小鹤草这才停了下来,胡远这时又拿着一把木刀走了过来,把木刀递到了小鹤草的手里,接着带着小鹤草,来到了一棵树的跟前,这棵树的外面,缠着厚厚的一层草绳,在草绳上,划着一条黑线,那条黑线是一条横线,比小鹤草的高矮上一点,他一挥刀,正好可以确到那条黑线。

    胡远沉声道:“用刀确这条黑红,我不让你停,就不要停下来。”小鹤草应了一声,一刀一刀的往那条横练上砍去。

    这看起来好像是十分简单的事,真正做起来,却是十分的不简单,特别是现在小鹤草全酸痛的况下,做起来就更加的困难了,十刀之中,能中两刀就算是不错了。

    不过小鹤草却没有停,而且他也尽量的让自己确的准一点,一下一下的确着,精神十分的集中。

    很快他就忘了时间,他不知道自己确了多少下,等到胡远喊停的进候,他感觉自己的手在想抬起来都十分的费劲了。胡远又跟他活动了一下,这才领他回到了房间,到了房间那里,胡远就让小鹤草去了洗漱间,洗漱间那里的一个木桶里,已经倒满了水,而且那水里还有一股药味,胡远直接让小鹤草进了那个木桶里,在木桶里好好的泡了泡,一直到木桶里的水有些凉了,这才让他出来。

    把上洗士净后,小鹤草就感觉上酸痛的感觉轻了很多,虽然上还有一点涨涨的,却不像下午那样那么难受了。

    吃过了晚饭之后,胡远没有让小鹤草马上就学习,依然让小鹤草出去转转,自己去玩玩,然后在回来学习。小鹤草一个人跑出去,跟大松树说了一会儿话,又跟小花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才回到了房间里,胡远已经在等他了。

    今天胡镇讲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可能他也看出小鹤草有些累了,所以没有讲太多的东西,讲过之后,就让小鹤草回去休息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鹤草依然把今天讲的那些都默写了下来,然后又仔细的看了一段时间,这才躺下了睡觉。今天他可是累坏了,所以人往上一躺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小鹤草依然是每天那个时候醒的,这一醒过来,他就感觉了一下自己的体,发现他的体没有什么事儿,一切都很正常,小鹤草不由得一喜,从上跳下来,穿好了衣服,把铺好,就跑到了客厅里。

    胡远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小鹤草冲着胡远行了一礼道:“师父。”

    胡远点了点头,看着小鹤草道:“去洗洗脸,回来我们就吃饭了,吃完饭去百果园那里,把那里的果子都摘下来。”小鹤草应了一声,跑到了洗漱间那里,不一会儿就洗漱完成了。

    回到了房间,翠香已经煮好了粥,喝了一大碗粥之后,小鹤草和胡远到了工具间,拿了两个篮子,就去了百果园那里。

    百果园名为园,其实就是在山谷的一个缓坡那里,那里种着各种各样的果树,之前翠香没有来给小鹤草煮饭的时候,小鹤草就在百果园那里摘果子吃,所以对那里到是一点也不陌生。

    百果园这里的果子,都成熟了很长时间了,在不摘的话,那些果子就要自己从树上掉下来了,所以今天胡远才会带着小鹤草来这里摘果子。RS!!

    ┏━━━━━━━━━━━━━━━━━━━━━━━━━┓

    ┃∷书∷书∷网∷∷∷∷∷∷∷∷∷∷∷∷∷∷∷∷∷∷∷┃

    ┃∷∷∷∷∷∷∷∷∷∷∷∷∷∷∷∷∷∷∷∷∷∷∷∷∷┃

    ┃∷W∷W∷W.S∷H∷U∷S∷H∷U∷W.C∷N∷┃

    ┃∷∷∷∷∷∷∷∷∷∷∷∷∷∷∷∷∷∷∷∷∷∷∷∷∷┃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