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坦言相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而这个时候,刘吉也换好的衣服,不过他没有在去小鹤草的房间,而是到了船的甲板上,刘鱼现在已经在甲板上指挥着那些船工,清理甲板了。

    刘吉走到了刘鱼旁边,看了看船舷上的那个大口子,沉声道:“怎么样?还能不能走?”

    刘鱼点了点头道:“不用担心,昨天修理一下就可以走了,而且船上药材丢失的事,你也不用担心,家族不会追究的,魔鬼滩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家族里不可能不知道的,只丢了三分之一的药材,已经是大幸了。”

    刘吉点了点头道:“我到不是担心那些药材,这一次的事,是谁都不想遇到的,家族里也不会怪罪的,这一次小鹤草和小玉儿没事儿,才是我最高兴的,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门叔交待,门叔可是家族赐姓的人,要是小鹤草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在刘家这里,仆从分为几种,一种是普通的仆人,还没有完全的得到家族的信任,这样的人,是姓他们本来的姓的,就像是田牛,而另一种人,是家族完全信任的,并且把他当成了刘家的人,并赐了刘姓,就像刘吉,刘鱼这样的,他们都是刘家的家生子,他们家的人,为刘家效力已经几辈子了,已经被刘家完全的信任,所以赐他们姓刘,那意思就是,把他们当成自家人了。

    而最后一种就是老门子这样的,老门子的家族原本姓门,后来在刘家工作的时间长了。得到了刘家的信任。被赐姓刘。后来因为他们家已经对刘家过多全的忠心了,姓不姓刘都可以了,所以刘家会在赐还他们家的本姓,让他们把门姓一族给延续下去,像老门子这样的人,在刘家仆从之中,地位是最高的。

    刘鱼一听刘吉这么说,也点了点头。但是随后他就转头看着刘吉道:“刘胖子,今天的事,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刘吉不解的看着刘鱼道:“什么不对劲?噢,你是说今天的那些水盗吗?这没有什么,那些水盗是怎么回事儿,你想你十分的清楚,那些水盗的背后,可是有人的,而且我们刘家怕是都惹不起的人,而今天被攻击的那些船。里面装的好像是兵器吧,那可是品。这一交的事,不简单。”

    刘鱼白了刘吉一眼,道:“我关心那些水盗干的,今天这一次的大战,明眼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我是说小鹤草。”

    刘吉一愣,接着不解的道:“宝儿?宝儿怎么了?”

    刘鱼看着刘吉道:“那些水盗已经占领了我们的船,他们可能不去那些房间看吗?他们怎么会没有找到小鹤草?而且刚刚你进了小鹤草的房间,你也不是也不有发现小鹤草吗?”

    刘吉一愣,他本就是一个聪明人,刘鱼这么一说,他马上就明白了刘鱼的意思,他皱着眉头看着刘鱼道:“你到底是想说什么?你是想说,宝儿有什么不对劲的?”

    刘鱼翻了翻眼睛道:“你就不能想点好的,我是说,你想一想,到底怎么没有发现小鹤草,还有,你在仔细的想想你进屋之后的景,如果小鹤草真的是因为害怕,无意之间钻过进下去的,那顶多说明他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但是我们找到小鹤草的时候,他却没有一点害怕的表,在加上那屋子里有几个地方,也十分的奇怪,我怀疑这是小鹤草早就布置好的,他就是怕船会出什么事,怕有人会进他的房间发现他,所以他提前做出了布置。”

    刘吉一愣,接着倒吸了口凉气道:“你是说小鹤草特意把房间布置成那个样子,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他?这可能吗?”说完刘吉却是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但是当时他心慌意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些细节,所以想了半天他也没有想出什么来。

    刘鱼看着他的样子,不得不提醒道:“你有没有想过,当时我们发现小鹤草的时候,小鹤草和玉儿都没有穿外衣,但是他们的衣服却没有在屋子里,还有,那上的被子,真的是他们无意之间让被子掉到地上的吗?还有,耗子送给了小玉儿一条小鱼,那小银鱼生命力可是很强的,养在碗里,足可以养上好几天,那碗鱼我看了一下,不在桌子上,而是在便桶的后面,如果你不仔细看,绝地看不到那碗鱼,这说明什么,你不觉得奇怪吗?”

    “咝!”刘吉倒吸了口凉气,看着刘鱼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的意思是,小鹤草先把衣服和鱼都给藏了起来,然后把被子故意弄成那个样子,在带着小玉儿藏到了下,这才没让那些水盗发现他?是不是这个意思?”

    刘鱼点了点头道:“不错,刘胖子,我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我猜的是真的,那么小鹤草这孩子,将来肯定了不得,你想啊,他今年才多大,一般的孩子向他这么大的时候,遇到这种事,能像他那么镇定吗?就算是那孩子不怕,但是他会做出那样的布置吗?”

    刘吉觉得自己在甲板上呆不住了,他沉声道:“我去问问宝儿在说。”说完就往船舱里走去。

    不一会儿刘吉就到小鹤草的房间外,不过他却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低低的说话声,他有些不解的打开了房间,一看刘顺正低声的跟小鹤草说着什么,而小鹤草却是坐在上,小玉儿躺在上,看样子已经睡着了,但是小手却拉着小鹤草,所以小鹤草没有办法站起来,只能坐在那里。

    一看到刘吉,小鹤草想站起来给刘吉行礼,刘吉却是连忙摆了摆手,看着小玉儿,低声道:“玉儿睡着了?”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是啊。拉着我的手。我都不敢起来。”

    刘吉笑着道:“今天把玉儿吓坏了。你就多陪陪他吧,对了,宝儿,你今天是怎么想起来躲到下去了?而且我进来还没有看到你?”

    小鹤草笑着道:“刘伯伯,我在老师那里看到地魔鬼滩的介绍,魔鬼滩这里怕是不简单吧?不然的话国家能许这么一个地方存在,一年上百条船的损失,那是国家能接受得了的吗?在加上今天你们说。周围那几条船上,可能会有贵重的物品,所以我就加了小心,回到房间之后,我就一直没有睡,在玉儿睡着之后,我就把我们的衣服藏到了下,然后把玉儿装鱼的小碗,放到了便桶后面,这样人站在门前。就看不到那碗小鱼了,等到外面乱起来的时候。我就让玉儿躲到了下,然后把上的被子,弄得像是要掉到地上一样,这样就把下给挡住了,在加上天黑,房间里又没有灯,从外面是看不清下有什么的,所以我们才躲过了一劫。”

    虽然已经猜到这种结果了,但是刘吉却是愣愣的看着小鹤草,他没有想到,真的让刘鱼给猜中了,这一切竟然都是小鹤草布置的,他现在真的感觉,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妖孽,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不小年纪,就能做到这一点?

    刘顺这时也呆呆的看着小鹤草,他之前一直认为,小鹤草是因为害怕,所以才会钻到底下去,却没有想到,小鹤草竟然早就相屋会钻到底下去了。

    刘吉看着小鹤草的样子,叹了口气道:“还好宝儿你聪明,不然的话今天就真的危险了。”小鹤草微微一笑,却是没有在说什么。

    而这时刘顺却是有些不解的看着小鹤草道:“可是鹤草,要是你想就想到了这些,为什么不跟鱼叔和我爹说呢?还有,你为什么要躲到下,而不躲到船舱里去。”

    他的话音刚落,刘吉就给了他一脚,刘顺一脸不解的看着刘吉,刘吉瞪了他一眼,冷哼道:“真是的,老子一世的聪明,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笨蛋儿子,你也不想想,鹤草今年才几岁,要是他之前跟我们说,我们会相信吗?还有,我们这是什么船?货船,货船最值钱的东西,当然是在船舱里,去船舱里干什么?等着被人抓吗?躲在房间里,不被人发现,就会让人以为房间里没有人,那些水盗着急抢东西,肯定不会仔细的看房间的,在加上他们要着急抢东西,更加的不会仔细的搜察房间,这样只要躲过了他们的头一次察看,就等于是安全了,如果像你这个笨蛋一样,躲到船舱里去,怕是早就被人抓住了。”

    刘顺愣愣的听着刘吉的话,接着转头看着小鹤草道:“鹤草,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小鹤草笑着道:“那有,顺子哥,你也知道当时外面有多乱,我想要想躲到船舱里去,就一定要从房间里出去,到时候大家一定会看到我,弄不好他们就会把我送回到房间,还在派人看着,那样不是更加的吸引目标吗,所有我就只能躲在房间里了。”

    刘顺点了点头,暗松了口气的同时,也道:“鹤草,你真是聪明。”

    刘吉看着刘顺一眼,叹了口气,为自己儿子的智商感到担心,小鹤草没有去船舱,明明就是他说的理由,为了保全他面子,才故意说了另一个理由,而刘顺竟然相信了,唉,这人哪,真是没法比,要是跟一般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也算是不错了,但是跟小鹤草比,自己的孩子就跟一个低能儿差不多,这差距太大了。

    刘吉已经知道他想知道的了,也不想让刘顺在这里在丢人下去了,所以他转头对小鹤草道:“宝儿,你早点睡吧,不会在有事儿了,船虽然破了一点,但是昨天修理一下,就可以继续前进,等到了家族之后,在进行大修,今天保证不会有事儿了,我们刘家是这里的地头蛇,就算是那些水盗也得给几分面子,而且小鱼已经把船驶离那个危险的地方了,你不用担心,好好的睡一觉吧。”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唉,刘伯伯,我这就睡,放心吧,不用担心我。”刘吉点了点头,接着刘顺出了小鹤草的房间,同时还顺手把房间的门关上了。

    小鹤草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小玉儿,无耐的叹了口气,也和衣躺在小玉儿的边,他虽然不感到害怕,但是今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也感到十分的紧张,毕竟他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不一会儿就躺在上睡着了。

    而这时刘吉却拉着刘顺到了甲板上,现在甲板上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虽然船舷上破了一个洞,但是却没有漏水,可以等到天亮之后在修理,所以甲板上的人并不是很多。

    刘吉和刘顺来到了刘鱼的边,刘鱼看了两人一眼,转头对刘吉道:“怎么样?鹤草这孩子怎么说?”他还真的有些紧张,怕自己猜错了。

    刘吉叹了口气道:“你猜对了,那个房间是宝儿特意布置的,而且他早就猜到,今天晚上水盗会行动,甚至已经猜到,魔鬼滩这里不简单,兄弟啊,这一次我算是见识到什么是天才了,这才是真正的天才,聪明,太聪明了,说实话,我都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聪明。”

    刘鱼先是一喜,随后慢慢的一静了下来,他看着刘吉道:“吉哥,这事儿要不要跟门叔说说,就算是我们不能把小鹤草带进刘家,也可以多给他一些照顾,让他以后记住刘家的恩,这样将来刘家有什么事儿,他才可能会帮忙,不说别的,就光是他遇到事这份镇定劲,就是他的那些布置,如果能在必要的时候,帮我们刘家一下,那对我们刘家来说,帮助也会很大的。”

    刘吉点了点头道:“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会跟门叔说的,还有,记住了,这件事不要跟别人说,要是让别人知道,有这么一位天才,跟我们刘家交好的话,那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我想这件事跟门叔说了之后,门叔会做出安排的,就不用我们心了。”

    刘鱼点了点头,沉声道:“放心吧,我知道了,好了,回去睡一会儿吧,昨天早是起来,先把船修一下,然后我们就出发。”刘吉点了点头,领着刘顺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小鹤草和小玉儿起来,到了外面一看,发现那些船工早就起来了,现在正在修理船上的那人裂口,一看到那个裂口,小鹤草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那是一道近两米长,最宽的地方也达到了近一米的大裂口,好像是被剑裂出来的一样,狰狞可怖,要不是刘家的船十分的结实,怕是现在的船人已经沉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