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夜宿鬼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    而七大兵魂国之中,以剑魂国的实力最为强悍,他们占着魂界这里最富饶的地方,南前是暗兵国,北面与枪魂国,锤魂国相邻,西面与刀魂国,戟魂国和弓魂国相邻,东面与狮魂国隔海相望。

    剑魂国占地最广,人口最多,实力也最为强悍,是魂界这里公认的第一强国,而且他的周围几乎是没有敌人的,剑魂国与七大兵云国都是盟友,在加上他们可以与狮魂国直接通商,最为的富庶。

    其次是枪魂国和锤魂国,这两国虽然长时间的受到狼魂国的sāo扰,但是同时也养成了他们国内的民众好武成风,彪悍异常的特点,所以这两个国家可能不是七大国里最富的,但是这两国的战斗力,绝对可以排得上七大兵云国中的前四位。

    而刀魂国,戟魂国和弓魂国的国力相差不大,在加上他们靠近十万大山,这让这几个国家的药师和植师业十分的发达。

    而暗兵国却是偏安于南方,他们国家的人,并不富裕,军队的战斗力也并不是很强,但是暗兵国那里的人,却是暗杀出名的,他们国家的皇室,以善用暗气,毒药而闻名于室,他们风俗独特,是七大兵魂国中,一个比较特别的存在。

    除了十大魂国之外,魂界这里还有两大组织,这两大组织十分的巨大,横跨整个魂界,不管是那一国中,都有这两个组织的影,只不过是在一些国家,这两大组织的影响力比较大,在一些国家比较小,这两大组织就是,匠师会和植师会。

    匠师会在剑魂国,枪魂国,锤魂国,暗兵国四个国家,比较兴盛,匠人在这四个国家的地位很高。而植师会在刀魂国,戟魂国和弓魂国中十分的兴盛。

    小鹤草所在的国家,其实就是刀魂国,刀魂国与四个国家相邻,往西是虎魂国,往东是剑魂国,往背是枪魂国,往南是暗魂,不过刀魂国的国土地面积也很大,国力也十分的强悍,而且在刀魂国这里,对植师和药师十分的重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刀魂国这里的植魂者,就算是成不了植师和药师,国家也会养着他们,这是大陆上其它国家很少见的。

    小鹤草他们所在的翠玉山,是属于魂界三十六州之一的天空州,而这三十六界,归刀魂所管的,只有五个州,分别是天佑州、天空州、天速州、天异州、天杀州。

    翠玉山是在天空州,东来府,东来府的府衙就设在聚云城那里,而这吾陵,却是几乎是横穿了整个刀魂国五大州的水通,刀魂国的史书上自然是不可能不记。

    除了刀魂国的史书之外,刘家的书上自然也写了,小鹤草把关于刘家的书几乎都看了一遍,对于吾陵河自然是知之甚祥,他自然也知道魔鬼滩这块险地。

    小鹤草十分的清楚,每年在魔鬼滩这里被劫的商船就有几百艘之多,那些水盗十分的狡猾,他们出则为盗,入则为民,其总堂隐于山中,其总堂主到底是谁,却是无人知晓,只知道此人十分的强悍,是一个兵魂者。

    也正是因为此人十分的强悍,所以刀魂国几次派人剿杀此人,都没能成功,让他一直逍遥法外,还成就了这魔鬼滩的赫赫凶名。

    刘鱼和刘吉他们都不知道小鹤草知道这些,所以他们以为只要不跟小鹤草说,小鹤草就什么也不知道,其实他们却不知道,小鹤草对魔鬼滩这里却是十分的了解。

    小鹤草脸sè有些沉重的回到了船舱里,小玉儿正在船舱里玩耍,到是没有看到她有晕船的现象。

    小玉儿一看到小鹤草进来了,连忙跑了过来,她的手里正拿着一个小小的碗,碗里装着一条小鱼,这条小鱼是船工刚刚在河里抓上来的,通体银白,十分的可,送给小玉儿当玩具了。

    小玉儿把小碗递到了小鹤草的跟前,冲着小鹤草道:“鹤草哥哥,看看我的小鱼,是不是很好玩,他还会吞泡泡呢。”

    小鹤草看着那条小鱼,笑着道:“是很好玩,玉儿,一会儿我们要出去吃饭,就不要拿着这条小鱼了,放在房间里,等回来之后在玩,今天晚上,外面很冷,我们进了屋子就不要出去了,你晚上就玩小鱼吧。”

    小玉儿对小鹤草的话还是十分听的,可以说小玉儿对小鹤草有一种崇拜之,她可是亲眼看到小鹤草写了那么多的字,把一个房子都装满了,从那以后小玉儿就十分的听小鹤草的话,几乎是对小鹤草言听计从。

    小玉儿应了一声,把小碗放到了船的桌子的,因为现在水流十分的平缓,在加上船上装满了货,所以这船行起来十分的平稳,如在平地一般。

    小鹤草看着小玉儿可的样子,心里却是更加的担心了,他以前虽然没有遇到过强盗,但是在绿翠城这里,却是见到过被处死的强盗的,那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虽然他并不害怕,但是那并不代表小玉儿不害怕,要是让那些强盗吓到了小玉儿,或是伤到了小玉儿,那就不好了。

    一想到这里,小鹤草不由得打量起了这间舱室,这是一间不大的舱室,整个舱室只有一张大,有一张桌子,一个凳子,在没有别的东西了,而不管是也好,桌子也好,凳子也好,全都是固定在船板上的,就是怕船在晃动的时候,这些桌子,凳子伤到人。

    那也十分的简单,算是一个比双人小,比单人大的小,他和小玉儿晚上只能挤在一张上了,这的下面到是空的,不过也正是因为是空的,所以不可能藏得下人。

    在靠门的位置,放着一个便桶,不过这个便桶显然是临时的,就是船上的一个破木桶,上面放着两块板子当盖子,显然是专门给他们准备的。

    那桌子不大,桌子底下只能藏得下一个,而且人进来第一眼就可以看到那个桌子,那绝对不是一个藏人的好地方。

    不停的打量着这个房间里的摆设,最后小鹤草把目光对准了上的被子,上的被子十分的简单,一被一褥,不过被子很大,两个人盖是足够了。

    小鹤草想了想,然后慢慢的爬到了上,把子打开,铺在了上,发现被子已经快要拖到地上了,小鹤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把被子推到了上。

    小玉儿不解的看着小鹤草,开口道:“鹤草哥哥,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铺被?你困了吗?”

    小鹤草转头对小玉儿道:“没有,玉儿,哥哥没困,哥哥就是想看看,这被子我们两个人盖是不是合适,我们晚上就要盖着这个被子睡觉了,要是盖着不合适的话,晚上会冷的。”

    小玉儿那里知道小鹤草的心思,她点了点头道:“噢,原来是这样,哥哥,这个被子十分的大,我们一起盖也不会冷的。”小鹤草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这时刘顺的声音传来道:“鹤草,玉儿,出来吃饭了。”

    随时刘顺这句话,船轻轻一震,船算是彻底的停了下来,小鹤草应了一声,接着玉儿走出了房间。

    刘顺正站在两人房门外,他的房间就在两人房间的对面,好方便照顾两人,现在一看两人出来了,刘顺这才拉着小鹤草的手道:“鹤草,玉儿,走吧,我们去吃饭,今天晚上有吃噢。”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两人往外走去,不一会儿三人就出了船舱,来到了外面的甲板上,而这个时候,几乎船上所有的人,全都在甲板上,夕阳的余辉还没有散尽,河面上一片的火红,真有点长河落rì圆的意境。

    这时两个船工从船舱里抬出了三个大桶,放到了甲板上,随后又抬出了一个大桶,这个大桶里装着碗筷,那些船工每人上前领着两个碗,一双筷子,然后就到了大桶那里,那三个大桶里,一个大桶里装着一大桶的火饭,另一个大桶里装的是鱼汤,最后的一个大桶里,装的却是炖,那些船工,每个都会装上碗饭,然后在饭上在装上一碗炖,然后在用另一个空碗装上一碗鱼汤,就三三两两的拿到一旁,或蹲或坐的在甲板上大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说笑,好不闹。

    刘顺没有去大桶里取碗,那些都是给普通的船工准备的,他领着小鹤草和玉儿找到了正站在船头那里的刘鱼和刘吉,这两人正站在那里,看着旁边的几条船,指指点点,不时的低声的商量着什么,不过两人的脸sè都有些沉重。

    “小鱼,旁边这几条船吃水很深,一看就是装满了东西,上面的船工,也比别的船多上不少,你能不能看出,那船上装的是什么?”刘顺对刘鱼道。

    刘鱼仔细的观察了那几条船一眼,沉声道:“吉哥,那几条船上装的怕是重物,不是兵器,就是瓷器,如果是瓷器的话,一定还有不少的金银,不然的话看守不会这么严,而这样的船,一直都是水盗的主要目标,哥哥,看来今天晚上我们要小心了。”

    刘吉点了点头,仔细的看了那几条船一眼,又看了周围一眼,发现河面上几乎都停满了船,只有河中间的位置留了一条航道,现在他们就算是想换地方也换不成了,只能加强戒备,希望那些水盗不会把他们当成一伙的。

    刘鱼又看了四周一眼,沉声道:“今天来的船比较多,我想那些水盗就算是来了,怕是也讨不到好去,我们只要戒备好了,应该就不会有问题,好了哥哥,去吃饭吧。”

    刘吉点了点头,转对一看,发现刘顺正领着小鹤草和玉儿站在他们不远处,刘吉也不知道三人有没有听到他跟刘鱼的话,但是他的脸sè却是不太好看,他瞪了刘顺一眼道:“谁让你把宝儿和玉儿领到这里来的?回舱里去,舱里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去吃饭吧。”刘顺连忙应了一声,领着小鹤草和小玉儿往船舱里走去。

    刘鱼看着刘吉的样子,不由得笑着道:“哥哥放心好了,有我在呢,保证出不了事儿,你不必担心,走,我们吃饭去吧。”刘吉点了点头,跟刘鱼往船舱里走去。

    船舱里依摆了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放着四个菜,还有一道鱼汤,这四个菜里可是有鱼有,还有青菜,这些在河上可算是难得的东西了,要说所有船工里,还就刘家的船工待遇比较好,能吃上,还有青菜吃,别的船上的船工,几乎一年到头都是咸菜,鱼汤,米饭,吃的人两眼冒金星,一闻到鱼腥味就会恶心。

    刘吉和刘鱼坐下后,刘吉看了小鹤草和玉儿一眼,笑着道:“宝儿,玉儿,来,快吃,在这船上,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等到了聚云城的时候,伯伯一定带你们两个去吃更好吃的,来,吃吧。”小鹤草和小玉儿到是都不挑食,两人一人装了一碗饭,大口的吃了起来。

    刘鱼对小鹤草那是越看越喜欢,在加上一个粉雕玉琢一样的小玉儿,刘鱼是喜欢的不得了,一边吃饭还不忘了给两个小的夹菜,惹得刘吉大笑不已。

    刘鱼却是一点也不在意,他实在是喜欢这两个孩子,看着两人一点也不挑食,大口大口的吃的香,脸上也是一脸的笑容,一边给两人夹菜还一边让两人慢点吃。

    吃过饭后,外在的天sè也暗了下来,不过江上到是十分的闹,每艘船上都点着气死风灯,整个河面到是显得比白天的时间还要闹。

    刘鱼并没有马上就让小鹤草和玉儿去睡觉,而是领着他们到了甲板上,让两人在甲板上玩,而他却指挥着那些船工,在最后的戒备,把船上所有需要固定的东西,全都固定了起来,安排每个人的放哨时间,那些船工显然在也是做惯了这些工作,一个个都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一点也不显得慌乱。

    一直到天sè全黑了下来,刘鱼这才让刘顺领着小鹤草和玉儿去睡觉,其它工作完了的船工,也回到船上去睡觉了,他和刘吉却没有回房去睡觉,而是到了他的舱室里,两人坐在那里,弄了一个小菜,一壶酒,有一口没有口的喝着,今天晚上两人是不准备睡了,只要能安全的过了这魔鬼滩,他们有得是时间睡觉,今天晚上是睡不成了。

    刘顺领着小鹤草和小玉儿去了他们的船舱,到了船舱里,把两人抱上了,看着两人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这才离开,出去的时候,还把房门小心的带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