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饿狗拦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胡仙儿看着胡鼎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十八叔,这一次你辛苦了,可遇到什么麻烦?”

    胡鼎摇了摇头道:“那到是没有,别人都不知道小鹤草的事,自然不会有什么麻烦,刘家虽然知道小鹤草的事,却不会说出去,所以现在这个消息还处在保秘的状态,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

    胡仙儿点了点头,转头对胡全道:“胡全大哥,开船,尽快赶回到家里,我们就可以完全的放心了。”胡全应了一声,马上就指挥的人开船上了。

    胡仙儿转头看着胡鼎道:“十八叔,休息一下,这一路上你也辛苦了,现在到了船上,只要没有人上船,就不会有事儿。”

    胡鼎点了点头,转头看了小鹤草一眼,又看了看小鹤草头上的草魂物,接着叹了口气道:“这小子,是个异类,只希望将来能出息。”

    胡鼎这些天虽然是在暗中的保护小鹤草,却也不能时时的都看着小鹤草,在加上小鹤草除了上一次在松林院那里和聚云山上,当着胡仙儿的面展现了一下自己的天赋之外,就没有在别的地方,在展现出自己的天赋,所以他的天赋到底如何,胡鼎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这个孩子十分的聪明,但是植师的天赋到底如何却还是不知道的。

    胡仙儿看着胡鼎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微微一笑道:“十八叔,你就放心,小鹤草的天赋。绝对是顶好的。”

    胡鼎点了点头。转进了船舱。小鹤草却没有管那么多,他依然站在甲板上,胡鼎的话,他没有全懂,但是也听明白了一些,他在心里也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学会本事儿。

    胡鼎虽然上了船,但是船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胡鼎很多的时候,都是呆在自己的船舱里不出来,就算是出来,他也不可能找一个七岁的孩子聊天,在加上小鹤草这些天看书更加的努力了,他就算是想找小鹤草聊天,也找不到,所以船上到是恢复了平静。

    又走了三天,在有五天左右,就要到凌山城了。这天船正在河上行驶,一路到是顺风顺水。但是胡全的脸sè却是微微有些变了,又过了一会儿,胡全的脸sè完全的变了,他马上大声道:“所有人,戒备,女人都回到船舱里去,分发兵器。”随着胡全的话,船上的人全都惊动了,船上的那些女人全都进了船舱,男人全都领了兵器,脸上的神也变了。

    胡鼎这个时候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他不解的看了胡全一眼,沉声道:“全子,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发兵器了?”

    胡全冲着胡鼎一抱拳道:“十八爷,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已经过去有近一个时辰了,但是我们在这河上,却还是一条船都没有遇到,这可十分的不正常,这里可是吾陵河,是我们刀魂国最忙的水道之一,在这河上,近一个时辰都遇不到船,这十分的不正常,除非是有人在两头,把那些船都给拦住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事就有些麻烦了。”

    胡鼎一听胡全这么说,脸sè也是微微一笑,接着他点了点头道:“好,多加小心。”说完却是负着手来到了船头,静静的站在那里。

    这时胡仙儿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也听到了刚刚胡全的话,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胡鼎一眼,沉声道:“十八叔,可要放绿蜂鸟?”

    胡鼎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需要,好了,你不必担心,回船舱里去,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那小子。”胡仙儿点了点头,转走了。

    虽然胡仙儿也是一个植师,但是她与胡鼎学的东西不一样,胡鼎学的是如何的利用植物进行战斗,而她学的是如何的给人治病,所以她几乎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这个时候,她留在甲板上,只能是添麻烦罢了。

    小鹤草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一听到这个动静,小鹤草不由得一愣,随后脸sè也是一变,他不由得想到了上一次在刘家船上的经历,这让他的脸sè有些不太好看。

    正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没等小鹤草去开门,门就已经被人推开了,灵儿从外走了进来,二话不说,拉起小鹤草就往外走。

    小鹤草被灵儿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不解的道:“灵儿姐姐,我们去那?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灵儿沉声道:“去小姐的房里坐坐,小姐想看着你读书。”灵儿并没有跟小鹤草说,他们可能会遇到攻击,她怕吓到了小鹤草。

    小鹤草一听灵儿这么说,也就没有挣扎,跟着灵儿来到了胡仙儿的房间,胡仙儿正坐在房间里,脸上一阵的紧张,这种事她也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她在家族里的时候,都被家里的人保护的很好,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后来去了刀君阁那里,刀君阁那里也十分的安全,在加上她的份,没有人敢对她说一句重话,所以像这样的事,她还真的没有经历过,虽然外面有胡鼎在,她还是十分的紧张。

    现在一看小鹤草被带来了,胡仙儿也松了口气,好像是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就能给他多一份安全感一样。

    进了房间,灵儿就松开了小鹤草,小鹤草冲着胡仙儿行了一礼,胡仙儿点了点头道:“今天外面有事儿,不要出去了,就在我的房里看会儿。”小鹤草应了一声,从胡仙儿的房里,拿出了一本书就看了起来。

    胡仙儿的房里有很多书,这些收大部分都是介绍各种植物的,而这些书正是小鹤草所需要的。之前小鹤草看的药书,主要就是介绍药材的,除了药材之外。其它的植物介绍的很少。而胡仙儿这里的书却是不一样。她这里的书是介绍植物的,植物可不全是药才,所以小鹤草这些天一直在看关于各种植物的书。

    小鹤草虽然知道船上发生了一些事,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做什么准备,上一次他之所以做那些准备,就是因为他感觉,有必要做那些准备,而这一次他却没有感觉到。自己需要做那些准备,所以他也就没有乱动。

    胡仙儿看着认真看书的小鹤草,不由得叹了口气,她现在还真的是有些看不明白小鹤草,她知道,以小鹤草的聪明劲,不可能不知道船上发生了什么事,在这种况下,他一个七岁的孩子,一点都没有慌乱。还能看得进去书,这就真的十分的神奇了。

    胡仙儿马上就想到了之前她们得到的那个报。说小鹤草在吾陵河上已经遇到过一次危险了,那一次还是靠着他的机智,才逃过一劫,当时她还有些半信半疑,现在她却是相信了,只看小鹤草这份镇定劲,就比她都要强。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小鹤草那镇定的样子,胡仙儿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不在那么紧张了,她也拿起了一本书,慢慢的翻看着,反到是灵儿有些不安,却也没有影响到两人。

    而这个时候,胡鼎却定定的看着前方,在他的前面,一条船正在慢慢的接近,同样的,在他们船的后面,也来了一条船,这两条船都不比胡家的船小,而且照他们航行的路线来看,他们好像就是想在撞胡家的船的。

    胡鼎脸sè一变,冷哼了一声,转头对胡全道:“全子,准备一下,那些家伙想要撞船,要不要靠到岸边上去?”

    胡全摇了摇头道:“十八爷不必担心,我们胡家的船,可是用上好的万年铁桦木制成的,就凭他们的船,想撞我们的船,真是开玩笑。”

    胡鼎点了点头,沉声道:“这河上做战,你是行家,你只要守好的船就行了,其它的事交给我,我到是想看看,这一次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两人说话音,那两条船已经离他们家的船越来越近了,后面的船一点减速的意思也没有,前面的船虽然是在逆流而行,但是船的两旁,却是伸出了两排大桨,正在不停的划水,船速也不是很慢。

    三艘船慢慢的靠近,胡全他们已经可以看到那两条船上的人了,那两条船上的人可是不少,他们一个个都只穿着一条短裤,船上都罩着一块布,让人看不清他们的长相,手里却都拿着兵器,一个个目露凶光。

    胡全却是不怕,转头沉声道:“到船舱里去,告诉那些婆娘,把船稳住了。”一个应了一声,转走了。外人不知道胡家这船是怎么回事儿,只以为是一般坐人的客船,却不知道,胡家这船完全是按照战船的形式来设计的,船体用的是上等的铁桦木,坚比jīng钢,而且十分的重,这船行起来,可是要比一般的船还要稳当。而且船舱里还有机关,在船下还有几个隐在下面的水轮,这几个水轮可以代替桨来使有,在逆流的时候,也可以让船正常的行驶。

    当然在这种时候,那些水轮还可以起到稳定船的做用,船上的那些女人,也不只是用来打扫和做饭的,她们也是经过训练了,她们可以在船舱里,摇动那些水轮,让船更加的稳定,甚至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参加战斗,因为在这船上,可是备有小驽的。

    轰!后面的船已经撞到了胡家的船上,但是胡家的船却只是船轻颤,并没有太过剧烈的抖动,随后前面的船也撞到了胡家的船上,胡家的船却依然稳当,一点也没有破损的样子。胡家的船如此的结实,到是着实的出乎了那两条船上人的预料,他们都愣了一下,但是随后在首领的呼喝之下,都拿着兵器,往胡家的船上冲了过来。

    但是他们还没有冲到胡家的船上,就迎来了一阵的箭雨,这箭全都是用劲驽shè出来的,力道很足,当场就shè死了对方好几个人,那些人却没有停下来,而是嚎叫着冲到了胡家的船上。一看到这种况,胡全的脸sè就是微微一变,因为他知道,能做到迎着箭雨还往前冲的,那一定都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而这样的人,可是不好应付的。

    胡鼎站在船头那里,一直看着对面的那条船,那些冲上船来的人,他看都没看一眼,因为那些人全都是物魂者,没有办法修练,在他的面前,不过如蝼蚁一般的存在,他真正的敌人,还有对面的敌上,他感觉得出来。

    那些冲到了胡家船上的人,好像也都知道胡鼎的厉害,他们虽然在进攻胡家的船,全是却没有人敢靠近胡鼎,好像是胡鼎就是一个透明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胡鼎一看那些人都跳到了船上,而对面船上的人,却依然没有露面,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手一挥,一道绿sè的气劲扫过,所以被那气劲扫中的蒙面人,全都被打进了河里。

    “哈哈哈哈,不愧是胡家的灵榆啊,果然有些手段,老夫今天就来会会你。”说完一条人影,从那船上直钻了出来,形一纵,往胡鼎扑了过来。

    那人虽然也蒙着脸,但是他头上的魂物却是一只面容狰狞的大狗,那大狗站在那人头顶三尺处,两眼放着红光的盯着胡鼎,好像要随时扑上来撕咬他一般。

    不过胡鼎却是知道,魂物是不可能直接伤人的,那大狗虽然看起来凶悍,却不可能真正伤到他,不过他到是可以从那大狗上得到不少的信息。兽魂师与一般的魂师不同,兽魂师,他们的魂物是活的,比如一个小孩,如果他是一个犬兽魂的话,那么他在出生的时候,那头上的兽魂,也是一只小狗的样子,等他慢慢的长大了,他头上的兽魂也会跟着慢慢的长大,但是如果他一直与人为善的话,那么他头上的狗魂,也会长的可,看起来没有什么攻击xìng,可是如果他一直修练,而且杀过的话,他的兽魂变会变得十分的凶悍,一付要择人而噬的样子,这也正是兽魂者与其它魂者最大的不同之处。

    而兽魂者在魂界这里可是很多的,光是从这个人的魂物上,还真的看不出来他的份,所以胡鼎看着扑过来的这个,也不过冷哼一声道:“藏头露尾,不过一犬尔。”说完手一挥,沉喝道:“灵榆扶风。”两手如两条树枝一般,直往那人抽去。

    那人好像也知道胡鼎的厉害,形一滚让过了胡鼎这一招,随后饿狗一样的扑了上来,口中大喝道:“饿狗扑食。”两手如爪,直往胡鼎爪来。

    胡鼎看着对方的招式,形一侧,随后两脚踢出,一招老树盘根,直攻对方下盘,双方形一动,跃到半空中,一招黄狗撒尿直往胡鼎踢来,两人拳来脚往,战在了一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