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个松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小鹤草从小就很有跟植物沟通的天赋,不过当时他还小,他只能跟小草进行沟通,最一开始他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后来他上了学之后,他慢慢的知道,这些都跟自己的魂物有关系,但是怎么利用好自己的魂物,跟植物进行沟通,他学到的知识里,却都没有介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那些都是植师的不传之秘。

    但是小鹤草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他一直自己一个人在锻炼着这种能力,因为小鹤草十分的清楚,他比一般的植魂者,都要差上很多,因为他只是一个草植魂。

    经过两年有意识的锻炼,现在小鹤草与植物沟通的能力,已经十分的不错了,他可以与小草进行沟通,不像以前那样,只能进行一些最为普通的沟通,他现在甚至可以指挥小草原他做一些事了。

    以前他在草地上坐着的时候,他可以感觉到有蛇在接近,在蛇要攻击他的时候,他却不会利用小草来对付那蛇,只能是凭着本能行事儿,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现在小鹤草可以肯定,如果有蛇要在草丛里攻击他的话,他可以马上就利用小草把那蛇给抓起来,如果草丛在高一点儿的话,他甚至可以用草丛来对付牛,马之类的大动物。

    当然他还可以跟草进行沟通,让草让他监视周围的一切,不过小鹤草并不知道那是监视,他只是觉得,只要有草丛的地方。他就可以知道草丛上发生了什么。

    跟草丛的沟通。小鹤草现在已经进行的十分熟练了。但是跟其它的植物进行沟通,他却还是有些吃力的,比如说花,比如说树。

    花与草虽然十分的相近,但是不鹤草却可以感觉得出来,花与草是完全不同的,他可以跟草进行沟通,甚至可以让草帮着他战斗。但是花却不行了,他现在只能免强的感觉到花的绪变化,但是对于怎么与花进行沟通,却还是一无所知。

    而树就更加不用说了,现在小鹤草连树有什么绪,他都感觉不出来,就更不要说与树进行沟通了。

    但是有一点小鹤草却是感到十分的意外,那就是那些被种在地里的植物,也就是那些粮食,小鹤草竟然可以很轻松的与那些粮食进行沟通。但是他却注意到一点,那就是那些粮食。竟然比草还要‘傻’!

    没有错,除了傻这个字,小鹤草实在是活道用一个什么词来形容那些粮食,小鹤草在与那些草进行沟通的时候,他可以像跟人一样的进行对话,当然这种对话是存在于精神里的,不然的话他一个人对着草在那里念念叨叨,怕是会被人当成精神病的。

    小鹤草发现,那些小草虽然不起眼,但是他们却十分的聪明,他可以与那些草进行正常的交流,那此小草平时没事的时候,甚至可以自己进行聊天,而大多数时候,小鹤草只是当一个观众。

    而那些种植的植物却不一样,他们好像很傻,只知道长,只知道那里不舒服,不可能像小草一样的跟他进行对话,这让小鹤草很不喜欢跟那些庄稼进行沟通。

    其实小鹤草并不知道,他能与小草进行对话这样的本事,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有的,事实上整个魂界这里的植师,怕是没有一个人能做到他这一点,那些植师可以与植物进行沟通,但是却不可能像人一样的与植物进行对话,就更不要说听植物聊天了,他们可做不到那一点,他们只能矇矇眬眬的感觉到植物的绪,感觉到植物有那里不舒服,想像人与人之间交流的那样与植物进行交流,他们却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而小鹤草却做到了,要知道他可是在没有任何学习的况下就做到了这一点,这可是太难得了,还好现在别人不知道小鹤草的况,他们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疯掉的,因为与植物沟通,正是植师的基础,与植物沟通的越好,就代表着你的天赋越高,像小鹤草这样,能听到小草说话的人,从有植师的记录以来,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也就代表着,小鹤草在植师方面的天赋,真的是好到有些逆天了。

    小鹤草并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好,他从书上看到的那些关于植师的事,也只是一笔带过,毕竟不是植师的人,不会明白植师是怎么修练的,也不会知道植师是如何与植物进行沟通的,更不会知道植师与植物沟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而植师自己也不会把这种感觉写出来,因为那是植师的不传之秘。

    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小鹤草才一直认为,那些都是理所应当的,他从来没有想过,那是因为自己天赋好的原因,在他看来,自己只是的有植魂者中,最差的草魂者,那天赋也应该是所有植魂者中最差的,其它人一定会更好的与植物进行沟通。

    小鹤草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早一点去跟那个药师学习药理,然后等到十岁的时候,可以进植师会好好的学习一下,最后成为一名正式的药师,好可以帮着村里的人,帮着爷爷,爸爸妈妈。

    不过在那之前,小鹤草在先把小玉儿给陪好了,现在整人庄园这里的人,都在围着刘仁礼他们一伙人转,前院根本就看不到人,只有小鹤草和小玉儿在,在这种况下,只能是小鹤草领着小玉儿玩了。

    刘森的二儿子已经回来了,虽然刘森没有时间给他介绍,但是小鹤草还是从他们的说话之中听出来了,刘森的二儿子叫刘信,也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人,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只兔子和三只山鸡,不过他没有来得及跟小鹤草和小玉儿说上一句话,就跑到院子里去侍候去了。

    小鹤草和小玉儿在没有管的况下,只能自己换东西来玩。这前院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毕竟这里是仆人住的地方。没有什么好东西,小鹤草只能带着小玉儿在院子里四处的乱跑。

    庄园的前院没有什么植物,这里只是仆人住的地方,自然也不需要太过认真的去打理,不过在院子的墙里,到是长着两棵松树,不过这两棵松树,长的也实在不怎么样。是两棵歪脖子松树,从院子里一直伸到院子外面。

    小鹤草和小玉儿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两就爬到了那两棵松树上,往外看着。

    这两棵松树,一棵是直接伸到院子的外面,另一棵却是往里面的院子里伸去,小鹤草和小玉儿不能到院子外面去,这是老门子说的,他们两个都是听话的孩子。所以也就没有上那棵伸往院子外面的松树上,他们爬到了那个往后院伸去的松树上。

    从那个松树上往后院一看。他们发现松树伸进的院子,竟然不是他们之前去看过的那人院子,而是另一个他们没有看过的院子,这个院子是什么样的他们竟然看不到,因为被树挡住了,在这个院子里,竟然有好多高大的松树。

    小鹤草他们当然不知道,他们之前看到的后院,是正院,是刘家的主人住的院子,而现在这个长满了松树的院子,正是松林院。

    松林院这里是刘家风景最好的一个院子,刘家人一般都很少进来,因为松树是长寿的向征,一般只有家族的长辈到了庄园的时候,才会住进松林院,所以老门子也就没有带小鹤草和小玉儿去松林院那里。

    小鹤草和小玉儿都坐在树上,好奇的看着这个长满了松树的院子,他们毕竟是小孩子,总是会有一种探索的目光去打量这个世界。

    就在这时,小玉儿突然发现一棵松树上,还有一个没有掉下来的松塔,现在不是长松塔的季节,但是松树上也总是会有一些没有掉下来的松塔,这很正常。

    不过松塔有些奇怪,他不但没有掉下来,甚至都没有炸开,炸开的松塔,才会把松子掉在地上,才会把自己的种子传播下去,而这棵松树上竟然有几个松塔没有掉下来,也没有炸开,实在是有些奇怪。

    其实小玉儿不知道,那不过是一个没有长成的松塔,里面是没有松子的。但是小玉儿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因为能在这个时候发现一个松塔而感到高兴。

    小玉儿激动的拉了拉小鹤草的衣服,指了指树上的那个松塔道:“鹤草哥哥,鹤草哥哥,你看,那树上有一个松塔,你帮我打下来好不好,玉儿想吃松子。”

    小鹤草被小玉儿这么一说,也看到了那个小松塔,虽然他也吃过松子,但是小鹤草还真的不知道那个松塔其实就是一个没长成的松塔,所以一看到那个松塔,他也十分的高兴,但是一看到那棵大树,小鹤草却有些头痛了。

    那棵大松树虽然离他们不远,但是确是在那个院子里,而且那棵大树长的还十分的高大,下面还光溜溜的,想要爬到那树上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小鹤草呆呆的看着那棵大树,又转头看了一眼小玉儿,看到小玉儿一脸期盼的样子,他又实在是说不出不答应的话,这可是让他为难了。而小玉儿却不知道这些,她依然一脸期盼的看着小鹤草,在她看来自己的鹤草哥哥就是无所不能的,只要她说出来的事,就没有鹤草哥哥做不到的。

    小鹤草看着小玉儿的样子,只好点了点头道:“好吧,你坐在这里不要动啊,我过去看持。”小玉儿一声欢呼,接着连声的催促,小鹤草无耐的洞着那棵歪脖子的松树往前爬,一直爬过了围墙,然后顺着树枝,落到了那个院子里,还好,因为这是在庄园里,所以院子里的院墙都不是很高,小鹤草轻易的就落到了地上。

    一落到地上,小鹤草就感觉到脚下一软,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脚站的地方,长着一层小草,一看到这些小草,在一看那棵高大的松树,小鹤草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想试着看看能不能跟这棵松树进行沟通,要是能跟这棵松树进行沟通的话,那就能把那个松塔给弄下来了。当然小鹤草也知道这并不容易,但是他也是没有办法,那棵松树实在是太高了,他根本就爬不上去了,想要把那个松塔弄下来,除了这种方法,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一想到这里,小鹤草马上就往那棵松树走了过去,到了那棵松树一下面,他看了那棵松树一眼,发现这棵松树比他想像的还要高大,足有两人合抱那么粗,底下更是一点的分杈都没有长,他就算是想往上爬也不可能,只能用他之前想到的办法了。

    一想到这里,小鹤草不由得慢慢的把手伸到了那棵松树的上,摸着那棵松树,接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似着与那棵松树进行沟通。

    小鹤草也知道自己可能不会成功,因为他这前跟一朵小花沟通都十分的费劲,就更不要说跟一棵松树进行沟通了,他之前根本就没有办法跟树进行沟通,这一次他也是被的没有办法了,只能试一下。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没有什么效果,他一点也感觉不到这棵松树的感觉,好像是这棵松树根本就没有感觉一下,这跟他与那棵小草进行沟通的时候,完全的不一样,说实话,小鹤草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

    好一会儿小鹤草依然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他本想放弃了,但是一想到小玉儿那期盼的脸,他又不忍心放弃,他依然在努力,但是慢慢的他的心里越来越急,越着急心里越乱,越乱就越是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最后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一片的混乱,不要说与松树进行沟通了,就算是正式的思考都不可能。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小鹤草突然感觉到四周传来了一片鼓励的声音,他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仔细的感觉了一下,发现竟然是那些小草传来了声音,这让小鹤草不由得一愣,但是随后心里却是一阵的高兴,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在遇到了困难的时候,受到了好朋友的鼓励一样,让他又重新的振奋了起来。

    小鹤草的心慢慢的静了下来,他虽然还是没有感觉到松树在想像,也没有感觉到松树的绪,但是他却不着急了,他的心慢慢的宁静了下来,他静静的感觉着,慢慢的,他有了一点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十分的模糊,就像是隔着一堵很厚的墙,在与人说话一样,他只能听到一点模模糊糊的声音,但是对方到底说了什么,他却一点也听不出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